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那麼既然您已經知道這個事情了,難道就不能幫幫忙把修司保釋出來嗎?而且他可是您的女婿呀,如果連您都不肯幫他的話,那麼萬一讓別人知道了的話,您的面子往哪兒擱呀?」左夕突然伸出手緊緊抓住左銘威的胳膊,用哀求的眼神看著他。

「你不要來求我,我告訴你吧,我是不會去保釋凌修司的,像這種忘恩負義的傢伙連自己父親都要坑害的人,肯定也不會是什麼好人。」左銘威搖了搖頭,眉心皺得緊緊的,「我現在真是後悔當初把你嫁給了凌修司,如果早就知道他是這種不孝子的話,我肯定會堅決反對你們在一起的,而且當時我之所以會同意你和凌修司在一起是因為看在左家在商界上的地位還有凌家在社會上的身份,並且還指望能夠為我們左家帶來一點利益,但是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根本是不可能的了。」

左夕紅著眼眶看著自己的父親,恐怕這一刻應該是心灰意冷吧。

她弱弱得說道:「爸,那按照您的意思就是說,是鐵了心不會幫我了對嗎?」

「是。」左銘威冷冷地說道,語氣中完全不帶有任何得情感。

「爸,我也是您的親生女兒,為什麼您對我的態度和對左蔓左旋的態度完全不一樣呢?當初我媽也是跟著您受盡了苦頭,最後……最後就這麼去世了。」左夕滾燙的熱淚從臉頰上快速滑落,看著坐在自己面前面無表情的左銘威。

就在這一刻恐怕她完全無法從這個男人的身上找尋到一點點的父愛。

從小到大,他一直都是這麼冷漠地對待自己,她實在是想不明白到底是自己做錯了什麼,才會導致這個男人如此不喜歡自己。

而且她一直以來都深深的記得,在左銘威每次從外面出差回來的時候,就會往家裡面帶一整箱一整箱好多好多的東西,但是每當傭人們翻開箱子,展現在面前的永遠都是左蔓和左旋姐弟倆的禮物,而她卻只能是眼巴巴的看著他們姐弟倆開開心心的分享著。

「閉嘴。」左銘威大聲地呵斥著左夕,「在我面前永遠都不要提起你母親,你不配提起她,更加不配在我的面前提起她。」

說完,左銘威關掉電視后將遙控重重地扔在了茶几上,在安靜的客廳里發出一聲響聲,隨後便起身離開了客廳。

這時候,整個客廳里只剩下了左夕一個人傻傻得呆坐在沙發上面。

客廳里再一次恢復到了原本的安靜。 對於凌修司坐牢的事情,在左家和凌家恐怕除了左夕和沈月鵝難受以外,估計就沒有人會了吧。

凌雲洛的憤怒冷血和左銘威的漠不關心,再加上白鸚的虛情假意哦,當然還有左蔓左旋兩姐弟的冷場熱諷。

都讓左夕的內心深處開始崩潰和恐慌。

她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也是左家的孩子,可是待遇卻和其他兩個孩子完全不同。

難道就是因為他們是白鸚生的,所以左銘威才要這麼狠毒的剝奪她本該享受生活的權利嗎?!

此時此刻,左夕或許是哭累了吧。

深深地躺在沙發上睡著了,進入了夢鄉。

夢裡,她依稀看到自己的母親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醫生和幾個護士們圍在病床兩邊,給她的母親打針和測量母親的各項身體指標,但是好像並不是特別樂觀。

夢裡面,她看到醫生皺著眉頭深深地搖了搖頭,然後走到另一個男人身邊用低沉的聲音正在交流著什麼。

她朝著病床邊走去,她記得她的母親告訴她一定要勇敢面對以後的生活,還說會有另外一個女人替她的母親去好好照顧她。

但是,但是這一切似乎都成為了泡影。

……

清晨。

一縷陽光透過石頭的縫隙照耀了進來。

整個大山依然安靜無比。

那間小石屋裡變得格外亮堂。

肖北重重地推了一把將自己緊緊抱在懷裡的林蕭之後,從稻草堆里站了起來。

然而林蕭卻被她這麼一推也從睡夢中驚醒了過來,站起身子眼眸看著石頭縫隙,看著大山裡面安詳的一切。

一個晚上,林蕭的燒也退了下去。

不用詢問,自己可以感覺得到。

她眼眸從他身上轉移,她此刻迫切的邪王離開這個鬼地方,然後回去洗個熱水澡,並且她覺得自己渾身都超級癢的。

「看來你昨天一個晚上睡得很不錯嘛。」林蕭突然轉頭,轉頭看著肖北,詢問。

肖北回眸看著他。

一臉無語。

然後搖了搖頭說:「並沒有。」

林蕭的薄唇輕輕抿了一下:「好吧,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

「確實是自作多情了,看來你這個傢伙還挺會自以為是的嘛。」肖北嘲諷著林蕭,突然又開口問道,「你覺得你這個人真得挺有趣的,來這裡難道就是簡單的來確定一下結果而已嗎?」

