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位保安大哥,你通融通融。」

陳明尷尬拿出早已準備好的香煙,然後向那個胖保安遞去。

並不是陳明怕事,而是他不希望有什麼事啊,畢竟他來這裡是想要賣掉他手中的大魚,所以還是不要在這裡生事的好。

「嗯?不錯啊,小子,沒想到你還挺會上道的,真是太好了。」

胖保安看到陳明竟然遞煙給他,頓時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呵呵笑了下,然後就接過了陳明的煙。

這下子,肥保安看陳明覺得順眼多了,眼中的看不起也淡了。

看到肥保安接過煙,陳明便說道:「保安大哥,你能不能通融一下,讓我去找一下你們的老闆,因為我要賣掉我手中的魚。」

「什麼大魚?你要見我們老闆?那是不可能的,我們老闆根本不在這裡,他一個月都沒有來這裡幾次,但你要賣魚的話,我看一下,如果你的魚好,我就帶你去見一下酒店總廚。」

肥保安咧著嘴笑著回應了一下。

俗話說吃人家的嘴軟,拿人家的手短。

這肥保安自己拿了陳明的煙,自然不能夠咄咄逼人了,能夠順便幫一下陳明,他還是不介意幫一下的。

「好,那你過來看一下吧,其實我就只有一條魚。」

陳明點了點頭,然後走過去,輕輕撩起電動三輪車上的蛇皮袋,露出了那條大魚魚頭。

「握草,這麼大一條魚?」

那肥保安嚇了一跳,連手中的煙都嚇得掉在了地上。

他滿臉尷尬,想要撿起那根煙,可又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在陳明面前,他可不能夠低聲下氣。

「保安大哥,這裡還有。」

陳明看到那個肥保安嚇得煙都掉了,頓時心中暗笑,急忙又拿出煙抽出一支遞給他。

「兄弟,我叫江勇,很高興認識你,沒想到你竟然能夠抓到這麼大的一條魚,想必你力氣很強大吧,如果你有興趣做保安,我可以向我們隊長推薦你來這裡當保安。」

肥保安再次接過煙,拍了拍陳明的肩膀笑道。

「哈哈哈,原來是江勇大哥,你好,很高興認識你,不過很可惜,我沒有興趣當什麼保安,我現在只不過來這裡賣掉這條大魚而已。」

陳明笑了笑,伸出手跟肥保安握了下手,表示禮貌。

「好,沖你這句大哥,你跟我走,我們一起過去找一下廚房的總廚,看看他要不要你這條大魚,我的乖乖,這麼大條的大草魚,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江勇拍著胸口道,然後擺了擺手,示意陳明開著三輪電動車跟著他走。

