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轟隆!」女媧剛罵完,一到紫色天雷轟在她腳邊。

「擦!」女媧這下又開始跳腳,正想繼續罵,伏羲拉住了她。

「罵什麼罵,嫌雷劈的不痛?」

「那你說咋辦?這他媽末法時代又沒辦法下去看看情況!難不成也拉進群?淺淺會炸毛的!「女媧瞪著他。

伏羲看著水鏡里依然抱臂站窗前的少年,沉默了。

女媧覺得自己快忍不住又要開罵了,他才開口:「不拉,也不告訴淺淺,順其自然。平時多看著點情況,有問題立馬想辦法給她把這紅線斷了!」

女媧不滿意,想說現在就斷了,他又開口:「別說現在斷了,天道安排的,你試試你現在抹的掉姻緣書上的內容嗎?」

立馬翻到余淺名字,施法想抹去,沒有任何反應。氣的揮手將旁邊假山給拍成了粉末。

司命和月老戰戰兢兢的候在一旁,伏羲又想了想,吩咐他兩:「你們跟六界的人說一下這事兒,不要干涉,只盯著就行。」

兩人頷首,正想離開,伏羲開口強調:「不要在群里說,淺淺會看到;不要傳信,怕說不清楚。你兩挨個走一遍叮囑。」

「是,謹遵人皇命令!」兩人施禮退下,分劃了各自要通知的範圍后迅速離開。

不出意料,得知這一消息所有神仙都炸了,包括魔界那個很少冒泡的阿修羅。

戰鬥份子阿修羅從無量劫后就開始修身養性,這事兒久違的勾起了他的怒火,很想下去逮住這個叫周景琛的男人揍一頓。

但是!無法去到凡間就算了!伏羲還不准他們插手!

氣沖沖的離開魔界,他要去找伏羲,他要揍伏羲一頓。

六界所有神仙的心頭肉要被個不知道哪來的豬頭拐了,伏羲居然還不准他們干涉!

到了地兒一看,盤古正跟伏羲打的激烈,女媧氣呼呼的坐在一邊也不幫他。

盤古打爽后收手,阿修羅正想接手繼續揍,他兩就被兩道天雷劈了。

劈了不說,頭上雷雲還沒散,對著所有神仙蠢蠢欲動。

「看吧,這就是插手的後果,你們還想插手不?」伏羲沒好氣的跟他們說。

眾人腳步一頓,訕訕收手,想插手想揍人,可更不想被劈啊。

天雷劈的可痛了,劈了還得養很久傷才能好。

難過.jpg

死天道!

眾人心裡暗罵,回神離開,各回各家。 余淺沉睡之時,千里之外的杭城。

在六界引起關注的周景琛,此時正站在辦公室落地窗前發獃。他覺得自己在做夢,可是掐了自己一把卻感覺到了疼痛。

明明親眼看到研究所爆炸,看到火燃到了自己身上,也感覺自己已經死了,怎麼眨眼間就變了個地方。

醒來的那一刻還以為是奈何橋邊的幻境,可是自己的臉確確實實是十多歲的時候,有溫度,捏著軟軟的。在研究所呆了十年,他都習慣了自己那副瘦骨嶙峋的死宅臉,乍然成了少年臉,有些不習慣。

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外面的夜景發了半天呆,他覺得,所里研究了十年的時空穿越可能成功了。

家裡生意散了後背了一屁股的債,連大學都沒錢讀,要不是研究所的老教授看重他能力把他帶進了所里,可能他早就死了吧。

周景琛對研究所的感官其實挺複雜的,感激他們給了他一個庇護之所,但也噁心他們不把人當人,噁心他們的勾心鬥角。這次讓他得以穿越時空的爆炸,多半又是哪兩方不合搞出來的吧。

轉身回到老闆椅上坐下,打開電腦,緩慢的開機速度讓他很是不習慣。兩分鐘后才開機,一看還是XP的系統,周景琛有點頭疼,習慣了前世的win7、win10,驟然換成XP真不習慣。

點開右下角的時間,發現是2005年11月14日,有些難過。

拿起電腦旁的全家福,周景琛看著照片上笑的開心的三個人,不知道在想什麼。

「碰。」將照片向下蓋著,頭埋進手臂里哭的撕心裂肺。

2005年啊,穿越了十三年,可是又有什麼用了,再多半年時間,回到2005年的春天多好,那樣也有機會救下爸媽啊!

