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那你也要有那個本事兒!」

「現在公主在我手上,要麼你一個人過來,要麼我殺了公主!國王要是知道公主以為你而死,你覺得你可以順利走出阿爾戈?!亦或者還想著但你的駙馬爺?!」

「威脅我?!」歐利臉色陰冷。

「要不要過來隨便你,我只給你10秒鐘思考!」龍天一狠狠的說道,「十、九、八……三、二……」

肖北感覺到龍天一冰冷的槍口對準了她的太陽穴。

她甚至感覺到他的手指在微動,微微扣動著扳機。

是不是在龍天一喊下「一」的那一刻,她的腦袋就會瞬間開花。

好在。

沒有「一」。

歐利開口了。

他說,「你放開公主,我走過來!」

龍天一蹙眉。

「放開公主,至少讓她有自由,這樣我才會走過來,否則你殺了我,不一樣可以直接殺了她嗎?!」歐利反問。

龍天一桎梏著肖北的那一刻分明緊了一下。

這意味著,他親手放開她。

「如果不願意就算了,反正怎麼都是死,我為什麼一定要選擇讓你殺了我!」

龍天一放開了肖北。

肖北抿著唇瓣。

「公主,往前走一步。」歐利對著肖北。

肖北沉默。

沉默著,往前走了一步。

這樣一來,龍天一和肖北有了一步之遙的一句。

而歐利此刻,也一個人大步向前了。

停在了肖北一步之遙的距離。

「其實我們可以做一筆交易!」歐利說。

龍天一警惕著他。

「我給你安排一輛直升機送你走,你也不要殺我不要威脅公主了,何必為了以前的恩怨毀了自己。你現在就算是殺了我你也一樣得死,人生苦短,真沒必要這麼對自己!」

「我的任務只有殺你。」龍天一生硬地說道。

「迂腐。」歐利無語。

「你現在從公主面前走過來,否則我開槍了!」龍天一說,對準的是肖北!

因為歐利很聰明,聰明的把自己躲在了肖北的面前。

甚至那一刻,還很留意周圍的環境。

他在死亡之中求生活了如此長的時間,自然比任何人都要警惕。

「好。」歐利一邊說著,一邊往前走。

龍天一當然不覺得歐利會如此妥協,歐利老奸巨猾,絕對不可能為了誰就這麼放棄自己的性命。

在警惕之中。

歐利突然伸手,伸手猛地將肖北一把抱進了自己懷抱里。

龍天一眼眸一緊。

那一刻,咬牙猛地開了一槍。

那一槍自己打在了肖北的身上。

歐利猛地將肖北抱著往地上滾去。

文川埋伏著的開槍卻一直沒有找到機會,此刻更不敢隨意開槍,一不小心殺死的可能就是肖北。

龍天一咬牙。

果然歐利還是歐利。

他一直在找機會避開肖北殺了歐利,但歐利卻一直躲在肖北的周圍,就連剛剛,以歐利的身手完全可以保護好肖北然後自己受傷,他卻故意把肖北當成了他的人肉護盾。

沒辦法再繼續停留。

瞬間就有子彈掃射過來。

龍天一甚至來不及看一眼肖北,轉身躲在了轎車之後,然後從那道看似已經走投無路的牆壁下穿透了過去,那是之前就做好的逃生渠道,待所有人一步一步警惕的走向車身後面的時候,他們早就穿過離開,愛莎的轎車就停靠在那道牆之外,瞬間消失不見!

肖北咬牙。

身體被歐利狠狠的抱住。

一部分人去追龍天一他們了,一部人護著送她回到皇宮。

她忍著疼痛。

一般人可能看不出來,但她很清楚,歐利是在用她擋住封逸塵的子彈,而龍天一之所以要開槍打她只是為了不讓歐利產生懷疑,這個男人太聰明了,可能一絲蛛絲馬跡就會讓他發現異樣從而產生懷疑。

「公主怎麼樣?」歐利看似關心無比。

肖北翻白眼。

這人真能演的啊!

