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閆子!」

一個魁梧身材,皮膚黝黑的中年男人走了出來,哈哈笑道,「這麼大聲叫什麼鬼,你老哥我還沒聾呢!」

說著看到跟在閆慈身後的年輕小姑娘,李奎楞了一下道,「喲,這孩子是誰?」 被叫做孩子的顏沐有點無語。

李奎這時好像想起了什麼,立刻醒過神:「這位就是那小神醫?就是這邊山莊的負責人?」

他之前就知道這姑娘年紀小,但也沒想到這麼小,還這麼……漂亮!

漂亮嬌嫩的就像養在溫室里的花,根本不像是能幹什麼實事的人,因此這麼面對面,他剛才愣是沒反應過來。

「李哥好,大家好,我是顏沐,」

顏沐笑道,「歡迎你們來山莊,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就把這裡當自己家就好。」

她一點也不矯情,話說的也直白坦誠,李奎等幾個年輕人立刻對她的好感蹭蹭往上漲。

本來就是嘛,這山莊吃的喝的那都不用說,這裡也沒人嫌棄他們當過兵的糙手糙腳不講究。

比在那邊規矩忒多的軍區療養院住著不知道舒服自在多少倍!

尤其是沒想到,這山莊的小主人,脾氣還這麼好!

好吧……

幾個年輕人心裡都在想,就算這個小神醫沒什麼真本事,只是徒有虛名的誇大宣傳,他們也挺她了!

「顏……顏老闆,」

其中一個娃娃臉的年輕人憋不住開口了,「網上傳的,那個,那個你跟R國人賭醫的事情,是真的吧?」

「當然是真的,有你這麼問的嗎?」

李奎忍不住想踹自己手下的屁股,這情商簡直了,這麼問不是太那個了嗎?好像不相信人家小姑娘似的……

咳咳,其實他也不信。

但他不會明著問啊!

顏沐失笑,俏皮道:「我感覺應該是真的。」

娃娃臉的年輕人有點緊張,臉也漲紅了,還是看著顏沐又繼續問了出來:「那我們李頭兒的傷,你能治嗎?」

他是心急李頭兒的傷!

這李頭兒的退役已經是板上釘釘了,趁著這特批的療養時間,要是能治好了傷,回地方才不影響他的正常生活!

「明子!」

李奎連忙輕喝了一聲,「不用——我這不好好的,都是陳年舊傷,早不礙事了!」

何昌明的娃娃臉憋得通紅。

「李哥的傷,能治是能治,」

顏沐也不把話說得太大,「不過不能急,慢慢來,肯定會好起來的。」

她早看出來了,李奎身上的舊傷,傷到了經絡,他整個左臂都是木的,只能僵硬地半彎著,還有點抖。

這種情況,左手基本就是廢了。

而且李奎身上還有陳舊的內傷,顏沐微微眯了眯眼道:「李哥,你是不是後半夜容易胸悶,想要咳卻咳不出來……后心有時會疼得跟針扎一樣,使不上太大力氣?」

她說一句,李奎嘴巴張開一點。

等她說完,李奎張大了嘴巴吃驚地看向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何昌明等幾個年輕人也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她都不用診脈啊——太神奇了,李頭兒,你是不是真那樣?你后心很疼?怎麼沒聽你說過?」何昌明急急問道。

李奎好不容易才回過神,這事兒他之前只跟醫生說過,一直都沒跟兄弟們提起,只說過自己有時候胸悶什麼的……

這小姑娘就看一眼,連脈都不診,竟然說的這麼准!

「頭兒!」何昌明催促道,「到底是不是這樣?」

李奎下意識點了點頭:「是這樣!」 幾個年輕人一聽,立刻都激動的不行。

「望聞問切,懂嗎?」

閆慈在一邊嘚瑟,「小木耳光望一望,你有什麼病她都知道,厲害著呢,就說服不服?」

「服,服!」

幾個年輕人很是震撼地使勁點頭,星星眼看向顏沐,又是熱切又有點靦腆。

「小木耳?」

倒是李奎先反應過來,疑惑看一眼閆慈,「又給人起綽號!」

「不是我,是我一個兄弟,再說小木耳聽著多可愛是吧?」

閆慈哈哈笑道,「李奎,我就說你們來的值,怎麼樣,沒騙你們吧?」

李奎鄭重又打量一眼顏沐,感嘆道:「真的是神醫……我和這些兄弟們先謝謝神醫了!」

「叫我小沐吧,」

顏沐也笑了,「我這邊山莊里活多,有時候只怕還得拜託大家幫幫忙了,大家也別跟我客氣。」

李奎等人心裡一暖。

本來是他們佔便宜的事情,被顏沐這麼一說,就像是互相幫助一樣不虧不欠……

這些兄弟們本來在這裡好吃好喝地住著有點過意不去,卻被顏沐這麼一句話,一下子安慰到了。

「有事你只管招呼我們,能做的我們絕對不說二話,」

李奎道,「明子可是搞網路的,你這裡網路問題完全可以交給他,還有你們這裡的監控系統——交給明子包你滿意!」

何昌明立刻道:「保證完成任務!」

顏沐噗嗤樂了。

何昌明不好意思地撓了撓後腦勺,又指了指另一個精瘦幹練的年輕人道:「他叫王志偉,叫他大偉就行,他可以幫你訓練這裡的保安,大偉可是我們軍區比賽的格鬥狀元!」

王志偉連忙道:「互相學習互相指教!」

顏沐心裡也暖暖的,笑著一一謝過:「謝謝大家啦,不過還是養傷最重要,等大家傷好了,我就不跟大家客氣啦!」

這幾個年輕人,人人身上有傷!

