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霍氏的股價才叫崩塌,麻蛋,老子昨天才入的高價股,想著長期投資的,現在扔進大海了,就因為這對賤男賤女,我詛咒他們一輩子。」

「對,詛咒他們,永遠都不能幸福。」

下面就像被帶了節奏一樣,從討論到詛咒。

一片詛咒的罵聲。

慕初笛對之前的那些辱罵的內容並沒太大的感覺,畢竟這些鍵盤俠實在太容易被洗腦。

可當她看到那些詛咒的話,烏黑澄清的眸子便沉了下來。

他們能夠罵她,詆毀她,可她不允許任何人對霍驍進行莫須有的指責。

關掉網頁。

「小笛,你還好嗎?」

剛才慕初笛表現得太過平靜,夏冉冉有點擔心,現在見她臉色不好,夏冉冉就更擔心了。

同在圈子裡,夏冉冉很清楚那些鍵盤俠說話有多難聽。

「你不用在意他們的,經紀人會找公關處理,而且,霍總肯定不會由著這些人說你的。」

夏冉冉想破頭,才擠出幾句安慰的話。

慕初笛撩起垂下的髮絲,整理一下儀容,輕笑道,「我能有什麼不好的。」

「擔心害怕的人並不會是我。」

慕初笛掏出電話,撥打一個號碼。

「給我大量收入霍氏的股價,用盡一切辦法把股價給我抬上去,我要升一倍。」

對方停頓了片刻,然後馬上道,「好,不過前期價錢會虧不少,我看了一下你的賬戶,勉強還夠,不夠的時候我找你要。」

「嗯。」

簡單利落的對話。

這麼多年,她的錢都是讓這個經濟投資師在管理。

霍氏的股價,她才不會讓它跌。

她永遠都不會讓霍驍,掉下神壇。

掛掉電話后,慕初笛的目光看著窗外的藍天,「冉冉,能不能幫我查點事情。」

「可以,你說。」

「我想知道,記者的消息是從哪裡來的。」

夏冉冉在娛樂圈那麼多年,也有不少資源,她點點頭,「沒問題。」 只是,現在的慕初笛,在發生那麼大的事件,條理還那麼清晰,有條有序地在處理,使夏冉冉刮目相看。

這跟她記憶里的慕初笛完全不一樣。

即便看過她處理UK的事情,可現在親眼目睹,夏冉冉才真真切切地感覺到,她的小笛變了,變得很強大,十分的霸氣。

夏冉冉的視線十分的熾熱,慕初笛歪頭狐疑道,「怎麼了?」

「小笛,你比以前更有能耐了。」

也更有資本和膽量。

竟然把那麼多錢用來捧回霍氏的股價。

慕初笛不以為然地笑了笑,「當你有想要守護的人,也會變得跟我一樣。」

夏冉冉永遠都不會忘記,慕初笛說出這話的時候,像鍍上一層光華,使人移不開眼睛。

這就是守護?就是愛情?

夏冉冉陷入沉思,遽然,眼前出現一輛黑色的轎車,夏冉冉連忙踩下剎車,這才避免了事故的發生。

然而停下來不久,車窗便被敲響。

透過車窗,她能看到一張俊氣非凡的臉。

對方臉色並不好,似乎也很沒耐性,敲打車窗的節奏越來越快,也更加大力。

夏冉冉腦海里第一時間浮現的字眼就是,狗仔。

她以為那是狗仔,所以,準備開車直接沖走。

可對方似乎察覺到她的想法,眼睛半眯,眸子里閃過一絲凌厲。

呯的一聲,車窗被砸裂。

裂開后,露出空蕩蕩的一片。

夏冉冉嚇壞了,儘管這是她買來代步的車,不怎麼值錢,然而誰能想到,竟然有人能夠徒手震裂車窗。

刷新她的世界觀好不好。

「開門!」

夏冉冉被嚇到了,哪裡還知道開什麼門。

霍錚直接自力更生。

透過空出的地,開了車門,直接坐在副駕駛里。

「二嬸,二叔在等你呢,快點過去吧!」

霍錚見到慕初笛后,黑著的俊臉這才柔和下來。

「快點吶,別讓二叔等太久。」

慕初笛看了眼夏冉冉,霍錚馬上明白她的意思。

「放心啦,我會替你好好地照顧你朋友的。」

照顧這兩個字,被霍錚咬得特別的清晰。

哼,這女人,竟然不給他開門,把他霍小爺擱在車外,真是大膽。

慕初笛對霍錚是很放心的,「冉冉,那我先過去。」

「霍錚會送你回去的,放心,他是好人。」

慕初笛下了車后,夏冉冉便後悔了。

什麼好人啊,徒手震裂車窗的好人嗎?

她不要啊!

