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那倒不至於,小友放心吧!一次也就一種類型的符籙而已!」看到姜陽的表情,司馬南星趕緊解釋道。

「我說老頭兒,你還是坑我,一次一種符籙也不是小數目啊!以我觀察到的那些符籙數量,每一種符籙的數量最少也有幾十個!那可是相當於幾十個天仙境的人輪流揍我啊,而且還是不能還手的那種!」

一聽司馬南星這麼一說,姜陽也急了,前輩也不叫了,直接叫上老頭兒了!

「我說小友你別著急,先聽老夫把話說完嘛!老夫又不是讓你赤手空拳的接受這些符籙,你可以穿上甲胄的嘛!」

看到姜陽急得都不叫自己前輩,而改叫老頭兒了,司馬南星趕緊開口解釋起來。

「呃,那個,前輩,能穿甲胄你為啥不早說,嘿嘿!」姜陽這個屬狗臉的一聽司馬南星的解釋,立馬就換了一副嘴臉!

有了盔甲的防護,自己也就是承受一些符籙破滅時的衝擊餘波而已,雖說這些符籙的數量有點多,衝擊力量的餘波也不會小,但以自己的肉身強悍程度來說,應該還是比較有把握的!

「你們先退出去吧,萬一我承受不住,那些符籙破滅時傷到你們就不好了!」雖說比較有把握,但凡事都怕一個萬一,所以姜陽還是將其餘隊員全部趕了出去!

「姜大哥,別硬扛!」臨出去前,伊凡終於還是忍不住喊了出來。那聲音中蘊含的擔心是個人都能聽得出來,惹得小蛟妻都分心扭過頭來看了伊凡一眼!看得姜陽是心肝兒直顫!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時光如流水一般,豈是說補就能補的,這種事情柳祿自然清楚,他之所以這樣說,無非是讓斷了邱老闆的退路。

事情果然如他猜想一般,他這邊話音還未落地,邱老闆「撲通」一下,又跪於面前,將頭伏在柳祿的腳面上,哀求道:「柳二爺,你讓我陪禮道歉,或者是賠償銀兩都可以,可這時間我該怎麼賠呢!」

讓人不解的是,柳祿佯裝驚訝地往後一撤,詫異地說道:「你這是做什麼,你我非主非仆,我豈能受你這般大禮!」說着又上前一步,彎腰將其攙扶起來,甚至伸手撣了撣其衣衫上塵土。

待幫邱老闆收拾乾淨之後,柳祿又後撤兩步,上下打量了其一番,見一切妥當,便語重心長地說道。

「自古以來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乃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你今日耽誤了我時間,我若收了你的銀子,回頭被人以訛傳訛說我仗勢欺人,豈不害了我們柳府的名聲。」

說着故意一頓,抬眼瞟了一眼溫子琦裴淵庭兩人,繼續道:「所以,你還是賠我時間吧,免的被有心之人借題發揮!」

這話一出口,圍觀眾人俱都愣住,柳祿剛才說話他們可是聽的一清二楚,賠錢還好說,受苦受累總有個數,可是這時間改如何賠呢,這明顯是在刁難。雖然對此多數心中頗有說辭,可一想其身後的柳府,便紛紛搖頭嘆息不止。

邱老闆雖被人稱呼老闆,但其實就是一個擺攤的小販,他又何曾遇到過這種事情,登時急得眼眶一熱,幾欲要哭出聲來。

一直環抱雙臂冷眼觀瞧的溫子琦,心中對眼前這個柳祿早已是嗤之以鼻,此時聞聽他這番詭辯,不由冷哼一聲。

從剛才柳祿說讓邱老闆賠償時間之時,溫子琦便知道這個柳祿老狐狸葫蘆里買的什麼葯。

時間如何賠,這明顯是想讓他和裴淵庭其中一人隨他去柳府,來彌補其這裏消耗的時間。

心中雖然是一清二楚,但是並不想點破,而今見他竟然將邱老闆一個堂堂七尺男兒,給逼的潸然淚下,便沒好氣地說道:「差不多就可以了,你到底想幹什麼!」

其實這話乍一聽好像是在勸阻,可是若仔細揣摩一下,便能從中體會此話其實是讓柳祿說出解決之法。

一直笑盈盈地柳祿,聽聞這番言語后,單手撫須佯裝攢眉苦思道:「讓他補償時間顯然也是難以做到的,但是將我在此逗留的時間趕出來應該是可以辦到的!」

正低頭傷神的邱老闆聞聽此言,連忙昂起頭驚喜地問道:「柳二爺,您說,我該怎麼辦才能將時間趕出來呢?」說着神色一動,好似想到什麼一般,連忙道:「要不我這就跑去益春堂給你請大夫?」

