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那地方距離此地尚且有些遠,趕過去需要時間。」龍嬰兒樣子愁苦。

「龍道友打算如何?」秦墨分外沉靜。

「如今雖已過去半年之久,但倭島修士想必也斷然不會放鬆警惕,必定還在島中大肆尋找我等,我們暫且先在此處等候,待在下恢復后,再一起前去。」龍嬰兒說道。

「既然龍道友身受重傷,想必行動也是不便,秦某尚且有其他打算,就不多奉陪了。」秦墨對此人心生疑慮,無意與此人多糾纏。

「秦道友且慢。」龍嬰兒疾聲呼道。

秦墨意外看著龍嬰兒。

「不知秦道友有何打算?」龍嬰兒面生急色。

「這個不便告訴龍道友,若龍道友沒有別的事,秦某這就走了。」秦墨立即縱身一躍,便化作一道青光,迅速激射出去。

但青光剛剛遁至半空,忽的四周空間一沉,竟然被封鎖。

「龍道友這是什麼意思?」秦墨懸於半空,回頭怒盯龍嬰兒。

「秦道友也實在沒別的辦法了,既然如此,龍某也只好強行留下你了。」龍嬰兒臉色忽變,瞬間疾疾伸手一點,一層靈光瞬間護在體外,就在這個時候,四隻黑影一閃而出,瞬間出現在龍嬰兒體外,同時四團紫焰迅速喯吐而出。

不過龍嬰兒的反應極快,先一步凝化而出的水靈第一時間擋住了四隻『陰司小狼』的攻擊。

四隻小傢伙知道元嬰修士不好對付,偷襲不成后,第一時間迅速一溜煙的功夫從龍嬰兒身邊逃離。龍嬰兒反應過來時,四隻小傢伙已然逃出百丈遠。

「看來你早就猜疑我,不過可惜,這四隻『陰靈獸』還只是五階,尚且對我造不成任何傷害。」龍嬰兒冬瓜臉上擠出邪邪冷笑。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龍嬰兒臉色忽的再次一變,一道金芒突然間跳脫而出,出現在他的眉心前,速度之快,令他也未察覺。

金光一閃,直接沒入龍嬰兒的眉心之中。

龍嬰兒先是一慌之下,倒也不亂,迅速心神大定,頭頂同樣一隻頭大身小的元嬰跳出,跟著,元嬰迅速憑空指出,從指尖激射出一顆米粒大小的晶粒,此晶粒隨著元嬰一點之後,其中迅速爆出一團精純的水光,水光立即湧入龍嬰兒體中。

片刻之後,在龍嬰兒的識海中,激射的金芒迅速被水光鎮壓。

這個時候,秦墨頭頂的元嬰也一跳而出,元嬰跳出之後,立即雙指疾快一點,空氣之中忽的傳出一聲鋒銳的爆鳴聲音,一道金光突然從龍嬰兒身後,金光出現后,其中傳出更為霸道的鋒意,瞬間激射向龍嬰兒的元嬰之上。

龍嬰兒頓時臉色驟變,雖是慌亂,但反應也是不慢,元嬰第一時間匆匆一跳,便瞬間一頭扎入龍嬰兒腦中,躲過這一擊。

懸於半空的秦墨眼中閃過一絲狠意,元嬰迅速再次一抬手,一盞青類從口中喯出,青燈喯出后,元嬰疾疾往青燈上一拍,燈上青焰迅速脫落,第一時間落在龍嬰兒身體四周的靈罩之上。

靈罩沾上青焰片刻時間,便迅速被青焰焚滅乾淨,與之同時,元嬰這個時候早已變化了數道指法的雙掌隨即向前一推,青燈之上頓時青光大溢,一條條青藤忽的從青燈之上瞬間迎光而生,第一時間自半空而下,將下方的山頭纏得密不透風。

