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趕緊撤,你沒跟他們打過交道,他們在現實里的手段,遠遠比你想的要厲害!」

「他們……」

賀翎還想說什麼時,賈峰再次打斷了自己,堅定無比的說:

「撤!」

對此,賀翎只能點頭同意

賈峰難得這麼忌憚,認真,賀翎也不得不聽他一次

另一邊的蒙鐵似乎和賈峰是有什麼感應一樣,賈峰準備撤了,蒙鐵就連忙走了出來,攙扶著賈峰上了一輛車

看著賈峰上車時的背影,賀翎總覺得他似乎變得不一樣了,在離開大廳之前的他,跟現在上車時的他,給人的感覺不同了,具體哪裡不對勁,自己也說不清

當下只能連忙返回大廳

還好!

王雷雷沒有針對唐璐下手

「怎麼了?」

看到賀翎匆忙的推門而入,朝自己走了過來,唐璐也連忙站起身問道,說話間看到了賀翎領口上多出來的一絲血跡,不由得黛眉緊湊:

「怎麼還有血?」

「先走吧,一會再跟你解釋!」

一把拉住唐璐的手,也顧不得感受入手葇荑般的柔軟,急匆匆的就往門外走

被賀翎如此霸道的一拉,唐璐雪白的臉龐上立刻就浮現出一抹緋紅,感覺心跳加速了,也不管賀翎把自己拉著要去哪裡,就這樣隨著他走~

走出大廳,直接去車庫取唐璐的車

在唐璐還有些迷茫的時候,就被賀翎推上了車…

賀翎自己坐在了主駕駛位置,寶馬牌的小轎車嘶鳴一聲,唰的一下就揚長而去~

一片片星星般的街燈從車窗外掠過

不時能照耀在賀翎認真的面孔之上

唐璐手指扭捏在一起,臉色微紅,心裡複雜萬分:

「天啊,人家只是隨意拉了一下手而已,唐璐你怎麼就這樣了….心臟兄,你能不能慢點跳,害的我耳根都紅了!」

不時偷偷瞥一眼賀翎,總是感覺賀翎身上有種魔力在吸引著自己去關注他,打死自己也想不到『天征』內天下第一勢力的男人,會是自己的同學……而且還是自己從小玩到大的朋友,之前偶遇賀翎的時候,自己還以為他是吹噓,可那次超人般的行徑,和剛剛自己出大廳時那一地被放倒的混混們,讓自己確信賀翎的確是天征那個賀翎了

更可怕的是…

為什麼剛剛他拉自己的手,自己心跳突然加速,臉紅到耳根了…

天啊,自己難道喜歡上他了?

唐璐想到這裡不由得再次看向賀翎,賀翎的顏值也只能算是平平了,也不會撩妹子,沒有幽默感,可為什麼自己會心動?

越看賀翎,唐璐就越納悶

越是納悶,就越讓唐璐忍不住的看他

「看夠了沒?」

不時偷看一下就算了,這麼一直被盯著,賀翎不想發現都難,不由得出聲問道

「啊!?」

唐璐聞言一怔,臉色更紅了,連忙移開視線,尷尬的岔開話題:「沒看你,我只是…我只是想問你…」

「想問我什麼?」

賀翎微微皺眉,視線繼續回到路面上

沒有察覺到唐璐的臉紅異常

「額…想問你為啥這麼著急把我叫出來呢?」

唐璐的反應也是十分迅速的,立刻就搭上了別的話題,不過目光還是不敢看賀翎了,有種上課偷玩手機被抓的窘迫感……死賀翎,臭賀翎!本姑娘一定是眼睛瞎了! 耶律彩雲嫣然一笑,看得眾人都醉了。

「多謝陳公子,青兒,給10萬晶幣給陳公子。」

身邊的耶律青趕緊應了一聲,拿出黑晶卡,

「陳公子,給你錢。」

霸道總裁,烈愛難逃 陳公子大手一揮,笑道:

「我轉讓房間給你可不是為了你的錢,還沒請問小姐芳名呢?」

「在下耶律彩雲,這是我侍女耶律青。」

「見過彩雲姑娘!」

陳蒼山很是儒雅地對耶律彩雲拱手道,

「彩雲姑娘也是去飛豹學院參加考核的吧?」

「正是。」

「晚上想請彩雲姑娘一起吃個飯,不知道是否方便?」

彩雲微微一笑,沒有回答。

「不方便。」

一旁的高樓早就看得內心不爽了,這陳蒼山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撩妹啊,問過老子同意不?

