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那怎麼能行呢,王公子幫了我,是我的大恩人,我怎麼能扔下恩人自己離開呢,放心吧,榆林鎮我很熟的,你們要去哪裡我都可以帶你們去。「

雲媚總是有很多的理由賴在他們身邊不走,韓小貝越來越不喜歡她,到後來都是討厭她了。

再然後,他們就遇上了來找他們的韓楉樰了。

聽韓小貝講完前因後果,雖然細節上有些差入,但是總體上也和她想得差不多,英雄救美的故事總是貫穿古今的。

「娘親,你說我是不是不應該讓王叔叔救那個叫什麼雲媚的女人啊,我一點也不喜歡她,她還總是纏著王叔叔。」

雖然韓小貝還不懂什麼男女之情,愛與不愛的,但是他知道雲媚那樣做,就是想要和容初璟在一起。

想到自己救了一個不喜歡的女人,說不定還要把自己爹爹給搭上呢,雖然現在還沒有原諒他,但是如果爹爹真的和那個雲媚在一起了,他就真的沒有爹爹了,韓小貝有些垂頭喪氣,一點也提不起精神。

「傻小貝,救人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啊。」韓楉樰認真的對韓小貝說。

「不管怎麼說,既然救了,就不要想其他的了,若是真的不喜歡,或是他是壞人,那就不再見他,等他下次再有危險的時候你也可以選擇不救他了。」

「是么,真的是這樣嗎,那下次我就可以不幫她了對不對?」

雖然不是很懂,但韓小貝一向很聽韓楉樰的話,覺得他娘親說的都是對的。

「那當然,以後小貝想救就救,不想救就不救,但是今天小貝幫了人就是一件值得表揚的事情,晚上娘親給你做好吃的。」

「楉樰,小貝,你們再說做什麼好吃的呢?有沒有我的份啊?」

容初璟回來的時候正好聽到最後一句話,忍不住開口。

韓楉樰沒有理他,韓小貝瞪了他一眼,也沒有說話,跟著他娘親離開了。

這是怎麼了,還在生氣,但是自己好像沒有做過什麼讓他們母子不高興的事吧,容初璟打算再去找韓小貝好好問問。

沒想到,韓小貝這一個下午,都沒有和他講話,這下真的讓容初璟有些著急了,努力的想著,最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過什麼連自己也不知道的事惹了他們生氣。

還好,生氣歸生氣,晚飯的時候韓楉樰還是讓容初璟上了桌,和他們一起吃飯的。

「唔,娘親,這個菜好咸啊!」

韓小貝夾了一筷子青菜到嘴裡,馬上又忍不住把它吐了出來。

韓楉樰沒什麼食慾,基本上沒動過筷子,聽到韓小貝的話,有些不相信。

「是嗎?」

自己也伸手夾了一點放到嘴裡,真是有點咸。

「很咸嗎,還好吧,你吃別的吧。」

「娘親,這個糖醋排骨好酸啊,你放了多少醋啊?」

不能吃青菜,韓小貝又吃起了排骨,不過排骨的味道,也是出乎他的意料的難吃。

韓小貝放下碗筷,有些擔心的看著韓楉樰。

「娘親,你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啊?」

要不然怎麼這麼反常,容初璟聽到韓小貝的話也滿含關心的看著韓楉樰。

「楉樰,你沒事吧?」

韓楉樰盯著桌上的菜,心思有些恍惚,剛剛做菜的時候她在想什麼,好像都是和容初璟有關的。

想到今天在街上他和雲媚握在一起的手,還有韓小貝說的,雲媚不斷往他身上靠的話,她的心裡覺得有些不舒服,悶悶的。

好像還有些澀澀的,她理不清這樣感情,但是覺得不太對勁,好不容易讓自己看起來很平靜,和平常一樣,沒想到還是把菜做得一塌糊塗。

看到兒子關切的臉蛋,韓楉樰卻不知該如何和他說起自己心裡複雜的感覺。

「娘親沒事,就是有點累了,我先回房休息一下,若是菜不好吃,你讓車大娘重新給你做一份吧。」

聽到韓楉樰說只是累了,想休息,韓小貝鬆了口氣,很是體貼的說道:「放心吧娘親,你先去好好的休息吧,我沒事的。」

看著韓楉樰離開的身影,容初璟卻有些狐疑的眯起了眼睛,楉樰今天的情緒好像很不對勁,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容初璟仔細的想了想,早上出門的時候,還好好的,後來在街上遇到了,看到雲媚的時候好像就有些不太好了,難道是因為不喜歡雲媚。

