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誰說沒有時間?時間在我心中,十年,絕對已經飄了十年。」神劍老二斬金截鐵的說道。

張若塵心情極其糟糕,便說什麼十年,就算只是在虛無世界飄了三五個月,距離已經多麼遙遠?

希望運氣好,已經出了黑暗大三角星域。

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張若塵不再理會六柄神劍,以微弱的意識,先與魔音溝通了一番,但沒有得到回應,顯然她也被精神力風暴重創。

緊接着,張若塵嘗試調動神氣,打開玄胎,將六柄神劍釋放出來。

再次失敗。 「啊!」

陳啟忍不住低吼了出來,四肢經脈盡數突起,汗液爆漿般流出。

那顆不知名丹藥的藥力還在緩緩擴散,散到哪裡,哪裡就傳來腫脹般的疼痛,似乎能將血管器官雜糅到了一塊,讓陳啟感覺十分痛苦,漸漸地,陳啟已經感覺大半個胸膛沒有了知覺。

「快,用全身血氣去碾碎丹藥!」

耳邊傳來雲天心不斷響起的疾呼,陳啟勉強維持著一點清明之色,順帶開啟了專註爆發。

技能的發動讓他對體內情況有了一個大致的把握:

胸脯內有一團西瓜大小的紅色氣團不斷旋轉,越往中心顏色就愈加深邃,最中心閃著一顆似火焰般絢麗的紅色符文,氣息古樸,卻源源不斷地傳達出一股隨時可能爆炸的危險感。

「我到底吃了什麼東西?」陳啟心中忍不住升起了一絲寒意,他無法想象這東西在他體內爆炸會是什麼感覺,甚至於忍不住在心中腹誹道:

「那丫頭該不會想著謀殺親夫吧!」

一邊心中轉移著注意力以減輕疼痛,陳啟渾身血液在神經肌肉的驅動下,有節奏地朝著丹藥方向涌去,像一隻只撲火的血氣飛蛾。

這是他在困境的逼迫下想出來的,成編製的少量血液所帶來的力量不下於混亂的大團血氣,且前者更加精準。

每一條血氣構成的飛蛾略一靠近丹藥造成的氣團,都被氣團無情碾成氣態,隨後逸散到身體別處,緩緩再度凝成血液。

但這並不是徒勞無功的,每道化為氣態的血液都順道帶走了些許丹藥化成的氣團,使得氣團外圍逐漸變得稀薄。

在技能結束之前,陳啟終於鬆了一口氣,他總算找到了正確的「消化」這顆丹藥的方向,此外他還驚喜的發現吸收了丹氣的血液也正在變成愈發晶瑩,似乎是結合了某種玄奇的能量。

雲天心始終在後面關切地注視陳啟,見狀俏臉微松,開始卧地而睡。

她的心裡湧起了一種奇妙且複雜的感覺:

這顆寶貴的蛟血玄雲丹本來是她為了突破靈元境而做的準備之一,可以大幅度的精純血液,驅除雜質,若用貢獻點計算的話,足足價值900貢獻點,而且還每年限量,縱然是她身為宗主的母親,也不是年年都能分得。

甚至對於如今的她來說,此丹藥都大有裨益,可以讓她內天地更加精純,修為能再穩固些許,以致邁出一小步。

按照道理來說她是不應該把此丹交給陳啟的,可一想到她自己已經走了歧路,此丹藥用到自己身上…怕是要浪費了!

又想到傷心處,側躺的雲天心秀氣的眼眸開始黯淡,眉宇間也流露出哀傷之意,如果陳啟此時能夠看到,他一定會震驚於女子楚楚可人的神情。

「也罷!便宜了這色胚也好。」

似乎又想到了什麼,雲天心憔悴的面容忍不住發紅髮燙,輕唾了一口。

這是她讓陳啟服下丹藥的第二個理由,非常的樸實無華且委屈:

