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那也得試試,也總好過不戰而敗。」只要有機會,她都得去爭取。

「或者……」在這種時候,吳文海看著君九的臉突然想到了一個人,話到了嘴邊又不知道該不該說。

「什麼?」君九看著她,不在意的笑了笑,「但說無妨。」

「或者,你可以找謝先生幫忙。」這第一句話說出來以後,後面的也就沒有那麼困難了,「在上次我和你參加的那次商界聚會中,我看謝先生對你很是不同,你們兩人應該是認識的吧?如果是這樣就很好辦了,只要謝先生能夠答應幫你去和上面打聲招呼,你的提案絕對會被通過。」

找他幫忙?君九想了想和謝其琛從認識到現在一共見過的三次面,沒有哪次對方的舉動是在她的預期內的,更何況為了這種事情去主動找他,算是走後門了吧?對方說不定會很反感,她還是不要冒這個險了。

手邊的手機振動了一下,君九隨手拿起來看了一眼,就看到一個陌生的號碼給自己發了一條簡訊:你還好嗎?

君九看了只以為是什麼騷擾簡訊,也沒怎麼放在心上,剛準備放下手機,下一條簡訊接踵而至:你在家嗎?有空的話就一起吃個晚飯吧。

這熟悉的語氣……君九想到了什麼立即坐直了身子,拿著手機就如同一個燙手山芋一般皺起了眉。

「怎麼了?」眾人看著君九一副受了驚嚇的樣子也跟著有些不安,畢竟君九的性子向來沉穩,很少會看到她被什麼事情困擾。

「我有點私事,你們不用管我。」君九說完這話就低頭專心看起了手機,如果不是對方主動發簡訊過來,她都差點把上次給他號碼的事情給忘了。

君九先是把這串陌生的電話號碼給拉出來改了備註,然後才醞釀起要怎麼回復謝其琛的簡訊,對方畢竟是大佬,她回答的不能太隨便,不然被誤會成她敷衍了事就不好了。

契約情人:總裁女人帶球跑 「謝謝先生關心,我很好,很抱歉我正在外面和朋友吃飯,就不能回去陪您了。」

她的話已經說到了這種程度,拒絕的意思應該已經很明顯了吧?而且也很委婉,算得上是得體了。

君九檢查了一遍覺得沒問題后發了出去,不過一分鐘,手機就又震動了一下。

看到簡訊的內容,君九再也沒忍住抽了抽嘴角。

「你在哪兒,我去找你。」 酒店的包廂里,眾人看著坐在君九旁邊的謝其琛一個個正襟危坐,連大氣都不敢喘。

時間得倒退到半小時之前,君九在收到謝其琛的簡訊後足足愣了一分鐘,然後看著在座的人神情認真的問道:「難道謝先生平時都很閑嗎?」

「怎麼可能?!」吳文海聽到這話立即投了反對票,「先不談他自己手下有多少資產需要管理,不知道多少人單單就因為他的名氣想要巴結,卻見不到他一面,由此可見他平日里的事物會有多繁忙!」

「這我倒真沒看出來……」君九低喃了一聲,卻是被吳文海精準的捕捉到了,立即板了臉正色道:「小九,謝先生對於我們這個圈子來說就是一個信仰般的存在,你可以不了解他,但是不能不尊重他。」

「是啊是啊,我秦之揚誰都不服,唯獨服氣這個謝先生,因為在我小的時候我爸媽就總是耳提面命,說是如果我不聽話就把我送到謝先生那裡當僕人,也好磨練磨練我的心性。」

就連秦之揚這麼不著四六的人都能在提到謝其琛的時候態度變得這麼端正,由此可見他在這個商界圈子裡的地位有多大!

可如若是這樣,對方几次三番對於自己的關注又是因為什麼?

「那如果像他這樣的人頻繁的約一個人見面吃飯,會是什麼原因?」

這麼想著,君九也就這麼問了出來,結果換來的是眾人的齊齊側目。

「絕無可能。」

吳文海回答的很篤定,雖然他這輩子也就見過謝先生兩三次,但在這僅有的幾次會面中也能看得出來,他並不是一個善於言談的人,別說主動約別人見面吃飯了,能夠答應別人的邀約就已經是對方祖上積德了。

「你就這麼肯定?」

本來君九也沒覺得有什麼,但偏偏這一桌子人的反應以及還躺在她手機里的那條簡訊激起了她強烈的不滿,也因此她大著膽子真的把自己所在的地址發給了對方,也因此有了現在的這一幕。

