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還要繼續嗎?」

神槍歪了歪頭,微笑道:「順帶再提一句,你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繼續!」

洛德冷冷的吐出了兩個字,這點小傷還不足以讓他失去戰力!

靈子掠奪!

超速再生!

肉眼可見的靈子從大氣中被洛德強行掠奪,然後激發超速再生修復肩膀的傷口,讓被切斷的血肉與骨骼以極快的速度自愈!

這是屬於滅卻師和虛的天賦,在之前設下的規則範圍之內,所以即便神槍微微挑眉,心裏略微有些不爽,但也並沒有開口阻止洛德。

畢竟……

是它違規在先啊!

「真麻煩……」

神槍心底微微一嘆。

要不是它答應了替某人教訓洛德,其實早在兩天以前就可以『屈服』了,何至於現在被逼的用到神殺槍啊。

「最後一招。」

洛德罕見的兩隻手都握住了刀柄,將動血裝的力量部集中在手臂上。

「來吧。」

神槍表情微微嚴肅起來,明白洛德打算動真格的了!

附近空間內激蕩的無形氣機,有如一把鋒利的刀劍,抵在了他的脖子上面,彷彿隨時都可以將他梟首!

洛德兩手握著握劍,眸子中燃起一抹璀璨的神光,靈壓與劍意彼此相互糾纏,宛若實質一般充斥整個地下空間!

下一刻!

洛德已然一步撞碎了阻擋在身前的氣流,周身裹挾著透明的氣罩,如困龍升天般掠至神槍面前。

攀升至頂點的劍意,攜一往無前的氣勢劈下!

「劍道·兩斷!」

轟————

劍音如龍激蕩長空,一如山崩傾覆!

裹挾著雷霆與風暴的劍光赫然落下,伴隨着數之不盡的劍光垂流而下,似一掛銀色的瀑布自天際落下,其中所蘊含的恐怖劍意,好似要將整個地下空間都給劈開!

轟隆隆!!!

地下空間劇烈震動,大地在劍光下發出悲鳴,崩裂出一條似裂谷般直徑百米的巨大裂縫,爆裂的罡風捲起地面的煙塵,擴散出去的氣浪生生將數座岩山崩毀,數之不盡的泥土沙石又被緊隨其後的颶風掀上洞頂!

片刻后,塵埃散落。

神槍的胸腔處被一道巨大劍傷撕裂,血液沿着身體直流,肩骨與肋骨盡數斷裂。

「呼哧…….」

洛德雙手止不住的顫抖,渾身的力氣都已經被抽空。

這一劍,耗盡了他所有的精氣神和靈壓!

「恭喜你…..通關了。」

神槍低頭看着胸腔上的傷口,臉上露出一副終於解脫的神色:「從今往後,你就是我的主人了。」

「能回答我一個問題嗎?」洛德喘了幾口氣,而後抬頭直視神槍雙眼。

「可以~」

神槍似乎很愉快,直接答應道。

「神殺槍……也在你的考驗範圍之內嗎?」洛德摸了摸早已癒合的肩膀,依舊感覺心有餘悸,那一刀若不是他閃得快,起碼也得要落個重傷!

「並不是。」

神槍微微一笑,道:「神殺槍……算是禮物,表達一下某人對你的不滿。」

「某人?」

洛德眉頭微微一皺,不解的道:「說清楚一點,是誰對我的不滿?」

「呵呵……」

神槍笑了笑,道:「以後你會知道的,但絕不是現在。」

沒有再給洛德發問的機會,說完這句話以後的神槍,靈壓瞬間消散無蹤,重新變成了轉神體,無力的倒在了地上,而後被微風一吹,便化作灰塵飄散在空氣中。 隨着體內的聖氣,按照《九天明帝經》第八重功法的路線運行,出乎張若塵預料的是,竟然壓制住鏡花水月毒在體內蔓延。

