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風哥,沒想到城中最有名的花魁竟然是前朝公主,我們要不要去一睹那千瀾公主的風采?」來到客房后,不勝酒力的張玉龍對那種風月場所表現出很高的興趣。

「晚點再說,」方才沒有聽到什麼有用的信息已經讓林玄仲明白非去那種風月場所不可,只是現在張玉龍表現出的別有用心又讓林玄仲無法直接答應,不過林玄仲心裡很清楚越早查清消息對他們越有利,畢竟風戰和錢應還在山匪嶺等著,他們又不知道暗影組織有沒有什麼動作,所以回去的越早越好。

由於天色還早,接下來,兩人就在房間里休息,林玄仲坐在床上打坐運功,張玉龍無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休息,就這樣一直等到晚上。

「風哥,我們出去走走吧,」趴了快兩個時辰,原本精神飽滿的張玉龍已經有些精神萎靡,好不容易等到晚上,一看林玄仲有了起身的動作,張玉龍第一時間把他一下午的想法說了出來。

另一邊,經過一個下午的考慮,別無他法的林玄仲只能同意張玉龍的建議。於是乎,簡單整理一下,兩人就帶著東西匆匆到了樓下,然後往那城中的繁華地帶走去。

「時間正好,風哥我們去城中最大的流香坊瞧瞧吧?說不定在那裡能打聽到所有需要的消息,」入夜之後,暗影城似乎比白天還熱鬧,燈火闌珊中,一條條街道上,男男女女、來來往往、說說笑笑,令人忍不住想要融入這種氛圍中,而張玉龍則因此更想去那城中最大的風月場所瞧瞧。

「好,」開弓沒有回頭箭,現在急著打聽消息,林玄仲想不答應都不行。於是乎,兩人在打聽到那流香坊的具體位置后,一路直行很快到了那處地方。

遠遠看去,那燈紅酒綠的流香坊比他們入住的客棧還大,有三層樓高,一些吆喝聲、歡笑聲遠遠地傳了過來,門口不斷有客人進去。

繼續往前走時,兩人還注意到同他們一樣要去流香坊的人一個個滿面春風,步履匆匆。

「兩位貴客裡面請,」門口站著的女子果然熱情,兩人還沒走到門口時,一個打扮妖艷的女子已經搖著手絹迎了上來,招呼兩人一聲后還直接挽住穿著光鮮的張玉龍,不斷用身體擠著張玉龍,擠的與張玉龍並肩的林玄仲頭皮發麻,不過張玉龍倒是一副非常享受的樣子。

「你們這倒挺熱鬧!」笑笑邁過門檻,看向那燈紅酒綠的大廳里男男女女相擁玩樂的場景,張玉龍直接擺出一副闊少的姿態。

「我們流香坊每天晚上都很熱鬧,我看公子還是第一次來吧!?公子放心,我們這裡的姑娘各個如花似玉,保證讓公子樂不思蜀,」那女子是個善解人意的人,見張玉龍一副大家公子姿態,當即來上一段熱情介紹。

「那就好,那就好?」緊接著,張玉龍則合不攏嘴地應付著。

那應付自如的樣子讓林玄仲第一時間明白,張玉龍肯定不止一次出入這種風月場所。簡單想想,林玄仲就知道那是張玉龍在雲城時候的事。

「琴夢、琴芳,快來招呼兩位貴客,」把兩人帶到大廳里后,接待兩人的女子喊了正向他們走來的兩名女子一聲,然後又對兩人說道:「兩位貴客好好享受,有什麼需要只管和她們說。」說著那妖艷女子故作不舍地鬆開了張玉龍的手,然後又給張玉龍一個別有深意的笑容。

「好、好、好,」一點沒讓對方失望地答應一聲,張玉龍已經在從走過來的兩個女子中挑選他喜歡的。

「你們這些畜生,殘害公主罪該萬死,」跟著就在兩人要被那兩個女子牽走時,一道突兀而又充滿怒氣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驚的兩人回過了頭。

