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那怎麼辦?」裕華詢問鋒朝「難不成就這樣讓他們亂來?」

「殺,殺到他們生疑,殺到他們怕。」鋒朝此時已經爬上一個隘口,站在最高處,往下望去,臉上的表情非常的冷冽。

「不行,之前我們殺掉的兩人,是旋風門內門的弟子,以他們內勁五重的實力,出來這麼久,都沒有回去復命,幾個老不死的那麼精明,一定會猜到有高手助我。到時候,他們一定會出動內勁九重的核心弟子,甚至是先天境界的長老也說不定。」裕華抓著鋒朝的肩膀,神色擔憂,不停地勸阻道「以你的實力,雖說不一定會敗下來,但你如今拖著我這個累贅,在強大也是白搭。所以,我們還是走,走遠一點,即使背井離鄉,走出南嶼省的範圍,只要能保住性命就行。」

「那兩個菜貨就算是內門的高手了,那所謂長老應該也不是什麼強者,等著,宰他兩個震懾一下,至少以後一段時間,能讓他們生疑,不敢亂動手,我們也好穩定下來。」鋒朝推斷,所謂先天高手,應該就是凡境四五重的修士,掌握修鍊法門后,便可以將體內真元逼出,在外面形成護罩,作為防禦之用。

「不行,你本身就受了重傷,血液流逝太多,那還有什麼力氣打鬥,我們快走吧!」裕華掙扎著從鋒朝的身上下來,伸手拉著他的手,就往山下拉。

不是因為擔心連累自己,而是眼前的男人,本就是萍水相逢,在接受自己一瓶丹藥后,竟然直接許諾願與他生死與共,並且還出手殺死了旋風門的內門弟子,這對於霸者一般的旋風門,可是不可饒恕的罪孽。

「嘿嘿,屍山血海我都活下來了,一點小傷怕什麼。」鋒朝想起自己被陷害,遭萬靈背叛時,他征戰諸天的情景了

那一戰,天地崩裂,血流成河,生命如草芥,成片的天兵天將隕落,一個個上神被打得爆碎,血霧在虛空中散開,如同一朵朵盛開的花朵。

最後,遭業力反噬,境界不穩,才導致被那幾個老匹夫得手,將自己封印。

「行,那你告訴我,你現在到底什麼實力?」裕華雖是古武門派中的棋子,但沒學會什麼修鍊的功法,只學過一些最基本防身術,就連用槍,都是在外界實習的時候,利用本身所在地區的資源學的。

「按你所說的境界劃分,大概先天境一二重吧!不是很高。」鋒朝無所謂的聳聳肩膀。

鋒朝越是無所謂,裕華反倒越相信,只說了三個字「我等你」,便起身躲到不遠處的一顆大樹下。

此時,夜已過半,東邊的天際,有了一絲魚白浮現。

「獵人系統正在進行第二階段匹配,匹配成功…

任務載入完成,如下:殺死一位凡境三階的修士,可積攢十枚獵人值,獎勵靈玉丹一枚。

以強力收復,可積攢二十枚獵人值,獎勵靈玉丹兩枚,另贈予「度人經」第一篇。

任務失敗,予以境界削落,系統會將宿主錄入為附近門派的追殺者,自動發布懸賞令,讓群雄追殺。」

突兀間,腦海里響起冰冷的提示音響起。 「追殺嗎?」 重生之嫡女無良 鋒朝舔舔嘴唇,淡漠的臉上,浮現激昂的戰意「不用失敗,就現在執行吧!」

戰鬥,才是突破的最快捷徑啊!