眾人一聽,這倒是一個好辦法,有人甚至附和道:「這個辦法不錯,柳二爺是去益春堂請大夫的路上被你衝撞了,理應你代他前去跑這一趟!」

圍觀的人又不是傻子,一聽這話便知道此人有意相幫。有人挑頭就有人跟風,果然此人話音還未落,旁別又響起了一聲,「此人我認識,腳力出其的好,在十里八鄉也是小有名氣!」

看着原本之前還一邊倒的氛圍,轉眼間變成了相互爭執,柳祿眸種閃過一絲精光,拿眼瞟了一下眾人,隨即嘆了一口氣道:「就算此人腳力再好,可這一來一去估計也要至少一炷香的時間!」

說着一副惋惜之樣的長吁一口氣,喃喃道:「要是此地就有一個郎中該多好啊!」這話雖然看似喃喃自語,但是其聲音恐怕就是長許遠外都聽一清二楚。

聽到這一番話之後,眾人俱都點了點頭,此話說的一點沒錯,若是此地若有一個益春堂的郎中該多好,一切事情都迎刃而解。

「終於說到這了!」溫子琦緩步上前,雙眸猶如深淵一般地盯着柳祿,語氣戲虐著說道:「逗了這麼大的一個彎子,不就是希望我們插手嗎?還賠償時間!」

說着回頭瞅了下裴淵庭笑着說道:「看到了沒哦,我二人早在他計劃之內!」

裴淵庭抬頭輕瞥了一眼柳祿,毫不客氣地說道:「老狐狸嗎,行此等之事自然是駕輕就熟!」

說着走到邱老闆面前輕拍其肩膀,柔聲笑道:「你放心好了,他如此刁難你,其實就是想讓我們隨他去一下柳府而已!」

聽聞此言的邱老闆一頭霧水,雙眸轉來轉去,仔細地打量着眼前地二人,猛然間想起這不是和凌公子一起出現過的二人嗎?

心中登時大喜道:「原來是您二位爺,一直覺得眼熟,就是想不起來是在哪裏見過。」說着撩衣便欲跪,可未待他俯身就又被架了起來。

「你這是幹什麼,」裴淵庭眉睫一挑,打趣道:「怎麼動不動就跪,我又不是…」說話間瞟了一眼其身上的衣服,笑着說道:「你現在去如意樓了?」

邱老闆嘿嘿一笑,伸手指了指自己衣襟上的『如意』二字,恭敬地回道:「公子真是好眼力,我現在確實在如意樓,那一日掌柜的見了錦帕之後,就讓我跟着現在的採辦學習。」

說着神色黯淡了些許,小聲繼續道:「昨日母親舊疾複發,照顧了整夜,臨天明竟然睡著了,錯過了時辰,所以才!」

也許是認為慌神撞了人,即使是天大的緣由也是詭辯,所以話說到這裏便沒有在繼續說下去,可裴淵庭並沒有就此打住的計劃,便順着他的話題揚聲說道:「所以才被這幫歹人撞翻在地!」

