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那你得是做多大的生意啊,竟然能夠認識這麼多的大老闆,這也太厲害了吧!」方小白驚呼了一聲。

「是啊,小天,你是不是在騙我們啊?這些人可都是身價上億的存在,咱們分開才幾年的時間,你竟然都能跟這些人做生意了?」裴夢夢表情疑惑的追問道。

「其實我就是運氣好一點而已,當初我在江州市救下了一個大老闆,那個大老闆對我挺好的,幫了我很多事情,這些人也都是那些大老闆介紹我認識的!」陳天無奈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

裴夢夢彷彿對於陳天的這個說法還表示認同,輕輕的點了點頭。

「恩,其實這些人之所以能夠過來也不是完全看在我一個人的面子,而是看在我救下的那個大老闆的面子!」陳天此時並不想讓裴夢夢等人過多的知道自己的事情,所以也就沒有把他在江州做的事情說出來。

「沒想到小天你竟然這麼厲害,能夠認識這麼好的老闆,我原本還以為咱們幾個人中就數紀成軒混的最好了,現在看來,應該是你混的最好了!」李成語氣十分羨慕的感嘆了一句。

「是啊,我們現在還在上大學呢,人家小天竟然都認識這麼多大老闆了,真的是太了不起了!」方小白跟著說道。

陳天看著這兩個人笑了笑,沒有說話。

「噠噠噠!」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響起。

眾人聽到聲音以後紛紛抬頭看向了樓梯頭的位置,只見柳子曦一人身姿搖曳的奔著陳天走了過來。

「陳公子,我有些話想跟您說!」

柳子曦輕聲沖著陳天說道。

陳天扭頭看了方小白裴夢夢等人一眼,三人瞬間便明白了陳天的意思,直接起身奔著樓上走去。

柳子曦看見方小白三人離開之後,緩緩走到了陳天的身邊,然後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公子,不好意思啊,今天我為了去接小九再加上路上有些堵車,所以遲到了,害的您等了我一個多小時……」

「沒關係,你坐下說話吧!」

陳天輕聲回了一句。

柳子曦猶豫了一下,隨即直接坐在了陳天的身邊。

「你不是有事想要跟我說嗎?什麼事情?」陳天問道。

「陳公子,前幾天您不是想讓我幫您調查一下藥神谷的事情嗎?我現在已經找到一些關於葯神谷的線索了!」柳子曦連忙回答道。

「你找到葯神谷的線索了?」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瞬間便來了興趣,畢竟他現在最關心的事情就是怎麼樣才能找到葯神谷!

「恩!」

柳子曦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看著陳天說道:「陳公子,剛才我帶過來的那個美女小九你還有印象吧?」

「有些印象,她跟葯神谷有什麼關係嗎?」陳天輕聲問道。

「陳公子,這個小九原名歐陽玖,我們都喜歡喊她小九,她老家是西寧省那邊出了名的藥材商人,所以她父親近些年一直都在尋找葯神谷的位置,昨天您給我打完電話以後,我就聯繫她了,想要了解一下藥神谷的情況!」柳子曦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但是我萬萬沒想到,小九說他父親好像已經找到了葯神谷的位置,但是因為現在找到的位置有三個,沒有人知道這三個位置到底哪個才是真的,所以他們家分成了三撥人去尋找葯神谷,小九帶一撥人,她父親帶一撥人,還有她哥哥姐姐也會帶一波人!」

「所以你想讓我跟著這個小九去尋找葯神谷對不對?」

陳天瞬間便明白了柳子曦的意思。

「沒錯,陳公子,我覺得您要是想要找到葯神谷,這是最好的機會!」柳子曦表情非常認真的點了點頭。

陳天扭頭看了柳子曦一眼,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你現在怎麼能夠確定小九他們家找到的位置就真的是葯神谷切確的位置?」