「系統受理,正在進行任務懸賞登記,扣除宿主百枚主宰值。

懸賞成功…

任務設定:暗殺。

自主接受失敗懲罰,不用削落境界。」

系統冰冷提示。

鋒朝笑了笑,他對這個口口聲聲稱自己為系統的人,很感興趣。

可惜,對方實力太強,不是現在的自己能夠探查得到。

「啊…」

話音剛落下,遠處驚起一道長嘯聲。

鋒朝舉目望去,依舊昏暗的大山深處,一道流光,自遠處疾馳而來。

流光的速度很快,幾乎一步百米。

不過盞茶的功夫,就清晰的出現在遠處的山坳口。

此時,可以清晰的看到,流光中有一個中年漢子,手裡提著把大刀,怒目圓睜。

「執法峰代長老劉毅,他竟然親自來此,完了。」

後方,裕華倒吸一口涼氣,臉色陰沉不定,隨後竟然支起身子,踉蹌的想要走到鋒朝身邊,與他並肩作戰。

鋒朝擺手,制止裕華,淡定的說道「不過剛剛踏入先天境界的垃圾,你不用擔心,我自己可以應付。」

「殺了我旋風門的人,竟然還不走,賊子好膽。」

李毅先天境界的修為,全力施展下,速度近乎突破音速,帶著尖嘯聲。

幾分鐘的功夫,就跨越山石阻礙,來到山隘下。

「本來我以為,今天至少能幹掉一兩個先天期的高手,沒想到來了你這麼一個廢物,看來你們旋風門也是狠心大啊!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嗎?」鋒朝伸手摺了跟樹枝,輕移腳步,朝著李毅走去,點指著他的面頰,冷聲說道「不過,既然你來了,那就給我當個警示牌吧!好告誡那幾個老不死的玩意,別惹我,否則我全弄死。」

「我懂你為什麼來得那麼快了,是心臟起搏器,怪不得你們要我改良,原來是用來探查根據弟子的,早知道如此,我就…我恨啊!」

裕華雖然沒有走出,但依然能看清楚下方的李毅,可以清除的看到,李毅找到他們后,隨手將一部手機裝入懷中。

她何等的聰明,一下子就看手機的作用,順手將綁縛在胸口的一個拇指大小的東西扯下來,抬腳踩碎。

李毅看著裕華踩碎追蹤器,冷笑道「賤人,我金刀門費盡資源培養你多年,剛有一點作用,就叛逃出來,真以為你翅膀硬了是嗎?」

「戰鬥時,不要太自信,特別是與我這樣的人,分心,就意味著會丟掉性命。」

裕華還沒來得及說話,就看見依舊向前踏步的鋒朝,輕輕甩手,一道刺目的白光爆出。

這是元力凝結出來的氣刃,雖然比不上傳說中的劍氣,但卻相差無幾。

「嗤。」

氣刃閃爍,貫穿虛空,所過之處,大石崩碎,古樹攔腰截斷。

剎那間,便沖至李毅面前。

「咔。」

只是,摧枯拉朽的劍光,到達李毅面前時,斬中一道無形的屏障。

瞬息分崩離析。

「咦,不是元力,是刀氣,看來是我想錯了呢!」鋒朝砸吧嘴,腳下步伐不變,繼續朝前,每踏出一步,便是一斬,道道氣刃斬出。

「噹、噹…」

他輕描淡寫,可李毅卻是驚恐無比,不斷退後。

竟然能一口氣連發數十道元力攻擊,而且看起來猶有餘力的樣子。

以李毅先天期的修為,戰鬥時,能夠打出十幾道元力斬,就已經頂天了。

而如今面前的青年,一口氣連續斬出那麼多次,怎麼能叫他不驚訝。

這人莫非有先天期四五重的修為?

要真這樣的話,還談什麼誅滅叛徒,先保住性命再說吧!

李毅已經不想在待在這裡了,甚至不顧儀態的將手中大刀往鋒朝的面頰甩去,轉身就跑。

剛才那些豪言壯語,此時依稀還能在耳邊回蕩,打著他的臉,讓他無地自容。

「在我面前,你還想逃?」鋒朝速度極快,騰挪間,就追到李毅後面,手中跳動璀璨光華。

噗。

瞬息間,斬落李毅的頭顱。

「秒秒、殺。」裕華在後面目瞪口呆,堂堂先天期一重的高手,在面對一個毫不知底,甚至可能比自己修為還要低的人時,轉身就走,為了爭取逃脫的時間,竟然將自己的佩刀甩出。

這…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看著晨曦的光輝散下,投落在李毅無頭的屍體上,她捂著嘴巴久久不語。

先天高手,被鋒朝輕鬆斬殺,

真的如同之前所說的一樣,先天境界,對他來說,確實是垃圾,完全可以應付。

鋒朝提著李毅的頭顱,走至裕華隱藏的大樹,用樹枝貫穿,釘在樹身上,轉身對著發愣的裕華說道「用你們的文字,在這棵樹上,寫(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全殺。)」

「嗯。」裕華知道,這是為了起到震懾作用,甚至可以讓旋風門的其他先天長老生疑,段時間內不會派人前來探尋。

她用石塊,沾染李毅的鮮血,在樹身上寫字。

隨後,將綁縛在在李毅身上的心臟起搏器扯下來,掛在盯著李毅頭顱的枝丫上。

「走吧!」

鋒朝背著裕華,繼續趕路。

兩人走後,不到一個小時。

幾道身影,從密林中疾馳而來。

這幾人,有男有女,一共四人。

笑看君心似我心 其中有一個老嫗,看到死不瞑目的李毅,目光不由得落到樹身上的字體,轟然震怒,揮掌間,竟然震碎整個山隘。

與老嫗並排前行的一個青年,神色陰晴不定「李毅功力強橫,更是已經將「旋風刀法」第一篇打磨通透,乃是先天期一重境界的佼佼者,面對二重的先天高手,都能略勝一籌,如今在此被人輕鬆斬殺,說明動手之人修為極高啊!」

