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買手機呀!裡面都是我熟人,我幫你選。」林果果開心的說。

「呃……你不幹活了,要扣錢的。」陳陽苦笑,對這丫頭始終有著警惕,現在的小丫頭別看外表乖巧,一不小心就被她算計了。

「嘻嘻嘻,我周末出來勤工儉學是臨時工,你來之前我剛好工作完八小時,現在下班啦!」林果果得意的說。

說話間兩人走進手機城,進門最大兩個店鋪便是蘋果、三星,林果果介紹說:「三星還是別買了,小心買回家著火,不如你買部蘋果7,我同學中很多都在用,性能不錯。」

陳陽一看六七千的價格便搖頭說:「不買。」作為一個修真者經常要戰鬥,還得去窮山惡水的地方,手機絕對是個易損品,三天兩頭就換,沒必要買高檔的。

「哪你想買什麼價位的,國產手機也不錯,兩三千就能買到不錯的手機。」林果果倒也不意外接著問,其實她用的也是VIVO7,並不覺得陳陽這個決定有什麼不妥。

「兩三千的手機有微信、支付寶嗎?」陳陽問,他對手機還真沒什麼了解,山裡出來時是一部諾基亞,回家媽媽給他一部蘋果6,也是打電話居多,並不需要什麼高新功能。

「當然有啦!蘋果手機有的功能,國產機都有而起更全面,我建議你買華為手機,那個適合男生用。」林果果精明的說。

「好,那就買華為,兩三千倒也不貴。」陳陽滿意點頭,正要向前面的華為專賣店走去。

「喲,那不是陳陽小白臉,在江新月、秦慕雪那裡混不開,又勾搭上無知小姑娘。你真是越活越失敗。」身後冷洋譏諷聲傳來。

只見他一身名牌,懷裡摟著個妖艷的女人,輕蔑的看著陳陽兩人。

他確實挺得意,那天被醫院開除后,便被局長老子安排進衛生局上班,還是個督查組的組長。正跟懷裡的女人打得火熱,據說這女人是個三線小明星,演過好幾部電視劇,出場費好幾萬,能睡上這樣的女人他自然得意。

「這人是誰?嘴巴真臭。」林果果厭惡的說。

陳陽倒是無所謂,跟瘋狗較勁沒意思,冷洋在他眼裡就是一隻瘋狗。

「別理他,我們買手機去。」陳陽拉著林果果就走。

見陳陽沒反應,冷洋還以為他怕了更加的囂張,摟著女人也走進華為專賣店。

店員看到生意上門大喜,三個店員就有兩個迎上冷洋兩人,在她們看來冷洋兩人身穿名牌,肯定是大顧客,自然熱情招呼:「先生您好!小姐您好!本店新到M9系列多款手機,價格從四千到一萬五不等,就是為你們這些高端客戶準備。要不要看看?」

這邊迎接陳陽兩人的售貨員就有些靦腆,彎腰客氣的招呼:「先生,那邊是體念區,要不要去體念一下。」老實卻真誠。

「國產手機有什麼好看的,既然來了那就看看吧!」冷洋不屑的說,被兩個售貨員領到櫃檯前。卻是看這個不滿意,看那個太丑。

目光更多的落在陳陽身上,看到陳陽在售貨員的介紹下選中P10手機,頓時不屑的說:「窮鬼只配買低檔國產貨,用不了幾天就壞。」

「是呀!我這台蘋果7花了七千多買回來才一個月,屏幕就破了,國產手機肯定更差。」女人孔麗也在嬌聲附和,比冷洋還能裝。 「先生可能有誤會,我們華為手機質量不比蘋果差,現在蘋果都買我們專利了。」售貨員都受不了辯解說。