「怎麼回事?」出於好奇,張玉龍向那還沒離開的妖艷女子問了一聲。

「兩位客官儘管進去享受,外面的事我來處理,」面對張玉龍的詢問,那妖艷女子的臉色明顯冷淡不少,那副神態變化讓林玄仲覺得外面發生的一定不是小事。

「兩位公子,請跟我們過來,」但當兩人想看看怎麼回事時,那兩個叫琴夢和琴芳的女子已經有了過來,一臉嫵媚地挽住了兩人的胳膊往裡面去。

兩女的長相比較出色,不過和林玄仲以前認識的一些人比起來就差了許多,尤其是在氣質上更是無法相比,但還是讓林玄仲感覺到身體一陣異樣。 ?第1159章花魁出場

大廳里洋溢著淫靡的氛圍,走在裡面,林玄仲的意志不斷受著衝擊,直到找個地方坐下,和那本挽著他的琴夢分開坐才感覺好過一些。

「兩位美人,剛才外面是怎麼回事?」等幾人坐下后,張玉龍還是對剛才的情況有些好奇,一坐下就如林玄仲心意地向兩女打聽起來。

「公子,別管那閑事,讓琴芳我好好陪你喝酒不行嗎?」似乎不想說外面的事,那叫琴芳的女子動手動腳地向張玉龍撒個嬌。

「這不酒還沒上來嗎?」張玉龍笑笑一把將那主動投懷送抱的琴芳摟入懷中,那動作嫻熟的簡直刷新了林玄仲的認知。

「公子說的也是,那奴家就與兩位公子簡單說說,」本來在張玉龍說到剛才的情況時,那叫琴芳的女子眼中明顯流露出幾分不屑,似乎根本沒興趣說剛才的事,但在張玉龍那一番挑弄后又明顯變得熱情了些。

「那個來鬧事的人是前朝丞相之子,之前是我們流香坊花魁的未婚夫,但前朝覆滅之後,那個千瀾滄公主被抓到這裡來當花魁,與那人的婚事自然不在。」

「只是那人並不甘心,隔三差五地來我們流香坊鬧事,讓我們坊主放了那千瀾公主,但他也不想想我們坊主怎麼會答應她,況且就算坊主答應,大統領他們也不會答應,所以他每次來鬧事都會被打成重傷,沒想到他還敢來!」

說到最後,琴芳臉上明顯多出幾分氣色,那樣子無非是在說她並不覺得那人做的對。

緊接著,在林玄仲為那痴情男子深感同情時,張玉龍卻皮笑肉不笑地說了一句,「你們坊主還真是慈悲為懷,為什麼不直接把那人打成殘廢,那樣他還哪有本事來鬧事?」

「公子,你以為我們坊主不想那樣嗎?關鍵是不能那樣做,」迎合著張玉龍的意思,琴芳直接解釋道:「那個前朝丞相現在在大統領身邊做事,他又是丞相的公子,而我們這流香坊雖然不歸大統領管,但總要給大統領一點面子,所以坊主每次只是讓人教訓他一頓。」

像是在傾訴苦水般,琴芳直接把原因說了出來,還提到那林玄仲和張玉龍都在關注的暗影組織。

「原來如此,」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后,張玉龍臉上轉瞬流露出幾分笑容,像是對琴芳說的事已沒有興趣。