那個王志偉身上,也有多處積年的暗傷,大概是太拼,出任務的時候新傷蓋舊傷,時間久了,身體虧得厲害。

這種傷,不大量灌注靈氣的話,就只能配合針灸,慢慢養,慢慢調理。

當然,沒有她的葯、她的針灸,沒有山莊的環境和飲食……像王志偉、李奎這種傷,真就是一輩子的事情了。

一想到這些鐵骨錚錚的男子漢們,為了國家犧牲了那麼多……

顏沐就從心底里覺得,一定要為這些人做點什麼才好。

但該怎麼做呢?

顏沐心裡存了這個想法,但要實現,還得有一個完善的計劃,還得考慮到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不能急,很多事情都不是想象的那麼簡單。

顏沐在心裡警告了自己一下。

她可不想去做一些沽名釣譽的虛事,要做一定要落在實處。尤其還要注意,不能好心卻辦了壞事!

「小木耳,這樣,」

閆慈在一邊道,「你也別急著給大傢伙治病,這急不來,反正都在這裡住著呢,哪天開始都成,你剛回來,先好好休息兩天!」

「對對!」李奎等人也是一迭聲道。

這時閆慈手機響起。 閆慈接完電話后看向顏沐:「是司馬,還有他大哥長風要過來。」

顏沐哦了一聲。

司馬西樓這傢伙喜歡熱鬧,知道她從MD國回了山莊肯定會過來好奇地問東問西,這一點倒是不意外。

只是司馬長風這個大忙人也一起過來?

那肯定是有事情要說吧?

從李奎他們那裡出來,顏沐順著青園外的小路就往大院那邊走過去。

俞寒之和顏涵的機器房,還有他們兩人的簡單「工作室」都在大院這邊,因此白天的時候,兩人基本都待在大院里。

顏沐猜測,司馬長風過來,是不是跟俞寒之有關?

畢竟當初,可是司馬長風將俞寒之請到京都的。

只不過俞寒之的手傷,才一直留在山莊這邊養著,後來又因為顏涵,俞寒之一直還沒跟司馬長風合作過。

是不是司馬長風那邊等不及,想要請俞寒之過去了?

顏沐有點憂心。

這樣的話,顏涵可怎麼辦?

總裁,麻煩離我遠點 換一個師傅來教?顏涵能否接受?

她心念急轉時,司馬西樓已經從青石板路上飛奔過來了:「小木耳——」

司馬長風從容走在後面,一派儒雅風度。

「司馬大哥,」

顏沐跟司馬西樓先招呼了一聲,迎上司馬長風笑道,「好些天不見,怎麼有空過來了?」

司馬長風很直接:「有事要跟你商量。」

這時,一直在大院這邊照顧顏涵,順便幫著做點活的陳雅心,笑著給他們端來了水果。

「怎麼敢勞煩陳姨?」

司馬長風才坐下,又連忙站起身,雙手接過來水果盤笑道,「這個我們自己來就好。」

陳雅心笑道:「我看你們這幾個孩子啊,數你最客氣!」

司馬長風不由也笑,又讓座,陳雅心擺擺手,知道孩子們有事情要說,她拿著毛線團去了一邊避風處,曬太陽織毛衣去了。

「司馬大哥,」

顏沐吃了一小塊水果,笑著直接問道,「您這次來,是為了俞大哥的事情嗎?」

「一猜就准!」

司馬長風笑了起來,「確實是和寒之有關。」

顏沐哦了一聲,垂下眼瞼,遮住了眼底的一絲失望。

她再自私,也不好耽誤司馬長風的玉雕生意。

「聽君梟說,你這次去MD國,收穫匪淺?」

司馬長風沒留意她的小情緒,笑著又道,「我聽了,都嫉妒得很呢!」

十箱翡翠原石!

還是來自ND國翡翠大王的庫藏!

想一想,都能猜到那些翡翠一定是在一般的公盤拿著錢都買不到的好東西!

「嗯,發了一筆,」

說起這個顏沐就開心,「那可都是我自己挑的,絕對的好貨色!」

自己挑的?

司馬長風眼光一跳。

立刻就想起上次賭玉,顏沐那神鬼相助一般的運氣……難不成真不是運氣,是實力?!

不過他很快斂起心神,一邊捻著一枚松子皮,一邊試著又向顏沐問道:「那這麼多翡翠,你打算怎麼辦?準備出手,還是屯著另有打算?」

霸道總裁深深寵 「屯著?」

顏沐微微怔了怔。

說實話,除了準備留一點自己用,大部分她本來是想出手的,畢竟一出手就能換來巨額的資金。

可司馬長風這一個「屯」字,讓她忽而有了一點新的想法。 翡翠難得啊,尤其是好料更是越來越少。

很多珠寶商都會囤貨,到手的好料子更是輕易不肯出手……自己為什麼一定要急著出手?

顏沐一時間心念急轉。

「小沐,」

司馬長風和煦笑道,「翡翠的價,老話都說料工各半,意思是說呢,一個玉件,料和工的價值各佔一半。」

顏沐疑惑地看向他。

「我勸你,別急著把這些料出手,」

司馬長風凝重勸道,「我們有玉雕大師,還是被稱為Z國鬼手的玉雕大師在,做出一些珍貴無價的作品,不是更划算?」

「鬼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