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那個視頻我也看過,那個叫魅的妖族這麼厲害?」方芳驚訝道。

「嗯!我和詩楠曾與他交過手。」雷正回答。

「詩楠也戰勝不了他?」方芳主動忽略雷正的存在,畢竟她並不知道雷正另一重身份。

「差距很大。」雷正無奈苦笑。

「那,接下來你想做什麼?」孟夢問。

「對啊!難不成你還想去上海城?」方芳道。

「沒錯,我想去上海城。」雷正認真回答。

「不會吧!真的別!你要是出事詩楠不得多可憐啊!」方芳勸阻道。

「沒錯!雷正,你可要考慮清楚,這可是與性命攸關的事。」孟夢擔心道。

「放心吧!我沒有那麼傻!不會去白白送死的。」雷正笑了笑。

「嚇死本姑娘了!我可是答應詩楠要看好你的。」方芳拍拍胸口安心不少。

「詩楠應該不會說那些話吧!」雷正笑著拆穿方芳的謊言。

「你管的著!反正我會替詩楠好好盯著你,省得你又惹上麻煩。」謊言被拆穿,方芳小臉羞的通紅。

「哈哈哈!」

見到方芳一副小女生模樣,雷正和孟夢都被逗樂了。 給地球帶來混亂和戰爭的不僅僅只是妖族,還有世界各個角落的恐怖組織和黑暗勢力。

半月族在強大的國家血腥崛起之後,世界各地各國相繼被拖入戰爭的泥潭,彷彿各個黑暗勢力與半月族相互照應。

東南亞群島。

無數海盜船在夜色的掩護下登島,這些海盜強搶燒殺無惡不作,憑藉相對強大的武力,海盜與當地軍隊瘋狂對拼。

中東地區。

這個歷來滋生恐怖主義組織的土地上爆發全面戰爭,所有恐怖主義分子聯合起來組建起一支史無前例的恐怖主義組織大軍。這支恐怖大軍,以瘋狂的自殺模式同時攻擊周邊多個小國,那幾個小國軍力羸弱,沒過多久便徹底淪陷。恐怖主義組織宣誓建國,緊接著又對周邊國家宣戰,欲擴大領土。

美洲。

各大城市火光衝天,高樓坍塌,這裡正在發生大範圍的恐怖襲擊,各大城市亂成一鍋粥,平日里低調的被歧視的人類趁機冒出來燒殺搶掠。

歐洲。

數量龐大的難民團體從中東和非洲衝破防線源源不斷湧入歐洲大地,各國各地發生劇烈的軍民衝突。

澳洲。

這一塊人煙稀少的土地上淪為變異動物的天堂,龐大的妖獸大軍在澳洲大陸瘋狂肆虐,橫衝直撞。那種數量,那種無堅不摧的肉體,成為澳洲人類的噩夢。所有防線皆攔不住妖獸大軍的衝擊,在妖獸大軍面前任何武器面顯得那麼的雞肋。澳洲人類開始撤離這片富饒的土地,為了生存下去,他們不得不離開。

全世界,全地球,所有的騷亂與戰爭都離不開妖族的影子。難以想象,魅僅僅用三個月的時間讓世界花費幾十年甚至上百年時間建設的和平世界毀於一旦。

一切起源於三個月前,江北混亂之後,世界各方勢力明訪暗渡來到國內,來到江北,從那時起,魅和東成便特意找上那些大凶大惡的組織,為他們提供研究生物兵器的技術,為的就是在魅建國之際用戰爭的方式共同普慶天下。

婚期渺渺隨遠而安 同時,魅宣告建國后,一些窩藏賊心的國家開始在暗地裡偷偷行動,接觸半月族,他們渴望得到半月族那種超出人類認知的力量。

不過,人造半妖與妖造半妖存在天差地別。

魅用自己的血脈基於人類的身體創造出來的半妖叫半月族,半月族是一群與人類等同智商,卻擁有強大妖族力量的新種族,並且他們還具備成長性,東成便是魅的第一個試驗品。

人造半妖則是通過藥劑催化基因變異,這種半妖雖然攻擊力強,但智商極低,同時不具備成長性,那是東成在蘇城的廢棄倉庫中的研製成果,其成果一早便交到魅的手上,而魅則將那些藥劑販賣到世界各地。 一個動蕩不安的時代開始,一種草芥人命的思想誕生。