因為都是熟悉的朋友,君九難得多喝了幾杯,因此謝其琛到的時候她已經是微醺的狀態,面上也泛起了一層淺淺的瑰色,不過意識依舊清醒。

「謝先生,您要不要吃點什麼?我讓服務員去重新點菜!」吳文海當先打破包廂里的寂靜,卻立即被對方打斷,「不用了,我只是來接她回去。」

不知道為什麼,謝其琛無論是話語還是表情依舊溫和,卻仍是讓吳文海感覺到了一絲寒意溢上心頭。

「謝先生和君九是朋友嗎?之前都沒有聽君九提起過。」秦之揚也察覺出一絲氣氛的不同尋常,不知怎麼覺得心裡有些不舒服,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話早已經說出口,「謝先生未免操心太過,我們都是君九的朋友,自然會負責他的安全。」

「如果真是這樣,你們就不該讓她碰酒。」謝其琛的神色也冷淡了幾分,看著這一桌子的人質問道:「你們難道不知道她有胃病嗎?」

他們還真不知道……

這也不能怪他們,只是君九向來不想讓別人為自己擔心,這種事情只要別人不問,不可能主動說出口。

就在他們還在愣神的時候,謝其琛已經拉著君九站了起來,不容拒絕的道:「走吧,回家。」 謝其琛把君九拉走的時候所有人都傻了眼,君九也不知道是因為酒喝多了無力掙扎,還是根本不想拒絕,也任由他拉著自己走了出去。

走出酒店大門以後,迎面一陣冷風吹來,君九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同時也找回了自己的理智,將自己的手從對方手裡收了回來。

賀廷適時的開著車出現在他們面前。

「上車吧,我送你回去。」謝其琛也沒有在意她的動作,親自打開車門讓她上車。

君九卻站在原地沒有動靜,面帶桃紅的直直地看著謝其琛,眼神堅定而透亮。

「先生,我們並沒有這麼熟,不是么?」

一次兩次,君九還能在心裡勸服自己這些可能都是大佬的惡趣味,可是現今謝其琛的所作所為已經讓她找不到借口去解釋了。

「還是您先回去吧,我的朋友還在等我,到時候他們會送我回去的。」

君九拒絕的意思已經表達的很明顯,剛要轉身,就被他再次伸手拉住。

「你已經喝多了。」謝其琛微微皺眉看著她,「難道你又想要胃病發作?」

「那也是我的事情。」君九的臉色也有了些不愉。

如果說之前她還礙於對方的身份有意見不敢發作,那麼到得今天她已經到達了忍耐的極限,即便是抬首對上謝其琛那雙深沉莫測的眼眸,也絲毫沒有落於下風。

如此僵持了一會兒,謝其琛手上突然用力,拉著她就讓她上了車,隨即讓賀廷鎖上車門,自己從另一邊上了車。

君九終究還是被帶離了酒店,她和謝其琛並排坐在後座,看著夜色里閃爍的霓虹燈,最後的一絲酒意也漸漸消退下去。

「先生,在你來之前,我有問過我的朋友,在什麼樣的情況下,一個人才會頻繁的約你吃飯見面,答案是對方必定有所企圖。」

君九說到這裡轉過頭來定定的凝視著他,聲音中透著些慵懶。

「先生,如果不是您,如果換做除您以外的任何一個人,我或許都不會和對方有第二次交集的發生,但正是因為是您,所以我才覺得安心,因為我所擁有的東西您都有,我實在想不到自己身上有什麼您可以企圖的東西。」

她的話還沒說完,聰明如謝其琛,已經聽出了她的言外之意,嘴唇緊抿,甚至在君九看不到的地方,他的手指有些雜亂無章的敲擊著身下的座椅。

但顯然君九並沒有體諒到他這時的心情,步步緊逼的質問道:「所以先生,您做的這些都到底是為什麼呢?難道真像他們所說的那樣,您對我……」

饒是直接如君九,後面的話她依舊沒能順利的說出口,實在是因為在謝其琛的面前,她覺得她會生出這樣的想法都是一種褻瀆,可如果不是這樣,又如何解釋他對她做的這一切?

因著君九的話,車廂里是一片死寂,甚至連呼吸聲都能清晰可聞。

就在君九以為自己得不到答案的時候,一直在前面默默開車的賀廷突然開了口道:「君少您誤會了,先生只是重視您才會對您有所關注,畢竟您是世紀傳媒的藝人,而世傳背後真正的老闆,並不是我,而是先生。」 謝其琛敲打座椅的動作頓時停住,在君九沒有開口之前,他當先出了聲,「今天的事情你……」

「今天的事情是一場誤會,我會處理好的。」

君九怎麼也沒有料到得到的會是這樣一個答案,內心窘迫到了極點,同時慶幸著自己沒有真的把那句逾矩的話給說出來,不然不用謝其琛開口,她自己就得從這車裡撬鎖跳下去。

說到底都怪秦之揚他們,說什麼對方一定是對她心懷不軌,這下好了,最尷尬的人成了自己。

只是她心裡對這件事情仍舊有疑惑,這謝先生看上去也就三十歲左右的模樣,可世紀傳媒不說一百也有五十年的悠久歷史了,他怎麼才會是其後的老闆?亦或是說,謝先生背後也是一個藏而不露的龐大世家?

