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這東西竟然是有金尊巔峰的實力!」魔鴉影看着九天,不禁流出了冷汗,若是這三者聯手的話,自己可能真的打不過他們。

雖然心中這樣想,但是魔鴉影畢竟是白帝強者,經歷過的戰鬥也多。他十分鎮定,在短暫的爆發以後,便是直接沖了上去,和王爺等人交手,打在一起。

馮城主瞬間爆發氣息,飛身上前,便是被李沐攔住,二人繼續交起手來。

劉思慧見大家都找到了各自的對手,便是聯手雪青離,率領着兵馬,攻向峰家的人。

現在的戰場上,只剩下峰揚和峰航兄弟二人對峙著。

「你是準備一個人和我打嗎?」峰航摸着手中的寶劍,輕笑道。

峰揚從儲物手環中取出嘯風槍,用凌厲的目光看着峰航。

「你我都是兄弟,何必大動干戈?」峰航苦笑道,「古語云,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我如果兄弟齊心,這廣安城,甚至上古帝國,遲早是我們二人的。」

「聽起來不錯。」峰揚笑道,「虧你還知道我們是兄弟。」

「家主之位,我峰揚從來沒有稀罕過,你若是有能力領導家族,就是把家主之位讓給你,我輔助你都沒有問題。」峰揚激動起來,「但是你看看你都幹了什麼好事!你在把家族帶向什麼地方!」

「你甚至還殺了大長老他們,在你心中,還有什麼情義可言!」峰揚舉著嘯風槍,大罵峰航。

「這都是不得已而為之的……」峰航搖了搖頭,「成大事者,有時候就得捨棄一些東西,這都沒有辦法……我這麼做,都是為了峰家,你現在這麼罵我,以後,你會感謝我的。」

「我感謝你?」峰揚冷哼一聲,「感謝你什麼?把家族弄得烏煙瘴氣,被全城圍剿?你在這裏說的什麼冠冕堂皇的話,都不過是想推卸責任而已,且吃我一槍,為大長老報仇!」

說着。峰揚兩眼怒睜,周身被青色氣流包圍,他的氣息開始不斷地暴漲。直到漲到了青伯的中期實力。

源源不斷地青色能量湧向峰揚,進入他的氣府之中,在峰揚的氣府中形成一整塊能量晶體。

就在能量晶體形成的一剎那,峰揚的氣息再一次提升,然後停留到了青伯後期打實力。

峰揚一震槍,便是沖向峰航。

「青伯後期,但和我差了還是很多啊。」峰航笑道,一揮手中的寶劍,身形一閃,向峰揚飛去,「既然你想玩,那我這個當哥哥的,就好好陪你玩玩!」 這都是第二本書了!

嚴格來說,第二本簽約的書。

但卻是我第一次正兒八經寫上架感言。

在之前,我有寫過一個叫《離別境》的故事,關於湘西趕屍匠跟湘西道家法師相愛相殺的故事,可惜當時工作突發變故——項目居然大賣,我開始瘋狂掙錢。

這還有王法嗎?還有天理嗎?

在掙錢和愛好之間,我沒法說服我的夫人,所以,我只能委屈的去賺錢,停筆不寫。

所以趕屍匠和法師的故事暫停了,六萬字左右,新手嘛,沒有編輯關注,自然就沒有簽約!

其實那個故事真的很好,以後有空我寫出來,畢竟真正的趕屍不是大家電視里看的。

第二本就是《房不勝防的那些年》,這本書特別像我們當下許多人的婚姻。

故事開篇就像熱戀,滋潤順滑,我常常一口氣寫一兩萬字,然後改改再發出來,但是因為自己沒有什麼經驗,用的第一人稱,雖然很多人喜歡第一人稱,但是更多人建議我改為第三人稱。

改第三人稱后,我感覺自己對不起一直追讀的讀者,所以上架之前我也沒有寫上架感言。

因為害怕感謝了,被大家「反感謝」!

