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轟」的一聲響過,眾人只感覺眼前彷彿是小石頭落在水面時形成的水紋一般,不住的晃動起來。不少成員還以為是自己的眼花了,連忙伸手揉了揉眼睛,想要看得更仔細一些。

這時,林娜忽然指著前方,大聲的叫道:「啊!我看到了,在這裡!」

李彥在奧克里曼釋放完鬥氣刀刃之後便一直注視著眼前的變化,聽到了林娜的叫聲之後沒有絲毫的猶豫,馬上便把準備好了的「疾風爆裂火球」向林娜指示的方向扔了出去。

「疾風爆裂火球」的速度可要比奧克里曼的鬥氣刀刃快得多了,就在許多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疾風爆裂火球」就已經飛到了幻系魔獸所在的位置,並且爆發出一陣更加響亮的爆炸聲。

隨著「疾風爆裂火球」的爆炸,所有人眼前的天地彷彿是空間崩潰了似的,逐漸碎成了無數的碎片。當所有碎片都消失以後,一個陌生的環境展現在所有人面前。 第247章奧克里曼中招

展現在大家眼前的這個新的環境,才是真實的望幽森林的環境,不過顯然大家一時還無法適應這種變化,畢竟眨眼之間眼前的樣子就來了一個大變樣,即使是心志堅定的人也不能馬上適應的。

不過這個時候可不是發獃的好時機,李彥在環境改變的瞬間便看向了「疾風爆裂火球」爆炸的地方。此時「疾風爆裂火球」爆炸后的煙塵還沒有完全散去,不過李彥已經瞧見旁邊不遠處有一隻魔獸正躺在那裡,還在不停地抽搐著,不過身上並沒有明顯的火燒的痕迹,顯然它雖然躲過了「疾風爆裂火球」的爆炸,但還是被爆炸的餘波給波及到了,所以現在才會顯得有些暈頭轉向的。

「奧克里曼大叔,快去殺了那隻幻系魔獸,千萬別讓它給跑了,不然咱們還有可能再次中它的幻系魔法!」李彥還不清楚這隻幻系魔獸傷得重不重,惜命的他自然不敢親自上去查看一下,只好讓奧克里曼去探探風險了。

自從看到周圍的環境的變化之後,奧克里曼已經百分之百的肯定李彥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了,這可令奧克里曼異常的憤怒,如果不是李彥發現了這裡的異常,那整個星輝傭兵團都要被這隻幻系魔獸給玩弄於鼓掌之間了。這時候他聽到李彥的話,轉頭后更是親眼見到罪魁禍首,心中的憤怒令他根本來不及去想自己的安危,立刻就拿著魔法長劍向幻系魔獸殺了過去。不親手解決掉這隻幻系魔獸,奧克里曼心中的這口惡氣是發泄不完的。

不過就當奧克里曼馬上要衝到幻系魔獸身邊的時候,幻系魔獸已經從先前的暈眩中清醒了過來,並且馬上轉過身子,沖著橫眉豎眼的奧克里曼撅了一下屁股,然後就飛快的跑了。

看到幻系魔獸竟然用屁股對著自己,奧克里曼心中的怒火更加不可抑制,不把這隻幻系魔獸給扒皮抽筋,他決不罷休!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奧克里曼隱約間聽到一個「噗」的聲音,然後便感覺自己頭暈眼花四肢無力,手中的魔法長劍也彷彿是瞬間變得重愈萬斤,他連抓都抓不住了。

「噹啷」一聲脆響,奧克里曼手中的珍若性命的魔法長劍便掉在了地上,而他整個人也搖搖晃晃的彷彿是喝醉了酒似的,不要說去追殺幻系魔獸了,他還能站著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李彥在奧克里曼衝上去的時候就一直關注著幻系魔獸的情況,特別是當它調轉身子把屁股對著奧克里曼的時候,李彥心中卻忽然一動,猛然間想起了一種幻系魔獸來。

雖然李彥也只是從遠處瞧了幾眼幻系魔獸的樣子,不過和心中的形象一對比,發現竟然非常相似,馬上便猜出了這隻幻系魔獸的來歷。正當他準備開口提醒奧克里曼一聲的時候,奧克里曼已經變得左搖右晃的了。

李彥心中大驚,生怕幻系魔獸這個時候會衝上來攻擊奧克里曼,連忙對艾瑪說道:「團長!奧克里曼大叔好像是中了幻系魔獸的招了,趕快派人過去保護他!」

其實不用李彥說,艾瑪便已經注意到了奧克里曼的異狀,不過出於對奧克里曼的信任,她才沒有第一時間就派人過去查看他的狀況。現在聽到李彥說得這麼急促,又想起這次面對的可是一隻五級幻系魔獸,所以艾瑪連忙把剛剛回過神來的成員都派到奧克里曼身邊進行防禦了。

