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那個餐廳還有多遠?」司厲霆趕緊打斷道。

「快了,還有五分鐘就到。」

司厲霆看到小女人一臉好奇的表情,「真的嗎?三叔你還會設計遊戲,你也太厲害了吧!你設計的是什麼遊戲啊?」

錦衣衛的自我修養 「就是一款仙俠遊戲。」林均顯然是司厲霆的死忠粉,一找到機會就會推銷自己總裁。

「仙俠?我最喜歡玩了,你快告訴我叫什麼名字,我一會兒就去下載。」

「就是……」林均正要說出那款遊戲的名字,司厲霆一記冷眼掃來。

「你讓人醒好紅酒了沒有?」「三叔,吃飯不重要,你究竟設計的什麼遊戲啊?」蘇錦溪眨巴著眼睛很好奇的樣子。 A市的白小雨,唐茗一離開她更覺得自己的生活沒有了趣。

商場來來回回逛了兩圈,寧蕊看她一臉不開心的樣子不由得安慰。

「你最近怎麼老是愁眉苦臉的?」

「還能為了什麼,就是茗啊,我總覺得他有哪裡變了。」

「你啊,我覺得就是不知足,生在福中不知福,你看唐總就是典型的高富帥。

一般的高富帥花花腸子都多,你再看看看唐總,這些年他對你多專一。

明知道你不能懷孕還那麼體貼,你每個月的零用錢比別人一輩子賺的還多呢。」

寧蕊倒是很羨慕白小雨的這種生活,在她看來白小雨就是被唐茗給寵壞了。

「小蕊,茗對我這麼好就是因為當年那件事內疚,如果讓他知道當年……」

「當年怎麼了?」寧蕊聽白小雨似乎話里還有話的意思。

「沒什麼,總之我覺得他自從讓蘇錦溪進了唐家之後一切都變了。

雖然他對我還是和以前一樣好,一樣溫柔,但就是感覺變了。」

「既然對你好不就得了唄?那個蘇錦溪不是有男朋友嘛。

而且和唐總除了回唐家吃飯也沒有其它接觸嘛,你就是喜歡自己嚇自己。」

白小雨連連搖頭,「不是這樣的,真的不是我多想,女人的第六感往往很准。

我是怕他和蘇錦溪假戲真做,他如果真的愛上了蘇錦溪該怎麼辦?」

「你以為是演電視劇呢?那種事情不會發生的,你和唐總在一起好幾年了,他是什麼人你還不清楚嗎?

對了,你說到蘇錦溪我倒是想到了一件事,蘇錦溪的男朋友對她很好呢。」

白小雨有些不明白壓根就和蘇錦溪不相識的寧蕊怎麼會這麼說。

「你認識她男朋友?」

「我不認識,不是你之前說她有男朋友嘛,我是在朋友圈見到蘇錦溪。」

「你朋友圈裡怎麼會有蘇錦溪?」白小雨更加疑惑。

「前兩天我在朋友圈看到我一個同學發的狀態,好像是蘇錦溪的男朋友給她送了很多糖果。

對了,我這裡還有照片,你看看,真的好浪漫呢。」

寧蕊將蘇錦溪坐在糖果堆里的照片給翻了出來。

「你看這麼多的糖果,而且全是國外進口的高級貨,光是這一堆糖至少都得十幾二十萬。

所以蘇錦溪的男朋友肯定也很有錢,你就不要整天整夜的擔心她和你們唐總有什麼關係了吧?」

寧蕊本來說這話出來是為了寬慰白小雨,白小雨卻是眼尖的看到一旁站著的人。

「她怎麼和蒂芙尼在一起,這背景怎麼這麼眼熟?」

「蒂芙尼是誰?」

名門私寵:霸道總裁太深情 白小雨點臉色已經發生了變化,「是茗的助理,這裡好像是助理辦公室,我以前去過的,蘇錦溪怎麼會在這裡?」

「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了,我那個同學就是在唐總公司上班。」

「不好!蘇錦溪絕對和茗有什麼。」白小雨連忙撥打蒂芙尼的電話。

之前她也擔心公司有女人接近唐茗,一開始就將秘書部的幾人關係打點好了。

「小雨姐,有什麼事嗎?」蒂芙尼聲音十分恭敬,秘書部的誰不知道唐茗的女朋友是白小雨。

白小雨十分沉著冷靜,並沒有一來就直接問發生了什麼。

「沒什麼事,就是剛剛在逛街,看到了一款香水,你肯定喜歡,想要問問上次那一瓶香奈兒的你用完了嗎?」

白小雨很會為人處事,給那幾個女秘書送了不少禮物。

「小雨姐你能想著我真是我的榮幸,快差不多了。」

「那我明天給你送到公司來吧。」白小雨試探性道。

「小雨姐,怎麼能勞煩你給我送到公司來?況且我現在也沒有在公司。」

「哦?明天不是周末,你怎麼不在公司呢?」白小雨覺得這裡面有問題。

蒂芙尼也都是人精,白小雨怎麼可能真心將她當朋友?

