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許家投敵叛國,出了許子顏這樣的人物,想要再佔據四大家族的寶座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這一次上面一定會讓許家交出四大家族的位置,所以下面那些一流家族已經蠢蠢欲動了吧!」

秦穆然看的很是透徹。

格局都已經如此明顯了,許家如末日黃昏,古藤老樹,凄凄涼涼,往日依附的家族都恨不得趁此打壓,來博得其他家族的好感。

「然哥,那這次我們該怎麼做?」

劉嘯有些不解地看著秦穆然問道。

「怎麼做?什麼都不用做,反正跟我們龍鱗也沒有什麼多大的關係,到時候頂多就是多了個表決權而已,無傷大雅。」

秦穆然很是淡定地說道。

「不過,即便是地下世界最近也不太太平。」

「嗯?怎麼回事?」

秦穆然聽到這話,臉上露出了意外之色。

按照目前的形勢來看,地下世界應該是最為平靜的,因為龍鱗的鋒芒畢露,青幫洪門的震懾,怎麼還會有人不開眼搞事情?

「青幫和洪門那邊傳來消息,最近鄰市的一個一流幫派活動頻繁,大有要摻和中海這趟渾水的架勢。」

劉嘯皺了皺眉頭,這也是他最近煩心的事情。

「什麼幫派?」

秦穆然問道。

「血手幫!」

「血手幫?沒聽過,很強嗎?」

秦穆然看著劉嘯問道。

「實力算是比較強的,比當初的青竹幫和青龍幫都要強上幾分。」

劉嘯分析道。

「若不是有了道將行,白羽,周瀟,徐虎他們,可能我們龍鱗也不會是血手幫的對手。」

「這麼強?實力調查清楚了嗎?」

秦穆然皺了皺眉頭,問道。

「差不多了,血手幫有宗師三名,一流高手十名,二流高手不詳。」

劉嘯將自己調查到的情況告訴給了秦穆然。

「三名宗師,十名一流高手?你確定沒錯?」

哪怕是秦穆然對於血手幫的這個實力都有些懷疑。

血手幫之前他可從來沒有聽說過啊,有如此的實力,不可能一直這樣沉寂。

這種實力的幫派,在龍鱗出現之前,完全可以橫掃中海的半邊天。

哪怕是青龍幫和青竹幫都不可能是血手幫的對手。

三名宗師什麼概念,雖然在古武者面前不堪一擊,但是在古武界還沒有怎麼在凡人界活動的時候,他們要是出手的話,必然是摧枯拉朽。

就算是青幫和洪門都要好好掂量掂量,底蘊盡出。

「沒有錯!血手幫也是這幾個月強勢出手的,在此之前,誰都沒有想到會這樣。」

劉嘯肯定地說道,當初他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與秦穆然的反應是一樣的。

第一個念頭便是消息有誤,可是後來,在龍爪的幫助下,得到的消息相差無多,那麼就只能夠證明一件事,這個消息是真實的。

血手幫,真的有這麼強大的實力!

若不是現在龍鱗的實力越來越強,否則的話,在面對血手幫還是夠喝一壺的。 “小川,聽大寶說你之前去宿舍了?宿舍情況怎麼樣了?”

正當趙小川疑惑時,蔣舟舟轉頭開口問道。

周圍人一愣,將目光投向趙小川,眼中充滿了詢問。

趙小川目光閃動,笑道:“沒什麼大事,學校裏面都已經處理好了!舟舟,你家裏原來這麼有錢,以前都沒有聽你提起過!”

沈菲兒、王醫師、郝大寶眼中閃過一絲驚異,但隨即衆人便都反應了過來。

“沒錯!交給學校吧!畢竟這些事情都不是我們學生可以參合的!”王醫師笑道。

郝大寶道:“舟舟,你給我們說一下蔣氏集團吧!我們都挺好奇的!”

“是不是要吃藥了?我去外面看看!”沈菲兒笑道,轉身離開病房。

蔣舟舟疑惑地看着三人,皺眉道:“怎麼感覺你們三人怪怪的?”

“怪麼?哪裏有的事情?”趙小川乾笑道,然後拍了拍額頭,恍然道:“哎呀!大寶,我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出去一下!麻煩你照顧一下舟舟!”

“哎,小川,你.。”蔣舟舟伸手製止。

郝大寶蠟燭蔣舟舟的手,道:“舟舟,不要理會他了,還是給我說說你的事情吧?”

“最開始不是小川想要聽的麼?”蔣舟舟嘀咕了一句,隨後開始講起來。

王醫師想到趙小川剛剛對自己使的眼色,悄悄地退出了房間。

“趙小川,你有什麼事情麼?”

王醫師剛出門,便看到趙小川站在門口,警惕的問道。

“我想和你問問有關貴族學校的事情!”趙小川凝重地看着王醫師,沉聲道。

“貴族學校的事情?”王醫師驚訝的看了趙小川一眼,沉吟片刻,道:“看起來剛纔你去宿舍瞭解了不少的事情!”