「大家離奧克里曼大叔遠一點兒,靠的太近也會像他一樣渾身沒有力氣的。」在其他人跑到奧克里曼身邊進行防禦的時候,李彥連忙又大聲提醒了眾人一句,生怕他們靠的太近也像奧克里曼一樣。

星輝傭兵團的整體作戰素質還是非常高的,雖然戰鬥指揮奧克里曼出了狀況,不過其他人還是有條不紊的按照以往的經驗自動站好了位置。

等到眾人在奧克里曼的四周布下了一個大大的防禦圈之後,李彥才小心翼翼的緩緩向奧克里曼靠近。在距離奧克里曼還有一米多遠的時候,李彥已經隱隱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兒。雖然這股香味兒聞起來非常舒服,不過李彥卻像是聞了什麼劇毒似的連忙又後退了幾步,直到再也聞不到這股香氣的時候才停了下來。

艾瑪和林娜這時候也都湊到李彥身邊,緊張的注視著奧克里曼的一舉一動,關切的問道:「李彥,奧克里曼叔叔是怎麼了?有沒有什麼問題?」

李彥搖了搖頭,緩緩說道:「奧克里曼大叔只是聞了金尾香鼬的香氣所以才會四肢發軟頭暈目眩的,不要緊,一會兒等香氣散去他就能恢復了。不過大家一定要千萬注意金尾香鼬的蹤跡,千萬不能再中了它的幻系魔法了。」

「金尾香鼬?這就是那隻幻系魔獸的名字嗎?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艾瑪在聽到奧克里曼沒有多大的危險之後,終於放下了懸著的心,不過對於李彥所說的「金尾香鼬」卻感覺非常的陌生,她加入傭兵團的時間可不短了,雖然許多魔獸沒有親眼見到過,但至少也聽說過它們的名字,可這個「金尾香鼬」卻還是第一次聽說。

「呵呵,金尾香鼬是五級的幻系魔獸,性格特別膽小,稍微有點兒風吹草動的它們就跑掉了,再加上它們的幻系魔法威力強大,通常情況下只要中了幻系魔法很少有生還的,所以你們知道的就少了。我也是剛剛看到它的樣子,才想起曾經在書中看到過的。」李彥笑著解釋道。

「既然它膽子小,那怎麼又敢對咱們這麼多人釋放幻系魔法呢?」林娜在一旁好奇地問道。

「應該是它剛剛突破到五級,而咱們又恰巧來到這裡,它是想要試試自己的實力,所以才會偷襲咱們的。再說它的幻系魔法可以從很遠的地方釋放,根本不需要和咱們照面,所以敢對咱們釋放也沒什麼不對的。」李彥等了半天,沒見金尾香鼬的蹤跡,變猜到它可能是跑遠不會回來了,所以整個人也都放鬆下來,和大家一起說笑了。 第248章金尾香鼬的屁

聽到李彥的解釋后,大家對金尾香鼬也算是有了一定的認識,不過只要一看到奧克里曼狼狽的身影,所有人都不由得心中一顫。

奧克里曼可是劍尊的實力,竟然不知不覺間就中了金尾香鼬的招,這也太厲害了吧?難道這就是五級魔獸的實力嗎?

「李彥,那奧克里曼叔叔這是怎麼回事?」艾瑪看著依舊搖搖晃晃的奧克里曼,憂心的問道。雖然李彥已經保證奧克里曼不會有事,不過艾瑪和林娜對於奧克里曼的感情早已經情同父女了,自然不想看到他現在這幅樣子。

李彥聞言眉頭不由得一挑,臉上浮現出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其實你們好好想想金尾香鼬這個名字,就應該猜到奧克里曼大叔是怎麼回事了。」

這個名字有什麼奇怪嗎?

艾瑪和林娜不由得展開了聯想,很快,心思更加縝密的艾瑪率先想到了一種可能。

「這隻金尾香鼬不會就是黃鼠狼的一種吧?」

看著艾瑪臉上那豐富多彩的表情,李彥心中也不由得樂開了花。幸好老子剛才沒有冒冒失失的衝上去,要不然現在站在那裡的人就應該是老子了,真是好懸啊。

「不錯,鼬類魔獸就是黃鼠狼的魔獸版,要不然怎麼名字里還有個鼬字呢?」

「啊?原來它就是一隻黃鼠狼啊?不過黃鼠狼的屁不都是臭的嗎?剛才我怎麼隱隱約約的聞到了一股香味兒?難道就是因為它的屁是香的,所以才叫香鼬?」林娜瞪大了眼睛,驚詫的說道。

