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謝謝……」吳珍珍笑了笑,然後坐進了車裡面……

兩人來到一家小店,看著裝修簡單的小店,黃然想起了自己的家。自己在高中的時候,自己也是和一群朋友經常去這樣的小店吃飯。現在一年快過去了,黃然感覺自己長大了很多。有些事情早已經看淡了。

「好了,我們到了。這裡吃飯不介意吧!」吳珍珍笑著說。

「呵呵,怎麼會介意呢!和家鄉差不多,有種親切感……」黃然笑了笑。

「呵呵,走吧!」吳珍珍笑了笑,和黃然走了進去……

兩個人來到一個角落裡面坐了下來,隨便的點了兩個菜。黃然看著吳珍珍那張熟悉的臉,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你這一年來過的怎麼樣,湘江的生活還好吧!」吳珍珍看著黃然,笑著問到。

「恩,還行吧!湘江挺好的,比我們家鄉好多了!」黃然笑了笑……

「廢話,我們那個窮地方,能和誰比啊!」吳珍珍笑著說。兩個人慢慢的聊著,都是問一些生活學習方面的問題。不知不覺間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

「你什麼時候回湘江啊!」吳珍珍關心的問到。

「就這兩天吧!」黃然笑著說。

「哦,我再過幾天就去你們學校了,別忘了去接我啊!」吳珍珍笑著說。

「呵呵,肯定去接你!我也要進進地主之誼啊!」黃然笑了笑。

「呵呵……」吳珍珍笑了笑……

黃然把吳珍珍送到了寢室門口,吳珍珍下了車,然後看了看黃然,黃然笑了笑說:「好了,你回去吧!天晚了,我也該回去了……」

「恩,路上小心……」吳珍珍點點頭。

「恩,我走了,你回去吧!」黃然笑了笑,鑽進了車裡。

「黃然……」吳珍珍突然大聲的喊道。

「恩……」黃然探出頭,看著吳珍珍。

「我……」吳珍珍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有什麼事情可以說出來……」黃然笑了笑。

「呵呵,我到湘江在給你說吧!拜拜……」吳珍珍說完,就飛快的跑進宿舍。黃然看到吳珍珍消失的背影,笑了笑,然後鑽進車裡,消失在黑夜中。吳珍珍看著悍馬車的背影,看了好久好久,然後轉身走進了宿舍……

黃然開著車行駛在北京的街道上,看著繁華的都市,這裡的一切都顯示不首都的繁華。自己的事業馬上就要展開了,對於前途,黃然看到的都是光明。他自己對自己充滿了信心。在這個世界上,他要讓世界上所有人都記住自己的名字……

「喂……」電話響了起來,黃然慢慢的接聽。

「小傢伙,明天來我這裡一趟吧!你不是很想見見那群人嗎!我明天帶你去那裡,有沒有興趣啊!」金龍的聲音慢慢的穿了出來。

「真的啊!真是太好了!我明天一定去……」黃然激動的說道。

「呵呵,看你這個傢伙激動的!那麼明天見……」金龍笑了笑,然後掛斷了電話。黃然這個時候臉上也布滿了笑容,想到那群神秘的傢伙,黃然心裡就熱血沸騰的。骨子裡面不安分的基因,讓他渾身不舒服……

回到酒店,黃然洗了一個澡,然後開始練習自己的真氣。怪異的姿勢帶動著真氣的運行,神秘的精神力也慢慢的運行。黃然感到身體一陣舒坦,和葉凝在一起的幾天,黃然都沒有去練習。今天有時間,黃然當然要好好的練習一下了。

真氣的運行,並不讓人感到疲累,反倒是能夠讓人上癮,黃然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體內真氣的流轉,確實地感受到自己的進步。

運動了兩三個小時,黃然才慢慢的停了下來。身上都是汗水,但是精神卻更加精神了。黃然沖了一個澡,然後慢慢的睡去,期待著明天的到來。明天也許會是一個更加美好的明天,黃然的嘴角慢慢露出了笑容,好像夢到了什麼幸福的事情。那張帥氣的臉蛋,看上去更加的誘惑,好像一個睡美人一樣。那種安詳,那種寧靜,如果有女孩看到這一幕,肯定會會被深深的吸引住。黃然身上散發出的那種神秘的氣息,是對女孩最有效的迷藥。夜慢慢的深了,都市的繁華也慢慢的被寂靜的夜給遮住了……

