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買!去給老子買!買不來的話,五天之內,你休想吃一口飯!」李天昊憤怒地吼道。

「可是……少爺……您的底褲……都是從法國進口的限量版……國內……國內買不到啊……」侍女委屈地小聲說道。

「買不到?!你們他媽的是幹什麼吃的!空運!打電話讓法國那邊空運過來!沒有一條符合心情的底褲,老子今天怎麼出門!還結屁的婚!」

好吧,聽著李天昊的話,蘇羽徹底無語了!那些拆遷暴發戶的土豪,也沒見這麼乾的吧!這個李天昊,得是什麼樣的家庭養出來的畜生啊?!

看到李天昊這幅德行,蘇羽真的是想連那個叫什麼李家的京城家族,一起給端了!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下樑歪了,上樑也鐵定不正!像這種蛀蟲,就不該存在於這個世上!

一想到這種貨色居然對林雅逼婚,蘇羽就憤慨不已!不過他並沒有立刻行動,而是悠哉悠哉地坐在小樹林里的石頭上,繼續嗑著瓜子,看著一個又一個,一群又一群帶著大禮上門巴結示好的官商巨賈走進了那大院子。

看了將近一兩個小時,等到那院子里圍滿了人,一個個點頭哈腰的對著李天昊示好巴結的時候,蘇羽終於動了。

身形一閃,那些擺設一樣的攝像頭,被蘇羽很輕鬆的就避過,直接進入到了那大宅院之內。恰好此刻的李天昊,厭煩了眾人的吹捧與阿諛,找了個借口去上廁所,離開了人群。

仔細看了看四周圍的情況,確定只有一個侍女能夠看到,蘇羽神識一掃,那被徹底催眠了的魔血堂化境高手便出現了,身形嗖的一閃,直接出現在了李天昊的身後,毫不猶豫地一掌拍下!

那腦殼兒,就像西瓜一樣,啪的一聲……

「啊!殺人了!殺人了!啊!!!」這一幕,恰好讓那侍女看了個清清楚楚!驚恐萬分之下,頓時尖叫出聲!

當然,為了把這屎盆子扣的特別高端大氣上檔次,蘇羽特意讓那神殿的走狗露了下臉!

這一聲尖叫之後的幾秒鐘,現場便擠滿了人!看著李天昊那成了碎西瓜的腦袋,眾人皆是忍不住地胃中作嘔,至於女賓們,尖叫的,嚇暈的,那真是不計其數!

「快追!在那邊!」最先抵達的當然是保鏢,不過喊這一嗓子的卻是混在保鏢隊里的袁彩鳳!

這一嗓子之下,袁彩鳳的身形立刻展開,向著魔血堂的那個高手逃遁的方向就是一路猛追!而那群保鏢,自己的主子都被殺了,他們鐵定是活不成了!看到兇手逃走,肯定是沒了命的追啊!

而蘇羽,當然是混在保鏢的最後方,跟著沖了出去!

至於賓客中,也有一些特別好事兒的,立馬跟了出去,開著車就追了過去!當然,還有一部分人,是蘇羽故意用催眠術刺激了一下,也開著車追了過去!

於是,大清早的平陽街頭,就發現了一幕特別有意思的事兒!一群黑衣保鏢發瘋了似得追著一個黑衣人,一群豪車名車發瘋了似的跟在後面追!

可憐的神殿走狗,在被蘇羽徹底的催眠下,他的腦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跑!所以,手上沾染著鮮血的他,繼續沒了命的跑!閃到一個巷口,嗖的一下就沖了進去!

只不過,身為替罪羊,蘇羽能讓他跑的有多快呢?再說袁彩鳳早就等著收拾他了!所以瞬間的消失之後,袁彩鳳還以為是蘇羽早就設計好的換人橋段,當下身形加速,嗖嗖的就沖了過去,抬手就是一掌,直接把那替罪羊打飛了出去!

我艹!把化境的人打飛,這感覺就是爽啊!