當人徹底放棄希望后,一種無所畏懼的邪噁心態便會爆發出來,它促使人心墮落,混濁,它使人踏入無盡黑暗,迷失人性。

東部戰區在前線避戰的消息被人在網路上爆料,一時間,網路罵聲一片,所有人都在討論著軍隊不作為,妖族天選之族,人類末日等話題。

這時,湊巧不巧的,雷正曾在江北混亂中拯救數百名民眾的事被有心人重提,這個有心人自然便是陳家,大概陳家無論如何也不想讓雷正有好日子過。

網上流傳的謠言大多說的有根有據,不論真假,總之就是看起來非常的有道理。

其中最令人信服的一條,根據當時的江北,雖不如今日混亂,但,能在妖族眼皮底下憑藉一己之力救出數百人,必定不簡單,這個不簡單便足夠人們去想象。同時,事情越傳越神奇,最後大家都在說是雷正打敗妖族。

因為此事,雷正再次登上頭條。

而後,人們開始呼喚雷正站出來保衛家園。

關注度一旦升高,記社自然而然找上門,主要原因是雷正本是有名人。

網路上的言論,雷正一直在關注,事件傳的越來越大,這時候他必須站出來面對觀眾,因為他說過,他一直是那個人民需要的英雄。

這時,對雷正進行採訪的不是別人,正是原記者現記者吳珊珊。

訪談室里,雷正無奈與吳珊珊對視。

當吳珊珊找上門說訪談的事時,他心裡在想,這女人怎麼又做回記者啦!怎麼還有公司敢要她嗎!

「雷先生,你見到我好像不太高興的樣子。」吳珊珊保持職業笑容說道。

「這倒沒有。」雷正回答,當然,不高興或許是有那麼一點點。

實際上,因為竊聽事件,本來是沒有公司會錄用吳珊珊。就在前天,吳珊珊還在為工作的事發愁,無所事事的她便上網刷關注,結果她看到網路上全是有關雷正的編子,吳珊珊靈光一閃,想到一個好法子,收拾東西便跑去記社直接上門面試工作。

耍了點手段,立馬得到人事接見,吳珊珊一見面試官便直接對其說,「我可以邀請雷正來我們公司接受訪談。」

僅僅一句話,面試官當場將她錄用,不過,要求也很簡單,必須成功,失敗失業。

慶幸的是,由於上次吳珊珊出庭為雷正洗清嫌疑,雷正對其還是懷著感激的,雖然她竊聽自己,不過也正因為她竊聽,雷正才得到直接的證據證明自身清白,才得以恢復自由身。

這次就當作還人情吧!答應吳珊珊接受訪談時雷正心裡是這麼想的。

「那就好,我們可以開始了嗎?」吳珊珊問雷正準備好沒有。

「可以開始。」雷正端正坐姿,因為這次訪談將會播向全國觀眾。

吳珊珊嚮導編作開始手勢。

「雷先生,作為曾經相識的朋友,我很高興可以邀請您來到我們訪談節目。」

也不知道吳珊珊是如何說服她的領導讓她擔任主持。

「能受到記社的邀請是我的榮幸。」雷正心裡有點點的緊張。

「我記得上次我採訪您的時候您還在江北快遞公司上班呢!那時我可是被您狠心拒絕的,為什麼當時不接受媒體採訪呢?」

吳珊珊提起這件事明顯在公報私仇,雷正已經看出她那壞笑的表情。

「當時江北正在重建時期吧,所在公司業務非常繁忙,所以,嗯,心裡會,比較拒絕媒體的採訪吧。」雷正斷斷續續說道。

「既然說到江北混亂之事,我想問問雷先生,您覺得為什麼只有您在當時可以拯救出那麼多名受難民眾,其他人卻不行呢?」吳珊珊話題突然轉變,進入主題。

「我不認為只有我可以做到,只要多一點勇氣,多一點思考,任何人都可以做到。而且在當時,我做了那件事,其他人心裡可能會感覺比較放鬆,所以他們不會考慮太多,也就是說我之所以能做到,都是大家一起支持的結果。」雷正道,不過,語言沒組織好,話有點不清不楚。