(今天大概還有2章,全天爆發了八九萬字,明天會接著爆發,各位讀者,還請鮮花支持!) 不到一會兒,只聽見一道恐怖的尖叫聲,隱隱約約夾帶著凄慘的哭聲。

也是幸好周圍並沒有住著人,不然都會被這聲音從夢中活活嚇死。

清早五點多,鐵文宏從住處出來,打算去找吃的,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張小紙球滾到了他的面前。

他腳步一頓,他警惕的四周觀看,沒有看到其他人,心裡頭總覺得眼前的紙球有他想知道的東西,他撿起來,打開一看,上面寫著他兒子叫光偉,現在已經被張景平帶到了張家監視起來了。

當初他能夠出來,也是有人告訴他,他可以出去報仇了,可以跟兒子團聚了。

他隱約知道自己背後有人,知道有人監視著他,可能隱約知道自己的行蹤被張景平發現,他還會再次被張景平送去監獄,他的理智就會陷入了瘋狂,但他還是忍住了自己不去想報復一事,可當他知道張君寧已經嫁過兩回了,還將他的兒子棄之不管,他就生出報復的念頭。

憑什麼自己受苦這麼多年,而張君寧過得如此幸福?

難道就是因為張君寧有一個不一樣的爸嗎?

難道就是因為他是個窮人家的孩子,他就該受這些苦嗎?就該受冤枉了被關進監獄里,不得與父母孩子相聚了嗎?

當他出現在張君寧面前時,看見張君寧面貌依舊,跟當年沒什麼變化,而自己呢,內心已經滄桑,外表也老了,比自己同年齡人來說,他看起來大個十歲一樣。

這些都是拜張君寧所賜,他開始要挾張君寧,一心想著帶走自己兒子。

然而……

他回去想了一個晚上,他覺得還是不能就這麼算了。

憑什麼自己受苦的時候,張君寧就心安理得的去嫁人?當初可是張君寧先招惹自己的。

於是他忍不住就將張君寧綁架了。

現在再次看到手裡的紙條,他憤怒漸起,他早飯也不吃了,轉身就回住處去。

昨晚被鐵文宏折磨了一個晚上,隱隱約約才睡下一個小時,結果鐵文宏又把她喊醒。

張君寧腦袋都還處於迷糊狀態時,身上又傳來刺痛——鐵文宏拿著點好的蠟燭直接往她皮膚滴去。

刺辣的痛疼,就猶如從骨子裡蔓延出來的一樣,令人異常刺癢和痛疼,可偏偏她手腳還是被鐵文宏捆綁,動彈不得。

陷入發狂的狀態的鐵文宏看到她這個樣子,絲毫覺得不能抵消自己心中的憤怒,於是他乾脆將整根蠟燭刺入了張君寧的皮膚。

「啊——」

腦袋發懵的張君寧瞬息間凄慘尖叫起來,面色發烏,淚流滿面。

鐵文宏猙獰冷靜看著她,就好像是在看一個小動物一樣,他再次點著了蠟燭,又如同剛才一樣,帶著火苗刺入了張君寧的皮膚……

耳邊又傳來一聲凄涼的尖叫聲。

如此反反覆復接近兩個小時。

張君寧被已經鐵文宏折磨的看起來奄奄一息的樣子。

鐵文宏心中的憤怒也發泄的差不多了,他站起來,居高臨下地看著張君寧,眼中透著輕蔑:「你爸要是敢動我兒子一根汗毛,你也沒想著活著離開。」

說完,鐵文宏就離開了。

張君寧小聲抽噎,顫顫巍巍的小身子,猶如暴風雨下的小樹苗,不堪一擊。

內心深處接近了陷入了絕望。

她爸媽什麼時候才來救她呀!

嗚嗚……

……

張景平一到辦公室,他又到收到了鐵文宏寫來的信。

第一件事就是讓張景平把他兒子送回原來的那戶人家,不然明天他就會看見張君寧的手指頭。

看完后,氣得張景平猛地一拍桌面,太陽穴青筋凸起,胸口起伏連連,雙手攥緊得微微顫動,他找了借口,立即離開了辦公室。

他二話不說就去了古廣利住處找他。

張景平板著臉,敲門。

還在睡覺的古廣利摟著一個女人,正睡得很香呢!聽到敲門聲,他不樂意地皺著眉頭,好不容易爬起來,他一邊打哈欠,一邊納悶,是誰會這麼早來找他呀!