不過對於袁彩鳳來說,更爽的還在後頭呢!一掌將那魔血堂的化境高手打飛撞在牆上之後,身後的一群保鏢稀里嘩啦的就沖了過來!一雙雙眼睛像看著殺父仇人一樣,各種殺招齊齊的往上招呼著!

可憐的神殿走狗,此刻他體內的修為早就被蘇羽封住了,全身真氣根本不能放出絲毫!再加上意識徹底的被蘇羽催眠了,他根本連反抗的念頭都不會有!面對著那些保鏢暴力的殺招,一分鐘之內,便被打的魂歸西天了!

而蘇羽和袁彩鳳,早在那群保鏢開打的時候,就已經開溜了…… 隨著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普照大地,秋日微涼晨風吹在身上,讓人不由得神清氣爽!不過蘇羽這會兒可是無暇顧及什麼秋日風光的!因為這會兒,他已然悄悄地向著李天昊所住的別墅前行而去。

不得不說,這京城的富家子弟,就是不一樣!這來西川也沒多久,李天昊已然將西川當成了自己的地盤,不管什麼地方,什麼場合,那都是極盡所能的擺排場!

當然,這倒不怪李天昊,畢竟他有的是錢,而且從小就是這麼過的!所以一到西川,李天昊二話不說,就給自己購置了個西川最豪華的別墅!用他的話來說,在這麼個土地方,也就只能湊合住一下了。

不過,那一套三千萬的別墅,對人家李少爺來說,好像還真沒當回事兒!因為這別墅,壓根兒就不是李少爺自己買的,而是天德集團送的!為了抓住李天昊這根救命稻草,天德集團可算是豁出去了!

什麼極品的女人,風韻的婦人,上好的寶石,古玩字畫,只要是李天昊喜歡的,送!統統都送!

而化境中期的好處,蘇羽可以說是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先不說實力上的巨大變化,單是現在神識的成長,就讓蘇羽十分的興奮了!以前每一次實力提升,神識的進步多數都體現在感知範圍上,而這一次,神識的感知範圍並沒有增長,依舊是方圓十公里的範圍,可強度卻是發生了極大的飛躍!

這種增長,像極了那一斤鐵與一斤棉花的比喻。當然,這不是問哪一個重的問題。看似一樣重的東西,但外部體積,物質密度,那都是完全不同的!一斤鐵,或許只是一段很小很小的鐵棍,但其密度卻是十分的大,可一斤棉花卻是有很大的一團!

因為密度不同,體積不同,一斤鐵和一斤棉花,打在人身上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神識的強度也是這個道理,類似於鐵和棉花的密度區別。更高的神識強度,能夠更精準的觀察和更好的控制,甚至於能夠進行更強的精神打擊!

所以,對於這個化境初期的魔血堂成員來說,沒有刻意練過精神力,在蘇羽面前根本就是渣渣!惑心術一出,便直接將其催眠了!不過話說回來,化境之後猶如登天,即便是初期和中期同屬一個大的境界之內,但這差別,卻真的是天壤之別!所以,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說,那真的就是渣渣……

帶著這個被深度催眠了的渣渣,微微一笑之下,蘇羽已然潛入到了李天昊的豪宅外的小樹林里了。

坐在石頭上嗑著瓜子,蘇羽悠哉地拿起電話,撥通了袁彩鳳的號碼:「姐,準備的怎麼樣了?」

「你覺得你在跟誰說話?開玩笑!老娘是誰啊!這麼點事兒,能搞不定?!好了!你丫的就帶著你的屎盆子,來吧!」袁彩鳳得意的說道。

不過話說回來,癲散人,還真的是不拘一格啊!每一次蘇羽和袁彩鳳聊天,都會有驚喜!

「呃……你是我無所不能,天上地下你最漂亮的姐姐呀!對了,那孫子起床了沒?旁邊的人多不多?」

「今兒個結婚,那孫子早早的就起來了!艹!一看到那孫子那雙貪婪的眼睛,老娘就想上去抽他!媽了個巴子的,有錢了不起啊!話說,人多不多,和你扣屎盆子,沒太大關係吧?」

帶著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笑容,蘇羽呵呵的說道:「有關係!當然有關係了!這種扣屎盆子的事兒,那一定要人盡皆知,鬧個天下大亂才有意思!」

對於蘇羽這種唯恐天下不亂,袁彩鳳都有些無語了。不過轉念一想,這樣的話,好像戲劇效果好啊!好!就這麼幹了!

