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香香啊,你能不能從我的背上下來啊?」秦壽沒走多久說著。

「不要!」香風拒絕了秦壽。秦壽也只能欣然接受了。

「哎?魔夢你是什麼族啊?」秦壽好奇的問。

「夢族。」魔夢輕描帶寫的說著出兩個字。

魔夢的聲音比較小,不過秦壽他們還是聽清楚了。

「真的啊?」菟絲子有些激動,竟抓住了魔夢的手。

香風雖然驚訝,不過馬上就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的樣子背過頭去。

「菟絲子,你這樣都把魔夢嚇到了。」秦壽說著。 婚戰:夢寐以囚 當然他也是驚訝的。

菟絲子見狀鬆開了手。

「我知道了,那些人抓你是因為幽暗林吧?」菟絲子好像打開了話匣子,開始問魔夢很多問題。秦壽只能在旁邊聽著。

「你們為什麼不飛著到目的地呢?」魔夢問秦壽。

「我也不知道,都要聽香香的。」秦壽也是不理解。

「因為我要悄悄回去,給他們一個驚喜呀。」香風變化成人形。

「咱們休息吧,明天再走就趕趟。」香風說著。

「萬歲!香香你太好了。」秦壽說著。他覺得再走下去腳就不是自己的。雖然現在還沒有到晚上。

「魔夢啊,你變成妖形的話是什麼樣子的啊?」秦壽好奇的問。

「這個么,我現在不方便。」魔夢推辭了秦壽的要求。

「哼!你不知道嗎?夢族變就是變成一團黑煙啊。」香風不屑的說著。

秦壽不知道為什麼香風不開心,不過應該是自己的錯,所以他開始逗香風開心。

這麼一天就過去了。香風和菟絲子都變成妖形睡在秦壽旁邊。而魔夢也不知不覺的翻滾到了秦壽的旁邊。

天亮后,三人是同時醒的。

「魔夢呢?」菟絲子奇怪的問。

香風也左右查看,並沒有看到什麼影子。

「她不就在那呢么?」秦壽卻說著。

香風奇怪的看著秦壽。

「你快出來!」香風大聲的說著。

這是一縷黑煙從秦壽的身後飛起,最後幻化成魔夢。秦壽驚訝的快速抱住自己的身體。

「你為什麼附著在我寵人的身上?」香風再一次生氣。

「我不想的,誰知道秦哥哥睡覺的時候翻身壓到了我。而夢族因為只有遇到未知危險的時候才可以變身的。」魔夢解釋道。

「嘿嘿,我睡覺的確不是很老實。」秦壽不好意思道。

「哥哥是你能叫的嗎?」香風居然原地蹦了起來。

秦壽看呆了一下。

「哎呀,香香要不她叫我啥啊?總要有一個稱呼嘛。」秦壽幫助魔夢解圍。

「切,不跟你們計較了。」香風瞬間又平靜下來。

這讓秦壽他們有些懵。不過只有香風知道自己怎麼了。

「這是怎麼了?」香風心裡問自己。

他們從新踏上征途。這時不遠處聽見馬蹄聲。

「嗯?妖國還有馬?」秦壽問。

「當然不是了。咱們隱藏起來吧。」菟絲子說著。

然後他們躲在一處草叢裡。只見在不遠處,秦壽看到了下半身是馬但是上半身是人的人馬族。

他們跑的飛快,原來只是路過,他們正在遷移。

「他們這是要去哪?」魔夢奇怪的問。

「看來公主真是很少出門的啊。」香風像是諷刺的說著。

「人馬族每半年回到一次家鄉。」香風還是解釋了。

這讓秦壽想起春運。

等人馬族過去后,秦壽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一直感覺到有人打自己他才醒。

「香香,你幹嘛!」秦壽一臉委屈。

「你不知道剛才真是嚇死我了,你突然昏過去了。」香風快哭出來的樣子。

「我這不好好的呀,再說著我是你的寵人,怎麼會有什麼事呢。」秦壽雖然不理解自己的狀態,因為他只是覺得自己睡著了。不過還是安慰著香風。

「好了,還好過了這顆大樹后就能見到我的族人了。」香風看著一顆在森林裡超級大的大樹說著。

這棵樹大到讓秦壽覺得足足有10棵普通樹那麼大。因為秦壽特意飛起來看來一下。

要說著自從跟菟絲子比試過後,秦壽就刻苦的練習飛行。當然其實他並沒有那麼頹廢。只是在看不到的時候鍛煉自己身上的肌肉呢。

「我要離開了。」魔夢突然說著。

「為什麼呢?」秦壽問。

「我的族人來接我回去了。」魔夢笑著說著。

在不遠處秦壽看到很多穿著黑袍的人。

「有緣再見嘍。」魔夢跑了過去。秦壽還沒有來得及說著聲再見。

望著魔夢離開的身影,不知道怎麼的秦壽覺得莫名的熟悉。

「不要看了,人家都已經走遠了。」香風說著。

即使秦壽有些賤,但是還是知道吃醋的人是什麼樣子的。不過秦壽不像用這個逗她,因為感情的事情秦壽不會用來開玩笑。

他們只是從大樹的一個邊走過去,景色就徹底改變了。

秦壽眼前一亮。

天空簡直透亮的藍,沒有一片雲彩。前面更像是草原,還有一條不算太寬的河流一直從一座不高的山上流瀉下來。周圍有一些稀稀疏疏的樹。

「在跟我走吧。」香風格外的高興。走路都是蹦躂蹦躂的。

菟絲子也跟著高興。只有親身享受著這樣的美景。他們不知不覺的翻過了那座不高的山。這時親身更是看的呆住了。

原來河流的水並不是從山上流下來的,而是從天上。秦壽揉揉眼睛證明他沒有看錯。山的這邊就是各種洞窟。而秦壽用他比較清楚的眼睛看到,各個洞窟正中間有一塊平地,而平地上面人很多。

