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那簡直太好了!」村長直接激動地握拳。

冠榮華微微頷首,「只不過種植水性作物需要的農具與大家所用的有一定的差距,皆是恐怕需要村長去請專門的鐵匠打造才行。」

「鐵匠?我們村有啊!」像他們這種離別的村子幾十里路的村子,但凡遇到個陰雨天就寸步難行,所以基本上村裏都是自給自足,做什麼的都有。

村長憨厚地笑了笑,「我們村雖然小,但是該有的還是都有的,裁縫、赤腳醫和鐵匠什麼的都有,只不過裁縫和赤腳醫都逃難去了,鐵匠倒是沒走,只不過……」

村長頓了下,眼底浮現一抹憂傷的神情。

慕胤宸微抿嘴唇,開口道:「鐵匠怎麼了?」

「對啊,如果是受傷什麼的話,我或許能夠幫上點忙。」

冠榮華和慕胤宸一唱一和,全都在等著村長說出鐵匠的下落。

「其實也沒什麼!」村長臉上忽然浮現一抹笑容,「鐵匠身子好著呢,葉神醫不用擔心,我們還是走快些吧,待會兒趕不上了呢!」

村長說完,便轉身繼續在前面帶路,但是顯而易見的事,原本堅強挺直的背膀,隱隱有了一分凄涼的感覺。

慕胤宸看着村長離開的背影,眉頭微蹙,幽暗的眸子散出些微芒。

當他們趕到穀場的時候,趙達已經帶人煮好了面,正在給村民挨個盛面。

穀場旁邊有專門用來臨時存放糧食的涼亭,現在變成了眾人避雨的地方。

趙達最後才盛好自己的面,走到冠榮華幾人身邊坐下。

「村長,我聽說今天大家攔水的時候把堤壩的閘門打開了,那河對岸的那幾畝耕田豈不是就被淹了嘛?」

趙達一邊吃面,一邊說道。

村長:「是啊,好在是把村子保住了,也算是不幸之中的萬幸。」

只見趙達用餘光看了看冠榮華和慕胤宸的神情,見二人似乎都毫不在意,然後開口道,「村長,我們這幫兄弟走南闖北雖然沒闖出來什麼名堂,但是還是見了不少東西,我們曾經見過一種養在水裏的作物,就算是到時候耕地恢復不成原狀也不至於顆粒無收,若是村長覺得需要的話,等兄弟們傷好了,我們就去給你找些回來,也算是報答你們這半個多月來的收留照顧!」

村長拿筷子的手稍微放下,眯笑着眼睛,「趙鏢師這是說的哪裏話,這年頭討生活不容易,我們哪能以恩挾報呢!而且葉神醫已經說了,要讓藥王谷的其他神醫給我們送些種子過來呢!」

「哦?」趙達略微挑眉,鷹眼看向冠榮華,笑道:「原來葉神醫早就已經想到了啊,看來還是趙某我來遲了一步。」

冠榮華謙虛地頷首,「都是希望村子可以渡過難關,何來先來後到之說。」

趙達點了點頭,「既然葉神醫準備了種子,那要不我們就準備耕具吧!葉神醫應該也知道,這水性作物種植用到的根據和傳統的有差別,必須準備新的才行!」

村長萬萬沒想到自己冠榮華和趙達竟然會都如此的積極,將他們村之後的路都已經完全想好,不禁熱淚盈眶。

「能夠遇見趙鏢師和葉神醫都是我們村的幸事啊!我代表我們村村民在這裏謝過二位!」

村長放下碗筷,對着二人拱了拱手。

冠榮華微微頷首,「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

趙達也同樣點了點頭。

吃過早飯,村長就開始組織人修繕那些被水衝垮的牆,同時也把砌的沙袋重新加固了一邊,以備不時之需。

冠榮華和崔蝶回到村長家,把剩下的草藥全部取了出來,配製出預防風寒的葯,然後讓暗一幫忙煮了,讓村民們喝下去禦寒。

「葉神醫在嗎?」

忽然,門外傳來趙達的聲音。

「我去開門!」馬嬸杵著拐杖,作勢要去開門。

然而暗一已經搶先一步,把門打開。

只見趙達扶著一個身上全是泥濘的鏢師站在門口。

趙達緊張道:「葉神醫在嗎,他從山上摔下去,胳膊好像骨折了!」

暗一看了眼趙達身邊的男人,連連點頭,「葉神醫就在裏面,我扶你們進去!」

說完,暗一便走到男人的另一邊,扶着他進去。

冠榮華正在往水裏面加藥材,見暗一和趙達扶著一個男人進來,皺起眉頭。

不等她開口,趙達就先說明了情況,「葉神醫,他從山上摔下來好像把手摔骨折了!」

聞言,冠榮華走過去檢查了下,肱骨確實骨折了。

「先扶他坐下。」冠榮華說完,便去找竹片和紗布。

好在馬嬸本來便是骨折,所以很快就把東西送到冠榮華面前。

冠榮華注意到男人的穿着和趙達很是相似,也是和他一起的鏢師,一邊接骨一邊問,「今日大家都在修繕房屋,你們怎麼會到山上去的?」

只見趙達臉上露出難色,「昨天葉神醫殺掉的馬匹已經吃了大半頭了,我擔心過幾日村裏會再次斷糧,之前聽村民提起後山有野菜,就帶着幾個傷勢較輕的弟兄上山去找野菜,卻不想他踩滑了直接從山上滾了下來。」