無事不登三寶殿,她今天肯定是為了什麼而來,只要略一思索蒂芙尼就懂了。

「唐總給我們幾個秘書放了一周的假。」

「什麼!你們部門不是很忙么?他怎麼會給你們放一周這麼長的假。」

蒂芙尼就將蘇錦溪的事情給白小雨說了,本來之前她就想說的,好歹以前也收了不少白小雨的東西。

但蘇錦溪和唐茗的關係她們也看不透,你說唐茗喜歡她吧,又怎麼會打她?

還刻意給所有人放了假,讓蘇錦溪一個人做所有的事情,擺明了就是故意折磨她。

可要是不喜歡,唐茗以前都只帶詹助理出差的,這次還是長差。

這裡面的是是非非蒂芙尼也看不懂,所以在關係還沒有浮出水面之前蒂芙尼也不敢在白小雨面前亂說。

今天白小雨主動打電話來肯定就是聽到了風聲,她只好將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你啊,那等你回來上班的時候我再把香水帶過來。」

「小雨姐你有心了。」

掛了電話白小雨臉上笑容不再,取而代之則是陰冷。

「小雨,你怎麼是這個表情,蘇錦溪他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個賤人竟然去了茗的公司!還當了茗的助理,茗帶著她去美國出差了,就他們兩個人!」

這一下連寧蕊也坐不住了,「小雨,這怕是不妙啊,兩人要是沒什麼的話唐總怎麼單獨帶了她?而且沒有給你說吧。」

背叛感油然而生,白小雨的表情已經徹底垮塌下來。

「不行,我馬上去美國,這麼下去她們真的會出事,我現在就回家拿護照。」

「小雨……」

看著白小雨急急忙忙的樣子,寧蕊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回去的路上白小雨一直心神不寧,摸了摸口袋裡面的糖果。

那一晚放在唐茗車上的糖果分明就是蘇錦溪的,所以在見自己之前唐茗一直和蘇錦溪在一起。

虧得自己還以為那些糖果是唐茗專門買來哄自己開心的,白小雨都快要氣炸了!

該死的蘇錦溪,這個賤人,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

白小雨將口袋裡的糖果全都給灑了出去。

「小姐,不要往車外面扔東西,這樣是很危險的。」

「你他媽給我閉嘴。」白小雨怒氣沖沖道。

司機沒想到看著斯斯文文的女人居然這麼兇殘,嚇得一句話都不敢說。

白小雨急急忙忙買了機票,回家收拾了東西就要趕去美國。

顫抖著手指給唐茗發了一個視頻邀請,她多怕唐茗給她掛斷不接。

好在響了幾下唐茗就接了,「小雨,怎麼了?」 反穿之貴妃駕到娛樂圈 最強空間:邪王的傭兵妃 唐茗儒雅的臉出現在視頻之中。

他似乎正在酒店,白小雨看到平鋪整齊的床鋪稍微安心了一點。

「沒什麼,就是想你了,茗,你在幹什麼?」

「在看這次項目的資料,明天要去和對方的負責人談判。」

看唐茗的表情淡定,白小雨根本就沒有往那方面去想。

茗一直對她很好,他怎麼可能作出背叛自己的事情呢?

「那個……茗,這次你出差帶的還是詹助理嗎?」白小雨還是問出了口。

唐茗遲疑了一下回答:「沒有,我讓他在公司處理其它事情。」

白小雨懸起的心一點點落下,她繼續問道:「以前你不是都帶詹助理,你這次帶的誰?」

「我帶的蒂芙尼,怎麼,小雨你懷疑我是嘛?」唐茗起身繞著房間走了一圈。

「我們都是分房而住的,她在其它房間,小雨,你不要想多了。」

白小雨臉上還帶著笑容,「好的茗,那你忙吧,我不打擾你了。」

「嗯,乖,回來給你帶禮物。」

「茗最好了。」

白小雨和平時一樣掛了電話,當視頻結束的那一刻她臉上只剩下悲涼。

她剛剛才和蒂芙尼通完電話,蒂芙尼是不敢騙她的,所以說唐茗撒謊了。

即便是他現在沒有和蘇錦溪怎樣,他的心裡也一定有鬼,否則他不會欺騙自己。

白小雨再也等不了,連忙趕去了機場。

男人就和放風箏一樣,如果你不小心鬆了手中的線,他就會徹底消失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從房間來看的確沒有女人來過的跡象,所以他的話半真半假。

