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香!真香,真是太香了!」他一臉激動,「我這輩子還從來沒有聞過如此好聞的蛋糕呢!」

沒有任何猶豫,他直接就開吃了。一口吃了下去以後,他直接誇讚道,「美味,簡直太美味了!」

隨後他又對宣宣說了一句,「老闆娘,在給我來幾份,要大的!」

「好勒!」

宣宣立即按照他的吩咐,直接給他端了幾份大的蛋糕上去,遞給了他。

他沒有用十分鐘左右的時間,就把這些甜品給全部吃完了。吃完的時候,他還一副意猶未盡的感覺!

爽!

怎一個爽字了得!

而這一天的時間裡面,宣宣的蛋糕店裡面,也來了不少的人。

看到蛋糕店裡面的生意爆滿后,宣宣也十分的開心,她的臉上露出了非常開心的笑容。

「宣宣,你什麼事情這麼開心啊?看你的臉蛋兒都給笑爛了,當心毀容了,以後嫁不出去!」這時,她的閨蜜宣宣忽然從外面走了進來。

「去你的!你嘴巴裡面有一句好話嗎?每次見面都要損我兩句,不損你就不開心是不是?」宣宣給了她一個白眼。

「不是!」吳宣義笑著說道:「宣宣,我這不是跟你開個玩笑而已嘛,你可別當真!」

「切,我才沒有跟你當真呢!你說吧,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情?」每次閨蜜吳宣義來找自已的時候,就肯定有事情找她,否則的話,她才不會主動過來看自已呢。

吳宣義笑道:「其實吧,也沒有什麼事情,宣宣你看你這蛋糕店的生意這麼好,每天的人流量都擠爆了,你這個月一定掙了不少錢吧?」

「怎麼?你嫉妒我啊?你要是嫉妒我的話,你也可以自已開一個店啊!不過嘛,就算你開店,估計生意也沒有我這麼好!所以我勸你還是想想就行了!」宣宣說道。

「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小氣呢?說話都帶刺的!」吳宣儀白了她一眼,「誰跟你說我要開店了?就是我想跟你打聽一下,你有那個叫李泉的聯繫方式嗎?」

「有啊!」宣宣瞪大著一雙眼睛,看著自已的閨蜜吳宣義,「你問這個幹什麼?難不成,你找他有事情?」

。 此時吳方石身上還穿着睡衣,一臉睡眼惺忪,就急急忙忙的趕到了學校。

大腹便便的他嘴裏還有些嘟囔。

「怎麼搞得,那小子怎麼讓警方都找上門來了!」

吳方石前不久就將這學校租出去了,不管他小子要幹什麼,他一律不管,他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沒有想到今天居然有民警打電話給他。

讓原本在夢鄉得吳方石不由一個激靈。

「可前往不要出什麼大事,否則的話,這個地方就更沒人要了!」

本來就因為發這麼的關係,這裏的房產就算是低價也沒有人要,現在要是事情鬧大的了話,誰還剛要這個地方。

就在他嘟囔的時候,他就看到學校已經被徹底包圍了起來。

「長官發生什麼事情了?是那個小子做了什麼事情嗎?」

看到這一幕,他急忙快走幾步,到了學校外。

已經有人在這裏等着他了。

「你就從這個學校的所有人?」

一個民警問道。

「沒錯!發生什麼事情了?」

吳方石有些擔心的問道。

「走吧,我們張隊正在等着你!」

聽到吳方石的話,這個民警並沒有開口,而是帶着他進去了。

進入了學校之後,他就看到了一輛車撞毀在了學校內。

而且地面上還有血跡。

「我靠,這小子也太大膽了居然在這裏殺人啊!」

他本能覺得是王秧乾的,這也是先入為主,畢竟王秧租下了這裏,現在這裏出了問題,顯然是因為王秧。

「同志,這可和我沒有什麼關係啊,我一晚上都在和我的老夥計們搓麻將!」

吳方石在被帶到了張隊的面前之後,急忙解釋說道。

「沒有說和你有關係,只是希望你協助調查!」

看到吳方石焦急緊張的樣子,張隊搖頭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是不是王秧那小子做的?」

吳方石面露慶幸之色,接着好奇疑惑的問道。

「王秧是誰?」

張隊有些詫異,他還不知道就這個人呢,現在也只是調查清楚了這幾個人,原以為這吳方石就是這個地方得主人,沒有想到還有別人?