青藤之中,龍嬰兒見此,臉色陰沉無光,匆匆從懷裡掏出那隻先只前被他收起的怪碗,隨著靈力往碗口一注,碗中頓時發出一聲奇大的水爆聲音,這水爆聲音像是瀑布沖閘之音。

這隻靈碗乃是龍嬰兒煉化的一座【靈湖】而成,碗中湖水瞬間狂沖而出,封在四周的青藤第一時間向外鼓起,像是一個吹起了幾十丈大小的巨大藤球。

「秦道友暫時還有時間可逃,若是等那位道友來了,以我二人之人,屆時你再想逃,恐怕就有些困難了。」被困於藤球之中的龍嬰兒厲聲傳出。

「你果然暗藏鬼胎。」秦墨眼神發寒,並沒有第一時間遁走。

那人倘若當真能夠及時趕來,龍嬰兒斷然也不會告知他,必會儘力脫住他。

當下,秦墨魂神即定,元嬰立即匆匆落坐,同時,一道魂神之『意』瞬間浩然盪而起。

『生之意!』

一道無形之『意』瞬間集成於元嬰雙指之間,只見雙指之外,一團微弱的『意』化成一條奇特的圈,忽吞忽吐。

這個時候,元嬰神色立定之際,手指蘊藏著的『生之意』瞬間一指點出去。

『青藤』瞬間在『生之意』的滲入下,立即迸發蓬勃生機,青藤爆增,原本要被撐破的青藤迅速有如收緊的鐵鏈,不斷縮小,壓縮至僅有十餘丈大小。

這個時候,秦墨眼中精光一閃,立即一拍手腕,腕上戴著的【附魂鐲】頓飛脫出去,化成一個二十餘丈大小的巨鐲,立即懸浮在青藤頂上。

【附魂鐲】雖只是五階法寶,不是攻擊性的靈器,不過這並不影響【附魂鐲】的妙用,【附魂鐲】之中散出莫大的魂靈吸力,立即朝著下方狂吸。

被困在青藤中的龍嬰兒頓感覺到魂靈之力被吸走,立即嚇了一跳,瘋狂的掙紮起來。

元嬰之上的魂靈之力被強行吸走,對元嬰可是莫大的傷害。

「秦道友,有什麼話好說,龍某人得罪在先,還請道友放過龍某人。」龍嬰兒雖是瘋狂掙扎,但『天青藤』被元嬰的『生之意』滲透后的堅韌度,根本就掙不斷,這讓龍嬰兒更是焦如螞蟻。

「好!我問你幾個問題,你若如實回答,在下倒是可以收手。」秦墨懸挂於半空,沉聲冷道。 「你問!」龍嬰兒不敢違逆。

「你是倭島修士?」秦墨也不遲疑,立即沉聲重音問。

「我是帝國修士,我們同為帝國修士,如今在此倭島上,還請秦道友不要為難。」龍嬰兒抓住機會就求饒。

「嘿嘿。」秦墨冷冷一笑,笑得龍嬰兒皮肉發寒,並沒有要接龍嬰兒此話的意思,繼續問道:「龍道友既然是帝國修士,在下與道友按說毫無任何過節,先前也未曾蒙面,道友又為何會對在下動手?要是龍道友不實說,在下可是不會相信的。」

龍嬰兒略是遲了一遲,這才又急急說道:「秦道友慧眼如炬,龍某也就不瞞道友,事實上在下與端木家族有些關係,是端木家族暗中的供奉。」

「原來如此,不過先前龍道友刻意提示沉劍,想來也是故意借沉劍來隱蔽自己。」秦墨眼睛轉了兩圈,早已經猜到了龍嬰兒可能背後還有其他隱瞞。

「秦道友,在下已經回答了你好幾個問題,你可以放了在下吧。」龍嬰兒聲音漸怒。

「龍道友放心,秦某隻是困住你,短時間還沒能力殺你,只要道友如實解答在下的疑惑,在下自然不會過多為難道友。」秦墨眯起眼睛,似笑非笑,看樣子像極了一頭正在謀生詭計的狡猾狐狸。

「那好!在下可以將知道的一切都告知秦道友,但你先將這件吸魂法寶取走。否則在下若是自爆無嬰,秦道友恐怕也要遭受大難。」龍嬰兒哼聲怒及。

「龍道友倘若當真要自爆元嬰,秦某也無可奈何,不過元嬰修為實之不易,整個帝國十幾億人能夠修至元嬰境的也曲指可數,道友若是真的肯自爆元嬰,秦某可是不會相信的。」秦墨不急不慢的笑著。