「切!我說差就差,破國產手機我才不買,老公我們走。」孔麗囂張的罵道。

「走!不跟窮鬼比,我們去買蘋果手機。」冷洋也是得意的狂笑。

兩個售貨員是敢怒不敢言,看到陳陽那邊已經在付錢買手機,看著同事錢已經賺到手心裡好後悔,早知道去接待陳陽,比歡迎這兩個傢伙強多了。

「呀!你看他們竟然買了三部同樣的手機,窮鬼就是窮命,有錢都不知道怎麼花。」孔麗指著陳陽嘲笑,她也看出來冷洋跟陳陽不對付,自然要幫著冷洋拚命挖苦。

林果果忍不住了,別看她衣著樸素,隱瞞著自己林家大小姐的身份,課餘時間還勤工儉學。但那是她自強自立,並不表示可以隨便被人侮辱,號稱無敵女霸王。

「你說誰?」林果果回頭瞪著氣憤的問。

「就是說你們怎麼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孔麗絲毫沒感覺到林果果眼裡的憤怒,繼續刻薄的罵道。

她其實也就20歲出頭,長得還不錯,但濃妝艷抹,渾身風塵氣,看上去反而像30歲的女人。

「立即給我道歉,不然對你不客氣。」林果果氣得俏臉通紅,還從來沒人敢這麼罵她。

「道歉,你們有這個資格嗎?」女人一臉不屑,罵完后挽著冷洋就走,卻是換了一副嬌滴滴的聲音:「冷少,我們走。」

「哼……」林果果俏臉通紅,體內小宇宙就要爆發。

感受到她身體繃緊就要打人,陳陽一把拉住說:「算了,別跟病人計較。」

林果果沒來得及回答,孔麗卻是跳起來,就像被揭穿秘密一樣,指著陳陽鼻子大罵:「你說誰有病,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陳陽依然不生氣,拉著林果果連退三步,這才說道:「有病就別這麼大火氣,現在去醫院還有救,不然熬成慢性病,可就一生都毀了。」

「切!我怎麼會有病,你說我有什麼病?要是說不上來,我撕爛你的嘴。」孔麗眼裡慌張之色閃過,還在硬氣的否認。

「米毒,三個月前你就感染了。」陳陽不再客氣直白的說。

嘎,林果果嚇得連退兩步,店裡所有女售貨員都是躲得遠遠的,就連剛才兩人坐過的椅子,都沒人敢碰。

所有人心裡都在大罵:「這女人竟然得了米毒,太髒了,賤貨……」

「你放屁,我怎麼會得米毒,完全是誣陷,不拿出證據來,老娘跟你沒完。」孔麗則是徹底抓狂,大罵不止。

「陳陽,你剛才的話我可全錄下來,這是誹謗,我一定要告到你坐牢。」冷洋卻是很得意,揚著手機警告。

陳陽可憐的看著他問:「你做為一個醫生,沒看出來他有病?」

「切!我當然知道她沒病。」冷洋一臉不屑,跟女人鬼混好幾天,女人那裡他至少看過幾百遍,鮮紅可愛哪有米毒的跡象。

「那你完了,連米毒有潛伏期都不知道。不相信你看她的手臂,是不是有不少紅點,那就是發作前的跡象。」陳陽說道。

冷洋心裡咯噔一聲,終於意識到不對,衝過去抓住孔麗的手,將她的袖子捲起來,果然那上面不少紅點,比早上看到的又密集很多。

「她這可不是潛伏,而是治好了又複發,已經轉成慢性,傳染性更高。而且她以前還賣過卵子,20歲的身體比50歲女人還衰老,不知道你怎麼看中她,真失敗。」陳陽搖頭嘆氣,似乎很可憐他。