謝其琛原本開口想安慰君九說今天的事情她不用擔心,誰知道對方卻誤解了他的話,反而把這當成了一種壓迫。

他的面上依舊波瀾不驚,教人看不出任何情緒,因此君九也沒有發現他的異常,反而因為心虛聲音難得的有幾分示弱,「先生,我是不是讓您感到為難了?」

她說這話的時候沒有看謝其琛,反而微微低垂了眼眸,儘管她知道,有了她發過去的視頻郵件,翊文一定可以把事情處理的很好,但其實v博上有的留言說的很對,怕是世傳沒有哪個藝人像她這樣,作品還沒出來,卻因為負面消息頻頻上熱搜吧?至少在現在看來,世傳簽了她真的倒了血霉。

或許她該考慮和世傳解約,也省得向來愛惜羽毛的世傳因為自己而沾了一身腥。

「沒有什麼好為難的。」謝其琛回答的很快,聲音沉穩有種安定人心的力量,「世傳簽下你是看重你的潛力,更何況現在曝出的這些事情全都是個人主觀臆想,世傳要是連這點事情都解決不了,那也不必存在了。」

他的這一番話任從誰的口中說出來都會顯得有些張揚猖狂,偏偏在謝其琛講來卻是那樣地令人信服,君九看著他側臉稜角分明的輪廓在路邊霓虹燈的倒映下就像是鍍了一層金邊,愈發顯得神聖不可侵犯。

君九剛想要說出口的話被他這一打岔又咽了下去,世傳既然這麼相信她,她在這種時候提出解約的意向……她自己都覺得有些狼心狗肺。

「世傳並不會過多干涉藝人的私生活,只不過你的情況比較特殊,所以希望你可以有所控制。」

「什麼?」 我真不是醫二代 君九沒能明白他的意思。

「在你成年之前,最好不要有感情上的牽扯。」謝其琛說的更明白了些。

君九這下總算是恍悟過來,這是讓她十八歲之前不要談戀愛的意思?不過想想也對,對於一個藝人來說,其他緋聞不可怕,最怕的就是自己的情感生活被曝光,更何況若是她真的談了戀愛,以她現在的年紀被媒體察覺一定會作為負面教材大肆報道,到那時,她的演藝之路就徹底完了!

「不會。」

君九回答的倒也很乾凈利落,總算是讓謝其琛放鬆了些,只是她隨即而來的下一句話,又立即讓他僵了身子。

「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因著君九的這句話,車廂里的氣氛一下子冷凝了下去,感受到身後傳來的冰冷的注視,賀廷默默地升起了隔檔板,隔絕了對方的視線。

他之前只是想幫先生脫離困境,誰知道迎來的會是一個更重磅的炸彈?

他還是太年輕,真的……

「不過先生您請放心,我絕對不會給世傳造成困擾的,我的私事我自己一定會處理好。」

君九一臉真誠的保證,誰知道車內的氣氛非但沒有好轉,反而更加壓抑了。

車子一路開到公寓的地下停車場,謝其琛卻沒有像往常一樣先下車幫君九拉開車門,坐在位置上身體筆直的宛如一尊雕像。

「先生,那我就先上去了。」此時君九的內心有的只是尷尬,所以她並沒有太過注意謝其琛的心情。

謝其琛沒有說話,在駕駛席的賀廷卻是聞聲開了車鎖,君九打開門走出去,自車外對賀廷禮貌的點了點頭,便匆匆離開了。

賀廷這才敢降下擋板,他沒敢回頭,透過後視鏡就看到謝其琛在君九離開之後,再也沒有了任何掩飾,看著她背影的面容幾欲結起一層霜來。

「先生,依我看,君少這話也不能盡信,她入娛樂圈的時間尚淺,接觸的人也就那麼幾個,還都不是鬧得很愉快,哪裡會有機會喜歡上什麼人?指不定他那話只是為了寬您的心。」

聽到這話,謝其琛終於從君九消失的地方收回了視線,一字一句道:「你的意思是,時間長了,她就一定會有喜歡的人?」

賀廷被反問的一口血堵在胸口,臉上的笑容都變得僵硬起來,可是來自於後方強大的壓力又讓他不得不回答這個送命題。

他思索了一會兒,只能用儘可能委婉的方式道:「這也說不準,君少看上去也是個寧缺毋濫的人,目光一定不會低,只不過娛樂圈並不缺少優秀的人,俊男靚女多的是……緣分這東西要是來了,擋都擋不住。」