柳子曦聽到這話淡淡一笑,柔聲說道:「陳公子,您可能對小九家並不是很了解,小九所在的歐陽家是西寧省最大的藥材商人,而西寧省的藥材行業在全國則是最為發達的,可以這麼說吧,基本上現在國內咱們能夠看見的百年以上的藥材,百分之八十都是從西寧省那邊流通過來的,而小九所在的歐陽家可以說壟斷了西寧省百分之八十左右的藥材市場,現在的歐陽家旗下的產業,估值接近千億!」

「這跟找到葯神谷有什麼關係?」陳天彷彿並沒有因為歐陽家的產業巨大而露出任何震驚的神色,畢竟在陳天的眼中千億資產也算不了什麼大數目。

「就是因為歐陽家壟斷了很大一部分的藥材市場,但是又因為近些年國內藥材資源逐漸匱乏,歐陽家逐漸意識到了危機感,所以小九的父親在幾年前便成立了一個尋找葯神谷的勘察隊,這個勘察隊裡面有各種專業人士,其中也包括武道高手負責保護這些人的安全,歐陽家利用了將近五六年的時間,才確定了這三個位置,我覺得如果就連這三個位置都沒有辦法找到葯神谷的話,那麼葯神谷可能就真的不存了!」柳子曦看著陳天,語氣十分認真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眯著眼睛說道:「那要是按照你的說法,小九他們家跟我應該是競爭對手才對啊?她為什麼會同意帶著我一塊去尋找葯神谷?」

陳天心中清楚,葯神谷裡面的藥材雖然非常多,但是畢竟數量是有限的,如果真的找到了葯神谷,陳天是絕對不會允許類似於歐陽家這種藥材商人對葯神谷進行開採的,所以說,從本質上面將陳天跟歐陽家是競爭關係! 長了教訓后,風玫也不找中介了,自己親自去看房,看中了快速拍板敲定,花了一整天的時間走完了手續,終於有了完全屬於自己的住處了。