「確實是這樣。書中介紹說,金尾香鼬,是五級幻系魔獸,身材嬌小,只比咱們家養的貓稍微大上一些,不過它有一條金黃色的大尾巴,幾乎和身子一樣大小。金尾香鼬在被追得無路可逃的時候,就會放出一股帶有香味兒的屁來,聞到的人會有全身酸軟無力、眼花耳鳴、頭暈目眩等癥狀,而且由於它的屁不屬於魔法範疇,所以不論是魔法師還是斗師都不能解除這種異狀,只有等它的屁消散於空氣之中才能恢復過來。奧克里曼大叔本身沒有什麼危險,只是短時間的無法控制自己,所以我才會讓團長派人把他保護起來的,只要過了這段時間他就好了。」李彥笑呵呵的給大家普及有關金尾香鼬的知識來。

林娜在一旁聽著李彥的介紹,忽然有一種想要大笑的衝動,不過她也知道這時候發笑不是什麼好事,所以只能強忍著。不過只要她的眼角餘光瞥到奧克里曼的身影,她就有些忍不住,肩膀不住的聳動,要不是雙手捂住了嘴,估計早就笑出聲來了。

嘻嘻,想不到奧克里曼叔叔竟然被一個屁給搞的差點兒趴下了,真是好笑!

不光是林娜的表情怪異,周圍不少聽到李彥的介紹的成員都費力的憋著爆笑的衝動。奧克里曼只是身體不受控制,可不代表他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李彥仗著自己是星輝傭兵團的唯一的魔法師不用顧忌奧克里曼的怒火,可他們不行,要是誰這時候笑出聲了,等到奧克里曼身體好了之後即使不馬上整治他,將來也肯定要被穿小鞋的。

不過只要一想到奧克里曼竟然被一個屁給整得這麼狼狽,就連一向沉默寡言的沃爾納和沉穩冷靜的艾瑪都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微笑。好在他們倆還有點良心,沒有像其他人那麼明顯的動作,也算是給奧克里曼留了一點兒面子吧。

李彥這個時候也非常知趣的沒有再說這個話題了,雖然不怕奧克里曼,但不代表李彥就不敬重奧克里曼,所以適當的開開玩笑可以,但絕不能過分。

直到這個時候,李彥才算是真的有閑心觀看起周圍的環境來了。不過當李彥看到原來艾瑪和奧克里曼指定的堆放雜草的地點上那零零碎碎的嫩草時,他還是忍不住笑了。

「團長,我當時就說這個法子太費力氣,也不一定就能行,你現在看看,大家忙活了將近一天的時間才收集了這麼點兒雜草,而且其中大半還是嫩草,一點兒作用也沒有啊。」

經過這麼長時間,艾瑪自然早就看到他們這一天的成果了,所以在聽到李彥的話之後,她並沒有生氣,而是非常冷靜的說道:「其實我和奧克里曼叔叔也知道這麼做成功的可能性不高,之所以還要讓大家拔草,主要是為了給大家找點事兒做,省得他們沒事幹整天胡思亂想的。雖然我不懂幻系魔法,但我認為一直讓大家有個目標,總好過什麼都不做就知道胡思亂想,不是嗎?」

聽到艾瑪的話,李彥不禁愣了一下,他確實沒想到這種可能。要說對團隊的貢獻,李彥可能並不輸於任何人,要說忠誠度,自從李彥和林娜確定關係后自然也成了星輝傭兵團的忠實擁躉,可要說為成員著想,那李彥和艾瑪、奧克里曼相比差的可就不是一星半點兒的了。

在得知大家都中了幻系魔法之後,李彥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儘快破解幻系魔法,不過破解幻系魔法到底是為了和金尾香鼬一較高下還是為了所有人的安全著想,那就只有李彥自己知道了。

而艾瑪和奧克里曼首先想到的卻是穩定大家的心態,不至於因為這個原因而變得驚慌失措胡思亂想,在滿足了這個條件之後,他們倆才會考慮破解幻系魔法的事情。

到底誰對誰錯,這個沒有答案,不過從處事方法上卻能看出他們的不同觀念來。艾瑪和奧克里曼都是從傭兵團的管理者的角度來處理的,而李彥只是從一個純粹的戰鬥主力的角度來處理的,從這點來說,李彥還不適合擔當星輝傭兵團的管理人員,至少是目前還不行。

這點一直都是艾瑪和奧克里曼努力的目標,只不過李彥自己對此並不熱衷,所以到目前為止並沒有什麼明顯的進展。只不過將來的路還很長,艾瑪和奧克里曼有的是時間慢慢改變李彥的看法,他們堅信能把李彥改造成一個合格的管理者的。