「您的意思是當有一個人站出來,其他人便不會再考慮那麼多,從而選擇支持那個站出來的人是嗎?」吳珊珊為雷正總結道。

「嗯!差不多是那個意思吧!」雷正點頭。

「聽你這麼一說,想想倒覺得很在理。 河下情事 那麼您在當時有沒有遇到過妖族呢?」

吳珊珊話風一變開始詢問辛密問題。

「這個我不能回答。」雷正本想說沒有的,但想了想現在妖族已經不算秘密於是搖搖頭拒絕回答。

「那真是遺憾!」吳珊珊露出可惜的表情,隨後轉為滿臉笑容,「剛剛那些都是題外話,現在我們正式開始採訪您關於最近廣大網友們關心的問題。」 「雷先生,我們都知道,要創造一個奇迹是非常不容易的,之前您做到了,相比其他民眾,是不是能夠說明您擁有超人的能力?並且這個問題也是大多數網友爭論的焦點,您怎麼認為的呢?」

不僅僅是網友,吳珊珊同樣好奇雷正有沒有超人的能力。

「超人的能力,嗯,這個倒沒有,我跟大家一樣,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人類。」

雷正本身是普通人類,這句話沒毛病。

「您的回答讓我想起一句話,一名普通人類做到普通人類做不到的事,這就是奇迹。然而,最近發生了一件讓我們國家民眾都非常悲傷和憤怒的事,那便是我們的大都市上海城淪陷,對於此次妖族和半月族入侵,您是怎麼看的?」

「我的心情和廣大民眾一樣,希望早日趕走妖族,解放上海城。」雷正嚴肅回答。

「不錯,趕走妖族,解放上海城,讓流離失所的同胞重新回家,這是我們所有國人的期望。不過,現在網路上流傳不好的消息,說是我們的軍隊進展不太順利,同時正因為這件事,我們廣大民眾將希望寄托在您這個人民英雄身上,您知道這件事後是否會感覺到壓力,是否會回應大家的期望?」吳珊珊繼續流利的提問。

「嗯!首先,關於我們人民軍隊的問題,我想告訴全國人民,要相信我們的人民軍隊,他們有擔當,也有實力奪回我們失去的上海城,在這點上我對我們的人民軍隊充滿信心。至於,我自己……」雷正說到這裡突然停了下來。

「嗯?雷先生,怎麼了?」吳珊珊疑惑問。

老婆請安分 「沒事!」雷正笑了笑,「不知道有些話在這裡能不能說?」

吳珊珊望嚮導編,只見導編打了個沒問題的手勢,想必導編會處理好。

「沒問題!您想表達什麼話您儘管說出來。」吳珊珊道。

「雖然我不經常上網,不過,對於民眾關注我的事我是知道的。民眾將希望寄託到我身上,那是對我的肯定,我很感動。不過,我仍然會對你們說,相信我們的領導人,相信我們的人民軍隊,他們之中同樣有許許多多默默無聞的英雄,那是真正的英雄。來之前我曾想過,我可不可以跟隨軍方一起去奪回屬於我們的上海城,但是嘛!應該得不到允許吧!如果可以,我希望去上海城見見半月族的王。」

啪啪啪!吳珊珊使勁鼓掌。

「雷先生,很精彩的一番談話,我都被您感動到。不過,我覺得,您還是別去上海城的好,太危險了。您自己也說了,您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戰爭的事情還是交給國家,交給我們的人民軍隊處理。我認為性命比什麼都重要。」