在我改第三人稱后,索性把劇情也改了一下,寫到後來,像是剛步入婚姻,再到後來,圍城裡的那些痛苦就出來了,時刻想離,又因為各種原因沒有離成。

在這個過程中,我有一段時間出差去支援兄弟項目,我就腦袋抽抽寫了一個穿越的故事,不是魂穿,而是肉穿,每次穿越到一個不同的世界,完成特定任務才能回來。

比如,第一個故事,就是穿越了之後要殺死自己,才能回到現實。

誰敢真心自殺或求人殺了自己呢?

第二個故事就是要娶一個自己無法忍受的女人結婚生子,度過一生,然後穿越回故事開始。

有幾個男人忍受得了跟一個自己不能忍受的女人過一輩子?

但是還沒寫完,支援的工作又變動了,所以導致我的時間跟計劃的出現很大出入,這個故事一樣沒有簽約我就停止了!

以後有空再說吧。

後來,我調整心態,繼續努力,度過了三十萬字這道坎,衝刺到六十萬字,按照心中所想的故事完結了《房不勝防的那些年》那本書,雖然有瑕疵,雖然有些故事我還沒有很好的展開,但是我在此過程中收穫了很多。

最大的收穫,就是一直支持我的讀者和作者朋友們!

哈嘍!

你們在嗎?

所有作者在感謝的時候,都喜歡把支持者的名字打上來!

這樣實在是太不好了!

也顯得不太尊重人。

為什麼不讓支持者們自己把名字打上來?

所以,我覺得,你們在這裡長按選擇段評,或者文末章評,把你們的名字打上,這樣才是最好的。

因為,這樣顯得我特別的尊重你們!

因為從小我的長輩就教育我,朋友來家裡了,不要規矩太多,讓朋友覺得拘束了,就不是待客之道。

所以,還是那句話,自己段評或者章評,當自己家一樣,不要客氣。

玩笑歸玩笑,主要是我懶。

真心謝謝大家,所有支持我的人,祝你們多金多福多快樂!

再說回到這本書吧。

為什麼寫這本書,其實也很簡單,我當初構思《房不勝防的那些年》的時候,是先有寶典這個故事的,可寫著寫著不知道為什麼我寫成了愛情故事,賣房子的故事好像就不太好講了。

所以,我重新開一本。

都說現實分類太涼。

我覺得只要我內心有熱情,自己的故事就一定能溫暖下去。

希望這本書,能寫好。

能給喜歡看故事的人帶來歡樂。

能給想學點東西的人帶來幫助。

能給編輯帶來——你們懂的。

正文等可以上架了再更新,最後,謝謝大家!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原來,賈似道見茅亭內一群人當着榮王夫婦的面居然還一意孤行,私鬥成一團,不由頓覺面上難看、怒火中燒。