「可惡!」龍嬰兒頓時大怒。

「龍道友若是氣急敗壞,咱們可是沒辦法好好交流,在下雖是殺不了道友,不過苦的可還是道友。」秦墨一副『我為你好』的態度。

但事實上這傢伙向來是能吸人血便要趁機會啃一口肉,能吃肉便要連骨頭也吞了的狠主。

龍嬰兒雖是暫時無生命危險,但頭頂【附魂鐲】瘋狂的吸噬『魂靈』也令他如坐火爐之中,苦不堪言。

雖是大怒,但龍嬰兒不得不壓下怒火,咬牙說道:「秦道友還有多少問題,一次性問清楚吧,否則在下若是當真逼急了,也是會做出一些讓道友後悔的事。」

秦墨並不懼怕,懸浮半空,依然一副不急不慢的樣子:「那位追向龍道友的蒙面人,想必應該是端木家族的人吧?不知道是端木家族什麼人?」

「此人身份我也不知,但此人在端木家族中的地位不低。」龍嬰兒惱怒道。

「哦。」秦墨應了一聲,遲了遲,聽下龍嬰兒傳來几絲不耐煩的怒聲,這才繼續問道:「這次倭島竟有好幾名元嬰修士,此事究竟是怎麼回事?」

「此事我確實不知。我只是與那蒙面修士尚且熟悉,倭島中的事情,完全是那蒙面修士自己主導,他也未向我提過任何消息。」龍嬰兒如實回道。

「是嗎?」 重生之寵你不 秦墨一副不相信的樣子。

「可惡!你根本就不想放過我。」龍嬰兒似乎覺察到秦墨心思。

敗家子別惹我 「既然你這樣說,那秦某人就順了你意。」秦墨自然不會輕易放過此人。

龍嬰兒頓時靈力大盛瘋狂掙扎。

秦墨也不遲疑,雙掌一拍,青木靈力瞬間震向下方。

一柱香的時間后,秦墨眼中閃過一絲精光,迅速伸手一招,將【附魂鐲】收回,同時,張口一吞,將【青燈】重新吞入口中,遽爾,立即身轉一遁,便化作一道青光,急溜溜的朝著遠處一閃而去,很快消失在遠處大山盡頭。

此時,龍嬰兒雖是重獲,但魂靈被【附魂鐲】附行吸噬,『元嬰』虛弱得幾乎昏迷過去。

半柱香的時間后,一道靈光這才遲遲遁來,不過秦墨已然遠遁而去,只留下重傷的龍嬰兒。

青光自遠處高空一閃,從高空落入下方某片山林之中,落定之後,秦墨立即將【附魂鐲】取下,再召喚出四隻『陰司小狼』,先前受傷的『陰司小狼』被重點照顧,不過其餘三隻小傢伙也狼吞虎咽的迅速吞煉【附魂鐲】中的魂靈。

如今元嬰之後,金丹期的修士對秦墨來說已無任何威脅,但對手變成元嬰修士之後,五階的『陰靈獸』對元嬰修士的威脅已然不大,甚至還可能被元嬰修士反殺。

必須得想辦法讓四隻『陰靈獸』晉階至六階,如此才能夠威脅元嬰修士。

秦墨心裡這樣想著,動作倒也不停,迅速坐定下來恢復。

四周的樹木再次以他身為中心向著四周枯萎擴散……

此處已經距離秦墨與龍嬰兒鬥法之地足有三百里以上距離,而且在遁行的時候,更是變了好幾次方向,同時更讓『陰司小狼』一路毀去自己的遁跡靈息,如此,也不會被人捕捉追來。

不過不知道校長和苗玉兒他們如今情況如何?

幾日後,秦墨從山間遁出,青光一閃,朝著遠處遁去。

【附魂鐲】從龍嬰兒身上吸走的『魂靈』並不足夠滿足四隻『陰司小狼』提升修為,四隻小傢伙如今雖都已五階後期,但要晉階至六階,還需要一些時間。

除非是那頭六階的『藤蛇』蛇魂,若是奪到此物,倒是極有可能助『陰司小狼』成功晉階至六階。

要知道當初『藤蛇』可是六階大成晉階七階化蛇成蛟,其蛇魂之強,至少足夠滿足一隻『陰司小狼』晉階。

不過『蛇魂』如今必然被佐藤家族和秋田家族牢牢掌控,秦墨即使心有所想,但也不會貿然找死。

飛速遁行在山林之間,忽的,秦墨眼睛一凝,頓時停了下來,跟著眉頭輕皺,似乎在思考什麼?片刻后,立即神色一定,迅速遁光一轉,立即遠遁而去。

一日後,秦墨在某處山頭上停下,消失在山頭中,不久后又有一道靈光遁來,落入山頭后消失不見。

「秦兄……你,已是元嬰修士!」來人震驚。

「想不到你竟然也在倭島。」秦墨有些意外。 「澤音是龍澤家族的人,我來倭島並不會太難。」余修陽面對秦墨,態度極為恭善,倒並非是他怯怕秦墨,只是秦墨如今已是元嬰修士,即使收斂氣息,身上的元嬰修境,對金丹修士來說,也無形形成一股無怒自威。