她只想安靜地度過今晚而已。

「這個丹藥可沒那麼簡單,」一想到這裡,雲天心端莊的臉上忍不住露出一絲狡黠,她側過頭觀察著陳啟,心中默默計時。

此刻的陳啟正滿臉興奮之色,他感覺胸口的麻木感已經漸漸縮小,不出一炷香的時間就可以煉化完成,到時候就可以和師姐睡覺了。

陳啟得意之色剛露,丹氣中心的紅火色符文突然就是一閃。

一時間,隨著這次莫名的閃動,丹氣再次膨脹,猶如一團紅色星雲,甚至讓陳啟整個胸膛外溢起紅芒,在漆黑的帳篷里,顯得分外顯眼和不凡。

「啊,我變成太陽了。」陳啟面露苦笑,一邊苦中作樂,一邊麻木地重複著調集血液的動作,尤其是看到那個鮮艷的紅色符文只是黯淡了一絲,他就隱隱領悟到:可能這個美妙的夜晚已經與他無緣了。

雲天心自然也看見了陳啟外放的紅光,她強行憋住笑意,安心地閉目,心中升起的些許不安盡數化為烏有。

「今晚算是不用擔心這個色胚了。」

說完她美目緊閉,不再去看陳啟……

夜晚有點寒冷的山風透過帳篷上的小洞鑽進帳篷內,打到了堵在帳篷口的陳啟身上,在頃刻間變成一團暖風。

「啊,我還是堵擋風的牆!」陳啟面目僵硬,心中不停地轉移注意力,企圖將這段難熬的時光混過去。

此刻他的身子已經因為久坐而微微麻木,更痛苦的是,他全身的血液都因為不斷蒸發而隱隱沸騰,如果非要形容,可以想象成無數只熱螞蟻在他的血管、臟器裡面自由活動。

「傳說中的萬蟻噬骨也不過如此,啊!」陳啟忍不住地又開始用語言麻痹自己,另一邊卻是一咬牙,重新開啟了專註爆發。

這次他沒有再細細感知體內的狀態,而是看了一眼躺下休息的雲天心后,將全身血氣統統朝著丹氣方向集中。

為了他的春宵一刻,陳啟決定拚命!

隨著全身血流短時間的集中涌動,原本已經令他習慣的痛苦再度攀升,陳啟緊咬著嘴唇,脖頸處的青筋深深凸起,全身裸露的皮膚毫無血色。

與之相對的,陳啟身上的紅霞之色更濃,滿溢的血氣誇張地將他圍繞,此時的他猶如一個大火爐,以全身血氣為柴,烹煮胸口處的大丹。

他的頭髮因為用力過猛而根根豎起,體表不斷向著周圍散發出白氣,這是他體內劇烈的能量溢散造成的。

不知又過去了多久,連帳篷內的溫度也因陳啟的這番拚命之舉而略有上升,達到了一個最為適合人體的20多度,陳啟這才恍過神來。

「啊,我還是一台中央空調!」陳啟苦中作樂地繼續腹誹自己,他的四肢已經因為長時間失去血氣的滋潤而變得蒼白如槁木,大腦也因供血不足而開始遲緩,讓他陷入長久的恍惚,眼看著就要到達極限。

「砰砰砰。」

陳啟胸口突然傳來一聲微弱的氣爆聲,他這一番搏命一般的動作終於取得了些許效果,胸口丹氣中心的那個紅色符文在血氣浪潮下風雨飄蕩,一副隨時可能破滅的樣子。

心知到了緊要關頭,陳啟狠狠一咬嘴唇,憑藉強烈的痛苦暫時換來了更多的清醒,隨後他最後一次發動技能專註爆發。

神經的高速反射帶來了更多的清醒,卻無法直接帶來力量,陳啟用他瀕臨極限的意識下達了他最後的指令。

下一刻,他胸口的血氣浪潮開始逆時針旋轉,猶如一個血氣大磨,朝著紅色符文發起最後的攻擊。

「啵!」隨著一聲脆響,紅色符文終於融化於滔滔血氣之中。

這符文的消失似乎讓血氣就此變了顏色,滴滴變得晶瑩剔透,隨著心臟一發發沉穩有力地跳動,血氣迴流周身,陳啟身上的氣勢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強盛起來。

感受到大腦漸漸清明,陳啟終於喜上眉梢,他最後一次腹誹自己道:

「我還是一台血液透析機。」

此刻『萌芽空間』似乎傳來了一陣又一陣的提示,但陳啟對此毫不關心,選擇暫且將它屏蔽,他果斷地將目光投向卧在一側的雲天心。

此刻雲天心已經熟睡,富有韻律的呼吸聲配上微微清掃的睫毛,散發出一種別樣的魅力。

陳啟強行收斂著自己手腳發出的聲音,緩緩從背後抱住了女子。

在這場無聲卻激烈的人丹搏鬥中,他陳啟終於獲得了勝利,是時候去享受勝利的果實了。

他的頭腦終於開始放鬆,鼻子湊到女子的后脖頸,一手輕輕按住了女子的秀髮,一陣貪婪地深嗅。

他腦子浮起無數種想法,種種熟悉的劇情幾乎噴涌而出,且已經做好了上百種體位的打算。

他陳啟完成少年的蛻變,就在今夜!

但下一秒,或許是因為精神突然一松,也或許更多是因為他心神早已用得枯竭,陳啟表情開始安詳,鼻子傳來熟悉的味道似乎也起著催眠作用,他的呼吸漸漸平靜,神色緩緩變得安詳。

他!竟然!睡著了!

眾所周知,激烈的運動后突然轉為安靜,會升起一股強烈的倦意,很不幸,這個少年沒有頂住……

縱然他體魄強於常人,可這番人丹大斗還是讓他到了極限,無論是在精神上還是體力上,他終於還是頂不住這種倦意,呼吸開始變得有節奏且深沉。

洞房,但又沒完全洞房……。 馬世燕三人的做法,連四周那些弟子都撇了撇嘴。

起碼候夜光明正大的索取萬年鍾乳,他們三個倒好,打著執法堂的旗號,干著掠奪他人的勾當。

這種事情,應該不是第一次做,從周圍那些人的表情上就能看出。

大家已經習以為常,早就見怪不怪了。

「柳無邪,你真是食古不化。」

馬世燕憤怒了,濃郁的殺氣瀰漫四野,圍觀的那些人紛紛後退,以免惹火燒身。

不論是柳無邪,還是執法堂,不是這些普通弟子所能得罪。

最好是拼一個兩敗俱傷,他們坐收漁翁之利。

「想要出手就趕緊,別廢話了。」

柳無邪擺手制止,那些威脅的話還是留在肚子裡面,他已經聽膩了。

一番話險些氣的馬世燕吐血,沒見過如此冥頑不靈之人,面對執法堂,膽敢爭鋒相對。

馬世燕三人色厲內荏,一根根青筋浮現他們的面孔。

「柳無邪,你這是蚍蜉撼樹,不自量力,你竟敢公然跟執法堂作對,今日我就將你斬殺。」

祝盛站出來,伸手指向柳無邪,眼眸深處閃過一絲得逞的意味。

他收到消息,天刑長老今日不在天寶宗,他們三人才敢如此放肆。

除了天刑長老,天寶宗沒有高層願意站出來幫助柳無邪。

面對三人威脅,柳無邪神色自若,嘴角浮現一抹凌厲之色。

「真是聒噪!」

身體消失在原地,一掌扇向祝盛,從他出現,就一直上躥下跳,各種煽風點火。

「啪!」

速度太快了,馬世燕兩人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誰會想到,柳無邪的速度快到如此程度。

結結實實一掌,祝盛的身體直接飛起來,在空中翻轉了幾十圈,這才狠狠砸進地面上。

鮮血順著他的嘴角溢出,身上的骨頭不知道斷了多少根。

躺在地上面哀嚎,整個左臉都消失了,被柳無邪一掌打碎了血肉,露出森白的骨頭。

「嘶嘶嘶……」

四周傳來一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被柳無邪的舉動驚呆了。

一掌打飛執法堂弟子,祝盛就算不死,基本也廢了。

身體骨頭斷裂之後無法恢復,柳無邪注入一絲毒氣在其中,最可怕是他的左臉,完全消失了。

眼珠子爆裂,嘴巴只剩下一半,耳朵也沒有了,整個人看起來猶如厲鬼一般。

「好狠的手段!」

退遠的那些弟子臉上充滿著不可置信,柳無邪這一掌的力量,堪比巔峰天罡境。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