慕初笛下了車,直奔那熟悉的黑色轎車。

一上車,迎面撲來清冽的氣息。

男人直接把她壓在車門。

「沒去風華?」

慕初笛一把打下男人亂動的手。

「去了,只是後來接到個電話,所以去了趟醫院。」

「嗯?」

男人的尾音,表示要她繼續說。

慕初笛本來就不打算有任何的隱瞞,「池南醒過來了,我去看他。」

「我知道你會生氣,可是我跟他早就是過去,絕對不會有任何的交集。」

「他怎麼說都是因為我才昏迷那麼長時間,我不去,說不過去的。」

「你也別生氣,我心裡只有你!」

慕初笛說得很真誠,還特意的表白了一番。

這真真切切的情意,霍驍是感受得到的。

只是,男人的手卻沒有停下來,沙啞的聲音特別有磁性,「他們說,我是個三兒。」 商業圈的一界霸主,戰場上的不敗戰神,竟然被傳成一個三兒?

換了誰都生氣!

慕初笛主動地伸手摟住男人精壯的腰,貼了過去,「你不是,你是我丈夫!」

「我會讓所有人都知道這一點的。」

「所以這次,我來處理。」

一直以後,都是他在付出,他在護著她,那麼這次,就由她來守著他的神壇吧!

丈夫那兩個字咬得特別的清晰和動情,男人幽深的瞳孔微微收緊,緊接而來,便是深情的擁吻。

司機透過後視鏡,看著兩人如此的恩愛,他不由得放慢了車速,開了空調,現在的車廂,氣氛越來越熾熱。

大半個小時候,司機把車開到江岸夢庭。

江岸夢庭的鐵門打開,他正準備開進去。

倏然,不知那來的一個男人,跑到正中央。

司機猛然停了下來,臉上滿滿的怒氣,等他看清楚擋路的人後,所有的怒氣,便不敢發泄出來。

他怯怯道,「霍總,前面有人,我們進不去。」

霍驍這才抬眸,眸子波瀾不驚。

人,是老夫人身邊的保鏢。

「先帶少夫人回去休息!」

霍驍話畢,便鬆開慕初笛,直接下車。

眼看霍驍快要下車,慕初笛倏然伸手拉著他的手,烏黑澄清的眸子越發的閃亮,「我等你。」

她也認出那人就是老夫人身邊的人,老夫人找霍驍,很大可能是因為這次的出軌門事件。

霍驍揉了揉她的頭,寵溺地嗯了一聲。

那溫柔得如同春天裡一汪池水的眼神,在下了車后,遽然變得如刀子般凌厲冷漠。

隔著玻璃,霍驍目光與裡面的老夫人迎面對上。

劍拔弩張!

保鏢連忙打開後車廂的門。

霍驍直接進去。

老夫人瞥了眼那載著慕初笛直接進去江岸夢庭的車輛,眸子里迸射出怒氣。

「她這種女人都能隨意進入,我卻被攔在門外,果然是我的好孫子。」

譏諷意味很濃。

她打算來江岸夢庭見牙牙,卻被攔截在門外,不得進內。

而且還讓她在外面等那麼久,老夫人胸腔里的怒火,早就在燃燒。

霍驍輕笑,「是沒有陳彤在吧!」

聽到霍驍提起陳彤的名字,老夫人臉色遽然變白。

握著拐杖的手,越發的用力。

果然,陳彤被發現了。

怪不得她怎樣都找不到人。

既然陳彤被發現,那麼之前動慕初笛的事情,霍驍也應該知道。

一下子,老夫人便想明白了,她訕笑道,「這才是不讓我進江岸夢庭的原因吧,替慕初笛出氣?」

霍驍否認,「不是。」

「是不許見牙牙。」

老夫人頓時大怒,「什麼?不讓我見牙牙?」

「為什麼?就因為我動了慕初笛?」

「霍驍,你眼裡只看到那個女人,她跟別的男人糾纏不清,你不理,她鬧出出軌門讓霍氏股價大跌,你不顧,她讓你的病情爆發,你忽視,可對我這個把你養大的奶奶,卻這樣的狠心。這些年的書你都白讀了,是非不分。」

老夫人以為,霍驍一直不出手,是因為不知道事情與她有關,而且她也相信,就算霍驍查出來,也不會對她怎麼樣。 可是,霍驍現在卻用牙牙來威脅她。

他給她看他的態度。

「牙牙是我的曾孫子。」

老夫人的怒氣已經使她不能保持理智。

「所以,你利用了你的曾孫子。」

「奶奶,牙牙才四歲,催眠會影響他的大腦發育,他會比同齡小孩智商都要低。」

「論狠心,誰才是呢?」

「而且,你看不上孩子的母親,那就別肖想要孩子,這個世界上,沒有這麼便宜的買賣。」

只要孩子不要母親,哪有這麼容易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