偷吻成癮,前夫強勢寵 秦墨也有些沒意外竟然會在倭島遇上余修陽。

「龍澤家族最近情況如何?」秦墨問道。

「龍澤家族如今勢力已比早前更強。我聽說有一群帝國的元嬰修士闖上了倭島,這才無意間與您暗中聯繫,想不到秦兄竟然也是在倭島上。」余修陽大概明白了些什麼?

「此間之事有些複雜,一時說不清。龍澤家族之中可有元嬰修士?」秦墨再道。

「沒有,龍澤家主也僅僅只是金丹後期修為。」余修陽如實答道。

「如今我被困在倭島,短時恐怕逃不出去,另外還需要對這島上情況詳細了解。」秦墨欲言不明。

余修陽自然會意秦墨心意,笑道:「在下如今是金丹中期修為,在龍澤家族也還是有一定的地位,秦兄若是願意前往龍澤家族,在下願意從中牽引,想必龍澤家族能夠結交一名元嬰修士,必然也是大開大門。」

「好!」秦墨點點頭。

二人迅速化作兩道靈光遁去。

小半天時間后,二人從來到一座大山前。大山看上去荒林一片,這個時候,余修陽掐指往前一點,指尖一道靈勁激射在前頭空間之上,屆時,前頭山頭突然出現一個奇怪小陣,此小陣四方八面,共有六條奇特柱子建成,在其中有一個較大的奇怪水晶石台。

余修陽走在前,秦墨跟在後,二人一前一後走入石台,這個時候,余修陽再次往石台上一點,整座如石台四周的六條大柱忽的靈光一盛,同時,石台外圍陣光迅速一閃,將石台裹在陣中,這個時候,四周靈光忽的一沉,身體隨著之一輕,但僅僅兩口茶的呼吸后,便感覺四周一實,跟著靈光散去,從裡面走出后,已然是一處偌大的廣場。

廣場四周一幢一幢木製房樓,有如一座小城鎮。

余修陽疾疾伸指一彈,一道靈光激射而出,落入遠處某幢高大的房屋之中,跟著,那屋中便迅速傳出一聲靈爆之聲,一道靈光第一時間匆匆飛遁而來。

靈光落下,便第一時間注意到旁邊的秦墨。

「晚輩龍澤一朗,見過前輩。」來人神念往秦墨身上一掃,頓時臉色瞬間發白,第一時間恭敬的朝著秦墨行了一禮。

此人雖說的是倭島語,不過秦墨如今已經完全掌控了這倭島語。

「不必客氣。」秦墨點點頭。此人不過金丹中期修為,如今秦墨再看到金丹後期修士,不知不覺便有一股自高向下的氣威,即使他不刻意,也能有此感覺。

「秦兄,這位正是澤音的父親。」余修陽主動介紹道。

「在下暫且需要在龍澤家族停留一段時間,此外也還有些小事需要龍澤家族幫忙。」秦墨潤聲說道。

「前輩願意下榻,已是我龍澤家族莫大的榮幸,我龍澤家族必定會盡全力照顧前輩,必不會讓前輩失望。」龍澤一朗格外熱情,立即領著秦墨前往家族之中的貴賓室。

龍澤一朗幾乎備制了龍澤家族最好的東西招待秦墨,入夜的時候,更有一名漂亮女子來到秦墨房間。此女子姿色也算是極品,穿著極具誘惑的緊身牛仔褲,將本是高挑的身材更是襯得極致,雙臀圓潤,身上抹著濃郁香味。