後座,謝其琛聽了賀廷的這番話后,陷入了沉思。

不過已經走進家門的君九對這些事情一無所知,桃桃在家裡等候她已久,一見她回來就飄了過來,神色緊張的拉著她的衣角。

「公子公子!」

「怎麼了?」君九已經習慣了桃桃的大驚小怪,因此也沒有把她的異常放在心裡。

「我覺得有些不對勁。」桃桃一邊說著一邊朝著大門的方向看了一眼,瑟縮了一下身子方又道:「今天我外出的時候明顯感覺到了隔壁人家那裡有著一股濃重的陰氣,所以我就好奇想要進去看一眼,誰知道……誰知道那大門竟然設了結界!」

君九換鞋的動作微微一頓,想起之前吳文海和秦之揚介紹對方身份的時候用的語句,其中最關鍵的一個詞就是風水大家,固然對方會在自己的住處設置結界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了。

她換了鞋,一邊往屋裡走去一邊道:「知道危險以後就避讓著些,他應該只是避免惡鬼上門發難,不是針對你們。」

「是嗎?」桃桃得到這回答愣了下,隨即反應過來,「公子,您認識隔壁那戶人家?」

「嗯。」君九坐到沙發上拿出手機,隨口答道:「你也見過。」

「我也見過?」桃桃這下子更加驚奇了,很快想到了一個人,「莫非是那天找您出去吃飯的那位?」

隨著君九點頭的動作,桃桃的心情愈發的複雜難明起來,同時君九忽而又想起了什麼,手中的動作一僵。

是了,她怎麼把對方風水師的這層身份給忘了?要不怎麼說第一印象根深蒂固?以至於君九一直把對方放在了商業大佬的位置上,以至於忽略了他的其他身份。

照桃桃這麼說的話,那麼那天他來找她一起吃飯的時候,是不是已經察覺到了異常?如果察覺到了,他在心裡又會怎麼想自己?畢竟娛樂圈裡不是沒有過一些女星為了大紅大紫養小鬼之類的先例,她會不會也被對方想成那種人?

想到這些,君九愈發頭疼起來,聯想到對方見上門來找人的事情,似乎也不是那麼那以理解了,如果她在對方心中本來就出於信用堪憂的地位,在鬧出耍大牌的事情后,對方作為傳媒的老闆又是自己的鄰居,自然是想要上門求證一下的,結果卻得知自己正在與朋友聚餐……

現在看來,謝其琛沒有當面爆發,反而把她拉出去心平氣和的和她談論事情已經很是有涵養了,而自己剛才到底說了什麼?

君九懊惱不已,最過分的是,她不但沒有感知到對方的這份「用心良苦」,反而因為自己的猜測而態度冷漠。

「哎……」

君九嘆了一口氣,這下子,她似乎欠他的更多了,只得下次找機會償還了。

她坐在沙發上冷靜了一下,這才重新拿起手機,這下甚至不用她點進v博,手機上就已經給她發了推送,標題也很是誇張。

「驚!當紅新人耍大牌完整視頻曝光!真相竟是如此!」

看到這君九就知道,是翊文已經開始著手處理這件事了。

整個視頻一共長達兩個小時,是君九叫來江錦南之後讓他錄製下的視頻,視頻從她和林玥演的第一場戲開始一直到最後君九離開,所有的細節包括中場休息都沒有遺漏,因此所有人都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整件事情的起因經過。

一次又一次,林玥出錯,被導演喊卡重拍;

一次又一次,君九入戲,又被重新叫了停;