「是的,確實是。」林蕭有些無奈地聳了聳肩膀,語氣中透露著一種不屑。

「腦子有病,真是閑得無聊。」肖北直接給林蕭白了一個白眼,然後緊接著又開始抱怨起來:「真是的,今天整個人都感覺像是要散架了一樣。」

其實如果昨天晚上不是這個傢伙一直緊緊抱著她不放的話,她今天整個人才不會跟要散架了一樣。

這時候林蕭又背對著她站著,安靜得空間里,不知道過了多久。

天色越來越亮。

小石屋裡突然響起了聲音,房門被人打開,一個中年男人走了進來,說:「我們寨主說你們可以出去了。」

總算。

肖北的臉上露出了笑意。

林蕭跟著肖北的腳步,兩個人走了出去。

早上的大山裡,空氣更加清新,那一刻反而讓人有些神清氣爽。

她和林蕭被人帶到了一棟房子的大廳裡面,房梁很高。

坐在大廳前方最中間位置的就是這個山寨的寨主,旁邊也坐了些人,周圍還站了一些人,總而言之架勢看上還不小。

「昨晚上把你們兩個留在這裡,就是要讓你們知道,以後不要隨隨便便進我們寨子,我們這裡不歡迎你們兩個人。」寨主冷聲說道。

肖北轉頭看了一眼林蕭。

林蕭眼神直直的看著寨主,不屑得應了一聲:「嗯。」

「我們這裡也不會接受所謂的拆遷,你們要是有人強制把我們趕走的話,除非讓我們全部都死了算了!」寨主說的非常堅決,並且有些激動,「趕緊給我滾,以後我不想再看到你們了。」