「我可不管,敢殺我愛徒,就是老天,也得給我磕頭謝罪。」老嫗神色陰冷,踏步間,就朝著鋒朝所在的方向追去。

後方,三人神色有些不悅。

這女人與他們共列長老,地位相同。

但由於與太上長老有一絲裙帶關係,常受門中呵護,因此很是飛揚跋扈,看誰都不順眼。

此時,儼然是把自己當成了領頭人。 十幾裡外,鋒朝正以最快速度趕路。

遠處山脈崩塌的巨大響聲,他也聽得仔細。

本想留下來等待追兵的,可裕華等不了了,她本就深受重傷,加上一夜不睡,招惹風寒,身體支撐不住,已經累垮了。

一更上牆,二更爬房 所以,鋒朝只能捨棄一切,全力趕到外界,找尋醫師,為裕華療傷救命。

「裕華姑娘,你堅持一會,我這就帶你去找醫師。」

鋒朝感覺到背後的女孩,身體上的熱度明顯明顯降低了,甚至已經開始說胡話了。

他有些焦急,腳下速度更快了。

行進間,雙目不斷掃視兩旁,期頤能找到有用的藥草。

可惜,如今世界的植物,他根本不認識。

時至中午,兩人終於走出大山。

途中,裕華蘇醒過一次,打電話聯繫人過來接,指明方向後,又暈了過去。

鋒朝解脫封印至今,沒有一顆米一口水進到腹中,此時肚子已經咕咕直叫嚷。

可是他依然沒有停下,順著裕華指明的方向,一路賓士。

下午時分,他找到一口泉水,自己簡單洗漱后,用冷水給裕華清洗傷口。

也許是太痛,裕華從沉睡中醒來,虛弱的支起身子,望望四周陌生的環境,道「鋒朝,你怎麼離開國道了,這樣過來接我們的車子,會走岔的。」

「放心,這泉水離道路不過幾米遠,有車子過來,我聽得見。」鋒朝盯著活泉,綠潭深處,偶爾間,有一尾尾拇指大小紅色小魚在遊動。

「弄點吃的,一會有動靜,我會下去攔截。」

鋒朝說罷,一掌印下,波動的力量,形成能量掌印,轟然壓下。

這泉水本身不大,聚攏過來的幽潭,雖然看起來幽深,但範圍不是很廣。

他這一掌下去,整個小潭,泉水猛然爆出,向著四周噴撒。

頃刻間,整個小潭,只剩下渾濁的泥水,還有幾隻小的可憐的魚仔,在泥水中拚命遊動。

「你這是幹嘛?」裕華非常無語,看著裕豐無奈的神情,嘴角抽搐,低聲說道「你的力道太大了,而且這裡面的幾隻小魚也填不飽肚子啊!還不如去摘點野果吃。」

「嗯。」鋒朝也是無奈,他以前修為參天,早就辟穀,就算偶有饞嘴,吩咐下去,便會有人帶著靈果佳肴送上來,他早就忘記餓肚子的感覺了。

如今一切重頭開始。

才發現,原來普通人的基本生活技能,他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

背起裕華,在她的指引下,找到一顆野果樹,正要摘取,耳邊就聽見若有若無的咆哮聲。

這聲音很古怪,像是某種獸類的低吼聲。

還沒等他聽仔細,背上的裕華也聽見了,激動得喊著過來接她的人到了,快點下去。

轉身就走,沿著小路,飛快向下。

衝出林間小道沒一會,一輛古怪的鐵皮柜子沿著道路飛快疾馳而來。

鐵皮柜子速度很快,來到不遠處,從裡面伸出兩顆頭顱,沖著鋒朝這邊大喊「裕華教授,我們來了。」

鋒朝很是疑惑,他想問這鐵皮柜子是什麼東西來著,可裕華根本不給他發言的機會,用僅有的力氣沖著車上的人大喊「給我消炎藥、退燒藥,還有解毒劑,順便給我朋友一點吃的。」

車子停下,從上面跳下來兩人,一男一女,男的長的很胖,樣貌普通。

但那女的身材挺拔高挑,扎著馬尾辮,舉止間,清爽霸氣。

鋒朝側目,這女孩是個練家子,而且是小有所成。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