直到最後導演都看不下去,才讓君九回去休息,結果罪魁禍首還不樂意,仗著自己的勢力強制讓君九留下,這才有了後來被頂上熱搜的「耍大牌」視頻。

「嚶嚶嚶嚶嚶,君九大大對不起,是我誤會你了,我不該懷疑你的為人,我有罪,我懺悔,請你原諒我!」

「如果這樣就叫耍大牌,那麼我想請求君上多耍幾次,還好我一開始就相信君上,只是看到這樣的真相,還是會心疼。」

「真沒有想到林玥居然會是這樣的一副嘴臉,虧我當初還痴迷了他一段時間,君九,抱歉我之前對你的語言中傷,我會刪博謝罪。」

「……」

在這份視頻文件下,對君九的道歉、對林玥的斥責、對視頻本身的質疑等各種聲音都有,但大多的人還是站在了君九的這邊,這也代表著君九的這波輿論風波已經過去。

可對於這樣的結果,君九依舊沒能滿意,因為在她的計劃中,接下來的拍攝她根本不希望在看到林玥這個人。

就像是感應到了她的想法,就在這時,手機又發來了一條推送。

「《上古》導演盛平發聲,表示原定男二並非君九惡性競爭,而是林玥臨時辭演所致,更多真相就在愛酷獨家報道。」

君九看到這個標題一愣,盛平的為人她太了解了,為了劇的順利拍攝,對方甚至不惜為了保全周一朵繼而和她談判,更別提林玥的背後還影響著整部劇的資金鏈,他怎麼可能會主動發聲?

沒等她想明白這個問題,手機又是一震,又一條推送跳了出來。

「世紀傳媒代表君九作為受害方正式向林玥發出律師函,對於其誹謗君九的不實言論將追究法律責任,並表示將會成為《上古》劇組的新投資方,與華都合作完成該作品的拍攝,詳情請看飛娛獨家報道。」

看完這條推送,她心裡隱隱明白了是誰在幕後操作,剛剛壓制下去的愧疚之心又再度泛濫起來,而回應她的,是接下來一段時間裡手機接連不斷地短訊推送聲。

「世紀傳媒多位與林玥合作藝人對本次事件紛紛發博表態,痛斥林玥為人。」

「知名廠商表示,將與林玥中斷產品代言等合作,並向其索要名譽損害賠償。」

「……」

對於這些推送,君九沒有再去一一翻看,她此時心裡五味雜陳,根本沒有心思再去欣賞林玥的窘境。

只是有一個事實已經非常明顯,那就是——

林玥完了。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翊文陷入了沉思,想著自己原來在不知道的時候已經有這麼大的影響力了嗎?

為了表達對君九的歉意,他的確存了讓林玥在這個圈子裡混不下去的打算,因此特意打電話向上級打了聲招呼,準備搞點大動靜,更是聯繫了幾家權威媒體想要聯合他們在視頻公布的時候將輿論推向最高潮,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可是這動靜是不是也忒大了些?

因為自己,公司竟然讓自家藝人都出來為自己站台,更不惜用官微維護君九,這一份情誼讓他無比動容。

再想想自己,還曾經因為公司丟給自己的藝人多而抱怨腹誹過,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翊文在心底暗暗發誓,為了報答公司對自己的這份重視,他決定在往後的一年裡絕對不再向上級提加薪的事情,並且得為君九多添加一些行程,好早點把她培養出來才能回報公司對他的這份厚愛……

第二天君九準時到了劇組,就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但是這並不代表劇組其他人可以保持平靜。

首當其衝的就是化妝間里的工作人員,一看到君九進來就開始噓寒問暖,心疼得不得了,明明到最後是林玥敗得一塌塗地,可她們眼裡卻只看到君九受到的那些輿論攻擊。

「林玥怎麼樣了?」君九好性子的一一安慰了她們之後,終於問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問題。

「他具體怎麼樣我們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上古》劇組再也不會出現他的影子了,聽說盛導昨天加班熬夜刪改了林玥拍的所有戲份,把劇本又恢復了原樣。」

「還有那個周一朵,一開始還沒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說是林玥要是被剔除劇組她也罷演,盛導聽了這話當場就要讓她走人,她這才安分下來,我說她也真是傻,林玥那德性一看就不是個善茬,和她也就是玩玩而已,她還真把對方當成自己的唯一了!」

「……」

君九一邊閉上眼睛任由化妝師在自己的臉上塗抹,一邊聽著她們的議論,內心一片平靜。

這樣也好,周一朵經過這件事情應該能意識到自己在這個劇組的地位,這樣她之後的戲份拍起來也能省事些,至於她和林玥的事情,就不在她的關心範圍內了,娛樂圈這種事情太多了,多吸收點教訓,總有一天她會知道今天自己的舉動有多天真。

「咦?小君九,你這個手機是新買的嗎?真好看!是什麼款式的?我最近正好要換手機,可以換一個和你一樣的。」

化妝師在拿化妝工具的間隙注意到君九的手機,立即被吸引到了注意力,拿到手上看了一眼,在感覺到手機輕盈的重量時更是驚艷,再加上女孩子本來就喜歡造型美觀的東西,可以說是愛不釋手也不為過了。

其他化妝師聽她這麼說也紛紛圍過來看了一眼,一看之下也很是喜歡,都向君九打聽著這手機的信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