不對,楉樰不是這樣一個會為了不想乾的人而影響心情的人,而且後來一起逛街她也沒有表現出來。

再後來,就是雲媚差點摔倒,他扶住了她,楉樰在看到他們握在一起的手,聽到雲媚說要以身相許的話后,情緒就不好了。

想到這裡,容初璟的腦袋裡靈光一閃。

「難道,楉樰她是在吃醋!」

想到韓楉樰會為了他吃醋,容初璟的心情大好。

「王叔叔,你在說什麼醋的,難道你要吃這個放多了醋的糖醋排骨嗎?」

容初璟的聲音雖然高興,但是卻不大,韓小貝隱約聽到他說『吃醋』什麼的。

現在容初璟因為自己心裡覺得韓楉樰還是在乎他的,心情很是愉快,就連韓小貝把那盤放多了醋的排骨端到他面前,也覺得沒什麼。

甚至想到這是韓楉樰親自做的,還很高興吃了起來。

看著吃得開心的容初璟,韓小貝覺得自己的牙都有些酸痛了,搖了搖頭,跑開了,他很是不解,覺得今天娘親和爹爹都有些不正常。

這時,益生堂附近的一家長生堂醫館,正燈火通明著,幾個年齡在四五十左右的男人一起坐在屋子,談論著的正是韓楉樰和她的益生堂。

「王掌柜,在這樣下去生意都被益生堂給搶走了。」

說話的是長生堂的吳管事,一臉的不甘心。

「就是,韓楉樰一個黃毛丫頭,也敢打著神醫的名號行事,也太不把我們這些前輩放在眼裡了。」

長生堂的鄭大夫義憤填膺的聲討著韓楉樰,覺得她一個小丫頭的醫術高明好像就是不尊重他似的。

坐在最上首的是一個頭髮有些發白,身子矮胖的四十多歲的男人,正是長生堂的掌柜王三山。

聽到前面兩個人說的話,王三山眯著一雙不大的眼睛慢慢的想了想,才對著兩人開口。

「兩位放心,韓楉樰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頭,一到榆林鎮就打著神醫的名號四處招攬生意,現在連千金醫館也給收購了。」

提起千金醫館時,王三山的語氣里明顯有一絲幸災樂禍,以前他就和千金醫館不對付,想到現在它已經不復存在,怎麼能不高興。

一想到千金醫館沒有落到自己手裡,被韓若樰奪去,他心裡就是一陣惱火。

還有千金醫館換牌那日,上官老兒竟然給他弄了一個沒臉,這筆賬他自然要要一併算在韓若樰身上。

「既然她這麼不給我們面子,不知道收斂一點,王某自然是會給她點教訓的,不然她還以為這榆林鎮是她益生堂獨大了呢。」

王三山說到要給韓楉樰教訓時,眼裡閃過一絲銳利,嘴角翹起一抹陰冷的笑,看得另外兩個人都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不過,現在韓楉樰的名聲正盛,還是要等一個合適的機會,才好出手。」

吳管事和鄭大夫聽了連連點頭。

那晚之後,韓楉樰努力把自己心中那些怪異的,亂七八糟的思緒壓下,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又忙了起來。

看著和以前沒有什麼變化的韓楉樰,容初璟疑心,難道那天真的是自己想多了,其實楉樰她並沒有為自己吃醋,他也有些不確定了。

「韓大夫,你好,自從桃花村一別後,倒是好些日子不見了。」

韓楉樰沒想到,她才把想要請孫大夫到益生堂做事的想法告訴曹直正,還沒過兩天,孫大夫就出現在了她的面前,這個曹直正辦事效率真不錯。

「孫大夫來了,快請坐。」

兩個人坐下,又讓小馬上了茶之後,才開始說起正事。

「韓大夫,我聽曹大人說,你這裡想請個大夫,不知道我合不合適?」

孫大夫聽說要到益生堂來的時候還是很高興的,在桃花村治療瘟疫的時候,和韓楉樰一起合作,他就很敬佩她了。

「孫大夫說笑了,孫大夫肯來,我真是求之不得呢。」

接下來又說了些待遇問題和如何安排之類的話,孫大夫就算是真正的成為益生堂的大夫了。

藥材加工作坊只需要懂藥材的人就好了,不需要醫術太過高明,而益生堂里是給人看病抓藥的,這個對醫術就有要求了。

古大夫和孫大夫的醫術都不錯加上之前的王大夫,這三個人就留在益生堂,至於錢大夫和周大夫,雖然醫術不精湛但是處理藥材是沒有問題的,就去藥材作坊好了。

韓楉樰把自己的決定告訴了五個人,大家都沒有提出反對的意見,於是就這樣決定了。

「趙管事,這是錢大夫和周大夫,以後就管理這裡的藥材。」

這日,韓楉樰帶著錢大夫和周大夫來到以前的千金醫館,現在屬於她的藥材加工坊,把他們兩人介紹給這裡的趙管事。

接著又把趙管事介紹給兩個人。

「這是這裡的管事,姓趙,以後你們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和他商量。」

初次見面,幾個人難免寒暄客氣,互相介紹一番,韓楉樰既不參與,也不離開,待他們聊的差不多了,才讓趙管事帶著她四下走走。

韓楉樰仔細的看著,發現趙管事的能力還是很不錯的,把所有事情都處理的僅僅有條,絲毫不見凌亂的跡象。

除了韓楉樰外,另外兩個人也是頻頻點頭,很是佩服趙管事的能力。

「好了,既然事情都交接好了,我就回去了,若是有什麼事,就讓人到對面的益生堂找我。」

用了不少的時間,總算把所有的地方都轉完了,韓楉樰打算離開,幾個很是客氣的把她送出了門。

「韓大夫可真是個了不起的大夫,不僅醫術好,而且醫德也好,不顧自身的危險治好了桃花村的瘟疫,現在還開了這麼大的一家製藥坊。」 「是啊,別看韓大夫只是一個女子,她身上那份魄力真是連很多男子都比不上呢。」