「走,我帶你們去看我們狐族有名的一個跳舞的節日。」

香風並沒有選擇大大方方的走過去,而是選擇走在旁邊的一條小路。她還特意饒了一大圈。

秦壽他們終於到了中間的大圓盤。香風讓他們躲在人群後面,自己卻不知道幹嘛去了。 第015章:半人半妖

秦壽觀察著周圍,讓他想到古代祭祀的場地。 殿下,放了我 兩邊同樣有高高的不知道什麼用的白色棍子似的東西。同樣有個高台,上面坐著幾個人。

不過香風說著這是個節日,那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吧。秦壽心裡想。

這時中間的空間里陸續開始跳起舞來。

「看來這是個會跳舞的節日啊。」秦壽小聲的嘀咕著。

這時台上看起來年長的一位男人灑下了一些水,像是預示著節日正式開始了。

然後秦壽就看到了他這輩子看到的最夢幻,最震撼的表演。其中不時人們還會變成狐狸。

隨著時間推移,好像要到節日的高潮部分了。人們都看著看台上下來的兩男一女。

「這是香香的其他兄弟姐妹。」菟絲子說著。

表演開始了。只是秦壽總覺得少點什麼。這時天降一隻火紅的狐狸。秦壽知道這是香香。不過看台上的兩人都起來了。

「這是香香的父母吧?」秦壽奇怪的問。

「沒錯。」菟絲子回答。

香風變回人形,地下人群突然歡呼起來,讓秦壽差點耳膜震碎。

香風自然而然的融入到隊伍中跳起來。

秦壽沒想到香風居然還會跳舞,那樣嬌小的身軀雖然缺少了一種唯美,但是卻讓秦壽覺得她是不可或缺的。

不過奇怪的是,香風的其他兄弟姐妹都長成與秦壽年齡相仿的樣子。只有香風像小孩子。

不過美的舞姿還是讓秦壽只是想來一會兒。

舞蹈結束了。香風飛向了看台。秦壽看到她分別抱了每個人。

「走吧。」菟絲子跟他說著。

秦壽就跟著菟絲子又走了一遍旁邊的小路。

「我們這是去哪裡啊?」秦壽奇怪的問。

「這節也快結束了,咱們回去等香香回來。」菟絲子不耐煩的說著。

秦壽想哪天也要讓菟絲子對自己的態度改觀一下。

秦壽跟著菟絲子來到一處洞穴,這裡也是別有洞天,而且很大。

沒過多久,傳來說著話的聲音。菟絲子興奮的站起來。先進來的是那兩位年長的。秦壽感覺到了一種壓迫,不像在兔族那樣,是他們自身的氣壓。

「這就是你的寵人?」女人問香風。

「對呀。」香風開心的說著。

「恩,只要你相中了那我們也不說著什麼。」女人說著。

男人也沒有說著什麼,只是看了看秦壽。

「你是人類?」女人問。

「哦,我是半人半妖。」秦壽謙虛的回答。

他知道自己要是說著錯什麼可就不好混了。

「行了,今天你們也累了吧,有什麼事情就明天再說著吧。」男人說著。

然後秦壽就被安排到一個房間。不久香風來找他。

「屁屁,平常那些囂張怎麼不見了啊?」香風笑道。

「嘿嘿,長幼尊卑我還是知道的。」秦壽說著。

「那個就是的父母啊?」秦壽奇怪的問。

「對呀,以後你可要小心嘍在他們面前。我們種族都屬於火狐狸。基本都是紅色的。只是我出生在火海里,所以顯得格外紅。」香風說著。

「那我以後怎麼稱呼他們啊?」秦壽奇怪的問。

「我那些兄弟姐妹你就看著叫吧,至於我的爸爸叫做香火。我的媽媽呢叫做海風。」香風回答。

秦壽差點沒噴出來,這兩個名字也是無人能敵啊。

「而我出生不久,是唯一身上有香氣的狐狸,就給我起名叫香風。巧合的也是爸媽名字取了一個字組合成的。」香風又說著。

秦壽想著人世間有很多的巧合,沒想到妖族裡也有這種的有些特殊意義的巧合啊。

「其他的就留在明天說著吧。」香風拉起秦壽。

「差不多可以吃飯了。」香風鬆開手,帶著秦壽往所謂的客廳走去。

「大哥二哥,爸爸媽媽們嗎?」恰巧碰見了香風的哥哥們。

「他們今天現不在家吃飯了,去赴宴了。」大哥說著。

「好吧,那快去吃飯吧。」香風嗲嗲的說著。

這讓秦壽沒想到,原來香風在家人面前是那麼的愛撒嬌啊。

飯菜讓秦壽也覺得是絕對少有的美味。

「哇,這是什麼?」菟絲子奇怪的問。

「這是本小姐妹妹做的哦,她可是整個狐族最好的廚子了。」香風驕傲的說著。

秦壽也是吃的忘我,因為那的確跟外面的食物不同。

「美味啊!」秦壽不由得讚歎道。

不想香風的妹妹還害羞了。結果讓香風打了腦袋一下。

「哈哈。」其他人則都笑了。

吃完飯,秦壽跟其他人都道聲晚安后回到自己房間也休息下來。

只是很少做夢的他,在今晚做了一個夢。

周圍一片的漆黑,秦壽心裡問自己這是哪裡。秦壽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

「秦壽!」一個聲音傳進秦壽的耳朵里。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