不論出於真心還是客套,吳珊珊這番話讓雷正對她的印象改善不少,至少這是一個還會懂得關心他人的人,而且,吳珊珊也是在幫他,畢竟雷正的話不免有些狂妄自大。

「謝謝你!不過,我並非妄言妄語。」

吳珊珊驚訝看著雷正,一時間不知如何應答。本來她以為雷正為了自己的名聲才那樣說話,所以她順便給雷正賣個人情,給他找個台階下來,不曾曉得,雷正卻是認真的。

見吳珊珊愣場,導編著急的給吳珊珊提示。

吳珊珊端正坐姿,宣告訪談結束。

「我們的訪談節目到此結束,我們的人民英雄雷正給出的答覆不知道您是否滿意,是否會繼續支持他。觀眾朋友們有什麼想對雷正說的話,可以到我們節目的官博下方留言,我們會為您傳遞給雷正先生。」

雷正見導編已經開始收拾東西,於是問吳珊珊:「結束了?」

「嗯!結束了!怎麼,你還沒說完嗎?」一回到正常對話,吳珊珊又變回原來的臉面,對雷正不冷不熱的態度。

「額!倒不是!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面對變臉的吳珊珊,雷正一時間沒反應回來。

「當然!要不要我送你?」吳珊珊道。

「額!不用,不用。」雷正趕緊拒絕。

「走吧!我送你到公司門外,怎麼說也是因為你我才有機會重新做回記者。」

吳珊珊說著先行一步,雷正不好推卻,隨其後離開訪談室。 雷正的訪談視頻發布后在民眾之間引起劇烈反響,有人稱讚雷正真實可靠,勇氣可佳,也有人詆毀雷正作秀,想出名想瘋了。

總體來說,支持雷正的人比較多,大家都願意相信勇氣和擔當的存在,而不是逢場作戲的人設。

通過這一次民間英雄人物的發聲,人們對政府,對人民軍隊放心不少,同時開始議論和猜想雷正口中的英雄是不是真的存在!如果存在,到底是哪些人?至於雷正欲隨軍參戰的事,民眾大多認為不現實,專業事交給專業的人來做,雷正又不是軍人,軍隊不會允許他跟隨。

不過,大眾的聲音雷正是聽不到了,因為此時他已經被特務「請」到東部戰區大本營,劉洪司令員的辦公室喝茶,沒錯,是真的在喝茶。

「雷正,聽說你與神兵小隊趙隊長很熟,是不是?」劉洪打量著面前正襟危坐的雷正。

「那個,首長,我和詩楠的確是好朋友。」

雷正現在可是大氣不敢吐,他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被軍部最高領導之一的東部戰區司令員劉洪請喝茶。當特務找上門時,雷正還誤以為自己是不是犯什麼錯,說錯什麼話,得罪劉洪,心裡一直莫名緊張。沒想到劉洪找他第一件事是為了詢問趙詩楠的事。

「上次妖族禍亂江北,你和趙隊長幫了我東部戰區很大的忙,一直以來,我都沒時間向你們道謝呢!」

「首長言重,身為國民,為國為民那是份內的事。」雷正道。

「哈哈!要是別人說這種話我可能會嗤之以鼻,不過你小子嘛!有實力,有擔當,配得上這句話。」劉洪大笑。

雷正內心一蹬,這不是自己之前形容軍隊的話,難道首長知道了不高興,所以才喊自己來?內心緊張感來的更強烈。

「額!首長您過譽,我做的事情與您,甚至與詩楠相比都差太遠。」這種時候自然不能得意忘形。

「你謙虛什麼!能讓神兵小隊趙隊長看上的人不會差,我家那個小子啊!趙隊長可是正眼都不瞧一瞧。」劉洪似乎看穿雷正的想法,於是開了個小玩笑。

雷正內心一愣,好像又聽到什麼了不起的事。不過想想趙詩楠才顏雙全,是個英才都想追求吧!

「這……」雷正不好回應,怎麼說都會得罪人吧!