話音落下。

肖北二話不說的直接扭頭就走。

當然在她轉身離開的時候,寨主還輕聲說了一句:「還挺有骨氣的嘛。」

不過肖北才懶得回應,因為她可不想繼續待在這種地方了,也不想和林蕭這種腦子缺氧的人待在一起,甚至待久了會有一種莫名的錯覺叫做同生共死。

林蕭看著肖北的模樣,大步跟上了她。

肖北快速地往山下面走去。

她真得一秒鐘都不想要在這裡待下去了,所以速度有些快。

「嘿,大妹子。」耳邊突然聽到一個婦女的聲音。

肖北轉頭,一轉頭就看到昨天見到的那位可親的中年婦女,她大步追了上來問道:「昨晚上在山裡面住的怎麼樣?肯定不習慣吧。」

肖北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是淡淡得笑了一下。

「唉,我都讓我丈夫叫寨主放你們回去了,可是我丈夫就是不聽我的,我也沒有任何辦法,昨晚上沒有凍著吧。」中年婦女關心道。

「沒什麼,他們給我被子了。」

「嗯嗯,那就好。」中年婦女淳樸的笑了笑,「我給你裝了一些葵花籽,你拿著,如果路上無聊的時候可以吃葵花籽打發打發時間。」

肖北覺得這一刻鼻子有點酸溜溜的。

她其實也不過和這個中年婦女有過一面之緣而已,而她靠近她,也是有自己的目的。

「謝謝你。」肖北的喉嚨微微動了動,笑著說道。

「我回去做飯了,你慢走。」

「嗯,再見。」

中年婦女揮了揮手,往自己家跑去。

肖北看著自己手上的葵花籽,有時候真得覺得商人都是他媽的喪心病狂。

「走了。」林蕭有點不耐煩得看著肖北催促道,「女人就是喜歡磨磨唧唧的。」

「就你牛逼,就你厲害,冷血動物。」肖北立馬反駁回去,「你自己回去吧,我等下會有人來接我。」

接著肖北沒有回頭看他,但跟著下了山。

林蕭的車子停靠在山腳邊。

「既然有人來接你就最好了,那我先走了。」林蕭冷不丁的說了一句,「後會無期。」

說完,林蕭直接坐上了自己的車子然後一腳油門消失在了肖北的視線裡面。

隨後肖北給龍天一打了個電話之後,就乖乖得一個人呆在了原地等候龍天一的出現。

因為恐怕在肖北認識的人裡面,只有他肯這麼無條件的幫助自己了。

大概是過了兩個半小時的時間,龍天一的車子停靠在了肖北的身邊。

肖北坐進了他的副駕駛室里,車子往市中心的方向開去。

全程相當的安靜。

肖北靠在座位上,閉目養神。

又是一個漫長的車程,她根本沒有半點睡意,手機也沒有電了。

龍天一也沒有去打擾她。

肖北睜開眼睛,看著窗外的大山離自己越來越遠。

突然開口說道:「阿爾法公司的人真是一群禽獸不如的東西,自己得不到,也要在其中搞破壞。」

安靜的車子里,突然響起了她的聲音。

龍天一認真得開著車子,捏著方向盤的手稍微緊了一些。

「其實他們就是故意的,故意不想讓雲夕出版社這麼順利的得到這個項目,所以才會弄出這麼多事情來。」肖北轉過頭去看著龍天一,一副特別認真得模樣看著龍天一說道:「你這次必須幫我,我一定要拿下這個項目,這樣的話凌雲洛那隻老狐狸才會相信我,把我當成他的心腹。」

「好。」龍天一笑了一下。

瞬時間,她覺得自己太虧欠龍天一了。

但是她至始至終都不會給他太多。

車子終於駛入了城區。

「我回自己家吧。」肖北開口,「麻煩你了。」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給力! 龍天一耐心地等待著前面的紅綠燈,轉頭看著肖北。

肖北平視著他的眼神解釋:「我覺得老是去你家不太好,而且我爸我媽也會有想法的,畢竟孤男寡女的……你說對吧。」

龍天一回頭。

不說話,肖北就當他是默許了。

車子朝著肖家的方向開去。

自從認識龍天一之後,就很少回肖家住了,基本上一直在龍天一家裡,而且龍天一每天接送她這麼勤快,不過就算住在他家,肖北可除了那一天晚上之外就沒有再跟他發生過任何關係,都是保持著應該有的距離。

再說了那一次是龍天一耍了手段,她才會……

她下車,直接走了進去。

身後的車子似乎是停留了一會兒,緩緩才啟動車子離開。

肖北到達客廳,正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楚玲玲看著肖北回來了,立馬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小北,回來拉。」楚玲玲問,「怎麼回事,打了你一天電話怎麼剛開始是無法接通,後來就是處在關機狀態了。」

「昨天和領導進了山裡處理一些事情,後來時間晚了就在那裡的寨民家裡住了一個晚上,而且山裡信號不好,後來等今天下山回來才發現手機又沒電了。」肖北吐了吐舌頭調皮得看著楚玲玲,然後又說道,「對了,爸該不會又去和別人下棋了吧,回來都沒看到他人。」

「他不就這點愛好嘛。」楚玲玲寵溺得摸了摸肖北的頭,「既然回來了,就趕緊先休息休息,我去燒菜煮飯。」

「嗯,那我先上去洗個澡再下來。」 「洗完澡就趕緊下來,不要磨磨蹭蹭的聽到沒有。」楚玲玲又開始嘮叨起來,「你這個性子就跟你爸完全一模一樣,一點都不會著急。」

「哎呀,老媽我知道了啦。」肖北吐了吐舌頭朝楚玲玲開始賣萌。

自己房間柜子里的衣服還是像以往那樣整潔的擺放著,當然還有一股淡淡得檸檬香味,超級好聞。

從小到大都喜歡聞這個味道。

她隨意地找了一件舒適的家居服,乾淨得內衣內褲,很舒服的給自己洗了澡,換了出來。

她拿著吹風機吹乾了自己的頭髮,看著已經充滿電的手機,開了機。

手機裡面有很多很多的未接電話,除了楚玲玲的電話之外,還有來自於凌雲洛的。

她躺在大床上,給凌雲洛回撥了過去。

「肖北你到底去哪裡了,上班也不來,打你電話也不接,你想幹什麼?」電話那邊傳來了凌雲洛嚴肅的聲音。

「董事長不好意思,昨天我被那些寨民們困住了。」肖北立馬解釋。

電話那頭的凌雲洛明顯一怔:「你又去了?」

「我就是想要去確認一點事情,但是沒想到就被那裡的寨民攔下來了。而且大山裡的信號您也知道本身就非常弱,更何況後來手機也沒有電了。」肖北認真得解釋著,「讓董事長擔心了,實在抱歉。」

肖北如此溫潤的口吻,讓凌雲洛那一刻的憤怒顯得有些尷尬,他似乎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清晰,耐心地說道:「沒有傷到就好,你現在在哪裡?」

「我現在在自己家裡。」肖北說,「昨天晚上在山裡休息得不好,所以想回家裡洗個熱水澡,讓自己放鬆一下,要不我現在來公司跟您來彙報一下工作吧。」

凌雲洛猶豫了一下,突然開口繼續說道:「既然這樣的話,也行,彙報完工作之後你就下班回家休息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