“大致什麼情況基本上了解了,但是還是想要找你印證一下!”趙小川半真半假的說道。

“印證?”王醫師神色一怔,隨即笑着搖搖頭,道:“不好意思,我想你是找錯人了!”

“恩?你別告訴我,你不瞭解貴族學校的事情!”趙小川目光如電的說道。

“我自然瞭解,而且我還了解很多,但是我卻不能告訴你!”王醫師笑道:“如果真的是有人告訴了你貴族學校的事情,那也應該知道這貴族學校的一切對於你們這些大一新生來說都是保密的。”

“如果你真的想要了解有關貴族學校的事情,那就不應該問我,而是應該自己去尋找答案!”

“自己尋找答案?”趙小川眼中濾光一閃,冷笑道:“我有現成的渠道如果還不懂得運用豈不是傻子?況且有誰比身爲貴族學校的你還要了解這貴族學校的正式情況!”

當趙小川眼中的那道綠光出現時,王醫師眼皮一跳,震驚道:“怎麼可能?你怎麼可以動用鬼璽的力量?你們不都是被鬼璽封印了麼?”

“這不需要你管,你只需要告訴我有關貴族學校的一切就可以了!否組,哼!”趙小川冷哼一聲,一股龐大的氣勢鋪天蓋地的向着王醫師壓去。

原本驚訝的王醫師感到趙小川身上淡淡的威壓,臉色頓時冷了下來,雙手結印,一個金髮美麗的女護士出現在她的面前。

“南丁格爾?”

趙小川看到發光的女護士,瞳孔猛然一縮。

只見王醫師身前的南丁格爾微微張開瞳孔,一道神光從她的眼縫中閃動,同時在南丁格爾的背後竟然出現一對發光的白色羽翅。

“嗡~”

那對羽翅輕輕一顫,趙小川頓時臉色一白,後退幾步,貼在牆上,而他體內和鬼璽的那絲聯繫也漸漸變得若有似無起來。

“趙小川,鬼璽的力量固然強大,但是還不是憑藉着現在精神力只有執念境的你可以駕馭的。只要我想隨時可以取了你的性命,所以你最好不要太過囂張!”

在好似天使的南丁格爾身上發出光芒的襯托下,王醫師身上閃爍着一層聖潔的光芒,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讓趙小川心底冒出一絲寒意。

“想取趙小川的性命?呵呵,王醫師,那你還要問問我們老大答不答應!”

正當氣氛越來越凝重時,一個輕佻的語氣從走廊中傳來。

趙小川轉頭望去,看到王燁正一臉微笑的打量着自己,而他的身邊則站立着一個渾身發青,瞳孔翻白,身影有些若影若現的嬰兒身影。

“鬼娃娃?你難道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沒有蘭校長的允許你是不能接近醫務室的!”原本淡定的王醫師臉色大變,臉上帶着驚恐的神色。

“哼~我想去哪裏就去哪裏!除了我媽媽我沒必要想任何人說明!”鬼娃娃撇撇嘴,隨後一雙翻白的瞳孔看向趙小川。

那鬼娃娃沒有說話,但是趙小川看着那雙翻白的痛苦,心中寒意更甚,甚至超過了剛纔王醫師給他恐懼。

“你不要害怕,趙小川!我是來幫你的!”鬼娃娃看着渾身顫抖的趙小川,一開口就讓王醫師臉色大變。

“不知火、紅娘子在迎新晚會上和趙小川關係甚密,現在又多了一個鬼娃娃,這些學生除了那餓死鬼,都是衝着趙小川身上的鬼璽來的!”

王醫師心中充滿了焦急,但是卻不敢多說什麼,因爲這鬼娃娃的來頭實在是大的驚人,甚至連貴族學校的蘭校長都要對他禮讓三分。

“唔!你這是什麼眼神?不要這麼不相信我,我真的是來幫你的!”鬼娃娃委屈的說道:“你不是想還魂草麼?你看,你就是你要的還魂草!”

鬼娃娃一邊說着,一邊從身後掏出一株奇異的植物。

那植物通體呈現一種半透明的烏黑光澤,上面掛着七片葉子,七片葉子上面各有一個拇指大小的小人在上面不斷地掙扎着。

只是那詭異的植物上面似乎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將那些小人束縛住了,根本讓他們逃脫不了。

“七葉還魂草?居然是七葉還魂草!”

趙小川在聽到還魂草的身後,身體猛然一震,但是還沒等他說話,一旁的王醫師立刻尖叫一聲。

趙小川驚訝的轉頭望去,發現王醫師雙眼炙熱的看着還魂草,似乎恨不得將那還魂草一口吞下。 秦穆然聽著劉嘯這般說,心中對於血手幫也是有些好奇了。

之前很是低調,但是偏偏在這幾個月卻是突然高調了起來。

這裡面要說沒有貓膩,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不過,至於有什麼貓膩,秦穆然決定還是在見過洪少全和杜守成以後才有可能知道。

百年洪門和青幫,他們的情報網絕對比龍爪要強上幾分,他們肯定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情報。