他和蘇錦溪仍舊是分房而睡,只不過卻隱瞞了自己他是和蘇錦溪去的事實。

明晚會有一個晚宴,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唐茗一定會讓蘇錦溪當他的女伴。

白小雨一想到這裡心就狠狠的疼,原本是正房的她卻一步步變成了小三。

蘇錦溪一個無名無實的演員,最後卻順理成章的站在了唐茗的身邊和他出雙入對。

她是唐家公認的兒媳婦,一旦唐茗公布蘇錦溪的身份,自己就徹底被打入了冷宮。

不,她絕對不能讓那樣的事情發生。

美國。

音樂,燭光,美酒,看著繁華的夜景,吹著夜晚的暖風,蘇錦溪心情很好。

這一刻她真的覺得自己就是童話故事中的公主,一切都是那麼完美無缺。

「三叔,你會在美國呆多久?」

司厲霆優雅的端著紅酒杯小酌一口,「你希望我呆多久?」

「我希望每天都可以見到你。」

「如你所願,乾杯。」

他的陸小姐又美又嬌 「乾杯。」紅酒杯相撞,兩人相視一笑。 飯吃了一半,司厲霆突然接了一個電話,他起身欲走。

「蘇蘇,我有事情要去處理一下,一會兒你吃好了我讓司機送你回酒店可以嗎?」

蘇錦溪有些不開心,「是公事嗎?」

「嗯,對,約了一個CEO談事情。」

蘇錦溪就知道他來美國不可能是玩玩而已,肯定也是有事的。

「好,你去忙吧,我一個人可以的。」

司厲霆攬過她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乖,等忙了我就帶你去玩。」

「拜拜。」

蘇錦溪看著司厲霆急急忙忙離開的背影,心裡沒來由的失落。

雖然一開始進入唐茗公司是為了成長,顯然成長速度比她想象中要慢。

不管是唐茗還是司厲霆,他們對自己都有一種保護欲,不想自己去接觸那些。

例如這次唐茗要談的合作,唐茗在飛機上都在整理資料。

這本來是自己應該做的,唐茗卻沒有要自己做,讓自己好好休息。

蘇錦溪不開心的喝了一口紅酒,雖然他說女人應該是要被寵著的,蘇錦溪卻並不想這樣。

她起身看著外面繁華的夜景,她想要和司厲霆並肩而立,而不是被人小心翼翼的呵護。

蘇錦溪眼神慢慢變得堅定起來,看來她是應該做點什麼了。

吃完了東西,蘇錦溪拍了一張夜景這才離開餐廳。

出門的瞬間門口有幾人進來,為首的男人身穿黑色西裝,神情淡漠。

也許是在異國他鄉見到東方面孔,習慣性的她會多看一眼。

兩人擦肩而過,男人的餘光也掃了蘇錦溪一眼,這個角度只看到蘇錦溪的側臉。

很優雅的女孩,男人收回視線。

「蘇小姐,我送你回去。」

蘇錦溪上了車,任由著司機將她送了回去。

男人走到餐廳的包間,裡面已經有幾人了,「顧少,請你出來一次還真是不容易,聽說你要回國了?」

被稱之為顧少的男人略一點頭,「是。」

「你說你在美國的生意做得風聲水起,回國幹什麼?」

「哎,你這就不知道吧,顧少是要回國見網友。」

那人口中的酒噴出來,「顧南滄,都什麼年代了,你還玩網戀?」

顧南滄冷冷掃了他一眼,「爺樂意,喝你的酒,過幾天我就回國,今晚是出來見你們最後一面。」

「呸呸呸,什麼叫最後一面,你那嘴不知道說點好的?明天的晚宴你總要去吧?」

「嗯。」

「顧少,你還真的是為了那個女人回國的?你就不怕見光死,萬一是個摳腳大叔呢?」一旁的人嘲笑道。

顧南滄想著這兩年和那人的聊天記錄,她肯定不是摳腳大叔,也不是騙錢的。

自己多次提出要給她買禮物她都不接受,而且她經常去做兼職,那樣的女孩兒不可能是騙子。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