韓楉樰不知道她走之後,這些人就在感嘆著她的豐功偉績,另外的人,聽到這話,也都是點頭贊同。

韓楉樰剛剛進到後院,就看到容初璟和雲媚在那裡拉拉扯扯的。

其實只是韓楉樰以為的拉扯,實際上是雲媚一直在往容初璟身上靠,而容初璟想躲開她罷了。

「王公子,這是我的一番心意,還請您收下。」

雲媚努力的想要去抓著容初璟的手,把自己手中的東西交給他。

容初璟有些不耐煩眼前的這個女人了,他剛剛只是看書看得有些累了,想出來看看韓楉樰回來沒有。

沒想到一出來就碰到這個女人,還被她給粘上了,說什麼要報答他的救命之恩,親手綉了個荷包送給他。

容初璟正想不管不顧的把這個女人推開,就看到韓楉樰走了進來,頓時面上一喜,也忘了剛剛要做的動作。

「楉樰,你回來了。」

趁著容初璟一分神的空隙,雲媚的身子就貼到了他的身上,還順勢將手裡的荷包塞到了他的手裡。

韓楉樰定睛一看,是繡的鴛鴦戲水,綉工不怎麼樣,布料倒是不錯,看著還黏在容初璟身上捨不得下來的女人,停下了腳步,沒有馬上離開。

「雲姑娘這是沒有骨頭了嗎?要這麼靠在男人的身上,還是說雲姑娘就是喜歡依靠著男人。」

「你少胡說八道,我只是……我又不是來找你的,你管那麼多幹什麼!」

雲媚被韓楉樰的話氣得變了臉色,怒氣沖沖的說道,但身子還是稍微離開了容初璟一點,站直了起來。

是啊,自己管雲媚做什麼,他們做什麼都不關自己的事啊,以前她也從來不會管這些閑事的。

只是剛剛,看到雲媚靠在容初璟的身上,自己心裡就好像很生氣,還有點酸,一些話好像沒過腦子一樣就說出來了。

容初璟見韓楉樰臉色有些不好,想向她解釋。

「楉樰,你聽我說,不是你看到的那樣……」

然而,韓楉樰沒有給他這個解釋的機會,狠狠地瞪了容初璟一眼,就離開了這裡,她不能讓這兩個人繼續影響她的情緒,這不是個好現象。

看著離開的韓楉樰,雲媚得意的一笑,好像她得到了勝利一樣。

「王公子,這個韓大夫還真是奇怪,連別人的事情都要管。」

話里話外的,就是想說,韓楉樰管的太多了。

容初璟冷冷的看了雲媚一眼,沒有說話,把剛剛塞到他手裡的荷包,又重新塞回了她的手上,轉身離開。

雲媚看著又重新回到她手裡的,她辛辛苦苦綉了好幾天的荷包,獃獃的站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人都走了。

很是不甘心的嘟囔了著:「都是韓楉樰這個不要臉的女人壞了我的事兒。」

但是也不得不離開了,走到門口的時候,看到不知道在那裡站了多久的小敏,很是不客氣的把心中的鬱悶發泄到了她身上。

「看什麼看啊!小丫頭片子!」

看著她走遠的身影,小敏沖著她撇了撇嘴,做了個鬼臉。

「誰稀罕看你,不要臉。」

「娘親,這段話是什麼意思啊?」

韓小貝看著坐在他對面的韓楉樰,拿著一本書過來問她,可是沒有得到回答。

「娘親,娘親。」

「啊,小貝,你叫我什麼事啊?」

韓小貝看著心不在焉的韓楉樰,又叫了她好幾聲,還忍不住輕輕地推了她一下,才讓它回過神來。

「娘親,你怎麼了,我剛剛叫你好幾聲了,你都沒有應我。」

韓小貝沒有繼續問韓楉樰剛剛他想要問她的那段不懂的話是什麼意思,而是關心她出了什麼事。

「放心吧,小貝,娘親只是昨天晚上沒有睡好,所以才有些沒精神的。」

韓楉樰到不是為了寬慰韓小貝才這樣說,而是昨天晚上真的沒有睡好,只是沒有說好的原因卻是因為容初璟。

雖然韓楉樰這樣說,韓小貝卻沒有真正的放心下來,反而更加的憂心忡忡了,他能明顯的感覺到,這兩日娘親的心情都不是很好。

而且時不時的就會走神,有時要喊好幾聲她才能聽到,也只有在忙起來的時候才會聚精會神,一但空閑下來,又會經常和剛剛一樣。

沒有辦法,韓小貝也不知道找誰解決好,所以這天晚上就和小敏坐在院子里說起來了。

「小敏,你知道我娘親最近怎麼了嗎?好像不是很高興的樣子。」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