又過了一段時間,奧克里曼身邊的香味逐漸消散,他也終於恢復過來了,至此,星輝傭兵團才算是真正打擺脫了金尾香鼬的襲擊。 第249章返回科里安諾城

奧克里曼恢復過來后,一直緊繃著臉,整個人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強烈的怨氣。奧克里曼先前雖然被金尾香鼬的屁給熏到了,聽覺也時靈時不靈的,不過李彥解釋的話還是有大半被他給聽到了,在知道自己的情況之後,他的臉色就沒有好看過。

星輝傭兵團的成員都非常知趣的沒有談論金尾香鼬的事情,生怕會引起奧克里曼的強烈反彈,現在他就好像是一個大*包,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要爆炸,還是躲遠一點兒的好。

別人可以躲著奧克里曼,不過艾瑪和李彥、沃爾納等人就躲不過去了,他們要商量接下來的行動計劃。千變幻狐應該已經被金尾香鼬給殺死了,那接下來星輝傭兵團怎麼走?繼續按照先前既定好的計劃走呢,還是重新選擇一條線路?

「要我說,咱們還是挑最安全的線路直接返回科里安諾城吧,這此任務咱們的收穫已經不少了,沒必要為了多得一點兒收穫就鋌而走險的。這次事情已經給咱們敲了一個警鐘了,不能輕視!」平時在開會的時候很少發言的沃爾納這回第一個搶著發言了。

在經歷了金尾香鼬這麼離奇的事情之後,哪怕是像沃爾納心志這麼堅定的人都感覺到有些恐怖,更不要說其他人了。如果要大家正面和魔獸廝殺,哪怕明知是必死的局面,他們也有膽子拼到底,可這回金尾香鼬的事情根本就不是有膽子就能行的事情,想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間就中了金尾香鼬的幻系魔法,要不是李彥發現得早,恐怕大家將來都不免成為金尾香鼬的傀儡,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雖然現在已經破解掉了金尾香鼬的幻系魔法,不過在親眼見識到幻系魔法的破滅的過程中,不少成員心中都留下了一絲隱患,再加上他們的腦海被幻系魔法給侵蝕多日,都或多或少的受了一些暗傷,所以趕快回到科里安諾城,好好休養一段時間,就成了所有成員心中的最大的願望。

「沃爾納說的有道理,咱們確實需要馬上離開望幽森林。雖然金尾香鼬的幻系魔法不會對人體產生影響,但這麼多天下來大家的精神都有了一定的暗傷,只要大家還在望幽森林裡面,那精神就不能放鬆下來,這些暗傷就不能消除,時間長了對大家都不好。」李彥也同意沃爾納的建議,雖然他心中更想和金尾香鼬好好打一場,以報自己中了幻系魔法的仇,不過只要一想到自己現在的精神力還沒有金尾香鼬的強,這個想法也就只好暫時壓下去了。

「是啊,咱們最近這幾天確實有些自大了,特別是我,竟然也被貪心蒙蔽了雙眼,要不是有李彥在,咱們星輝傭兵團說不定這次就要全軍覆沒了。作為星輝傭兵團的戰鬥指揮,我需要檢討,不過檢討的事情可以等到回駐地后再說,眼下確實是儘快離開望幽森林才是主要的。」雖然奧克里曼心中也很不甘心,想到自己竟然被金尾香鼬的屁給熏到了,他心中的怒火就不住的往上竄,恨不得立刻就把那隻金尾香鼬給宰了,不過身為副團長的他需要考慮的事情還很多,在明知已經追不上的情況下,保證大家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艾瑪一直沒有表態,等到所有人都發完言了,她才最終下了決定。「那好,接下來我和奧克里曼叔叔會重新設定一條安全的線路直接返回科里安諾城,沃爾納你儘快把大家都組織起來,等到我們設定好線路以後立刻就起程,絕不在這裡多做停留!」

金尾香鼬雖然暫時是逃走了,但誰也不知道它還會不會回來,特別是它先後被奧克里曼和李彥攻擊了,這個仇可不是那麼容易放下的。魔獸記仇的天性可是很重的,金尾香鼬雖然膽子小,但偷偷在暗處搞一些小手段還是非常難纏的,所以早點離開這裡,就少了一份危險。

統一了思想之後,剩下的事情就好辦了,也不需要李彥再參與了,所以他便返回了自己的帳篷,開始收拾起來了。而這時候小銀似乎是也感覺到金尾香鼬的威脅已經消除了,馬上便又恢復了調皮搗蛋的性子,指揮著兩個跟班在李彥的帳篷里上躥下跳的,不得消停。