陳明點了點頭,開著電動三輪車跟著江勇轉了幾個圈,然後來到酒店廚房的面前。

江勇隨後叫陳明在這裡等候一下,他去找總廚過來。

陳明只能夠乖乖照做,畢竟來到他人地盤。

江勇進入廚房,很快就領出來了一個更加胖的男子。

本來陳明以為,江勇夠胖了,可江勇領出來的男子,竟然比江勇還要胖得多,起碼胖了一個大圈子。

陳明看到那胖子的時候,都有點愣住了,這簡直就是一個圓球,而且還是大大的一個圓球。

這麼大重量,如果壓在人的身上,估計屎都要壓飛出來。

「王總廚,這位是陳明兄弟,就是他拉著一條大草魚過來,說要賣給我們酒店,你看一下,這條大草魚能不能要?」

江勇帶著胖總廚走過來,指著張明介紹了一下,然後就來到電動三輪車的面前,撩開蛇皮袋,露出了那條大草魚。

那條大條魚還沒有死,還仍然在活蹦亂跳,只不過是被陳明用東西給綁住了,所以也跳不出車。

「嗯?這條大草魚是你從江邊抓住的?」

那王總廚看了一下車上的大草魚,頓時心中很震驚,不過他卻是不動聲色的眯著眼睛看著陳明,一臉不太相信的樣子。

他看陳明那麼瘦弱,就算陳明去江邊釣魚,也不可能拉的上這麼大一條魚啊。

「你不用管我怎麼抓的,我就問你要不要這條魚,要的話你給多少價錢?」

陳明開門見山的道,他可沒那麼多時間跟這個滾圓胖子在這裡浪費時間。

「收,1000塊錢,如果你願意賣的話就放下,不願意就算了,我王齊也不勉強。」

王總廚仔細打量了一下陳明,發現他絕對是一個土包子,便這般說道。

他猜測陳明肯定不知道這條大江魚所蘊含的價格,所以他打算輕手套白狼,以極低的價格,直接把眼前這條大草魚給買下,到時候再分成一份份高價賣出。

那樣子,他們金田酒店起碼不知道要掙多少錢。

「1000塊錢?你想的太天真了吧?」

陳明一聽到這話,頓時臉色一沉,直接開著電動車就走。

他之前在新聞上可是看到20來斤的大草魚,都賣了3萬多塊,可他眼前這條大草魚,那起碼有四五十斤,就算不值10萬8萬,那麼也值個5萬6萬吧。

可眼前這滾圓胖子,竟然1000塊錢就想買下他這條大草魚,陳明自然很不爽,開著電動車就走。

既然這位總廚不厚道,那就沒必要賣給他。

「喂,兄弟,兄弟,等一下,有話好商量。」

王齊胖臉*,整個人都發愣,他沒想到陳明竟然如此硬氣,轉眼間就走了,他想追上去,可他人太胖了,又怎麼追得上開著電動三輪車的陳明。

「江勇,趕緊打電話給你的夥伴,讓他在門口攔住這小子,不要讓他走,這條大草魚一定要買下來。」

跑了幾步,王齊就累得氣喘吁吁,他急忙轉頭對著江勇道。

「我說王老大,你有沒有搞錯?1000塊錢你就想要那麼大一條大草魚,而且這條魚可是野生的大江魚,人家怎麼可能賣給你?」

江勇搖了搖頭,十分無語,他真沒想到事情竟然會變成這樣,他急忙拿電話打給跟他那個一起上班的一個保安。

只可惜江勇的話剛說完,電話裡面就傳來那個保安的話:「他已經走了,出了我們酒店,消失在街頭盡頭了。」

。 果不其然,不得不說墨堇軒還是很了解洛明軒這個人的,洛雨凝剛回公寓洗漱完她哥的電話就響了,雖然是打在墨堇軒的電話上,但是絕對跟她脫不了關係。

「喂?」

「哥,我已經到公寓了,你放心,我沒事。」洛雨凝讓洛明軒又開始跟她說一大堆自己聽不懂的話,所以先發制人,提前告訴他自己已經到家了。

「開門,我馬上在你樓下了。」洛雨凝回來安妮兒不在,也沒有多想,這會她哥就在樓下,她是不想見也得見了。

她就吹個頭髮的時間,她公寓的門鈴就響了,洛雨凝慵懶的走過去給洛明軒開門,沒想到洛明軒一進門不是關心洛雨凝這個妹妹,而是自己走進了公寓明顯的在找人。

「哥,你找什麼呢?」洛雨凝見他哥怒氣沖沖的過來,找了半天沒找到目標,不由得有些泄氣,「墨堇軒那傢伙呢?」

「他不在這兒啊,你走錯地方了。」洛雨凝不知道洛明軒是什麼情況,一進門就找墨堇軒,不知道還以為她哥來打架的呢,「那他手機怎麼在這?剛走這是?」洛明軒孤疑的看了一眼洛雨凝。

洛雨凝無語,「我手機丟了,他把他手機給我了,所以你打電話我能接到,懂了嗎?」她哥這智商真的是服了,墨堇軒一個大男人,她大半夜的怎麼可能帶陌生人回來嘛,

洛明軒有些尷尬,嘿嘿一笑,「這還差不多,算他識相。」大長腿走到沙發上一坐,二郎腿很自然的就翹了起來,目不斜視的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妹妹,她臉上的巴掌印依舊明顯,抬手讓她過來自己身邊坐。