「真不知道那個男的在圖什麼,花魁是我們流香坊的賺錢工具,怎麼可能會讓他給贖了回去,就算他帶再多的錢來也沒用。」

「要我說,還是那個公子太痴情了,換成是我們早就被贖走,可他偏偏要贖那公主,而且明知他們的婚約已經不算數,你說這不是痴情是什麼?」

兩個女子一人一句對著那男子一通說法,聽的林玄仲更是不忍,如果說那兩個人之間真有感情,那現實對他們太過殘忍。

「聽起來兩位美人比我還關心這破事啊?」笑著打趣兩女一句,張玉龍又接著問道:「不知要怎樣才能一睹那花魁的芳容?」

「兩位公子酒還沒喝幾杯就想見花魁,是因為我們兩個不夠熱情嗎?」琴芳眉目含情地盯著張玉龍一陣打量,那曖昧的眼神像是要將張玉龍給吃了般。

「公子,酒都來了,你怎麼不喝呢?」與此同時,琴夢如出一轍地挑逗起林玄仲來。

「讓你喝你就喝啊,」見琴夢把酒都端到林玄仲嘴邊,林玄仲卻無動於衷,張玉龍只好拿出幾分公子的氣勢喊了一聲。

「我喝,」眉毛一抬,為了方便張玉龍打聽消息,林玄仲只能勉為其難地喝了那琴夢遞過來的一杯酒。

「公子,真是好酒量!」等林玄仲將酒一口飲下,琴夢順勢誇讚了一句,好討林玄仲歡心。

「不瞞兩位美人,我和我的護衛剛從下面的城池過來,對於暗影城中的趣事知道不多,兩位美人可否與我們說說?」張玉龍一口一個美人喊著,一點不覺得彆扭,說話時還對那琴芳動手動腳,那番舉止真的是讓林玄仲重新認識了張玉龍。

「公子多喝一點,」而那琴芳也是沒羞沒臊竭力配合著張玉龍,一邊勸酒,一邊說著城中的事。

張玉龍是越喝話越多,越說越露骨,沒多久,兩個風塵女子都被他給說的面紅耳赤,單憑這份本事,林玄仲早已自愧不如。

而那琴夢雖然看出林玄仲似乎不適應這樣的場面,但還是熱情地往林玄仲身上貼著,尤其是在發現林玄仲對其也沒有明顯的抵觸后,就以為林玄仲只是單純地有些緊張而已,所以她就表現得更大方一些。那溫軟的身體配著動人的香味實在是讓林玄仲招架不住,很快林玄仲就要控制自己不去想那些男女之事。與此同時,張玉龍沒打聽到多少有用的消息,但卻越來越適應了現在的處境。

「叮鈴鈴,」美酒佳人,在這*的氛圍中讓人精神恍惚,不知過去多長時間,大廳上方一串清脆的鈴聲響起。

當幾人順勢看過去時,只見一位風韻猶存的中年婦人帶著一臉笑容說道:「各位貴賓,今晚花魁的出場時間已到,能否與我們花魁共度良宵,全看各位客官是否出手大方。」

「好……」中年婦人的話剛說完,大廳里頓時一片哄鬧,那些客人紛紛拋下他們的女伴趕緊朝中年婦人下方圍了過去。

「想必各位貴賓都知道規矩,五十塊玉石買一次抽獎機會,抽中了再加五十,抽不中概不退還,各位客官若有有興趣直接交錢領牌號吧,」看著下面聚集那麼多人,中年婦人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

「我要報名。」

「我要……」

……

緊接著,那處地方聚著的男客又是一陣騷動,一個個紛紛舉起手中荷包高聲喊著,那場面直讓人感嘆那花魁太受歡迎。

「風哥,我們要不要去湊個熱鬧?」看著那邊那些男子激動無比的樣子,本來只想一睹花魁芳容的張玉龍又有了更近一步的想法。

「要去你自己去,」給張玉龍使了個眼色,林玄仲只感覺他已經不能控制現在的張玉龍。強行控制只怕會適得其反。

「那好,我去試試運氣,」明白林玄仲的意思后,張玉龍笑笑喊來一個負責發放號牌的人,然後從衣服里掏出一塊色澤晶瑩的上等玉石,就這麼一塊玉石能抵一百普通玉石,而張玉龍身上帶著幾十塊,所以那五十塊玉石對其來說簡直不痛不癢。

另一邊,當琴夢和琴芳看張玉龍出手如此闊綽,兩女眼睛都看直了,但她們此刻什麼都不能說。

「好了,現在有請我們的花魁選號,」一段時間后,想買號牌的人總算是人手一個,上面的中年婦人在確認一共賣出多少號牌后更是樂開了花,一張嘴咧的老大,看起來要多開心就有多開心。

緊接著,在其示意旁邊的人讓開后,在眾人的關注下,一個梳妝整齊的女子在兩名侍女陪同下,慢慢走到欄杆前面,那張精緻無比的臉第一時間吸引到所有人的目光,一個個人的眼神都從好奇變成驚訝,連林玄仲都不例外。