原本李彥還想要好好收拾它一頓的,不過一想到這次能破解金尾香鼬的幻系魔法,小銀也算是做出了不小的貢獻,所以他只能任由小銀在那裡胡鬧了。反正它再胡鬧也不會闖出多大的禍事來,李彥也就不去管它了。

在艾瑪和奧克里曼設定好新的線路之後,眾人沒有耽誤半點時間,連忙離開了這個差點令整個星輝傭兵團都覆滅掉的地方。雖然這裡可能還存有千變幻狐的老巢,裡面說不定還能有更多的魔晶和寶物,不過這時候已經沒有人再去打它的主意了。活著比什麼都好,要是為了這個老巢中可能存在的財富就把自己的小命搭上了,那就太不值當了。

返回的路上,艾瑪和奧克里曼都秉持著能不遇敵就不遇敵,即便是不小心遇到了能躲過去就躲的原則,盡量不和魔獸發生戰鬥,因此也節省了不少時間。只用了不到十天的時間,星輝傭兵團一行人就走出瞭望幽森林,終於又看到了科里安諾城那火紅的城牆了。

當星輝傭兵團出現在城門口的時候,不少路過的傭兵看著他們的收穫,都不禁流露出貪婪地神情。魔晶這些小物件他們雖然沒看到,不過光是數十隻嘯月銀狼身上的材料,還有其他魔獸的材料,再加上幾隻嘯月銀狼幼崽,這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收穫了。

不過此地已經屬於科里安諾城的軍方管理的範圍了,這些傭兵就算是再大膽也不敢當著士兵的面搶劫星輝傭兵團的收穫,除非他們是不打算在科里安諾城裡面待了。

星輝傭兵團的成員沒有理會四周異樣的眼神,徑直返回了他們的駐地,在安排好警戒人員之後,剩餘的人馬上就回到各自的屋子,倒在床上就睡了一個昏天黑地。 第250章寵物店鋪

星輝傭兵團返回科里安諾城之後,所有人都足足休息了三天,才算是初步解除了金尾香鼬的幻系魔法造成的暗傷,不過要想完全恢復過來,沒有十天八天的休整是不可能的,反正現在星輝傭兵團也不打算馬上就接取新的任務,所以時間非常富裕。

在其他成員休整的時候,艾瑪和奧克里曼等人已經去傭兵行會把捕殺嘯月銀狼的任務給交付了,只不過嘯月銀狼幼崽沒有直接交給傭兵行會,而是打算自己賣掉。

早在星輝傭兵團剛剛返回科里安諾城的時候,就已經有聽到消息的寵物店主動找上門來想要收購嘯月銀狼幼崽了,不過被艾瑪給推脫掉了。雖然大家都知道嘯月銀狼幼崽很值錢,但到底能賣出多少錢並沒有一個準數,而這些主動上門收購的商人通常情況下收購價都要比實際價格略低一些,並不符合星輝傭兵團的利益。

星輝傭兵團短時間內不可能再出去做任務的,所以他們有足夠的時間去弄清嘯月銀狼幼崽的真正價格。既然已經決定把這些嘯月銀狼幼崽賣出一個高價來,那自然是價格越高越好了。

星輝傭兵團的大部分成員只在駐地老老實實的待了三天,便有些閑不住,紛紛跑到酒吧之類的場所放鬆去了,只有李彥在林娜炯炯有神的目光的注視下大義凌然的表示絕不會去那種地方。

林娜見其他成員都成群結隊的出去逍遙了,她自然不想老是待在駐地裡面,再加上上次和李彥出去逛街結果遇到凱爾文而中途變更了目的,所以她便再次拉著李彥逛街去了。

雖然李彥並不想出去逛街,不過看到林娜興緻勃勃的樣子,他也不好掃了林娜的興,只好千叮嚀萬囑咐連哄帶嚇的不許小銀在駐地里胡鬧,這才和興高采烈地林娜一起出了駐地的大門。

「今天我們去哪裡?上次咱們是在去學院的路上遇到凱爾文的,結果沒參觀成幾所學院,這回先去學院看看嗎?」李彥可沒忘了要去科里安諾城的幾所學院逛逛的想法,這回正好順便去一趟。

不過林娜顯然已經有了目標了,對於李彥的提議她並沒有直接反對,而是笑嘻嘻的開口說道:「嘻嘻,這次我出來的時候姐姐可是特意吩咐過的,要咱們去寵物店鋪好好問一下嘯月銀狼幼崽的價格,所以咱們的目的地只能是商業區了!」

聽到林娜這麼一說,李彥也就不再提議去學院看看了。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沒必要非這次去看,再說嘯月銀狼幼崽確實需要儘快處理掉,星輝傭兵團可沒有專業的馴養師,萬一自己養死了兩隻那豈不是賠大發了?