「凝凝,你受委屈了,媽很自責。」洛明軒不知道為什麼現在自己要給洛雨凝說這些,看著這個掌印他有些心疼,想碰又不敢去碰,

洛雨凝一愣,後知後覺的響起來自己被李芸蓉打了一巴掌,這臉上的巴掌印肯定在呢,好死不死的就被洛明軒看見了,洛雨凝很淡定,「我沒事,我沒怪她。」

洛雨凝本身就不是柔弱的女子,這點傷對於她來說,跟不存在一樣,只不過是有些寒心罷了,她早就習慣了,更沒有包過太多希望。

「凝凝,對不起。」面對洛雨凝這不責怪也不抱怨的模樣,洛明軒才是最難受的,他將洛雨凝慢慢擁入懷中,作為兒子,他無法去評判母親做的對錯,但是作為哥哥,他是個不稱職的哥哥。

「哥,你別這樣,我沒事。」洛雨凝第一次感覺到了什麼叫手足無措,面對這樣洛明軒,她知道洛明軒是在自責,可是這件事本身就和他沒關係。

「好了,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哥先走了。」現在已經是凌晨三點了,他就算是洛雨凝的哥哥,這麼晚了呆在這裡,對洛雨凝不好,這丫頭又不讓公開她的身份,他也只能替她著想了。

「嗯,哥,路上小心。」洛雨凝心裡暖暖的,除了奶奶和爺爺,這個哥哥也蠻不錯的呢。

「呀,這是哪裡來的帥哥?十一,桃花不錯奧。」安妮兒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察覺到房子里有人,她沒有走正門進來,而是從窗體進來的,一進來就看到洛雨凝在送一個美男子離開。

「他叫洛明軒,是我哥,可不是什麼桃花,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洛雨凝回頭看著安妮兒,顯然她好像有些喝大了,「怎麼喝這麼多?」

洛雨凝聞著酒味皺了皺眉頭,安妮兒最近有些不對勁,才過來多久就變得這麼能喝了。

「原來如此,怪不得那麼帥呢,原來是你哥,」

「嗝嗝」

安妮兒打了個嗝,洛雨凝嫌棄的揮揮手,「趕緊去沖個澡,在渾身酒味的回來,你就自己買套房子住,別把我房子弄得烏煙瘴氣。」

安妮兒小孩子一樣點點頭,完了一會友搖搖頭,「十一,你不愛了,你居然要趕我走!」

「嗚嗚嗚——」洛雨凝被她吵得頭疼,威脅的給了她一個眼刀,「你在磨嘰現在就滾。」

安妮兒一下子變得清醒了,「別別別,我馬上去洗漱,你趕緊休息哈,」安妮兒搖搖晃晃沖著自己以為的衛生間去,洛雨凝無力扶額,「那是廚房,衛生間在後面。」

「奧,我就說嘛,怎麼有些跟往常不一樣呢,原來是走錯了,」

安妮兒及時掉頭過來,沖著洛雨凝嘿嘿一笑,那模樣像極了一個憨憨。

「小心點。」洛雨凝看她那腳下路都走不清楚的情況,忍不住提醒。

「放心吧,這個公寓,我閉著眼睛都能找到地方,」哪只剛說完大話就打臉了,只聽砰的一聲,安妮兒赤果果的裝上了衛生間的門,洛雨凝不忍心看她那慘樣,直接轉身回了房間。

這個小事情安妮兒還是自己可以處理的。《通天神婿》第397章二十四小時,三十億! 段小明拿寶典開玩笑,其實是故作鎮定。

「寶典爛了不要緊,要緊的是你快爛了。」

狗哥對著電話說。

年輕人啊,太血氣方剛了!

打架這種正大光明的事,怎麼能在公司里上演。

「爛?大不了這破工作我不要了!」

段小明想起來仍舊有點氣憤。

侮辱自己是銷渣無所謂,侮辱父母不能忍!

「不要了?丟了工作,你身高就會變矮!」

「呵呵,身高怎麼會變矮?」

狗哥把雙手舉起抱在腦後,往沙發椅上一靠:「你別呵呵了,年輕人,因為打架丟了這份工作,你家段總定會打斷你的腿!」

段小明動手時全因衝動,根本沒考慮後果。

以老爸的性格,自己打架一事根本就沒有解釋的機會,直接就被KO了。

老爸任何事情都包容自己,唯獨不允許自己跟人動手。

「親愛的姐夫,救我!」

狗哥搖頭,這小子不光神經質遺傳了姨父,識時務這一點也特別像姨父。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