周景琛死的時候28歲,IT大佬,雲京某個私人研究所的研究員,跟著一群老教授研究時空穿越,遇上所以兩個不同的派別搞事兒,一個爆炸將所有研究泡湯,本以為就這樣死了,沒想到陰差陽錯的研究居然成功了。

十三年前,周景琛15歲,父母遇上車禍去世半年,留下個小小的互聯網公司—雲舟。公司不大,代理了幾個還算可以的國外網路遊戲,在杭城還算有錢。可是很悲哀的,周家有一門窮親戚,周家父母生前就時長來打秋風,去世后還夥同假律師騙走了周景琛手裡的股份,還將身上的債務全轉移到了周景琛身上,導致周景琛成年後不僅要面對破產的公司,還要背負巨債。

周家父母在的時候,周景琛很幸福,家裡有錢長得好看人也聰明;周家父母去世之後,周景琛很悲劇,信了個假律師錢沒了學業沒了就連長得好看這一點都在研究所蹉跎沒了。

哭夠了,抬頭想想未來的事兒。

白撿了幾十年的命,還有之後十多年的記憶,老天爺對他真好。

這個時候,假律師還沒出現;窮親戚還沒找到騙錢的辦法;公司突然沒了老闆,新老闆是個才15歲的小孩。

現在要做的第一件事,穩住公司;第二件事,整死窮親戚和假律師。

習慣性的想打開WB看看熱點,怎麼都搜不到,在記憶里翻了半天才想起來還要四五年WB才會上線。周景琛感覺自己好像找到了新項目。曾經練手的時候,順手摸進了WB的系統將它的演算法給記下來了。

如今公司風雨飄搖,除了幾個網游代理沒有其他營利項目。如果想撐起父母留下的公司,幾個有些涼的遊戲收入遠遠不夠,必須要有一個門面。WB是個很好的東西,周景琛在心裡對浪花公司說了聲抱歉就將它列入了公司接下來的計劃。

除了WB,還有遊戲也是賺錢的好東西,待WB上線有錢了,還得想想後世火熱的遊戲有哪些,能合作最好。

將接下來公司需要做的事計劃好,接下來就該想想怎麼折騰害他的小人了。

「真是有意思啊,居然有機會,呵呵。」敲著桌子,想起前世那一家人趾高氣昂的樣子,冷笑:「不止以後,這些年從我爸媽那吃了多少我就要你們吐出來多少!」

窮親戚是周爸爸的堂弟一家,周爸爸和堂弟的父母都是餓死的,死了後周爸爸帶著堂弟一路邊乞討邊找活來到了杭城。長大後周爸爸老實上進,工作室認識了同樣是孤兒的周媽媽,兩人一路扶持磕磕盼盼近三十年才有了這麼一個小公司。而堂弟一直以來因為有周爸爸的保護所以懶散頹廢,就連老婆都是在遊戲廳認識的小太妹。

周家父母心軟,對於堂弟一家一直都是予取予求,沒想到兩口子的心軟換來的是他們的貪心不足,結果害了自己兒子。

「既然喜歡玩喜歡浪,那麼應該很喜歡賭吧。」周景琛帶著笑意輕聲說到。

有了計劃,周景琛覺得自己有點累,走到沙發上躺下,太晚了,他還是個小孩兒,走夜路回家並不安全,就在辦公室將就一晚了。

早上六點,余淺和周景琛幾乎同時睜開眼睛。一個在川省省城收拾行李準備集合去往雲京,一個走到茶水間洗漱完開始寫WB的代碼。同一個時空,同樣有重生機緣的兩個人都在為了自己的未來努力。

伏羲和女媧在洞府里開了兩個水鏡,同時查看兩人情況,誰也不知道兩個相距千里的人什麼時候會相見也不知道兩人會在什麼情況下相識相戀,天道不允許眾人干涉他們的進程,所以眾人只能悄悄窺屏了。

余淺跟著曾老師跟隊伍集合,又一起出發前往雙陽機場,第一次到雲京導致她情緒激動,坐在位置上看著窗外的雲朵,很是興奮。

而周景琛出公司找了個手機店買了張不記名的卡和一部便宜手機,然後撥打了個號碼。這個號碼是前世他無意間知道的,算是杭城這邊一個遊走在灰色地帶的扛把子,他打算把引誘窮親戚賭博的事兒交給這人去安排。