要說這樣的女子在常人眼裡,確實也算得上是神字級的人物,不過秦墨冷眼掃過後,一股極其不舒服的俗氣瞬間湧上心頭。

「滾!」秦墨冷漠得不解風情清喝一聲,一道莫大的氣息瞬間從屋子裡傳出,頓時震在龍澤家族之中。

整個龍澤家族所有修士都臉色嘩然一變,尤其是龍澤一朗更是神色一慌,急急忙忙前往秦墨門前賠罪,不過此時秦墨的房門已關,剛才進入房中的女子此時戰戰兢兢的站在屋外,像極了被嚇傻的鵪鶉一樣。

余修陽第二天才知道,不過秦墨已經閉門謝客。

至於龍澤家族的內部事情,秦墨並不關心,余修陽是否想借他的餘威在龍澤家族之中貢固自己的地位,他也並不在乎。事實上他來龍澤家族,也是想依借龍澤家族在倭島的勢力,暗中幫助自己。

除了可以更好隱藏之外,龍澤家族對整個倭島了如掌指,在倭島的勢力也不弱,秦墨已然令龍澤一朗暗中幫忙查探校長等人的消息。

不過秦墨並不急於找以校長等人,當初幾人分開時,為了各自安全,相互協定除非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否則大家不要聯繫。而且即使是遇到危險,幾人也不能直接聯繫,只能釋放靈息,待人他人尋找。

這也是為什麼秦墨會找到龍嬰兒的原因。

此外,秦墨也讓龍澤一朗尋找『陰靈之地』和佐藤家族和秋田兩大家族的幾處重要秘寶之地。

既然已經來了倭島,現在雖被困,不過秦墨並不是太擔心。

這天,龍澤一朗再次來到秦墨房間外。

「晚輩一朗,見過秦前輩。」龍澤一朗在門外恭恭敬敬。

稍遲,房間無聲打開,秦墨所化一道青影輕閃,出現在門外:「可有消息了?」

「晚輩尋找到了一處『極陰』之地,那裡曾是島上修士最大的忍者修魂場。」龍澤一朗如實回道。

當下,秦墨不再遲疑,立即第一時間在龍澤一朗的帶領下來到一處巨大的荒山之地。前方陰氣極其濃郁,濃郁的陰氣尚未靠近,便讓人感覺到一股毛骨悚然的陰寒氣息刺在皮膚上,令皮膚生出一陣寒意。

原來曾經在倭島修士中一有種【忍術】修職,這些忍者修士忍受世間最痛的修法,修練出最強大的魂靈。不過一般情況下,【忍術】修者難以忍受剖腹這等世間最極限的痛,在修鍊的過程中便就此死亡。而為了祭奠這些死去的所謂高大修士,曾經的『忍術』宗門將這些人的屍魂一下埋葬在此地,更是封上聖地之名,歷經千百年後,此地死去的修者因為魂魄曾在修鍊中小有所成,因此魂靈極重,久而久之,此地的『陰氣』也就越來越重,直到後來,佐藤和秋田家族統一全島后,將【忍術】修職廢除,忍者修士最終被趕殺殆盡,而此處所謂的『修魂場』反倒是保留了下來。 「好了,余道友,你們可以回去了,此地『陰靈』之氣極深,而且其中更有兇惡『魂煞』,你們不需要同行。」秦墨對身邊余修陽等人說道。

余修陽也自知此處並非什麼善地,『陰靈』對靈修來說並無任何作用不說,反而還大有傷害。

龍澤一朗自也知道秦墨不會帶著他一起,因此也老老實實的不敢違逆秦墨意思。

待眾人離開,秦墨立即身影一閃,便化作一道青影直接沖向前方陰氣之中。

此地陰氣極重,即使眼下正是烈陽當頭,但在陰地之中,四周也陰氣森森,偶有幽異聲音傳來,空洞失靈,令人頭皮發麻。

不過這些陰氣對秦墨來說並無任何傷害,這些陰氣最多三階,被靈力直接隔擋在外。

進入陰地越深,陰氣越濃,此時有如深夜在林中潛行一般,能見度不過十來米,不過在『魔瞳』之中,一切顯現於眼。

「可惜『第二身』並不在此,此地對『第二身』來說,可是難得的修鍊寶地。」秦墨暗暗絲語一句,忽的眼睛一定,立即身影一閃,出現在百丈之外,此一團臉盆大小的碧青之物出現在前。

此物外形似人臉,無身,口奇大,整張大佔了大半的臉,口中生出奇怪的怪齒,注意到秦墨后,立即發出一聲刺耳的空靈怒聲。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