對冷洋來說卻是五雷轟頂,愣在那裡木頭一樣,他自然知道慢性米毒的危害,根本不能根治。

「冷少別聽他胡說,我什麼病都沒有。」孔麗還在狡辯。

「啪……臭婊子,咱們沒完。」冷洋驚醒過來,一巴掌抽在她臉上,破口大罵。

「你打我,竟然敢打我?」孔麗哀嚎起來,也不示弱的對著冷艷撕扯。

「我不但要打你,還要殺了你。」冷洋怒罵。

「好你個薄情郎,隨便別人挑撥兩句就信了,我不跟你過了,拿錢來,我出場費一天5萬,陪你5天25萬拿來。」

「呸!害老子得病,不讓你賠償損失,還敢要錢。」

「不給錢你試試看,老娘死你家裡……」

兩人越吵越凶,最後更是動手對打,讓人大跌眼鏡的是冷洋竟然不是孔麗的對手,不一會兒便被打倒在地,被孔麗搶走戒指項鏈錢包等值錢的東西,連聲叫嚷,卻沒人敢上前幫忙。

明知道他有米毒,誰敢碰他。

陳陽兩人已經離開手機城,林果果一臉的開心,嘴裡問題也是一個接一個:「師父真厲害,你怎麼看出來那女人有米毒?」

「你買三部手機幹嘛?是要送給我嗎?」

眼看到了公交車站,陳陽打斷她說:「去你家應該是坐28路車,你看車來了,快上車回去。」

「你……趕我走,我就不走,天這麼晚了,我一個人不敢回去,再說我還沒吃飯呢!」林果果等來的竟然是這個結果,頓時嘴巴翹得老高。

「我晚上還要回去做事,真不能陪你。」陳陽連連搖頭,對這丫頭還是躲著好,別看她人小,跟在身邊一個勁的用胸撞人,那也是極度誘惑,俺的九陽絕脈受不了。

林果果眼見撒嬌沒用,直接用強,忽然一把抱住他的腰說:「不行,就不准你走!」

這下大胸直接貼在背上,陳陽只感身體火熱,九陽絕脈蹭蹭上竄,比剛才更加不堪。

連忙求饒說:「你撒手,好好說話。」

「不行,你不陪我就不撒手。」

「好……好吧……我陪你就是……快撒手。」陳陽幾乎是哀求。

林果果這才鬆手,洋洋得意的看著他說:「從現在開始你聽我的,先請我吃飯,然後打遊戲,我什麼時候困了再送我回家。」

「呃……能不能簡化一點?」陳陽可憐的說。

「不行!」林果果更加堅決,眼睛里滿是狡猾之色,她終於發現陳陽的弱點,這人身體太虛弱,只要抱住他就求饒。 「可是我沒錢,用什麼請你吃飯打遊戲。」陳陽繼續裝可憐,對這丫頭還真沒辦法。

「你當醫生的會沒錢?」林果果才不相信他。

「我只是業餘醫生,看病都沒收過錢,正式職業是保安,但上班還不到一個月,工資沒發,你也看到剛才買手機,還是微信支付,現在微信上也沒錢了。」

林果果顯然不想跟他再討論這個問題,小手一揮說:「算了,本小姐請客,今晚你跟著我混。」心裡已經暗罵他一百遍小氣鬼。

「那好,我們先吃飯,但說清楚,路邊小餐館我可不去,至少的大酒店,比如前面那家太子大酒店。」陳陽壞笑,心想我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煩死你。

「哼,去就去,我又不是請不起。」林果果哪會甘心被他嚇著,頭一昂神氣的說。

不一會兒兩人便進了太子大酒店,在二樓靠窗戶找到座位,陳陽一看菜單可真不便宜,隨便一盤蘿蔔就得35元,一點不客氣,連點了我七八個大菜,還有五六個冷盤,最後還有一瓶紅酒。