是一棟海景別墅,環境好,治安好……至少不用擔心會遭到某些腦殘粉的騷擾,她可以放心地讓二傻子跟那些明星展開撕逼大戰。

重生嬌妻有靈田 高級住宅區,房間里傢具一應俱全。

無敵殺手俏總裁 風玫只添加了一些製作蛋糕的工具與材料。

回到家,晚上八點,她直接開了直播。

昨天她發了一個微博,就是她發現的那個蛋糕的,各種安利蛋糕好吃。還拍了從蛋糕店買的蛋糕的照片,精緻的蛋糕看著就有食慾。

嗯,她就是打算做一個美食博主,去街頭巷尾尋找那些被人忽略的美食。

顯然她昨天的安利很成功,一夜間那家蛋糕店就成了網紅店,上午蛋糕店外面擠滿了人,下午蛋糕店就關閉了——

人家老闆不是缺錢的主,做蛋糕只是因為愛好,現在突然來這麼多人,他覺得自己會累死。所以果斷關門。

第一家因為生意過於火爆而關門的蛋糕店就這麼誕生了。

風玫聽到這個消息時也無語了好一陣,本來想著若是能讓老闆的生意好一點也算感謝他教她做蛋糕了,現在好了,都把人家逼的關門了。

更無語的是,那些早上買到蛋糕的都說好吃,嚷嚷著還要買,沒買到的更是好奇萬分更想嘗嘗了,找不到老闆,那些人就都在她微博下嚷嚷了。

沒辦法,她只能自己直播教大家去做了。雖然她也是半吊子水平……

開了攝像頭后她就不管直播間裡面的人的反應了,反正有系統看著呢,有罵她的直接踢出去。

她選擇的是製作芒果慕斯。

在開直播前材料就已經一順溜地擺好了。

先將消化餅乾用料理機打至粉碎,與加熱至融化的黃油混合攪拌。然後將其鋪在蛋糕模的底部壓實,放在冰箱冷藏。乾坤聽書網

將芒果打成芒果泥,加入吉利丁粉,加熱攪拌至吉利丁粉均勻溶解。然後放置晾曬。

在淡奶油中加入一些細砂糖,用電動打蛋器高速打發至淡奶油上出現明顯紋路停止,將其與晾曬的芒果溶液溶液混合攪拌,成為芒果慕斯液。

將切成小丁的芒果顆粒加入,而後全部倒入冰箱中的蛋糕模中繼續冷藏。

「四個小時后可取出食用。」

一直到結束,風玫就說了這麼一句話。

【宿主,你看一眼彈幕。】

風玫掃了一眼,給了直播間中的人一個大大的笑容:「今日直播到此結束,再見。」

而後毫無停頓地關了直播。

拍了拍胸口:「差點就裝逼失敗了。」

系統:【……】彈幕上全部都是詢問各個步驟的細節的,它家宿主這半吊子的水平自己都還不清楚呢,怎麼能給他們講解?

材料多少克,什麼時間段加入什麼,攪拌冷凍多長時間,加熱到什麼程度……就它家宿主這直播教導,有人能成功做出蛋糕來,還真是見鬼了!

【很好,宿主,你又成功地讓微博炸了一次。】

鋪天蓋地都是——

#史無前例的美食教程,看懂了算我輸#

#我就是我,不一樣的製作,寧氏特產,非你莫屬#

#女神(經)出品,你值得擁有# 紀成軒的公司內。

陳天在聽到柳子曦說歐陽玖所在的歐陽家已經確定了葯神谷的具體位置以後,心中自然非常的高興,畢竟陳天現在最想要找到的地方就是葯神谷,一旦找到葯神谷,那麼他想要突破到煉虛境也就非常的輕鬆了。

其實陳天如今的境界一直都在化神境大成,就是因為靈氣匱乏的緣故,所以遲遲沒有突破到化神境巔峰。

但是陳天又想到如果自己真的跟隨歐陽玖去尋找葯神谷,那麼葯神谷裡面的藥材又該如何進行分配呢?

畢竟此時的陳天已經不是前世的陳天了,他若是看上的東西,又怎麼可能會跟其他人共享?

柳子曦此時的做法無異於就是讓陳天去利用歐陽玖!

陳天心裏面本能的抵觸這種做法!

柳子曦在聽到陳天的話以後忍不住淡淡一笑,輕聲解釋道:「陳公子,其實我早就考慮到了這個問題,如果我直接說明您想找葯神谷的目的是佔為己有的話,歐陽玖自然不會同意讓您一同前往,所以我就替您編了一個謊話,說您想要找到葯神谷目的就是尋找一位藥材救人,而並非是想要整個葯神谷!」

陳天聽到這話扭頭看了柳子曦一眼,雖然柳子曦的這個做法是為了陳天好,但是也相當於間接的害了歐陽玖,所以陳天心中並不是很同意柳子曦的這個做法。

「陳公子,我這麼說雖然有些不道德,但是沒有辦法,如果我不這麼說的話,光靠我柳家的人脈想要找到葯神谷,可能十年八年都不會有任何線索!」柳子曦似乎看出了陳天心中的想法,連忙解釋了一句。

「恩,我明白你的意思!」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這樣好了,既然歐陽玖所在的歐陽家幫助我找路,如果真的可以找到葯神谷的話,我也不會虧待他們,畢竟我也不是需要葯神谷裡面的所有藥材,我不需要的那些藥材就全部交給歐陽家去處理好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是最好不過了!」柳子曦連忙回了一句。

陳天修鍊所需要的藥材其實跟普通人入葯所需要的藥材還是有些區別的,所以也許陳天想要的藥材在歐陽家並不是很有價值,如果能夠達到互贏的狀態,陳天本身還是非常喜歡跟歐陽玖合作一下的,只不過這些東西目前還不能告訴歐陽玖。