裴淵庭正值壯年說話聲音本就洪亮,此時又故意揚聲,此話就好似一顆炸雷一般在人群中響起,就連遠處坐在車轅上看熱鬧的黃捕頭也都聽得一清二楚。

聞聽這麼一吼,黃捕頭先是一愣,隨即搖了搖頭,輕笑一聲道:「求救就求救,還弄這麼對花花腸子。」

便一個側翻下了馬車,嚷和著就奔人群而來,一邊走一邊還罵道:「湊熱鬧一個個跑的必誰都快,正讓你們上陣殺敵吧,全都是縮頭烏龜!」

說話間便來到人群之間,三推五搡就來到人群中間,看着整洋洋得意的裴淵庭,淡淡地問道:「怎麼了老裴,是誰把誰撞了!」

這話看着像是在詢問,實則是將話語權交到其手中。

有道是吃人家嘴軟,拿人家手段,此時黃捕頭想的則是等下如意樓買單之事一定是裴淵庭,所以自然說話就有些偏袒。

裴淵庭何許人,自幼在街面上摸爬滾打,豈能聽不出這話的意思,便將手一抬,指著柳祿說道:「此人在外面打着柳府的旗號,橫行霸道欺壓鄉鄰,撞了人非但不認錯,還到打一耙子。」

說着沖黃捕頭一抱拳繼續道:「黃捕頭,你也是青州人,自然知道咋們柳知府的名聲和門風,你覺得他府上會有這樣的敗類嗎?」

黃捕頭聽聞此言,嘴角微微抽搐,拿眼一瞪裴淵庭,心中狠不得上去扇他幾巴掌,這明顯是找死要拉個墊背的,在這嚷嚷鬧事竟然這般口無遮攔。

但是仔細一想,自己之前的遭遇,顯然凌浩然能夠直接越過柳知府與朝廷通氣,如此一來,顯然是並沒有將這個知府放在眼裏。

既然此人對自己有提攜之意,那麼就應該順勢而為,而不是去對這個從未謀面的柳知府溜須拍馬。

與其做這種沒有把握的事情,還不如多和裴淵庭套套近乎,此人可是和凌浩然稱兄道弟,關鍵之時若能替自己美言兩句,即使是得罪了柳知府又如何。

念及至此,便微微一笑,轉頭掃了一眼柳祿,陰陽怪氣地問道:「柳二爺,你我也不是第一次相見了,你怎麼能做這種事情呢,你一堂堂管事的出來進去那是代表着柳府,行此等之事就不怕柳知府責罵?」

圍觀的眾人本以為這捕頭一來,風向更是偏向於柳祿,俗話說的好官官相護,像黃捕頭這種級別的人,有這種討好獻媚柳府的機會豈能輕易放過。

可剛才的這一番話,若不是聾子俱都能明白,這哪裏是討好獻媚,分明是矛頭直指。就在眾人驚訝此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之際,被他訓斥的柳祿竟然說話了。

「黃捕頭這話說得我柳祿有點不明不白,你未曾調查就這樣對我出言誹謗,你就不怕我家老爺治你個失察之罪?」

此話一出,黃捕頭好似突然間有冷水灌頂一般,瞬間清醒。

凌浩然是否權欲滔天,終究是自己猜測,而柳祿所說的柳知府可是實打實的青州土皇帝。得罪一個隨時可讓自己人頭落地的,去討好一個虛無縹緲的猜測,覺不是明智之舉。

念及至此,便哈哈一笑,湊到柳祿近前壓低聲音道:「二爺,你還不知道我,剛才那一番話明顯是說給這群鄉巴佬聽得,你怎麼能當真呢!」

說着看了一下邱老闆,沒好氣地問道:「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最好說清楚,免得遭受皮肉之苦!」 「邵斐!這是怎麼回事?顏丫頭怎麼了?」唐老爺子也趕來了,攔在了司邵斐的面前,他伸手想去查探一下喬顏的情況,但是被司邵斐避過了。

他不讓任何人碰他家阿顏。

「睡著了,老師,阿顏她只是睡著了,您讓開,我要帶阿顏回家。」

但唐老爺子卻沒動,他威嚴開口問司邵斐後面的王野「你說,顏丫頭怎麼了?」

「喬、喬小姐她……」王野小心翼翼的回答「她死了。」

他這句話讓他唐老爺子臉色大變,但反應更激烈的還是這個懷裏抱着喬顏的男人,只見他對王野一腳狠狠的踹了過去「你胡說什麼!滾!」

「阿顏沒有死,老師,別聽他亂說,阿顏只是太累了,她需要休息一會兒,她說,她想跟我回雲州,我們馬上就走,現在就走。」

司邵斐說着,又失魂落魄的親了懷中人兒慘白的額頭一口,感受到人兒的存在,才安心些。

他就要從唐老爺子側邊繞過去。

「站住!邵斐,你給我說清楚!顏丫頭怎麼會突然……」唐老爺子沉痛開口,此刻的老人家站都有些站不住,他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更說不出口。