秋水凝眸、芙蓉敷面,膚如凝脂顏如玉,那是一張不施粉黛就能讓群芳失色的臉,在看到那張臉的第一時間,周圍那些女子的容顏在林玄仲眼中就變得暗淡無光。原先還想著五十塊玉石足夠一個普通武修拿命去冒險,用在一個風塵女子身上太不值得,但現在就算要花上一千塊玉石,林玄仲也想離那女子更近一點,而林玄仲此刻的內心想法,同樣是張玉龍等人的內心想法。

「好美。」

……

在一片嫉妒的目光下,那種發自內心的讚美聲很快連成一片。

秀眉微蹙,上面女子僅僅只是一個眼神變化,就深深地牽動了林玄仲的心,讓林玄仲心生愛憐。事實上,那花魁的長相的確無可挑剔,而且整個人像是一塊寶貝般讓人擁有一種想將之佔為己有的心。

「三十三號。」

在那女子用手展開一張紙條不久,中年婦人就把紙條搶了過去,然後把上面的數字讀了出來。

緊接著,林玄仲注意到在那中年婦人念出那個數字時,那個女子明顯眼神一顫,有一種抗拒的意思,只不過那種抗拒的程度太微弱。

「哈哈哈……是本公子,」下一時間,在眾多男子深感失望的同時,一個長的比張玉龍還難看的男子舉著手中的號牌哈哈大笑起來,如同中了大獎般。

「恭喜這位公子,只需再交五十塊玉石就能與佳人共度良宵,」看到下面的男子舉手,中年婦人滿面春風地祝賀一聲。 ?第1160章消息

「那本公子就卻之不恭了,」而那男子得到中年婦人的祝賀后,笑的更加開心,就像是一下子把周圍的人都比下去般。

「我出兩百玉石,你把花魁讓給我如何?」當那男子樂呵呵地要上樓時,一個男子攔住了他。

「我出三百。」

「我出五百。」

……

一個接一個喊著,就這樣一直加價到一千,最後的數字讓林玄仲都感到心動,不過那個男子在猶豫一會後最終還是拒絕了所有人的加價,然後在那些出價的人獃獃的目光中上了樓,轉眼與那花魁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一連串的嘆息聲后,下面聚集的客人應聲而散,只能去找他們原先的女伴求個安慰。沒多久,大廳里的氛圍又恢復到原先那般。

「真掃興,為什麼抽中的是我旁邊的人不是我?」回到原先的桌子旁坐下后,張玉龍一邊抱怨,一邊飲下一杯酒。

「公子別生氣,明晚還有機會,今晚就讓琴芳好好伺候公子。」

「也只能如此了,風哥,你說是吧?」張玉龍點點頭,然後又很隨意地看向林玄仲,那語氣似乎真把自己當成公子了。

「我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今晚你一個人留在這吧,」那花魁消失后,林玄仲就有了要離開這裡的想法,在張玉龍那一聲抱怨后,林玄仲更是一刻都不想待了。

「公子玩的不開心嗎?幹嘛急著要走,奴家還沒好生伺候公子,」結果不等張玉龍有所表示,那叫琴夢的女子已經深情地挽留起林玄仲來。

「有他一個就行了,」林玄仲搖搖頭絲毫不為所動,但那說話時的眼神已經讓張玉龍明白了一切。

「讓他走吧,」能感覺到林玄仲有幾分不悅,但那酒意已經促使張玉龍沒去在乎這一點,而且他並不反對林玄仲回去,所以明白林玄仲給他的眼神有什麼含義后,他很乾脆地目送著林玄仲離去。

「客官怎麼急著回去?」等林玄仲走到門口時,那些正在招呼客人的女子注意到林玄仲,一個個伸手想將林玄仲攔下,但都被林玄仲一一避開,的確,林玄仲這個時候回去太讓人奇怪。