說干就干,袁彩鳳當下就把李天昊別墅內的所有情況,跟蘇羽說了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差李天昊今天早上穿什麼顏色的底褲了!

當然,這什麼顏色的底褲,袁彩鳳可是不會去關注的!他頂多偶爾關注一下蘇羽的底褲,然後拿來嘲笑蘇羽而已……

「買!去給老子買!買不來的話,五天之內,你休想吃一口飯!」李天昊憤怒地吼道。

「可是……少爺……您的底褲……都是從法國進口的限量版……國內……國內買不到啊……」侍女委屈地小聲說道。

「買不到?!你們他媽的是幹什麼吃的!空運!打電話讓法國那邊空運過來!沒有一條符合心情的底褲,老子今天怎麼出門!還結屁的婚!」

好吧,聽著李天昊的話,蘇羽徹底無語了!那些拆遷暴發戶的土豪,也沒見這麼乾的吧!這個李天昊,得是什麼樣的家庭養出來的畜生啊?!

看到李天昊這幅德行,蘇羽真的是想連那個叫什麼李家的京城家族,一起給端了!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下樑歪了,上樑也鐵定不正!像這種蛀蟲,就不該存在於這個世上!

一想到這種貨色居然對林雅逼婚,蘇羽就憤慨不已!不過他並沒有立刻行動,而是悠哉悠哉地坐在小樹林里的石頭上,繼續嗑著瓜子,看著一個又一個,一群又一群帶著大禮上門巴結示好的官商巨賈走進了那大院子。

看了將近一兩個小時,等到那院子里圍滿了人,一個個點頭哈腰的對著李天昊示好巴結的時候,蘇羽終於動了。

身形一閃,那些擺設一樣的攝像頭,被蘇羽很輕鬆的就避過,直接進入到了那大宅院之內。恰好此刻的李天昊,厭煩了眾人的吹捧與阿諛,找了個借口去上廁所,離開了人群。

仔細看了看四周圍的情況,確定只有一個侍女能夠看到,蘇羽神識一掃,那被徹底催眠了的魔血堂化境高手便出現了,身形嗖的一閃,直接出現在了李天昊的身後,毫不猶豫地一掌拍下!

那腦殼兒,就像西瓜一樣,啪的一聲……

「啊!殺人了!殺人了!啊!!!」這一幕,恰好讓那侍女看了個清清楚楚!驚恐萬分之下,頓時尖叫出聲!

當然,為了把這屎盆子扣的特別高端大氣上檔次,蘇羽特意讓那神殿的走狗露了下臉!

這一聲尖叫之後的幾秒鐘,現場便擠滿了人!看著李天昊那成了碎西瓜的腦袋,眾人皆是忍不住地胃中作嘔,至於女賓們,尖叫的,嚇暈的,那真是不計其數!

「快追!在那邊!」最先抵達的當然是保鏢,不過喊這一嗓子的卻是混在保鏢隊里的袁彩鳳!

這一嗓子之下,袁彩鳳的身形立刻展開,向著魔血堂的那個高手逃遁的方向就是一路猛追!而那群保鏢,自己的主子都被殺了,他們鐵定是活不成了!看到兇手逃走,肯定是沒了命的追啊!

而蘇羽,當然是混在保鏢的最後方,跟著沖了出去!

至於賓客中,也有一些特別好事兒的,立馬跟了出去,開著車就追了過去!當然,還有一部分人,是蘇羽故意用催眠術刺激了一下,也開著車追了過去!

於是,大清早的平陽街頭,就發現了一幕特別有意思的事兒!一群黑衣保鏢發瘋了似得追著一個黑衣人,一群豪車名車發瘋了似的跟在後面追!

可憐的神殿走狗,在被蘇羽徹底的催眠下,他的腦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跑!所以,手上沾染著鮮血的他,繼續沒了命的跑!閃到一個巷口,嗖的一下就沖了進去!