林果果心裡在滴血,混蛋明顯是在坑我,這麼多菜至少2000元,我一個月零花錢就沒了。

自然不肯認輸,心裡想還好本小姐今天帶著銀行卡,裡面有5000元,吃飯過後玩遊戲也能到天亮,折騰死你。

別看林果果出身高貴,其實家教很嚴,並沒有多少零花錢,很多時候都要勤工儉學來滿足自己的時尚消費。5000元已經是她全部資產。

「陳陽……陳陽快放我出去,你已經餓了我一天,現在吃大餐也不照顧我,信不信我將你的靈藥全拔了。」肥貓小黑在陰陽界里大叫。

這次陳陽沒拒絕,意念一動將他放出來,當然不是直接放在桌子上,而是讓他在桌子底下出現,然後小黑自己跳到桌子上。

「咦,哪來的小貓咪,好可愛。」林果果看到小黑竟然一點不害怕,而是喜歡得不得了,一把將他抱過去,胸口緊貼著。

「喵嗚……」小黑又是一陣心煩,在她胸口撓一抓趁機逃脫。

女人真麻煩,每次都讓我貼胸,我最不喜歡那樣,我可是有尊嚴的貓中之皇。

「別跑,小貓咪別跑……」林果果驚呼,發現小黑並沒有逃走,只是趴在桌子上貪吃,這才放心,越看越喜歡。

「陳陽,這貓哪裡來的,你知道他的主人是誰嗎?我要買下來。」林果果激動的說。

「恐怕不行,他是我的寵物。」陳陽蠻矜持的說。

「呀!真的,剛才怎麼沒看到,你藏在哪裡?」林果果不但沒失望,反而更加高興,在她看來陳陽的跟她的沒區別。

「小黑有靈性,只要有好吃的他就會自動找過來。以後你經常請我吃飯,自然能見著他。」陳陽笑著說。

「好耶!好耶!我天天跟你一起吃飯。」林果果鼓掌歡呼。

太子大酒店門口,李明翰、鄭少康從車裡下來,在李明翰身後還跟著一個身高兩米多巨靈神一樣的傢伙,大熱天他竟然穿著厚厚的黑袍,頭臉都被黑巾包住,走路的姿勢也很怪異,一扭一扭的似乎很不習慣。

特別一雙眼睛,竟然發出藍幽幽的光芒。它可不是人類,而是一隻二級妖獸劍齒鼠。李家一個隱世長老的寵物獸。

劍齒鼠比寒極蛇強大多了,築基期之下幾乎無對手。李家最近連連受挫,陳陽帶來的威脅太大,讓李明翰很緊張,知道自己武者的功力遇上陳陽等於送死。

所以特地從隱世長老那裡求來劍齒鼠,讓劍齒鼠貼身保護他的安全。只是這個劍齒鼠很傲嬌,它並不是完全臣服於隱世長老,而是合作關係。

劍齒鼠保護長老,長老則提供劍齒鼠各種修鍊資源,不光人修鍊要資源,妖獸更離不開資源。而且劍齒鼠特別貪吃,李明翰帶著它每天都要供應各式美餐,所以進大酒店用餐也離不了它。

劍齒鼠畢竟只是妖獸,二級妖獸遠遠還沒有達到化形的實力,所以它出門只能黑袍裹身,直立行走,外形盡量裝得像一個人,雖然有靈性,但還是很原始,不能說話。

「可恨好多天都沒找到陳陽那小子,不然以李少保鏢的實力,絕對能殺了他。」鄭少康在李明翰面前只能當小弟,所以很是巴結。

「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總有一天要被我遇上。」李明翰得意的說,當先走進太子大酒店。