寵物店鋪主要集中在科里安諾城的兩個區域,一個就是主街道兩旁的店鋪,這裡賣的都是一些性格溫順外形漂亮的低級寵物,而且多以幼崽為主,方便人們買回去自己撫養,這裡的主要顧客就是那些貴族小姐和貴婦們,所以價格也都非常的昂貴;另一個地方就是商業區了,那裡賣的寵物就五花八門了,不但有寵物幼崽,還有賣已經馴服了的成年的寵物,甚至還有賣沒經過馴服的野生魔獸,望幽森林裡面常見的中低級魔獸基本都能在這裡找到,有時候甚至還有高級魔獸販賣,不過這樣的機會不多。相比於主街道兩旁的寵物店鋪,這裡的寵物的價格就要低廉許多,而且這裡還有一項特別的服務,那就是可以預定,寵物店鋪負責去望幽森林中抓捕,不過這麼一來價錢就要貴上一些了。

林娜之所以直接把目的地鎖定在商業區,主要是因為主街道兩旁的店鋪一般都不直接收購寵物幼崽,這些店鋪也都在商業區有自己的分店,分店可以直接收購寵物幼崽,經過馴養之後再拿到這裡賣,所以想要打聽嘯月銀狼幼崽的收購價格,還是直接去商業區比較方便。

商業區不論什麼時候都是一副人山人海的樣子,李彥和林娜一來到這裡,就感覺耳朵都有些不夠用的了。由於這回是帶著任務來的,所以李彥和林娜兩人直奔這裡的寵物店鋪而去,並沒有在其他地方停留過多的時間。

商業區當初在建造的時候,為了給大家創造一個比較便利的購物環境,所以把經營種類相同的店鋪都集中在了一起,這樣人們在挑選商品時就可以隨時了解到更多的信息了。

商業區的寵物店鋪也基本都集中在了一起。剛走到這裡的時候,李彥和林娜就聞到了一股魔獸身上特有的酸臭味。

「唔……好難聞啊!」林娜用手捂著鼻子,小臉都快皺成了一團,要不是為了完成姐姐交代的任務,她恐怕早就離開這裡了。

「還好了,這裡怎麼說都是商業區,味道還算是過得去了。」經歷過磐石獸的巢穴中那股味道的熏陶,李彥現在聞到這裡的味道已經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了。

這裡可以說是科里安諾城中魔獸最集中的地方,雖然寵物店鋪的人每天都打掃衛生,看起來每間店鋪都非常的乾淨,不過魔獸身上的味道卻不是馬上就能夠清除掉的,有點難聞也屬正常。

遠遠望去,這裡的寵物店鋪足足有數十間,每間店鋪門前都擺放著一個大大的牌子,上面標示著目前店鋪中有的魔獸的種類和基本信息,並且在牌子下方都寫著同樣的一句話:大量收購魔獸,高價收購魔獸幼崽!

為了吸引顧客,不少寵物店鋪直接把魔獸當成商品擺放在了門前,其中有些甚至還是野性未除的,雖然它們都被關在籠子里,不過每當有人靠近它們的時候,它們還是會做出攻擊狀,發出陣陣嘶吼聲。

「咱們一間一間的問價格嗎?」李彥看著到現在還有些不適應的林娜,笑著問道。

「李彥,要不你過去問價格吧,我就在這裡等你……」林娜猶豫著說道。

李彥伸手颳了一下林娜的小鼻子,笑著說道:「你啊,都是團長把你給寵壞了,這點氣味兒算什麼啊?虧你還自稱是最合格的傭兵呢!」

說完,李彥便一把拉住林娜的小手,強行把她給拽進了一間寵物店鋪。 第251章問價

林娜被李彥一把拉進寵物店鋪,雖然最初還有些抗拒,不過最終還是忍住了,畢竟李彥已經把這件事和傭兵的榮耀聯繫在了一起,這就讓林娜無話可說了。

林娜的夢想就是要成為最出色的傭兵,然後輔助姐姐把星輝傭兵團發展壯大,成為斯坦恩大陸上有名的傭兵團,所以她對於傭兵的榮耀看得特別高尚,即便是心中知道李彥這是在胡扯,也會下意識地想要證明給李彥看,她就是一位合格的傭兵,不是被姐姐給寵壞了的小公主!

李彥早就知道林娜有這麼一個不算是弱點的弱點,不過一般情況下他是不會用這個事情來刺激林娜的,因為一旦刺激過頭了,就很可能導致非常嚴重的後果,李彥承擔不起。不過這個時候用一下倒是恰恰好,畢竟這個事情並不嚴重,也不會產生什麼可怕的後果,正合適!