「誠哥,這事兒就交給您了,定金稍後我會轉到您賬號上的。」周景琛輕笑。

也不知那邊說了什麼,他說話聲音更加溫柔:「也不算什麼深仇大恨,不過是看不慣他想幫朋友解決了,反正,他靠山也沒了。」

「嗯,有什麼問題誠哥您打這個號碼就可以了。」

站在樓梯間,掛掉電話后習慣性想摸根煙出來,沒摸著了,周景琛又笑了。

笑完了才揣著手出來朝程序部走去。 看到周景琛拿著個文件走進部長辦公室,程序員們對視一眼。

「要不要猜一下小老闆想幹啥?」說話的是個胖胖的小伙,叫賈樂,才畢業一年的小夥子,技術很好,算程序部的領頭人。

「不猜,反正公司這情況,不可能是啥好事兒。」另一個瘦竹竿撇嘴回答,他叫朱帆,跟賈樂是大學時認識的好基友,連「老婆」都是同一個的那種好基友。

「老闆死了,小老闆沒成年,公司還能有啥好事。」其他人紛紛附和。

「也是,那就散了吧散了吧,該幹啥幹啥去。不管以後咋樣,現在還在發你們工資呢,別光拿錢不幹活。」賈樂揮了揮手將眾人趕去工作,自己拉著朱帆悄咪咪的摸到部長辦公室門口準備偷聽。

誰知兩人剛趴到門上,門就刷的一聲開了,周景琛坐在部長背後的椅子上挑眉:「你兩幹嘛?」

他認出了兩人,前世後來IT屆的大牛,沒想到現在居然在自家公司看到了。

有這兩人,他覺得自己的計劃成功率又提高了。

「正好要找你兩,進來吧。」部長開口叫兩人進門。

「小周總,部長。」未來的大牛現在還是兩個剛出校門一年的菜雞,乖乖叫人。

周景琛將手裡的計劃書丟到茶几上:「看看吧,公司的新計劃。」

拿起計劃書兩人其實是有點不在意的,公司那些老狐狸似的高層都沒什麼好主意,小周總一個未成年的少年能想出啥好的計劃。

然而,逃不過真香定律的兩人打臉了。

周景琛將WB的設計編寫還有後續的推廣以及做好后的發展全都計劃好了,無一遺漏。兩人看了一遍,覺得從計劃來看,這個點子很好,真能成的話,公司就不會是個掛著互聯網三個字的假互聯網公司了。

「點子很好,但是我們部門的人都沒自己編寫過程序,平時大多就是維護下伺服器什麼的,要讓他們自己做,有點難。」對視一眼,賈樂誠實的說出部門的問題。

周景琛笑了:「我知道,跟江部長問過你們情況了。放心,你們只需要選好適合人選,安排好遊戲維護工作人員,到時候我會帶著你們一起做這個APP的。」

聽到他說一起做,賈樂和朱帆掏了掏耳朵,問他是不是剛才說啥?

他也沒介意,笑著重複了一遍他會帶著他們一起做這個APP。

「那個,小周總,您的計劃是很好,但是……編程這種事兒……」賈樂表示很為難,不知道怎麼說。

挑眉看著兩人為難的表情,看江部長不準備搭腔,明顯一副準備看好戲的樣子。

想了想,滿足江部長的想法:「走吧,出去比一場。你兩寫一個程序我來破解或者我寫一個你們來破解也行,選吧。」

看他還真起身出門了,兩人臉都憋紅了,要是小老闆輸了打擊到了他的自信心咋辦?

江部長笑著開口:「不要小瞧任何一個人。」

兩人面面相覷,難不成小老闆真的很厲害?

跟著出門,兩人想了想,跟周景琛說:「小周總,您寫個小程序吧我兩隨便來個人破解吧。」

偏頭看了看他們:「你們兩一起來都行。」

說完就轉頭坐到賈樂位置上開始敲鍵盤,部門裡其他人看有好戲也圍了過來。

然後就發現,小老闆寫的這個不知道啥的程序好複雜啊!

夭壽啦,才15歲的小老闆居然真的是編程天才!