「她是我孫女!」唐老爺子強調著這句話,把拄著的拐杖敲得咚咚響「我要知道誰把她害成現在這樣子的!連命都沒有了!我不能讓顏丫頭死的不明不白!」

「是我,是我害的,是我害的阿顏……」

司邵斐喃喃低語,他依舊眼神渙散,只是將懷裏的人兒抱的更緊些。

「你害的?邵斐,你給我說清楚!你跟顏丫頭之間,到底有什麼恩怨?你為什麼對她下死手?你今日要是不說清楚,我不會放你離開!」

司邵斐根本不敢去回想那些痛苦的記憶,他像是恍若未聞一樣,只神情木木的對唐老爺子道「老師,我要帶阿顏回家,還請不要阻攔。」

但唐老爺子的語氣卻威嚴冷厲了幾分,隨着他這句話落,司邵斐立馬就被十來個人高馬上的保鏢團團圍住「說清楚,邵斐!不給個交代,你出不了帝都!」

而同時,他帶來的王野幾人,也被另一波黑衣保鏢圍住,根本幫不了他。

帝都是唐家人的地盤,唐老爺子若是不想讓司邵斐離開,他是肯定離開不了的。

但司邵斐卻罔顧這些。

只見他再次親了喬顏冰涼的小臉蛋一口「阿顏,他們都是壞人,都阻攔我帶你回家,不過別怕,我會帶你回去的。」

男人說着,已經用給喬顏蓋在身上的西裝,將人兒牢牢綁在了他自己的背上。

然後,他的血紅冷眸看向了周圍這十來個保鏢。

「老師,學生對不起了。」

司邵斐嘶啞開口間,已經先果決狠厲的出了手。

「嘭嘭!」只見司邵斐一上手,就快狠準的解決了兩個,一開始他是佔上風的,但時間一長,在一群專業保鏢的圍攻下,就變得很相當吃力了。

「咳咳咳~」小腹又中了一拳后,男人猛地咳出了一口血。

「司總!」

王野見狀急的不行「唐老爺子,求您別為難司總了,他身上有傷,有很重的傷,根本不能動手,再這樣下去,這些人會打死他的!」

畢竟是自己最鍾愛的學生,唐老爺子見司邵斐虛弱吐血的樣子,也皺眉的於心不忍「邵斐,馬上住手,帶着顏丫頭跟我去唐家說清楚。」

但卻被男人立即拒絕了,下一刻,他用大拇指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慘笑一聲「老師,學生說過了,要帶阿顏回雲州呢。」

這讓唐老爺子瞬間沉下了臉,冷聲吩咐帶來的人「你們動手輕點,把他帶走!」

「是,老爺子!」

也就在這些保鏢恭敬應答時,司邵斐已經再次出手,嗜血發狂的冷眸讓他發狠的採用了完全不要命的打法。

於是,唐老爺子臉色陰沉的,看着他帶來的人一個又一個的倒在地上。

直到最後,十四個人全倒下了。

渾身是血的司邵斐,也幾乎半跪在地上起不了身。

「咳咳咳~」眾目睽睽之下,男人又是一口血噴出來。

隨後,他緩了好一會兒,才艱難顫抖著起身,將喬顏抱在自己幾乎已經被血浸透的懷裏,並用滴著血的大手,輕輕的縷了一下喬顏亂了的髮絲「阿顏,好了,現在我們可以走了。」

「老爺子,屬下這就去……」

唐老爺子後面還有着幾個頂尖的貼身保鏢,其中有一個就要踏出一步攔人。

畢竟,司邵斐這時候基本上已經到了強弩之末,隨便一個保鏢都能將他解決攔住。

但卻被一根伸出來的拐杖阻止「讓他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