開門之前他下意識就問是誰。

「是我,開門。」

一聽到張景平的聲音,當即古廣利的瞌睡都已經醒了。

他忙不迭撿起女人的衣服,讓女人趕緊躲到衣櫃去,還叮囑女人:「沒有我命令,不許出聲,也不許出來,聽到了沒?」

「嗯!」女人也是聰明,知道古廣利的身份,乖乖點頭,也不敢喊委屈。

古廣利整理了一下自己,他再去給張景平開門。

「怎麼這麼久?」張景平見到他第一面就問他。

「我剛睡醒,還沒穿衣服。」

張景平上下打量了古廣利一眼,哪怕是穿衣服了,還是不整齊。

關鍵是他一坐下,總覺得室內有股味道,有點熟悉。

仔細一聞,張景平的臉色黑了。

雙眸凌厲瞪著古廣利:「你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什麼?」古廣利還不知道他已經發現了自己所做的事,一頭霧水。

「我說,你現在的行為很過分,現在君寧都已經出事了,你居然還在跟別的女人鬼混。」

「我……」已經被張景平知道了,古廣利索性也只能承認了,但他還是為了自己解釋:「自從我跟君寧有了孩子之後,君寧一心撲在兒子身上,半點也沒管我,這次她又跑回娘家,我沒辦法,才想著發泄一下,爸,我跟你保證,我對君寧的心是一直都不會變的,外頭的女人都不過就是玩玩而已。」

張景平冷哼一聲,冷眼看著古廣利,對於古廣利的解釋,他是半點都不相信。

像古廣利這樣有野心的男人,怎麼可能會因為所謂的情情愛愛,而放棄自己的目的。

假如有一天他真的被抓進去了,估計古廣利連頭都不回直接跟他女兒離婚了。

一想到這,張景平一股怒火再次升起,橫眉豎眼地說道:「古廣利我真是太過於高看你了,哪怕是你想翻身當主人,好歹你也要注意自己身後的尾巴,連自己的尾巴都沒處理乾淨,你又怎麼向我保證你的忠誠?做戲你會不會?不會的話,就趕緊去學一下。」 這是古廣利取代吳海生之後,頭一回被人當成孫子一樣這麼訓,心口內立即翻滾著憤怒,感覺到面頰泛起了一股火辣辣的,就好像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樣,同時覺得很難堪。

不過他覺得張景平也太過於自大了,這個世上誰不想當人上人?誰也不是一天到晚就被人打壓,被人羞辱的。

而他也深信自己會有一天,站的比張景平還要高。

見古廣利半晌也不說話,張景平便想著古廣利多多少少都已經在反省自己了,於是他就給古廣利一個台階下,「趕緊把那個女人送走,我有重要是要跟你說。」

古廣利一看到張景平仍然是高高在上的架勢,對自己下達命令,哪怕是他心裡是很不高興,他還是不得不按照張景平的話去做:「是。」

十多分鐘后,古廣利將躲在衣櫃里的女人打發之後,他坐到張景平對面,等著張景平跟自己說的重要事情。

張景平將鐵文宏寫給自己的信上的內容告訴了古廣利,后又對古廣利下達命令:「你現在趕緊想辦法,一定要在今天之內找到鐵文宏,不然我們的處境就會處於下風,到時我們都只會任由鐵文宏牽著鼻子走。」

「爸要不實在不行的話,咱們也是可以報公咹的。」

「你瘋了嗎?還是你傻了?報公咹,那咱們什麼事都完蛋了。」張景平氣憤對他咆哮。

他都懷疑古廣利是不是被剛才那個女人下了降頭,不如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

「爸,我知道報公咹,對咱們來說很危險,可咱們也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到鐵文宏的下落,救不出君寧,只有通過公咹的力量,幫咱們快速找到鐵文宏了。」其實他之所以會這麼說,同時他自己也在冒險,也是在逼張景平做選擇。

如果報公咹,張景平目前的處境來說,肯定很危險,以及張景平現在的位置也可能將會沒了。

他就是要張景平在權勢和女兒兩者之間做出選擇。

不管張景平做出什麼樣的選擇,都將跟自己沒關係,自己也不用費盡心思去找張君寧了。

他就想著將優勢掌控在自己手上。

古廣利一直都在觀察著張景平,他又還表面上一副『完全都是在為你著想』的表情,內心陰險地說,「要不爸你親自把孩子送回去,好讓鐵文宏知道咱們的誠意,看看他能不能將君寧給放了。」

「古廣利!」張景平面容冷肅,任誰都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的表情,目光涼涼望著古廣利:「你是不是想親眼看見我被人取代了,你才甘心?」將孩子送回去,這也說明了自己的優勢將會沒了。

想必這一點,他想古廣利也很清楚,既然清楚,那為什麼又還這麼說?

哼!