當李彥和林娜走進寵物店鋪的時候,裡面正有幾人在觀賞著籠子里的寵物。寵物店裡寵物眾多,如果不把寵物關在籠子里的話,很可能沒多久它們之間就會發生爭鬥,甚至是直接咬死對方。雖然擺放在屋子裡的寵物基本都是經過馴養的,不過馴養之後的寵物也只是能做到不會攻擊人類,平時情形溫順一些,但遇到其他魔獸的時候就有可能會激發出它們潛在的獸性,到時候估計連主人的話都不會聽了。

這時一位店鋪夥計走了上來,熱情的問道:「我們店鋪的寵物都是經過專人馴養的,性格絕對溫順,如果沒有你們喜歡的類型,我們還接受預訂,只要你們說出魔獸的名字,我們保證能給你們抓到相應的魔獸。不知道你們需要什麼?」

李彥看著店鋪夥計熱情洋溢的介紹著他們店鋪的特色,也沒有打斷他的話,直到夥計介紹完了之後,才笑呵呵的說道:「呵呵,我們可不是來買寵物的,你們這裡收購魔獸嗎?」

聽到李彥不是來買寵物的,夥計不禁有些失望,不過他很快就調整過來了,露出一個職業性的微笑來,說道:「當然,我們門口的牌子上面不就寫了收購魔獸嘛,那可不是用來唬人的。不過不同的魔獸收購價格也不一樣,你們打算賣什麼魔獸?」

這裡的寵物店鋪非常多,如果夥計的態度不好很可能會引起顧客的反感,到時候萬一把原本有可能談成的生意給攪黃了,那可是要受到店鋪很嚴厲的懲罰的,所以能在這裡當上夥計的都要進過嚴格的培訓,職業素養絕對一流。

「我們有幾隻嘯月銀狼幼崽,不知道你們打算用什麼價格收購?」李彥繼續問道。

「嘯月銀狼幼崽?」夥計一聽到這裡,雙眼立馬散發出強烈的光芒,原本職業性的微笑也不由得變得更加真誠了。「不知道你們的嘯月銀狼幼崽有多大?不同的獸齡收購價格也是不同的。」

夥計原本以為李彥和林娜只不過是賣一些普通的成年魔獸,這些魔獸的野性已經很難消除了,所以價格一般都不會太高,有些甚至還不如魔晶的價格高,畢竟並不是每隻魔獸體內都有魔晶的。價格不高,店鋪自然沒有多大賺頭,再到夥計這裡就更加沒有獎勵了,他才會顯得沒有多大的興趣,不過職業素養要求他必須要用微笑面對每一位顧客,所以他也只能擺出一個職業性的微笑來。

但魔獸幼崽又不一樣了,魔獸幼崽經過馴養基本能消除它們的野性,所以價格自然就高了很多,夥計如果能收購到魔獸幼崽也是有提成的,所以他才會忽然變得有熱情起來。

李彥雖然並不清楚這些寵物店鋪的內幕,不過從這個夥計的表情變化上還是能看出魔獸幼崽對他們還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心中底氣自然也就足了。

「我們的嘯月銀狼幼崽都是剛剛抓到的,獸齡估計也就幾個月,不知道你們打算什麼價格收?」李彥顯得非常有自信,嘯月銀狼可是三級魔獸,已經屬於中級魔獸的範疇了,絕對能賣出高價來,即使這間店鋪出不了多高的價錢,其他店鋪也肯定會有出高價的。

店鋪夥計沒有馬上回答李彥,而是在心中盤算著應該出什麼價格合適。從李彥和林娜的服飾上看,夥計判斷他們倆應該是傭兵,這樣的話價格倒是可以稍微給的低一些,不過又不能太低,萬一他們倆不滿意直接走人了,那這單生意可就泡湯了。要想留住他們,價格就要開的高一些,不過這麼一來自己賺的可就少了……

夥計在心裡合計了一下,才開口問道:「不知道你們有幾隻嘯月銀狼幼崽?如果多的話,價格可以稍微高些,如果只有一兩隻,那價格就要低點兒了。」

如果數量多的話,那就可以用數量來彌補單價的損失,如果數量不多,那就沒有辦法了,不把價格壓低,夥計又怎麼可能賺到錢呢?雖然這些夥計的職業素養都不錯,但那不代表他們就沒有私心,每天在這樣一個氣味兒難聞的地方打工,如果還不能賺點小費,那還不如去別的地方打工呢。