「題外話!題外話!」劉洪擺擺手,「這次喊你來呢! 重生驚世醫妃:邪王,寵我 主要是想讓你說說妖族的事,你和他們交過手,對他們應該有所了解吧!」

聽到劉洪終於將重點話說出來,雷正不由得鬆口氣,討論妖族,他確實比任何人熟悉。

「是的。」雷正點頭回答。

「好,你來講講這個妖族,還有這個半月族到底從哪裡冒出來的。」

「首長,那我便大膽說出來,您別嫌棄就好。」

「說吧!說吧!最近我可是被那些傢伙搞得腦殼痛。」

劉洪是真的腦殼痛,自從與半月族交戰,他們總是輸多贏少,軍隊的氣勢大不如從前。

「好的,首先從妖族開始,六月二十號那天您還記得吧!」

見劉洪點頭,雷正繼續說下去。

「正是那天,妖族在地球出現。妖族對我們人類來說,就像外星人一般的存在。此前在戰鬥中我曾聽到妖族的對話,他們的星球好像叫妖星,距離地球非常遙遠,他們跨越空間的枷鎖來到地球是為了尋找某種東西,至於什麼東西我也不懂。」

說到這裡雷正看了看劉洪,見其表情平靜,心裡安心許多,因為他把自己的身份還有妖族尋找神庭的事隱瞞劉洪。

「妖族體內有一股特殊的能量,他們稱之為妖元,妖元可以轉化為物質能量釋放出來,從而形成各種各樣威力無窮的攻擊方式,」

「嗯!像是那麼一回事,我的部隊總是遇到莫名其妙的偷襲或者莫名其妙迷路。你說的這個能量有應對方法嗎?」劉洪似乎聽到感興趣的東西,於是問雷正。

「額!應對方法?我想想!應該,應該沒有吧!」雷正模模糊糊,不確定說道。

解決方法是有的,但普通人類做不到,因為他們感知不到妖元的存在。

「沒有?確定沒有?」劉洪見雷正表情便懂他在想什麼。

「額!大概,可能有一個辦法!」雷正本來便不想隱瞞,他只是猶豫不定。

「別婆婆媽媽的,快說出來。」

劉洪急得要拍桌子。

雷正將心一橫直言:「是!那個方法就是請首長允許我到前線。」

「你的意思是只有你去前線才有辦法解決?」劉洪不理解,難道雷正與普通人類不一樣。

「是的,我可以大概感知他們布下的陷阱,或者發動大規模傷害能量的位置。」

雖然雷正的仙靈之氣已經消耗乾乾淨淨,但,能量的波動他依舊可以感知。

「感知?你用什麼感知?比現在的科學儀器更先進?」劉洪聽到雷正的回答,一丁點也不相信,作為新世紀的軍人,他更懂科學武器。

「額!首長,沒有科學儀器,只是一種感覺,之前江北的時候也是這樣,可能是與生俱來的東西。」雷正開始睜眼說瞎話。

「感覺?」

劉洪皺眉,如果僅僅憑藉感覺,這種因素太不穩定,他可不會將士兵們的生命交給一個憑感覺走的人。

「首長,我知道您肯定不會相信,別說您,一般人都不可能相信,所以我一直不告訴任何人,唯一可以證明我的地方便是前線。」 原本劉洪欲嚴正拒絕雷正,但是,雷正最後一句話讓他猶豫。如網路流傳那般,現在的戰況不容樂觀,即便有中部戰區和南部戰區的增援,但,不足以給半月族毀滅性的打擊。如果局勢繼續僵持下去,給足半月族穩定跟腳的時間,遭受毀滅性打擊的將會是人類。

「趙隊長知道嗎?」

最後,劉洪決定給冒險的自己一次機會。

「知道!」

雷正點頭。

「哎!人老了,做事總要顧及方方面面的問題,如果是年輕時候的我,說不定就跟你結交朋友。雷正,我給你一次機會,只有一次,如果你失敗,後果自負。」

劉洪嘴上說後果自負,只是想給雷正增加壓力,讓他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實際上,他心裡已經做好為雷正背鍋的準備。

「絕對不會讓首長失望。」

雷正喜出望外,沒想到劉洪會答應他的要求,看來這次被特務找上門絕對是賺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