張景平內心泛起了一股陰涼和嘲諷。

「爸你說什麼呢!我哪有這個意思呀!咱們都是同一條船上的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我一心都是想著咱們如何共享利益呢!」

「哼!」他對古廣利的話半句都不信:「如果鐵文宏敢斷了君寧手指,古廣利你也別想好過。」

「爸!」古廣利心間憤怒生起,臉上神情很為難的看著張景平:「咱們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古廣利,我告訴你,我女兒不能出任何一點事,她要是出了事,我不會放過鐵文宏,更不會放過你。」張景平在火冒三丈離開時,他還警告古廣利:「我說得到,就絕對做得到,你最好不要挑釁我的底線。」

「爸你放心,我會今晚之前給你答覆的。」

「哼!」張景平生氣轉身離開。

古廣利見他漸漸走遠了,眼中的陰險乍現,令人周圍的氣息也迅速下降了。

不是他不想繼續跟張景平坐同一條船上,而是他總覺得張景平快要完蛋了。

他現在只能想著自己退路,至於張君寧的死活,他不想去管。

現在張景平逼著他不得不去管張君寧。

他簡單收拾一下自己,他出門去,他目不斜視地走向辦公室。

他思來想去,他決定給阿豪打電話。

將嚴國飛,包括眼前的困難一一都告訴了阿豪,他還問阿豪有沒有辦法能找到鐵文宏下落?

「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把孩子送回去,再派人埋伏,鐵文宏一過去,再將鐵文宏抓起來。」

古廣利想了想,他還是認同阿豪的辦法,他叮囑阿豪小心一點,而他自己決定再去一趟張家,家裡只有白韻華和兩個孩子在家。

他隨意找了個借口,他就把光偉帶走了。

送回那一戶收養光偉的人家。

他就在不遠處盯著。

果不其然,不到三個小時,鐵文宏現身了。

他剛想要去抓鐵文宏,然而,這時出現了很多的路人,也引起了鐵文宏發現了他,鐵文宏藉機逃跑。

古廣利往上追。

一路狂追,古廣利不知道他已經追到了阿豪住處的樓下。

鐵文宏就在這裡被古廣利追上,肩膀被古廣利一扣,他不得不停下來,迴轉身,他拳頭就揮向古廣利。

古廣利火速一躲閃,又趁機上前揮拳制服鐵文宏。

鐵文宏不敵他,連續被他揍了兩拳,鐵文宏又趁古廣利不留意,一個膝蓋一撞,直接撞到了古廣利致命要點,痛得古廣利快要喘不過氣來,整個人直接倒在地上。

鐵文宏喘了口氣,冷笑不屑說道:「古廣利你真是可憐,你就是一個撿破爛的,像張君寧這種破鞋你也願意要,我也真是佩服你了,怎麼樣?給別人養兒子,心裡很不爽吧!連聲都不敢出,哼,你不就是看上了張君寧他爸張景平的勢力嗎?我就要讓你什麼都得不到。」

古廣利捂著仍然發痛的下面,面色發青,有些猙獰地瞪著鐵文宏:「你這次回來,就是想要報復張景平?你想把他拉下台?」隨即他不屑一笑:「鐵文宏你不過就是一個窮小子,還坐過牢,你覺得你有這個本事嗎?」

「哼,那你就拭目以待吧!」

鐵文宏話剛一完,轉眼間,他就被阿豪給反手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阿豪看向古廣利:「你打算怎麼處理他?」 第二天一大早,黃然就駕車到了金龍那裡。金龍正在院子裡面修鍊,看到黃然的到來點了點頭,繼續自己的修行。黃然笑了笑,走到不遠處,也開始了修鍊。

看似怪異的姿勢,卻被黃然耍的無比順利,真氣和精神力在身體內慢慢的運行著,也一點點的壯大著。那種充實感讓黃然的心裡也很舒坦,金龍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下來,看著黃然修鍊的姿勢,神秘的笑了笑。

「呼……」黃然慢慢的舒了一口氣,兩個小時的修鍊讓黃然感覺渾身舒坦。看到金龍正看著自己,黃然也笑了笑,慢慢的走了過去。

「小傢伙,看樣子我家那妮子被你給勾引走了啊……」金龍笑著說到。

「你什麼意思啊!」黃然不明白的問道。

「呵呵,你這套修鍊方法誰給你的啊!」金龍笑著問到。

「一個朋友給的啊!」黃然這個時候想起龍雅琪,笑著說到。

「一般朋友會給你這麼珍貴的修鍊方法?」金龍皎潔的問到。

「很珍貴嗎?」黃然看著金龍問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