不管怎樣,一路回到客棧夠,精神飽滿的林玄仲無事可做,只能在床上打坐運功等著天亮張玉龍回來,只是這夜太漫長,並不適合等待。

之前流香坊的花魁那張傾城傾國的臉給林玄仲留下了抹不去的印象,還有與那花魁有關的痴情男子,也在時刻影響著林玄仲的意志,一個人待在客棧里並不好過。倒是張玉龍,左擁右抱在那流香坊里甚是快活,把酒言歡、打情罵俏,與那兩名女子聊的十分歡快,好在張玉龍並沒忘乎所以,一晚上旁敲側擊地打聽到不少消息。

一夜無事,第二天一早,天剛蒙蒙亮,林玄仲就在等著張玉龍回來,同時考慮著暗影組織製造傀儡之事,這件事涉及到暗影組織的隱秘,恐怕不是在那種風月場所就能打聽的到,所以得想個辦法。

一邊想一邊等,從清晨一直等到日上三竿還不見張玉龍回來,就在林玄仲以為張玉龍真的是樂不思蜀想要去教訓張玉龍時,屋外總算響起了敲門聲。

「玉龍,你回來了,」打開門,一陣酒氣撲面而來,激的林玄仲想把門給關上。

「風哥,現在是什麼時候?」另一邊,張玉龍像是宿醉未醒般直接衝進屋子,「我要喝水。」

等其走到桌子旁一屁股坐了下來,那樣子真跟沒睡醒一樣,看的林玄仲越來越氣。

「有沒有打聽到消息?」要不是還指著張玉龍能起點作用,林玄仲真想立馬訓斥他一頓。

「打聽到了,」在林玄仲準備發作時,張玉龍的一句簡單回應讓林玄仲氣消了一點。

「那快說吧,」隨手關上房門,林玄仲是越發沒有耐心了。

「好,我這就說,」匆匆喝了一大口水,然後張玉龍就一本正經地說道:「據說在雲澤、雲嵐、雲夢三國交界處,有一個比三國歷史還悠久的世家,以前這個世家分成三個部分各自效命一個國家,如今因為三國的時局動蕩,這個家族又合而為一,時下已經舉兵而起,正要掃蕩四方,所以暗影組織就成了這個世家勢力的敵對方。」

張玉龍打聽到的消息雖然不夠詳盡但已經概括了要點,僅僅是一段話就讓林玄仲的眉頭舒緩。

「還有沒有別的消息?」

「在暗影城南面有幾個獸群正在攻擊暗影組織領地邊上的一些城池,目前那些城池已經向暗影組織請求支援。」

一轉眼,張玉龍又道出第二個令林玄仲滿意的消息,結合以上兩點,再想想如今他們在山匪嶺設下的據點,也就是說目前暗影組織已是三面環敵,這樣一來,林玄仲自然是心情舒暢。即便還要繼續與暗影組織為敵,他也不必再有先前那麼多顧慮。

「風哥,我還打聽到一條有用的消息,你有沒有興趣聽聽?」在林玄仲激動地想著回去之後可以儘力說服風戰與錢應同其一起對抗暗影組織時,張玉龍像是想到一件重要的事,連原本渾濁的眼神都變得清澈起來。

「你快說,」迎上張玉龍那越發明亮的目光,林玄仲眼神一凌。

「風哥,你不是想救那些被暗影組織做成傀儡的人嗎?我打聽到暗影組織的一些高層同樣喜歡去那些風月場所,只要想辦法抓住其中的一人問問,說不定就能搞清楚他們是怎麼製作出的傀儡,」見林玄仲明顯對自己說的話很重視,張玉龍越發得意起來。

事實上,林玄仲的確沒想到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張玉龍竟能打聽到這麼多對其有用的消息,甚至解決了那讓他一早上都在煩神的問題,看來張玉龍在打聽消息方面的能力的確是在他之上,這樣一想,林玄仲眼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幾分驚訝之色,而這種神色正是對張玉龍最好的稱讚。