「對了,陳公子,歐陽玖那邊也不知道您的具體身份,她就知道您是一個富家公子哥,我並沒有把您是一位武道高手的事情告訴她,這樣的話也能夠消除歐陽家對您的防備心理!」柳子曦做事一直都是如此細膩,滴水不漏。

「好,我知道了!」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你放心吧,如果我真的可以跟著歐陽玖他們找到葯神谷的話,我自然也不會虧待歐陽家,但是他們如果想要咱為己有的話,我也不會對他們手下留情!」

「我相信你陳公子您的為人!」柳子曦笑盈盈的說道。

陳天聽到這話扭頭看了柳子曦一眼,然後繼續說道:「當然了,如果真的可以找到葯神谷,我自然也不會虧待你,等我找到葯神谷之後,我會親自找到你爺爺,讓你爺爺將家主的位置讓給你!」

「……」

柳子曦聽到陳天的這句話,心中激動不已,連忙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那小女子我先在這裡謝謝陳公子您了!」

「不必客氣,我讓你當上柳家家主是因為什麼,你心裏面清楚!」陳天淡淡說道。

「恩!」

柳子曦輕輕的點了點頭。

她知道,陳天之所以想要扶持自己成為柳家的家主,無非就是方便陳天控制柳家的勢力,進而控制住整個溫州。

但是不管怎麼樣,柳子曦心中還是非常感激陳天的,因為一旦她成為了柳家家主,她跟她父親在柳家的地位也就保住了,這樣的話就再也不用擔心柳家其他人成為家主之後,對柳子曦柳西斌父女倆進行排擠。

「陳公子,要是沒有別的事情我就先上去了啊!」柳子曦柔聲沖著陳天說道。

「恩,去吧!」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嗡嗡嗡!」

就在這個時候,公司外面突然響起了一陣巨大的引擎聲,三輛黑色的蘭博基尼跑車異常囂張的停在了魏亮公司的門口。

陳天看見這三輛跑車以後,忍不住淡淡一笑。

而紀成軒此時也注意到了這三輛跑車,連忙從樓上跑了下來,然後語氣緊張的沖著陳天喊道:「小天,出事了,錢坤的人過來了!怎麼辦啊!」

「過來就過來唄,你慌什麼?」陳天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小天,那可是錢坤啊,江州四少!」紀成軒表情激動的喊道。

「江州四少?」

陳天聽到這話淡淡一笑,扭頭看向了柳子曦的位置。

「區區江州四少在陳公子的面前又能算的了什麼?」柳子曦面無表情的說道。

紀成軒裴夢夢等人在聽到柳子曦的這句話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震驚,畢竟在他們的眼中,無論是錢坤也好,柳子曦也罷,那都是他們這輩子都接觸不到的大人物,但是此時柳子曦竟然說江州四少在陳天的面前根本算不了什麼?

那陳天的背影得多麼恐怖啊?

……

另一邊,魏亮站在自己公司門口等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的時間,當他看見那三輛黑色的跑車以後,表情瞬間便激動了起來,扭頭沖著自己身旁的趙冬喊道:「趙冬,錢少過來了!」

趙冬聽到這話連忙從公司裡面跑了出來,臉上的表情同樣非常的興奮,高聲說道:「太好了,錢少可算是過來了,我看紀成軒那幫人還怎麼囂張……」

如果今天錢坤能夠出手的話,絕對能夠將他們之前的吃的虧全部都找回來,所以他們倆個此時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錢坤的身上了。

魏亮看見跑車停在自己公司門口以後,連忙快步奔著跑車的位置跑了過去,然後伸手打開了跑車的車門,笑呵呵的喊道:「錢少,您過來了啊?」

錢坤伸手摘下了自己臉上的墨鏡,扭頭打量了一眼紀成軒公司的位置,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小魏,你公司的嘉賓就是被這個公司給搶走了對不對?」