只不過,身為替罪羊,蘇羽能讓他跑的有多快呢?再說袁彩鳳早就等著收拾他了!所以瞬間的消失之後,袁彩鳳還以為是蘇羽早就設計好的換人橋段,當下身形加速,嗖嗖的就沖了過去,抬手就是一掌,直接把那替罪羊打飛了出去!

我艹!把化境的人打飛,這感覺就是爽啊!

不過對於袁彩鳳來說,更爽的還在後頭呢!一掌將那魔血堂的化境高手打飛撞在牆上之後,身後的一群保鏢稀里嘩啦的就沖了過來!一雙雙眼睛像看著殺父仇人一樣,各種殺招齊齊的往上招呼著!

可憐的神殿走狗,此刻他體內的修為早就被蘇羽封住了,全身真氣根本不能放出絲毫!再加上意識徹底的被蘇羽催眠了,他根本連反抗的念頭都不會有!面對著那些保鏢暴力的殺招,一分鐘之內,便被打的魂歸西天了!

而蘇羽和袁彩鳳,早在那群保鏢開打的時候,就已經開溜了…… 「哈哈!小子!可以啊!你裝的實在是太像了!和那魔血堂的老狗簡直是一模一樣!差點把老娘都蒙了!不過那一巴掌,真他娘的給力啊!

看著袁彩鳳那激動的表情,蘇羽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那哪兒是裝的啊,那根本就是那條狗,只不過被老子給催眠了而已!」

當然,這些話蘇羽是不會對袁彩鳳說的,微微一笑擺出一副臭屁的樣子,蘇羽學著袁彩鳳的語氣說道:「切!也不看看你在跟誰說話,偽裝大師啊,有木有!來吧,姐姐,請盡情膜拜我吧!」

「呃……姐,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么?這一招您教給小雨就行,您這麼來,不合適啊……」

一指頭彈在小蘇蘇的腦門上,把個蘇羽彈的噌的一下跳了起來,袁彩鳳幸災樂禍地說道:「喲!你還知道我是你姐姐啊!你個臭小子,還想占老娘便宜,讓老娘膜拜你?做夢吧你!」

「呃……對了,姐,一掌轟飛化境高手,感覺怎麼樣?爽不爽?」生怕袁彩鳳再彈上一下,蘇羽趕緊轉移話題道。

「爽!哈哈!真他娘的爽啊!看著那化境老狗被老娘一巴掌拍在牆上,簡直太過癮了!話說回來,小子,給姐姐我講講,你是怎麼把那化境老狗弄的那麼乖的,讓他跑他就跑,都不帶還手!」袁彩鳳直呼過癮地說道。

「呃……姐……能不能叫他老狗,別叫化境老狗啊,你弟弟我也是化境來著……」蘇羽那叫一個尷尬啊。

「擦……你是不是還想說,我是條功夫不錯,鳥兒很大的小公狗啊?」袁彩鳳的無厘頭,蘇羽真的是徹底無奈了!這女人,從來都不按套路出牌!

「醫術,那叫醫術!我只不過是封住了他體內的真氣,順帶點了他的穴,讓他說不出話,除了跑沒別的什麼事兒能幹!怎麼樣,厲害吧!」

可說完這句話,蘇羽立刻就後悔了,因為袁彩鳳果真是一邊誇著他厲害,一邊又在小蘇蘇的腦門兒上彈了下!

調戲蘇羽,那是袁彩鳳最喜歡乾的事兒了! 替嫁甜寵:霍少,別鬧! 每一次看到蘇羽那無奈的樣子,袁彩鳳都是幸災樂禍,開心的不得了!

不過還好,今兒個袁彩鳳出的這個主意,效果還真的是非常的榜!堂堂一個京城少爺,未來的西川一霸就這麼被人一巴掌拍碎了腦殼,可想而知,這是多大的新聞了!

當天中午,本來都定好版面早上就要發售的報紙,一個個都被召回,全部重新改了版面,把李少爺之死登在了頭版頭條!那傢伙,報紙瞬間銷量翻三番!