「王秧前不久把我這裏給租下來了,花了一萬!」

吳方石不敢怠慢,一五一十都交代了。

聽到了吳方石的話,張隊拿出了幾張照片,對着吳方石說道:「你說的王秧可在這裏面?」

他拿出的照片都是在這裏發現的人。

「沒有,都不是他!」

吳方石搖了搖頭。

「你打電話給他,問問他在什麼地方!」

雖然張隊暫時已經將王秧的嫌疑排除了,不過還是沒有放過任何嫌疑人!

其實這件事情墨雨已經說的還清楚了。

他們就是來這裏探險直播得,然後這個司機劉三陽突然發瘋要殺了他們,他們同伴死了,還開車撞他們,在九死一生下這才把劉三陽殺了。

這就是一起正當自衛案件而已。

「哦,好!」

吳方石聞言,趕緊給王秧打了電話。

「免提!」

張隊提醒一聲。

吳方石點頭,按下了免提。

「喂,你在哪呢?」

吳方石不客氣的說道,自己學校雖然沒有人要,但是也不至於要被如此糟蹋吧!

「我啊!」

王秧在電話那頭說道:「我在市區呢?怎麼了房東!」

聽到了王秧的會,不由一愣,既然在市區,這件事情應該和他無關了吧。

吳方石有疑惑的目光看向張隊。

張隊有嘴型告訴他問一下這個學校的事情。

「這學校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知道嗎?」吳方石點頭直接問道。

「學校?學校怎麼了?什麼都沒有在那裏,我本來是打算在那裏弄線下射擊遊戲的,不過好像不太行,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王秧有些疑惑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

「哦,沒什麼,你是一個有想法的年輕人!」

吳方石眼珠一轉,他自然沒有將這裏發生什麼事情告訴對方,不管那個人要幹什麼,只要以後願意交房租他就可以高枕無憂了,算是變廢為寶。

要是知道這裏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話,對方不租了,那他怎麼辦?

「你什麼回來啊!」

「我啊,不知道,東西弄好再說吧,這麼大晚上的房東還聽關心我!」

王秧說着打了一個哈欠!

顯然語氣有些不爽,畢竟誰被大晚上的電話打擾只怕都不會高興到哪去吧!

「真是不好意思,你快休息吧!」

吳方石趕緊賠笑說道,掛了電話。

「同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吳方石掛了電話之後,這才看向了張隊問道。

「現在還沒調查清楚,希望你以後可以配合我們調查,因為死了兩個人!」

張隊嚴肅得開口說道。

「死,死了兩個人?」

聽到了這話,吳方石全身一震,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此時他才看到在前面那個地方有一塊白布。

「好了,你先回去,有事情的話,我們會找你的!」

張隊平靜的開口說道。

聽到了張隊的話,吳方石趕緊的點頭說道。

看到吳方石離開之後,一旁的隊員有些疑惑的開口說道:「張隊,事情現在不是已經很明了了,你怎麼好像還懷疑別人?」

「事情不要看表面,一個人為什麼會突然發瘋?這點可想到了?」

張隊不置可否,神色平靜無比的開口問道。

「嗯?不知道!」

隊友搖頭。

「所以這就是我們調查的方向,總要搞清楚才知道那幾個人說的是不是真的,你去想辦法調查劉三陽去過的醫院!」

「是!」

在隊員離去之後,張隊這才轉頭看向了周歩賢。

「周歩賢你有什麼看法?」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