還沒等李彥開口,林娜就在一旁說話了。「你還是先說一下價格吧,至於我們有多少只,那等聽了你的報價之後再說。」

這時候林娜已經基本適應了這裡的氣味兒,雖然她還是有一種要吐的感覺,不過至少比剛聞到的時候好多了,也有精力來砍價了。李彥原來是個貴族,雖然後來地位變了,但至少也有生活保障,再加上他整天研究魔法,對於這些商業上的事情並不熟悉,所以林娜直接接過了談判的主動權。這也是為什麼艾瑪把任務交給林娜卻不交給李彥的主要原因,砍價是女人天生就會的生存技能之一,這點不會因為林娜是傭兵就有所改變,有她出馬肯定要比李彥強得多。

李彥見林娜主要開口,他也就不再管這些事情了。本來他就不是一個會砍價的人,要不然他也不會一定要拉著林娜進來了。趁林娜和夥計討論價格的時候,他便打量起屋裡子的寵物來了。 第252章害羞的胖子

這間寵物店鋪的規模不算太大,屋子裡擺放的寵物也就只有十來只,估計是店主人在主街道兩旁有更大的店鋪,一些品質好的寵物都放在那裡賣了,而這裡更多的是作為一個進貨渠道而已。

李彥走到各個籠子旁,仔細打量著這些已經被人馴養的非常溫順的小魔獸。可能是由於平時接觸的人多了,這些小傢伙在感到李彥接近的時候,只是抬眼打量一下便又回到先前的狀態中去了。有的趴在那裡睡覺,有的在吃食,還有的瞪著大眼睛不住的打量著周圍的人,顯得神態各異,妙趣橫生。

不過可能是在當初抓捕的時候傷到了這些小魔獸,也可能是在馴養的時候傷到了它們,擺放在店鋪里的小傢伙身上都有一些傷痕,有些是某塊兒皮毛沒有了,有些是腦袋上有一道疤痕,還有些更是身有殘疾,可以說沒有一隻是完好無損的。

看到這些小傢伙身上的各種疤痕,李彥心中也不禁為它們感到嘆息。這麼小就遭受了創傷,還要被不知道人品好壞的人買去,到時候能不能活到成年還不好說呢,真是夠悲慘的了。

雖然心中為這些小傢伙感到難過,不過李彥可沒想過要買下它們,光是小銀就夠他受的了,要是再多幾隻不聽話的小傢伙,那李彥整天也就別幹什麼事的了,光照顧它們就夠忙活的了。

打量完屋子裡擺放的寵物后,李彥便又把目光對準了正在挑選著寵物的幾位顧客身上,從他們的衣著上就能看出他們的年紀不大,應該和李彥的年齡差不多,而且看起來也不像是貴族,頂多就和蘭德里他們差不多,是某個貴族的旁系或者支系,只不過他們的家境稍微好一些,還可以養養寵物。

李彥在打量著他們的時候,忽然發現其中有一個小胖子似乎是一直用眼睛的餘光注視著林娜。雖然李彥沒有從他的眼神中看到淫邪的神色,不過還是讓李彥心中一陣不高興。

林娜是老子的,只能老子看,這個小胖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好鳥,看個人都這麼猥瑣……

李彥連忙走到小胖子和林娜的中間,擋住了他的餘光。即使心中也對自己的這點兒嫉妒感覺有些不屑,但李彥還是這麼做了,林娜是他的,絕不給別人一絲一毫的機會!

這時候,林娜也和店鋪夥計商談的差不多了。雖然李彥不知道具體的價格,不過從林娜臉上那愉悅的表情上就不難看出這次談判是非常成功的。

店鋪夥計雖然想要馬上就得到嘯月銀狼幼崽,不過林娜並沒答應,而是用有些模稜兩可的話回絕了他派人上門去取的願望。在林娜看來,不管夥計給出的價格有多高,都要做到貨比三家才行,更何況這次是賣嘯月銀狼幼崽。不把所有的寵物店鋪的報價都給打聽清楚了,林娜是不會停下腳步的。

正當李彥和林娜離開這間寵物店鋪,打算進入下一間寵物店鋪的時候,先前一直在偷瞥林娜的小胖子也走了出來,並且直奔李彥和林娜而來,嘴中也不閑著,不住的高喊道:「兩位請等一等!等一下!」

李彥皺著眉頭看著小胖子向自己和林娜走來,心中忍不住猜想道:靠,這胖子不會是打算直接告白追求林娜吧?奶奶的,他要是敢這麼做,老子可不管科里安諾城不允許在城中打鬥的規矩,直接一個魔法秒了他!

林娜則好奇的看著走過來的胖子,不明白他叫住自己二人有什麼事。先前在和夥計砍價的時候,林娜的注意力都放在砍價上了,根本就沒留意到胖子那不軌的眼神。

等到胖子走到李彥和林娜身前的時候,他一邊喘著氣一邊開口問道:「請問兩位是不是要賣嘯月銀狼幼崽?」

嗯?竟然不是來告白的?他問這個幹嗎?難道是打算買一隻回去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