高樓走前兩步,鐵塔一般的身體站在了陳蒼山面前。

陳蒼山一愣,望著彩雲,

「這位是?」

「這位是我家鄉的同伴,和我一起來的。」

「我是她朋友。」

彩雲和高樓幾乎同時回答道,不過彩霞只把胖子當著家鄉的同伴,而胖子高樓則說自己是彩霞的朋友。

彩霞的回答讓高樓有些吃驚,

「彩霞,我們?」

高樓很想說,我們不是從小到大的青梅竹馬的朋友嗎?

高樓一直喜歡耶律彩霞,但是耶律彩霞對高樓卻是淡淡的。

兩人來自同一座小城,在那小城中,高樓和耶律彩雲兩家的家世都算顯赫,屬於當地的上層社會。

高樓人雖然長得胖了一些,丑了一點,可是有一定的家族背景,在當地也是很多女孩子高攀的對象。

可是,現在來到了飛豹鎮,這些前來申請入院修鍊的都是富家弟子,而且很多人在基因進化方面還非常優秀,高樓和眾人比起來,便沒有任何優勢了。

耶律彩雲看了高樓一眼,淡淡地說道:

「高樓,謝謝你一路照顧我,有你這個同鄉伴隨,真的幫我省了很多麻煩,可是,現在只有一個房間,要不高樓你去住,我和青兒就在客棧的大廳隨便坐一個晚上好了。」

高樓一聽,馬上說道:

「別,那是陳公子讓給你的房間,我怎麼好意思佔用你的房間,再說你是女孩子,怎麼能夠睡在大廳呢?」

「咳!」

陳蒼山輕咳一聲,「彩雲姑娘,要不我先帶你去房間交接一下,我把東西搬到隔壁,你和青兒姑娘就可以入住休息了。」

「好,那就多謝陳公子了。」

陳蒼山帶著勝利者的微笑,帶著耶律彩雲和耶律青兩人進入了客棧。

大街上看熱鬧的人一下子都散了,有些人好色之徒只能遺憾地看著耶律彩玉靚麗的背影嘆息。

茅山鬼王 胖子高樓獃獃地站在大街上。

冰兒站在窗口對楊嘯說道:

「叔叔,我覺得這個胖叔叔好可憐的樣子。」

「呵呵,那是他自找的,誰叫他喜歡上了一個不該喜歡的人呢?」

「我覺得胖叔叔很憨厚很可愛,就是那個女的太壞了。」

冰兒收了胖子高樓的棒棒糖,內心倒是替他鳴不平。

楊嘯輕笑一聲,關了窗戶。

這段時間在大龍帝國一直擔驚受怕,沒有休息好,現在來到數萬公里之外的雪豹帝國,脫離了龍傲天的勢力範圍,楊嘯和冰兒暫時都安全,完全可以放鬆下來好好休息一下。

楊嘯自己洗了個熱水澡,讓冰兒自己去洗澡,兩人換了一身乾淨的新衣服,趟在床上小睡了一會兒。

冰兒現在把楊嘯當著自己的父親一般,睡覺前還抱著楊嘯胳膊,生怕楊嘯會私下裡跑掉一般。

楊嘯憐愛地看了冰兒一眼,閉上眼睛睡覺了。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冰兒跟在身邊后,楊嘯總覺得內心有牽挂,一種無形的父愛爆棚,能量滿滿,總感覺自己有責任保護冰兒健康成長。