「這個季節野菜確實是多,但是這麼多天的大雨下着,那山路就算是我們也不敢輕易走啊!」馬嬸杵著拐杖在一旁說道。

摔斷胳膊的男人滿臉的冷汗,忍着疼,「我們在村子裏白吃白住了這麼長時間,也是想替大家做點事。」

聞言,馬嬸忍不住嘆了口氣,「唉,都是這大雨害得!」

冠榮華很快就替男人包紮好傷口,「接下來半個月里絕不能動這隻手,記住,一絲一毫都不行。」

說完抬眸看向趙達,「你把人帶回去修養吧。」

冠榮華站起身,準備看看風寒湯煮得怎麼樣了。

「神醫,還有事情需要你幫忙!」

趙達忽然拉住冠榮華的肩膀。

冠榮華頓下腳步,目光觸及放在肩膀上的手,轉過身去,「你說。」

趙達緊皺着眉頭,「就是我們去的人還有一個人不慎摔傷,但是因為傷得太重,大家都不敢動他,現在還在後山,希望葉神醫能夠和我去看一下他的傷勢,然後好把他帶下來。」

「還有一個?」冠榮華皺起眉頭,剛才這人的傷確實是摔傷,莫非這南疆人真的是在為村子尋找野菜?

不,不會這樣簡單。

一旁默默聽着的慕胤宸站了起來,看向冠榮華,「葉神醫,時間緊迫,我和你們一起去。」

趙達眸光微閃:「林公子你身體還未完全好,還是留在村子吧,你放心,我們一同上山的弟兄都守在那的,一定會把葉神醫平安送回來。」

然而慕胤宸似乎並沒有聽見一般,將放在一邊的油衣重新披在身上,然後把冠榮華的遞給她,「多個人多個幫手,放心,我的病在沒有複發的時候同大家並沒有異常,對吧,葉神醫?」

冠榮華接過油衣,點頭道,「對,就讓林公子和我一起去吧,他也學過些藥理,可以幫上忙。」

趙達無法拒絕,只好答應。

「那我先把他送回……」

「這個大兄弟就交給我吧,我一定照顧好他!」

暗一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了趙達身邊,去扶著男人沒有受傷的胳膊。

聞言,趙達只好拱了拱手,「那便有勞了,葉神醫林公子,請跟我來!」

趙達說完,轉身便朝院外走去。

在眾人看不見的地方,他的鷹眼中劃過陰鶩,本來想徐徐圖之,既然這麼迫不及待送死,那便只好一併處理了吧。

冠榮華把一包藥粉遞給崔蝶,「等風寒湯熬好以後,務必把它加進去。」

說完看向慕胤宸,二人眼中皆是一閃而過的狡黠。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一!一拳!我沒看錯吧?】

【你確實沒看錯,那西方紫龍被一拳就打飛了出去】

【在這之前,我一直以為主播是靠那些武器道具才能這麼厲害,沒想到,他肉身實力也如此變態,關注了!不,是特別關注!】

【估計那條龍都懵逼了,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會被一個人類一拳打飛】

「……」紫龍確實很懵。

不過,懵的不是陳偉為什麼能以人類之軀將自己一拳打飛。

畢竟,直到現在,紫龍也不認為,陳偉屬於人類。

懵的是,他瘦小身軀內,竟隱藏着如此浩瀚巨力!

轟!

從煙霧中揮舞翅膀,如導彈般衝出,將漫天煙塵吹散開,紫龍喊話道:「你果然不是人類!」

龍嘴張開到最大,對比起來,陳偉只有其中一顆牙齒大小。

液態金屬迅速附着全身,八臂槍魔形態,巨大化。

最上面,沒有安裝槍炮管的雙手伸出,抱抓住紫龍上嘴唇,利爪刺進去,緊勾住皮肉。

同時,一根粗大的槍炮管,直接懟進喉嚨深處。

「嗚!你,你想幹什麼?」紫龍顯然沒有料想到,陳偉會突然轉變形態,給自己來那麼一招。

說起話來,含糊不清。

「再見。」陳偉話音冰冷,毫無感情地說道。

轟!

旋即,白色光線從紫龍尾部穿透出去,擊中地面,火焰爆炸開。

陳偉雙手向兩邊猛地發力,當場將紫龍已經完全被熔空的身軀撕扯成兩半。

【擊殺變異巨蜥成功!恭喜宿主獲得白銀寶箱x1!】

「巨蜥?原來不是龍。」陳偉才反應過來。

將巨蜥殘餘屍體收進系統背包,進行儲存。

身體中心儘管被溶穿了,但兩扇大翅膀完好,烹飪后,或許可以對精靈翅膀進行屬性增益效果。

白白送上門的食材,可不能浪費。

【呃……我想想我應該說點什麼才好】

【奈何本人沒文化,一句卧槽走天下!】

【卧槽兩個字,我已經說累了】

【這西方巨龍未免太不堪一擊了些,秒殺可還行】

【西方龍本來就弱,這條更弱,連噴火能力都沒有,還是我們大夏的龍設定上更厲害些,呼風喚雨,無所不能】

液態金屬消散。

陳偉繼續使用精靈翅膀,在江城上空飛行,尋找著合適,可以安裝避難所的地點。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