「對對!」

魏亮連忙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錢少,其實如果單論人脈跟關係的話,這個紀成軒根本就不可能是我的對手,但是今天也不知道紀成軒從哪裡找來了一個人,不僅把我的嘉賓都給搶走了,竟然還把宋亭華,顧少鋒,方俊傑這些政界的大佬也都給請過來的,我懷疑這小子的身份背景不簡單啊!」

「背景不簡單?那我今天倒要看看這個人背景到底怎麼個不簡單法?」錢坤聽到魏亮的話忍不住冷笑了一聲。

「那倒是,就算那小子背景再怎麼不簡單,肯定也跟錢少您比不了……」魏亮連忙補充了一句。

錢坤眯著眼睛打量了一下紀成軒的公司,然後淡淡說道:「行,既然他們今天讓咱們的公司開不好業,那他們也別想消停,去對面溜達溜達……」

「好好……」魏亮表情激動的答應了一聲,然後跑到錢坤的前面帶路。

……

紀成軒站在公司門口的位置,看見錢坤魏亮等人奔著他的公司走來以後,臉上的表情異常緊張。

而原本正在二樓吃飯的那些嘉賓在聽到錢坤來了以後也紛紛從二樓跑了下來,畢竟在這些人的眼中,錢坤可不是他們能夠得罪的起的。

錢坤跟著魏亮走到了紀成軒公司門口,錢坤面無表情的打量了紀成軒一眼,輕聲說道:「你就是這個公司的老闆?」

「對,是我,我叫……」

紀成軒的這句話還不曾說出口,錢坤直接一臉煩躁的打斷道:「我問你叫什麼名字了嗎?」

「……」

紀成軒聽到錢坤的這句話直接愣在了原地,表情尷尬,一時間竟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我聽說今天你請來了一個厲害的人物,把我錢坤請來的嘉賓全部都搶到了你公司去,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有這麼大的能耐!」錢坤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然後也不管紀成軒同意還是不同意,直接邁著步子奔著紀成軒公司裡面走去。

紀成軒表情崩潰的跟在錢坤後面,語氣焦急的解釋道:「錢公子,我覺得您跟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我認識你是誰啊?我跟你能有什麼誤會?」

錢坤語氣十分不屑的回了一句,然後站在公司前台的位置語氣異常囂張的喊道:「今天到底是誰把我公司的嘉賓全都給搶過去了,站出來讓我看看,什麼人竟然這麼不給我錢坤面子!」

眾人聽到錢坤的這句話,臉上的表情異常緊張。

畢竟此時說話的人可是在江州大名鼎鼎的江州四少,如果得罪了江州四少,最後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沒想到這個魏亮竟然把錢公子給喊過來了……」

「是啊,今天這件事可鬧大了啊,錢公子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得罪的!」

「早知道就不跑過來好了,誰知道今天錢公子竟然也會出面啊!」

大廳裡面的那些嘉賓臉色無奈的看向了錢坤的位置,心中暗暗後悔自己不應該從魏亮的公司跑到紀成軒的公司!

雖然紀成軒這邊來了很多的重量級嘉賓,但是跟錢坤這種人相比,還是差了一個等級的。

人群後面的陳天聽到錢坤的這句話以後淡淡一笑,然後直接邁著步子走出人群,面無表情的說道:「是我搶了你公司的嘉賓,你有什麼意見嗎?」

劍域神王 錢坤聽到陳天的聲音以後,猛然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陳……陳天?」

錢坤瞪著眼珠子,結結巴巴的說道。

「對,錢少,這個小子就是叫陳天,就是這個人把我請來的嘉賓搶走了,而且剛才還打了我一頓,錢少你今天必須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小子,實在是太囂張了!」魏亮伸手指著陳天的位置,表情異常激動的喊道。

錢坤表情木訥的看了魏亮一眼。

此時他掐死魏亮的心都有了,如果錢坤早知道紀成軒請來的那個人是陳天的話,那就算是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過來鬧事啊!

這不是過來自取其辱嗎? 渾河市的那些老闆聽到陳天的話以後,紛紛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