報紙是這樣,電視媒體和網路那就更厲害了!短短一上午的時間,李天昊的死,就已經震驚了整個西川,並且震驚了京城李家了!

當然,死掉一個富家少爺,對於京城來說,根本屁事兒都沒有!又不是什麼****子弟或者軍界大佬什麼的。

但僅僅是這樣,也著實是讓西川徹底震動了!畢竟李家的能量不小,能在京城被稱作家族,那不是手眼通天也差不多了!堂堂一個少爺,原本是被安排來拿下藥材產地西川的,可卻意外的慘遭橫死,你想李家能不怒?

所以當天,不論是西川林氏也好,張家也罷,甚至連西川省府,都接到了那帶著強烈怒火的電話,責成他們必須要給個交代!

作為引進李天昊來投資控股的天德集團來說,李天昊之死,可謂是讓天德集團如芒在背,焦頭爛額了!

不過作為聯姻的林氏就更加悲催了!

因為最近幾天來,林氏集團幾乎是各種醜聞不斷,什麼資金鏈斷裂,什麼藥材摻假,什麼非法侵吞他人資產之類的消息鋪天蓋地!使得整個林氏集團的股價像跳樓一樣的狂跌!整的林家徹底瘋掉了!

俗話說漏雨偏逢陰雨天,就在這股價跳樓狂跌的時候,股市上竟然開始有人以超低價拋售林氏集團的股份!

再加上那些貨真價實的負面新聞,普通股民們還不跟瘋了似的拋售手中的散股啊!這樣一來,整個林氏集團的股票,一下就跌到了冰點,跌破警戒線了!就連一直持有林氏集團股份的股東,也都紛紛開始退股拋售!

至於銀行和其他的債主,那鐵定是追著屁股討債了!

原本打算用女兒拴住李家,攀上親家之後能夠得到莫大的好處,可誰曾想,在婚禮前的幾個小時,新郎居然被人給殺掉了!急需資金的林氏集團,好不容易想抱大腿,也徹底的泡湯了!

而且隨便有人說個這李少爺是林家下的手,或者和林家有關係,林家都是百口莫辯啊!

這一下,整個林家純屬黃泥掉褲襠,不是屎也是屎了了!再加股東退股,股票大跌,一夜之間,林氏集團徹底爛大街了!

徹底無奈之下,林氏集團迅速的將目標盯准了原本屬於蘇羽的華宇日化和寰宇珠寶行了!當天中午,林氏集團就全體通過決議,向外發布拋售華宇日化和寰宇珠寶行的股份以及資產,並且窮盡豈能的想要從林雅口中套出華宇日化的公司賬戶,把現金全部轉走!

雖然如意算盤打的挺好,但接下來的事情,讓林氏集團徹底的瘋了!因為千算萬算,林氏集團的那些當權老狗們就是沒算到,蘇羽居然沒有死!

是的,蘇羽不但沒有死,而且還高調的出現了!因為在中午時分,西川報業集團又緊急發行了一期報紙,大版面的刊登了蘇羽回歸的消息!

作為全民創業偶像,作為為西川社會治安和經濟發展帶來了巨大好處的年輕企業家,尤其是作為萬千女性救星和偶像的蘇羽一出現,那絕對是引起了整個西川的關注!

這麼大的一個新聞,獨屬於蔣欣蔣倩供職的西川報業集團和西川廣播電視公司,兩家公司自然是緊抓熱點新聞,電視,網站,全方位的報道了蘇羽回歸的消息!

而讓林氏集團更加想不到的是,蘇羽不僅回歸了,而且出現在了一個讓他們絕對想象不到的地方!

是的,蘇羽帶著貼身秘書楚雨,直接出現在了林氏集團緊急召開的股東大會上!

「你是誰!給我出去!這是我林氏集團的股東大會,閑雜人等不允許進入!保安!給我把他轟出去!」一看到蘇羽那張臉,財迷心竅的林雅的父親頓時眼紅如獅子的大吼道。

只是原本應該立刻出現的保安,竟然一個也沒有出現,使得他的嘶吼發怒,就像是耍猴戲一樣可笑!