「風哥,你打算下一步怎麼做?」在林玄仲想著是否可以打聽到進一步的消息時,張玉龍眼神曖昧地看了過來。

「時間不多,我們儘快抓一個暗影組織的人審問,」找人的事得由張玉龍來做,所以只消簡單考慮,林玄仲的目光就又停在了那令他已有些厭惡的人身上。

「那好,風哥,我們先休息一會,等到傍晚再去流香坊走一趟,」見林玄仲不出意外地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張玉龍又拿出去幾分當家做主的神態。

「行,」現在決策權在張玉龍身上,林玄仲只好繼續忍下去。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距離兩人離開山匪嶺已過去五天時間,山匪嶺那裡,在風戰和錢應的打理下,一切事務都已經處理的井井有條,現在只要不是山匪嶺的人更難找到這裡,而且他們還在幾個地方設置了崗哨,一有情況會立刻有人通知山上的人。

之前那些被帶上來的傀儡已經得到妥善安置,過去幾日後,那些人依舊是痴痴傻傻,從他們身上問不出任何有用的東西。另外,過去幾天里那些願意和暗影組織對抗的人都被他們帶上山,其中還有附近城池中一些和暗影組織有恩怨的武修,目前整個山頭上的人數已經超過兩百,整體實力更是更上一層樓,現在風戰他們關注的主要問題是林玄仲那邊情況如何以及暗影組織有沒有對他們採取什麼應對措施。

在等林玄仲回來期間,風戰還在做著應戰準備,因為可能要對上八階武修,在這方面他們必須謹慎行事。

「老二,你說要是老三在暗影城出了事怎麼辦?」一個上午都在指導那些人練功,閑著無事後,錢應就找風戰說起話來,他們對外面的情況實在是不清楚,所以積蓄的擔心越發的多。

「別說渾話,老三比你聰明的多,不會輕易出事。」

「話雖如此,可我們一直待在山上不算個事啊?」

「安心等他回來即可。」

「我怕老三還沒回來,暗影組織的人就找來了,到時候萬一來兩個八階武修,我們怎麼辦?」

「不是有人發現一條下山的小道嗎?若真出現你說的這種情況,到時我會帶人盡量在前面擋著,你就帶人從後面下山吧!」

「這樣能行嗎?」錢應面露難色,並不認同風戰的說法。

「這是最好的辦法,」想到那最壞的情況,風戰同樣很為難,只是為了給林玄仲一個交代,他不能離開這裡,現在他只希望林玄仲能儘快帶著有用的消息回來。

一晃到了晚上,已經在流香坊混跡了一個下午的兩人又打聽到不少和暗影組織有關的消息。等到晚上后,一個在暗影組織里當值並且身份不低的人來到流香坊,根據陪兩人喝酒的女子介紹,那個人家裡還有妻兒,所以快活一場后還要回家。 第1161章獲取信息

為了等那人離開,林玄仲只得繼續陪著張玉龍喝酒,然後不得不在那些女子挑弄下受盡來自身體的折磨。不過在林玄仲努力保持鎮靜時,張玉龍卻表現的很淡定,一副深諳此道的姿態,和那些女子打情罵俏,鬧得不亦樂乎,不知不覺間就套來許多對他們有用的信息,那種獲取信息的方式令林玄仲大開眼界。

不知道張玉龍的本領有沒有人教,但林玄仲可以放心的是有張玉龍在,他們的計劃會順利進行下去,就這樣,兩人借口有事要辦,在放下一塊上等玉石后,跟著那逍遙快活一場的暗影組織的人離開了流香坊。

走在兩人前面的人明顯喝了很多,走起路來搖搖晃晃,跟在那人後面,兩人真擔心那人突然醉倒在熱鬧的街上。就這樣,從熱鬧的大街跟到偏僻的小巷,確定沒有旁人後,蓄謀已久的林玄仲趁那人不注意直接用八荒步接近那人,然後一擊將那人打暈。

「風哥,現在怎麼辦?」要抓的人已經抓到,接下來是審問訊息的問題。審問那人的方法有很多,難在他們沒有合適的地方審問那人。

「在附近找一家小客棧吧,」背著一個人回原先兩人落腳的客棧太顯眼,所以考慮一下,林玄仲決定在偏僻一點的地方審問那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