賈樂和朱帆有種不好的預感,總覺得自己才會是被打擊到的人。

事實也確實如此。

不止他們兩,其他人也被打擊到了。

虧得自己學了這麼多年還出來工作實際操作過,連個未成年人都打不過,好丟臉。

「怎麼樣?現在我有資格帶你們了吧?」周景琛看他們表情,忍不住笑了笑,手肘撐在桌子上問賈樂。

「小周總,不,大佬,求帶!」

「好了,剩下的你兩安排好,下周一開始新軟體的開發!」

周景琛起身,拍了下兩人的肩,又理了理衣服才走。邊走邊笑,才回來一天,笑的次數比前世一年都多,果然啊,逗碼農就是好玩,不過自己十五歲的時候也太矮了吧,一米七真是令人頭疼。

這邊周景琛順利完成了自己計劃的第一步,那邊余淺也安全到達主辦方安排的酒店住下。

為了讓所有參賽人員有足夠的休息時間,再加上每個省來的時間不一樣,主辦方乾脆將比賽時間定在了兩天後,讓所有人好好休息兩天。

先給爸媽打電話抱了平安,然後才收拾行李。

余淺和曾老師都是第一次到雲京,兜里都揣了不少錢,就是想著能買到喜歡的東西或遲到美食。

並不覺得累的師生兩相約出門找吃的去。

去之前,余淺看了眼手機錢包格子,還有不少位置可以放吃的。

雲京是國都,華國所有美食在這裡都能找到,雖然有些不夠正宗,但也足夠好吃,而且還有不少雲京特色美食。

買買買!吃吃吃!

帶著份雲京地圖兩人就出門,實在找不到就叫個計程車就行。

烤鴨是必吃的,除了吃還避著老師打包了三份。

除此之外還有愛窩窩、蜂糕、薄脆、褡褳火燒……逛了一圈下來,兩人肚子撐得圓圓的。

「啊,好吃!滿足!」余淺感嘆。前世也愛吃,但是很少出門,華國美食也就吃了川省的,其他地方都沒吃過。

「好飽!咱兩散會步,不然回去我會癱下去的。」曾老師也表示滿足。

「好噠!」

兩人又溜溜達達的去逛特產店和商場了,結果出來后一大一小兩隻手都沒空著的,大大小小的包裝袋。曾老師還好,怕錢不夠用還有節制。余淺兜里不僅有小金庫,還有老媽給的零花錢,完全不擔心不夠用。除了自己喜歡的,還給家裡每個人都買了,包括在外地讀書的哥哥姐姐們。

也是看余淺花錢完全不心疼的勁兒,曾老師才終於相信她家是真發達了。但也感嘆那兩夫妻位面也太放心她了,才十歲的小女孩也敢給她揣那麼多錢。

曾老師想過提醒她,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余淺不像才十歲的小孩,說話做事總讓她有種在面對同齡人的感覺,這種感覺讓她最終閉嘴沒有多說。

回到酒店,先將紅包發了才開始看兩個群的聊天記錄。

聖人群還是一如既往的插科打諢,六界群卻有些安靜,就算有人說話,也遮遮掩掩的,余淺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

翻完了寥寥無幾的幾句對話也沒明白,領紅包也不那麼積極,現在都沒領完。

余淺隱隱覺得發生了什麼大事,而且還與她有關。 【淺水魚】:「你們怎麼這麼安靜?紅包都不領?」

【妖嬈動人美狐狸】:「沒啥事兒,大都閉關去了。」

【淺水魚】:「哦……閉關是不是要很久啊?」

【妖嬈動人美狐狸】:「看情況,有人資質好就快,蠢貨自然就慢了。」

【淺水魚】:「那這期間是不是不用發零食紅包啦?」

【妖嬈動人美狐狸】:「不停!!!又不是所有人都閉關!美食停了晚上我咬你哦!」

看到零食要停,蘇妲己差點炸毛,啥都能少,美食不能少。要是等這些王八蛋緩過神看到吃的沒了,起因還是她胡編的閉關,這身美美的毛也別想要了。

她也搞不懂他們的想法,淺淺現在雖然還是小孩兒,但總會長大總會有漢子的,幹啥一副被搶了寶貝的樣子。

再說,她看那個周景琛長的挺好看的啊,要是她的漢子,她就直接收了。

【妖嬈動人美狐狸】:「紅包正常發,沒閉關和閉關出來的知道自己領,反正超過時間會自己退到你空間的。」

【淺水魚】:「好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