可剛登上二樓,便發現窗戶邊的陳陽兩人,頓時七竅冒煙,我找你好幾天,你小子竟然如此享受,身邊又換了女人,還是這麼可愛的小蘿莉。

「劍齒鼠吃了他。」李明翰咬牙切齒的命令,修真界禁止殺戮,但妖獸攻擊可管不了。修真公會只能管修真者,卻管不了妖獸。

劍齒鼠吃了陳陽,大不了讓它立即逃跑,先去深山裡躲一陣。

「李少等等,那個丫頭是林家大小姐,當著她的面殺陳陽,似乎不妥。」鄭少康卻是一把攔住小心的提醒。

李明翰臉色難看起來,更加的嫉恨,怎麼有身份的美女都往這傢伙身邊靠,我堂堂李家大少,卻一個追不到,好不容易找個張曼莉,竟然還是他玩剩下的。

「我們可以先羞辱他一番,然後等他離開酒店,在沒人的地方再殺他。」鄭少康小聲建議,兩人計議一番有了主意。

於是他們又回到一樓,找到酒店的經理張世番,幾個人耳語一番,許給張世番不少好處,張世番這才奸笑著答應。

李明翰也是沒辦法,雖然不爽張世番的趁火打劫,但求人辦事只能滿足他的條件。別看張世番只是一個酒店經理,但太子酒店乃是全國連鎖企業,後台無比強大,李家也惹不起。

商議已定后,李明翰這才上樓,故意讓人將他們安排在陳陽不遠的地方,叫上酒菜吃喝起來,等著看陳陽的笑話。

你小子裝闊請大小姐吃飯,我讓你付不起帳,最好是身上所有東西都當了,連褲衩都不剩一件的狼狽而逃。 沒過多久,陳陽兩人吃喝完畢。只有小黑還在對著餐桌掃蕩,連剩下的半瓶紅酒都不放過。

「結賬。」林果果招手說,說了她請客倒也不想跟陳陽計較。

因為有預謀張世番怕服務員鎮不住場子,所以他拿著收據親自登場,很規範的說:「你們好,總共15萬8,付現金還是刷卡,我建議你們最好刷卡。」

「這麼貴,你是不是搞錯了?」陳陽驚呼,兩人眼球都要掉地上。

這表情讓張世番暗喜,那邊李明翰兩人更是心花怒放,只差沒跳起來鼓掌歡呼。

「不會出錯,我們太子大酒店可是全國性的五星級酒店,服務的都是高端用戶,餐費別說十幾萬,幾百萬的都不在少數。這是賬單你們自己看。」張世番不客氣的說。既然經過策劃,自然要做得滴水不漏,連菜單都換了。

陳陽接過賬單,林果果也湊過來看,剛看兩眼便叫起來:「這不對,我們剛才點菜時算過,按照菜單上的價格加起來也不過2000元,你這裡一個菜就三萬。我們可不是外地人,隨便讓你宰,上物價局投訴你。」

「一個菜三萬不貴,你看清楚,這種澳洲進口的天然龍蝦每隻588元,一份60隻。還有這魚子醬每克35元,每份50克總共兩份3500元,還有……」張世番指著賬單一一說明。

「你這菜怎麼論只賣,我剛才看的賬單可不這樣?」陳陽氣憤的說,已經看出貓膩來。

「那是你眼神不好,我們菜單一向這麼標註,不信你看。」張世番裝出不耐煩之色,一臉輕蔑。

兩人一看菜單,還真是論只計費,這麼算起來還真不錯,光是菜就得5萬多。

「那也不對,菜只要5萬,怎麼收我們十幾萬?」林果果又在質疑,臉色比陳陽更難看。

「別忘了你們還喝了一瓶紅酒,那可是正宗的法國拉菲82年珍藏版,每瓶售價12萬8.」張世番冷笑。

「哦,等等,小黑別吃了。」陳陽驚呼,一把將小黑擋開,指著盤子里剩下的三隻龍蝦說:「這幾隻還沒吃,能退嗎?」

李明翰兩人再也忍不住狂笑:「哈哈哈,你也有今天,窮鬼就別裝闊,來這種高檔地方消費。」

「現在沒錢付賬丟人了。」

「張老闆可要看緊那小子,他出了名的吃霸王餐,別讓他溜了。」

「不好意思!本店上桌的剩菜概不退貨,我們要對顧客負責。」張世番高傲的說,心裡也在美滋滋的計算著,一會兒能從李明翰那裡賺到十萬傭金。

「陳快過來求本少爺,跪下來磕一個頭一萬,我幫你付賬。」李明翰得意的譏笑。

「林小姐別被窮鬼陳陽騙,他就是個吃軟飯的小白臉。」鄭少康則向林果果獻媚。

「先生刷卡還是付現金?」張世番追問,一副不給錢就扣人的架勢。

其他顧客也被驚動,紛紛投來輕視的目光,來這裡用餐的都是成功人士,幾萬十幾萬對他們根本不算什麼。見陳陽為了餐費糾纏不清,很是鄙視。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