「嘯哥,今晚幫我約下杜守成和洪少全,就在趙老的中海會所見吧!」

秦穆然想了想,趙忠義在龍鱗成立的事情上幫了很多的忙,這麼久了,他還沒怎麼好好拜見他,正好借著這一次機會去一下。

「好!我一會兒就聯繫下杜守成和洪少全。」

劉嘯點點頭,隨後便是拿起手機撥打了杜守成和洪少全的電話。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便是黑夜。

劉嘯準備好了禮物,便是陪同秦穆然一起坐車前往中海會所。

中海會所,至尊包廂。

此時,中海地下的皇者皆已經匯聚在這裡。

杜守成帶著兒子杜天明,洪少全帶著兒子洪秀波分別坐在兩側,中央坐著中海會所的主人趙忠義,而趙忠義對面則是擺放著兩張沙發,秦穆然和劉嘯坐在這裡。

「秦兄。」

杜天明見到秦穆然打了個招呼道。

「杜兄好久不見,這段時間氣色看起來不行,等會兒我開個藥方,給你調理下。」

秦穆然對於杜天明還是有些好感的,說話溫文儒雅,根本就不是洪秀波那小混蛋能夠比的。

洪秀波看到秦穆然在場,頓時就不自在了。

知道秦穆然請自家的老子過來,洪秀波那是一百個不情願,可是,洪少全逼著他跟過來,在洪少全的威逼之下,洪秀波只能夠硬著頭皮跟了過來。

「哎呦,大侄子,好久不見啊!最近過的可好啊!」

秦穆然與杜天明打完招呼,便是將目光看向了洪秀波。

當洪秀波接觸到秦穆然的目光以後,頓時意識到不好,可是,為時已晚,秦穆然的話已經脫口而出。

「…..」

洪秀波的臉色陰沉的都快要滴出水來,那目光中滿是不甘和後悔。

如果可以,如果他有能力,他一定會毫不猶豫選擇將秦穆然的頭顱摁在地上劇烈的摩擦。

只是,秦穆然實在是太強了,而且這段時間他從杜天明那裡也多多少少的知道了下秦穆然的實力。

恐怕整個青幫和洪門的高手都不會是秦穆然的對手。

如此恐怖的實力,洪秀波真的不知道他是怎麼修鍊得來的。

同樣都差不多的年紀,同樣都是人,為什麼差距怎麼就這麼大呢。

如果當初自己和秦穆然沒有那些衝突,是不是就不會有現在這般尷尬的境遇了。

原本他與杜天明稱兄道弟,現在可倒好,有了秦穆然在這裡,直接輩分低了杜天明一層。

雖然說各論各的,可是每次聽到杜天明和秦穆然以兄弟相稱,洪秀波那是一個不舒服。

「怎麼了?大侄子,見到叔叔也不叫人?」

秦穆然看出了洪秀波的為難,繼續笑著道。

「你…..」

洪秀波氣的直接選擇不接這話,他算是領教過秦穆然的嘴巴,自己是說不過的,要是爭執下去,恐怕被秦穆然忽悠的又是雲里霧裡了。

對付他,最簡單的方法,那就是不搭理。

「好了,秦少,當初的事情是秀波做的有些荒唐了,不如今天就就此揭過,未來秀波也要接手洪門,希望到那時候,秦少您能夠多多提攜他。」

洪少全打圓場地說道。

「這個好說,好說,畢竟是我的侄子嘛,洪幫主你放心吧!」

秦穆然臉上笑嘻嘻,就是抓著這個不放了。

他才不願意答應呢,要不然豈不是比你們兩個老狐狸低了一輩,到時候占我便宜怎麼辦。

就這樣將關係搞混亂,各論各的,到時候誰的便宜也占不了最好。

「哈哈哈!穆然啊,你還是這個樣子!」

趙忠義看到秦穆然這樣,笑了笑道。

「趙老,我這不剛從京城回來,就直接來看你了!龍鱗的成立,趙老您操心了。」

秦穆然對於趙忠義這樣的人是很敬佩的,在地下世界這樣混亂的環境下,保持著一顆初心,重情重義的人不多了。

「哪有,這些年,中海地下世界發生的事情我都看在眼裡。穆然,年輕一代除了你,天明,秀波都是不錯的,將來這裡是你們的天下。不過不管如何,都保持一顆初心,堅守住底線,有原則,這樣,無論是青幫,還是洪門,或者是龍鱗才能夠一直存在下去!」

趙忠義看著秦穆然,杜天明和洪秀波三人言語懇切地說道。

「是!趙老!」

秦穆然,杜天明和洪秀波三人齊聲稱是。

「今天我讓嘯哥約幾位過來,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問下。」

客套結束,秦穆然直接開門見山地說道。

「你是想問血手幫的事情?」

杜守成看著秦穆然,說道。

「是!我聽說現在血手幫開始插足中海了?」

「嗯,最近血手幫在中海很是活躍,同時還故意挑起了我們三幫下面小弟之間的矛盾。」

洪少全皺了皺眉頭,說道。

「我們上面的觀念全部統一,但是下面的小弟不知道,再被血手幫的人一挑唆,就直接動起手來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