傍晚時分,楊嘯帶著冰兒下樓。

客棧不提供餐飲,楊嘯必須去小鎮其它的專門酒店吃飯。

走出門,客棧對面就有一個看上去比較氣派的酒樓,名叫飛豹酒樓。

此時正是晚飯高峰期,大部分的人都從客棧出來吃飯了,楊霞走入酒樓的時候,大廳十幾張桌子差不多坐滿了。

楊嘯掃了一眼,在大門口角落的一張小桌子旁坐下,這是屬於臨時增加的小餐桌。

楊嘯隨便點了幾個菜。

過來一會兒,服務員端來菜和飯,楊嘯和冰兒便吃了起來。

正吃著,聽到大門口有人在說話。

「不好意思,沒有空位了,請您去別的酒店看看。」

「我擦,老子今天真的很晦氣啊,房子房子沒找到,現在連吃口飯都找不到空餘的地方。」

楊嘯是背對著門口的,冰兒坐在他的對面。

追妻密令 只見冰兒突然伸出手招了一下,嘴中喊道:

「胖叔叔,來這裡,這裡有空位。」

楊嘯扭頭一看,那胖子正走過來,臉上帶著鬱悶的神情。

胖子對楊嘯尷尬一笑,

「兄弟,介意我和你拼一桌不?我請客。」

「不介意,你隨便。」

重磅證婚,首席盛愛入骨! 胖子這才坐下來,伸手摸了一下冰兒的頭,

「你怎麼來飛豹學院還帶著孩子?」

「讓孩子出來見見世面也好,就當是旅行了。」

「我叫高樓,請問兄弟?」

「我叔叔叫楊嘯,我叫冰兒。」

冰兒搶先回答道。

高樓看了冰兒一眼,「你叔叔對你真好。」

「那是,我叔叔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冰兒充滿驕傲。

高樓對著遠處的服務員招手。

服務員是個小姑娘。

「請問需要什麼?」

「你們酒樓有什麼招牌菜?」

「我們酒樓有三大招牌菜,干鍋雪豹肉,清燉飛鯊,紅燒飛雁。」

「好,各來一樣,另外來壺酒。」

「好的,公子,這三樣招牌菜採用的都是帝級境界以上的妖獸肉,價格有點小貴。」

「小貴?多少錢?」

「每份一萬晶幣。」

「啊?這麼貴啊?」

高樓似乎覺有有些超出他的想象,神情有些尷尬。

楊嘯說道:

「你一個人點一份就夠了,我們自己點的夠吃了。」

冰人心直口快,童言無忌,

「胖叔叔,你要減肥了,少吃點肉喲。」

「噗嗤!」

楊嘯忍不住笑了。

高樓也是憨厚地笑了,然後對服務員說道:

「就來兩份吧,干鍋雪豹肉和紅燒飛雁,清燉飛鯊就不要了,你們這兒哪裡來的飛鯊?肯定不新鮮。」

服務員立即說道:

「五百公里之外,有一個數百平方公里的大湖,連著外面的大海,我們的飛鯊都是來自那個湖裡的妖獸,肉質鮮美,富含基因進化能量,非常不錯的。」

高樓也懶得聽服務員推銷,揮手讓她下去準備菜和酒。

冰兒又無意中說了一句話,戳中了高樓的痛點。

「胖叔叔,和你一起來的兩個漂亮姐姐呢?」

高樓當即臉色一黑。

耶律彩雲和耶律青已經跟著陳蒼山和另外幾個公子哥去吃飯了,而且地點就在這個酒樓,不過他們在二樓雅座包間吃飯,沒有在大廳。

高樓沒有回答冰兒的話,正好服務員拿了一壺酒上來,胖子給楊嘯倒了一杯,自己一杯。

「楊兄弟,喝一杯。」

楊嘯只是淺淺喝了一口,胖子卻是一口灌下,然後又給自己倒了第二杯。

高樓喝了幾杯之後,話就開始多了起來,痛罵陳蒼山不是東西,誘惑良家婦女等等。

楊嘯也不插嘴,只是聽他說話,倒是冰兒在一旁有一句沒一句地插嘴,替胖子抱不平,弄得胖子對冰兒大有好感,拿了三個棒棒糖給冰兒。

楊嘯一旁苦笑搖搖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