侍衛們一聽卻不禁頓時躊躇了下,悄悄彼此對視了一眼。

此時茅亭內的情勢早已經若烈火烹了油、釜下添了薪,木鴻聲也完全好像殺紅了眼一般,皇城司眾人皆被他凜冽逼人的劍鋒所傷,血流如注。

李忠眼見無法在阻攔木鴻聲,也只能迎上皇城司攻勢,主僕二人一起

見木鴻聲居然毫不留情地對着皇城司大開殺戒,絲毫不顧忌賈平章在榮王前的顏面,以及接下來在朝堂之上可能帶來的風雲,廖瑩中神色也是越發陰鬱。

「你們是想違逆相公的命令嗎?」他瞪着侍衛們怒喝了一句。

方大有這時反應過來,連忙大叫着率先拔劍:「快,快!上去拿住他們!」

侍衛們不敢再猶豫,一下子擁上去十幾個人,而榮王的侍衛也一起沖了過來。

可是,茅亭內本就逼仄狹小,皇城司的人這會兒又皆被木鴻聲所傷,自然更是顏面大失,都發了狠地纏住木鴻聲,一時侍衛們也打不破僵局。

恰在這刻,洛河不動聲色地與華山交換了一個眼神。

忽爾,他縱身一躍,隨後怒吼著將長槍往青石地上奮力一貫,金石相觸間迸發出一道鏗鏘的囂鳴,甚至依稀還有火星飛濺——

只見他以排山倒海之勢將手中的長槍直攻向木鴻聲的下盤,凌厲的槍頭直接將對方衣袍的下擺瞬間刺穿。

隨即,發熱的槍頭竟在布帛上燎起一股青煙,遽然一縷青紫的火苗不可思議地爆竄而出,猝不及防直衝向木鴻聲的袍服跟顏面——

正與眾人纏鬥的木鴻聲不防,駭然大驚下便往高處一竄。

登時一股巨大的力量隨着他直襲向茅草覆蓋的亭頂,捎帶着連他身上詭異燃起的火舌也迅雷不及就舔上了乾燥的茅草。

轉眼茅亭便如枯葉遍野的秋山遭了天雷一般,火勢轟然而烈,瞬間摧枯拉朽地席捲了整座茅亭——

「三哥——重幻!你們快出來啊——」外面衛如祉跟蔣勝欲撕心裂肺地大叫。

這突如其來的大火令停嵐院內所有人都矍然失色,不由自主慌不迭地紛紛後退。

趙重幻也神色驟變,但卻不及再多想,只能隨着老白的動作一起跳出茅亭外。

一時,惟有木鴻聲卻被困在火團中央,胡亂揮舞著流波劍,渾身滾滿烈火,凄厲嚎叫——

他的隨扈李忠被眼前場景駭得面無血色,腦中一片空白,須臾間才反應過來手忙腳亂地衝上去想要替木鴻聲滅火。

無奈火勢兇猛,將木鴻聲徹底吞噬,根本無法近身。

未幾才有人醒神大叫:

「快滅火!」

「快,快!拿唧筒!」

恐慌的人群紛紛擾擾飛奔去拿水。

這時有人已經折了一大根碧葉婆娑的樹枝沖回去,然後就拼力想往木鴻聲身上的火勢拍去,但是茅亭的烈火也如龍舌捲風,教人根本無法近身。

李忠一把奪過一根樹枝,嘶叫着一邊拍火,一邊將木鴻聲往亭外推搡,試圖將他往不遠處的假山蓮池推去。

忽然有道身影縱躍而起,毫不畏懼灼熱的火浪,一把直接將木鴻聲揪起,幾個起落迅雷不及地將他丟入蓮池。

——

。 眼看幾人的的體力消耗越來越大,奧斯卡也終於開始製作香腸,給眾人提供補給。

由於有了昨天地經歷和弗蘭德院長地訓斥,唐三等人對於奧斯卡地香腸已經不再是那麼排斥了。

有了奧斯卡地香腸作為補給,他們這才驚訝地發現。這點跑步帶來地消耗竟然根本不算什麼。

一根奧斯卡武魂幻化出來地香腸下肚,眾人的消耗的體力和精力瞬間恢復,在大香腸的支持之下,哪怕是寧榮榮都也能跟上眾人地步伐。

沒有真正應用。唐三等人就永遠不會明白輔助武魂地重要性,奧斯卡也因為自己香腸地奇妙效果,瞬間就讓眾人刮目相看起來。

對於眾人的刮目相看奧斯卡並沒有想像中那般的激動與興奮,神色更多的淡然。

雖然有奧斯卡地香腸補給之下。但是一行人相互照顧維持之下,速度始終實際並不快,當夜幕降臨時,一行人,這才來到那個休息的小鎮。

一天的路程之中,一行人多多少少都吃了十根左右的香腸才堅持到了小鎮,可是陌凡,古月,趙無極,弗蘭德四人一路上一根香腸都沒有吃,便堅持到小鎮。

趙無極和弗蘭德兩人畢竟是魂聖,這實屬正常,可是和他們同為學子的陌凡和古月也同樣堅持了下來,這明顯的差距也讓眾人咋舌。

「今天暫時在這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同樣的時間集合,住宿和吃飯的自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