《九天明帝經》每提升一重,聖氣的品級,就會發生提升。

很顯然,第八重的《九天明帝經》,已經達到百毒不侵的層次。

只不過,鏡花水月毒太過厲害,才會侵蝕張若塵的身體。

張若塵的心中微微一喜,暗暗調動,氣海中臣焰級別的凈滅神火,進入經脈和聖脈,開始煉化毒素。

戚長老對鏡花水月毒很有信心,根本不相信大聖之下的生靈,能夠壓製得住毒素。

而且,戚長老也是一個小心謹慎的人,早就收到消息,張若塵的實力不弱,而還能調動時間和空間力量。

因此,他並沒有靠近張若塵,而是站在十丈之外,靜等鏡花水月毒完全爆發出來。

那個時候,根本不用他出手,張若塵就會失去知覺和意識。

「為什麼?為什麼……要殺我?」

張若塵裝出中毒越來越深的模樣,用手撐著牆壁,手臂顫抖得越來越厲害,實際上,卻是在拖延時間。

戚長老臉上的笑容,更加得意,道:「你下單針對的目標太明顯,擺明是想對付天堂界派系新生一代最傑出的幾位天之驕子,老夫豈能讓你如願?」

「你到底是死神殿的核心殺手,還是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張若塵道。

「都是。」

戚長老笑了笑:「兩者有衝突嗎?哈哈!年輕人,你終究還是閱歷太淺,應該要學會隱藏自己,越是高調,死得越快。越是隱藏,才能越是出其不意。」

張若塵沉聲道:「據我所知,死神殿不屬於任何一界,為一個完全獨立的勢力。我是死神殿的貴客,殺了我,死神殿的高層,豈會放過你?」

戚長老如同看白痴一般的盯着張若塵,道:「老夫在死神殿經營了數百年,以今時今日的身份地位,隨便找一個理由,就能隱瞞過去。比如,你給不起十六億枚聖石,想要逃走,遭到老夫的攔截。一不小心,老夫錯手殺死了你。這是相當正常的事,你說對不對?」

漸漸的,戚長老察覺到一絲不對勁,眼中射出一道精芒:「已經過去這麼久,鏡花水月的毒素早該蔓延你的全身,你怎麼還能開口說話?」

「唰!」

戚長老擔心出現意外,使用御劍術,將水月劍打了出去。

劍,如銀蛇。

隨着劍身旋轉,無數劍氣匯聚,形成一個劍氣圓圈。

「這個老傢伙,出手也太果斷,我體內的鏡花水月毒還沒有完全煉化,該怎麼辦?」

張若塵才剛剛分心,體內的鏡花水月毒,便是捲土重來,半個身體都變得麻木。

「該死,這種毒素怎麼如此難煉化!魔音,你先擋住他。」

張若塵喚了一聲。

張若塵的背部,飛出一道魅惑萬千的身影,凝聚成一位絕世美人。

她手持血月一般的無盡刀,向前一刀揮斬了出去。

「嘭!」

所有劍氣,全部都崩碎。

水月劍和無盡刀結結實實的碰撞在一起,銀色和血色的光華對沖,就像是兩座金屬巨山在撞擊,整個煉器樓閣中的空間都是劇烈震動了一下。

魔音向後倒退了兩步,那張晶瑩剔透的俏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老頭兒,你的修為很深厚嘛,難怪敢打我家主人的主意。」

戚長老沒有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變故。

當戚長老的目光,盯向盤坐在牆角的張若塵,臉色又是一變。

只見,張若塵那隻變得半透明的手臂,竟然在緩緩的恢復。

難道……

他能夠煉化凈化鏡花水月毒?

戚長老修鍊上千年,閱歷豐富,很快就鎮定下來,準備速戰速決。他的體內,湧出墨黑色的魔霧,身上的威勢增長了數倍,宛如一尊蓋世邪魔,聲音冰冷:「丫頭,你手中的刀,是亡天的無盡刀吧?」

「有點眼力哦,呵呵!」

魔音絲毫都不懼,一根根黑色的秀髮,化為交織著雷電的藤蔓,如同蛟蟒,向外延伸出去,佈滿整個煉器閣樓。

「亡天那麼厲害的一位年輕後輩,竟然是死在你們的手中,看來所有人都低估了你張若塵。今天,老夫也就更加要殺了你。」

戚長老手持水月劍,畫出一個圓圈。

劍光,無比刺目,宛如是一輪璀璨的明月。

「唰!」

明月,凝聚成一點,剎那間,便是到達魔音的身前。

魔音早就已經激發出無盡刀的四耀圓滿力量,揮斬出去,刀鋒與光點碰撞在一起。頓時一股摧枯拉朽的力量爆發出來,震得魔音手中的刀刃,差一點飛了出去。

「好厲害的老頭,修為必定是七步聖王境界。」

魔音準備調動真理規則,與戚長老對抗。

可是,真理規則還沒有調動,那一粒與無盡刀對抗的光點,竟是向側面飛去,沖向盤坐在地上的張若塵。

那粒光點,是水月劍的劍尖。

「速度這麼快?」

魔音心知對方是殺手,速度是對方的強項,現在去攔截已經來不及,於是,只得調動密密麻麻的藤蔓,向戚長老攻擊過去,阻止他靠近張若塵。

「食聖花倒是厲害,可惜你才五步聖王的境界,攔不住老夫。」

戚長老將所有藤蔓,全部都斬斷,從斷裂的藤蔓之間,沖了過去,一劍刺向張若塵。

隨着劍尖距離張若塵的頭顱越來越近,戚長老嘴角的笑容越來越濃,道:「張若塵你的性命,可是相當值錢,現在,所有賞金全部都歸老夫。哈哈!」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