看了看在場的那所剩無幾的股東,又看了看眼紅如獅子的林雅的父親,還有那老態龍鍾但眼中卻閃爍著急速思考光芒的林雅的爺爺,蘇羽冷笑一聲,不屑地說道:「好一個林氏集團!你們就是這麼歡迎林氏最大股東的么?」

頓了頓,蘇羽笑了笑繼續反問道:「還有,我特別想問問諸位,林氏集團是不是就靠巧取豪奪,王八蛋事兒做盡才發家的呢?

「住口!一派胡言!一派胡言!小子!我不管你是誰! 帝少的重生毒妻 今天你都要為你的言行付出法律責任!保安!都他媽死哪兒去了!保安!」如同一條被踩到尾巴的狗,林雅的父親頓時暴跳如雷了!

是的,蘇羽所說的,正是他貪得無厭,非法侵吞華宇日化和寰宇珠寶行的事情!自知理虧的他,當然是瘋狗一般的亂吠了!

只是,蘇羽卻根本沒有理會他這種宣洩和自我掩飾,而是微微一笑,對著身邊的楚雨說道:「去,把文件給大家看看。」

中午剛過從粵東趕回來的楚雨,顧不上因為蘇羽還活著而心情激動無比,立刻將手中很多份厚厚的文件袋放在了在場的這些股東面前。

而後微微一笑道:「諸位,請看吧!」

然而,除了林雅的父親爺爺,還有她的三叔夫妻之外,其他的那些股東,竟然根本沒有任何的觸動,簡直就是面無表情一樣!

頓覺事態不妙的林老爺子趕緊從二媳婦手中搶過一份文件急速的拆開!可當看到了這份文件之後,原本睿智精神的林老爺子,頓時頹然,跌坐在椅子上,大口地喘著粗氣,但卻一言不發!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假的!絕對是假的!這些文件絕對是假的!」而林雅的三叔夫妻,當看到那些文件的時候,頓時歇斯底里地吼了起來! 「哈哈!小子!可以啊!你裝的實在是太像了!和那魔血堂的老狗簡直是一模一樣!差點把老娘都蒙了!不過那一巴掌,真他娘的給力啊!

看著袁彩鳳那激動的表情,蘇羽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那哪兒是裝的啊,那根本就是那條狗,只不過被老子給催眠了而已!」

當然,這些話蘇羽是不會對袁彩鳳說的,微微一笑擺出一副臭屁的樣子,蘇羽學著袁彩鳳的語氣說道:「切!也不看看你在跟誰說話,偽裝大師啊,有木有!來吧,姐姐,請盡情膜拜我吧!」

「呃……姐,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么?這一招您教給小雨就行,您這麼來,不合適啊……」

一指頭彈在小蘇蘇的腦門上,把個蘇羽彈的噌的一下跳了起來,袁彩鳳幸災樂禍地說道:「喲!你還知道我是你姐姐啊!你個臭小子,還想占老娘便宜,讓老娘膜拜你?做夢吧你!」

「呃……對了,姐,一掌轟飛化境高手,感覺怎麼樣?爽不爽?」生怕袁彩鳳再彈上一下,蘇羽趕緊轉移話題道。

「爽!哈哈!真他娘的爽啊!看著那化境老狗被老娘一巴掌拍在牆上,簡直太過癮了!話說回來,小子,給姐姐我講講,你是怎麼把那化境老狗弄的那麼乖的,讓他跑他就跑,都不帶還手!」袁彩鳳直呼過癮地說道。

「呃……姐……能不能叫他老狗,別叫化境老狗啊,你弟弟我也是化境來著……」蘇羽那叫一個尷尬啊。

「擦……你是不是還想說,我是條功夫不錯,鳥兒很大的小公狗啊?」袁彩鳳的無厘頭,蘇羽真的是徹底無奈了!這女人,從來都不按套路出牌!

「醫術,那叫醫術!我只不過是封住了他體內的真氣,順帶點了他的穴,讓他說不出話,除了跑沒別的什麼事兒能幹!怎麼樣,厲害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