剛剛恨不得讓她去給他送死,此刻就突然變了畫風。

「很痛。」肖北忍著難受的說道。

「堅持一會兒,一會兒到了皇宮醫生會幫你打麻藥然後取子彈,過幾天就會好,你沒有傷到要害不會死。」

她當然知道她家龍天一不會讓她死了。

她咬牙再也不說一個字。

歐利也不再多說。

轎車迅速的開進了皇宮。

肖北被歐利抱著直接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隨後醫生趕了過來。

接著就是打麻藥取子彈然後巴扎輸水。

弄完一切之後,已經是晚上凌晨了。

國王和柏莎琳娜的母親一直陪著她,當然歐利也在。

國王狠狠的說道,「一定要找到劫持工作的人,抓到之後,立即執行槍斃!」

「是。」有人恭敬的附和。

肖北就這麼躺在床上,有些奄奄一息。

她不想說話。

準確說不敢多說,說多了,反而容易露餡。

「公主,那天晚上我們從會所分開的時候,不是北夏國的統帥和夫人送你和斯爾塔魯離開的嗎?之後怎麼會出現危險?」

「你是在懷疑北夏國的統帥和夫人綁架了我嗎?」肖北開口。

歐利斂眸。

總是覺得面前的女人,和之前的公主有些出入。

之前也對他排斥,但絕對沒有這麼有攻擊性。

「我當時確實跟著他們一起走的,後來統帥和夫人有事兒,就在半途中將我放下了,我沒想到我剛下車就被人劫持了,我完全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只說和歐利有仇!」

國王和王妃轉頭看著歐利。

歐利恭敬無比,「我會調查清楚的。」

國王臉色難看,「歐利說你和斯爾塔魯在一起?!」

「父王,我只是和他道別。」

「我想公主會提前下了統帥的轎車,大概就是為了道別吧。」歐利故意說道。

其實就是為了讓國王對斯爾塔魯下狠手。

「柏莎琳娜,我要給你說多少次,斯爾塔魯根本就配不上你,也不可能接任得了我阿爾戈!」

「我可以不要他接管,我……」

「夠了!」國王憤怒,「你既然我是認定的下一任繼承人,就別給我說一些我不想聽到話!我已經決定了,將你許配給歐利,歐利這次救你回來,你也應該以身相許!一個月後,婚禮舉行,在這期間,你好好和歐利培養感情!」

「謝謝國王。」歐利連忙說道。

肖北咬牙。

看來國王已經是鐵定了的事實。

如果她不殺了歐利,歐利就真的能夠成為阿爾戈的國君!

想想果真是一件嚇人的事情。

「不早了,給我好好養身體。」國王帶著王妃走了。

剩下一屋子的其他照顧她的人,還有歐利。

登堂入室 歐利送走國王和王妃,轉頭對著她,「公主好好休息,我就在隔壁房間,有什麼你可以叫我。」

「我不喜歡你歐利!」

「自然,但我會努力讓公主喜歡我。」

全民偶像他總圍著我轉 肖北狠狠的看著歐利。

歐利已轉身離開。

肖北看著歐利離開的背影。

其實那一刻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至少大家都沒有認出來她是假冒的。

她此刻連面紗都沒有取下來,也沒有人懷疑她的身份。

但她不知道這樣偽裝的日子會有多久。

她不是柏莎琳娜,早晚都會被揭穿!

而她應該怎麼樣才能夠真的殺得了歐利。

如果沒有看錯,歐利身邊的保鏢全部都在,國王居然允許他帶著進皇宮!

她暗自咬牙。

那一刻甚至在猜想,國王會不會有什麼把柄在歐利手上?!

當然都只是猜想。

亦或者歐利真的被國王所欣賞。

她躺在柔軟的公主床上,周圍一直有人在旁邊陪著她,照顧她。

那一刻,大概是身邊的傭人,給她輕輕的取下了面紗。

肖北看著面前的人。

「公主,我幫你擦拭一下身體。」傭人說的是當地話。

肖北一時聽不懂,儘管有惡補。

但在如此短的時間全部學會還是很難。

剛剛國王不知道是不是考慮歐利在旁邊所以說的都是國際語言,此刻讓她突然有些懵逼。

「可以嗎?」傭人詢問。

「不用了。」肖北搖頭。

「那公主是打算直接休息嗎?」

「嗯。」

「那您休息。」傭人無比尊重。

肖北就看著傭人走向了一邊,恭敬的站在那裡。

肖北閉上眼睛。

一定一定要想辦法,早點離開。

總覺得到處都是陷阱,一不小心自己就會栽得很慘烈! 城市。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