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高先生,橙先生是我的朋友,如果你需要他做什麼,我可以跟他商量,但是我不能讓他留下。」陳耀東要緊牙關說道,失蹤了還算是意外,如果把橙畏拱手送人,那可就沒有臉跟關叔回復了。更何況高山都垂涎橙畏這樣的高手,他就更加的不能鬆手了。

高山眉頭一擰,沉默了五秒鐘,隨即一擺手:「去吧。」

「高先生,我先走了。」

陳耀東暗暗的捏了一把汗,面帶笑容的帶著橙畏走出了辦公室。

兩人進入電梯,到了夜總會大堂,夜總會經理也跟了出來,他一路把陳耀東送出了夜總會。

陳耀東要上車的時候,經理對陳耀東說道:「老闆讓我告訴你,他是深淵國際貨運集團的總裁高山。」

「深淵國際貨運集團!」陳耀東吃了一驚。

「是的,老闆讓我告訴你,除了生意上的事情,別的事情他也可以幫你。」經理又說道。

「謝謝高總。」陳耀東忙客氣的道謝。

「嗯,陳大少,不送了。」經理也客氣的道別。

「再見。」

「再見。」

陳耀東說完,上了車,對經理笑了一下,命令橙畏開車。

車子緩緩滾動,離開了夜總會的停車場,上了馬路。

陳耀東回頭看了一眼還站在門口經理,他有點不明白經理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高山是想向自己示好,還是在提醒自己什麼?

不管那麼多了,只要明天高山把六十億奉上,他就更加的有信心打敗肖家的聯盟了。

此刻,已經是凌晨兩點三十五分了,車外的秋風非常的涼,但是陳耀東的心裡卻澎湃著一團熱血。現在他們這一方是四大聯盟,歐洲的傳統家族馬爾蒂家族,米國排名前三的大家族藍十字家族,國際貨運的巨頭深淵集團。這三方勢力,放在任何地方,都擁有絕對的號召力。現在卻都團結在他的手下,為他陳耀東保駕護航呢,這份榮耀,恐怕是前無古人了,后也很難有來者了。

不過陳耀東隨即就清醒了下來,雖然深淵集團加入是件好事,但是要面臨的問題也不少。先要說服藍十字家族讓出一些股份,那份標底也要重新制定了。

距離投標只剩下一個白天和一個夜晚了,能來得及嗎?

陳耀東覺得時間不夠用,他眉頭緊鎖,沉默了很久。終於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京城的電話號碼。

鈴聲響了一會兒,對面才傳來了一個不高興的聲音:「什麼事?」

「魏叔叔,我剛剛又拉來了一個國際大集團加入到碧浪山計劃之中。我的投標書要重新制定,我怕時間來不及了。」

「哪家國際大集團?」電話那頭的人問道。

「深淵國際貨運集團。」陳耀東答道。 「……。」電話那頭的人沉默了一下,說道:「好,多給你半天時間吧,招標會明天下午三點開始。」

「好。」陳耀東以為能多給他一天一夜的時間,沒想到只多給了他半天時間。

「還有事嗎?」

「沒有了。」

「嗯,掛了。」

「魏叔叔,再見。」

陳耀東掛了電話,眉頭鎖了起來。本來明天上午九點進行的招標會蓋在明天下午三點,多了六個小時的時間,時間依然不寬裕。

雖然時間緊迫,但是他也不可能現在去找藍十字家族的人去商量讓出股份的事情。只能等到天亮再說了。

車子無聲無息的行駛著,陳耀東開始尋思這怎樣跟藍十字家族的人討論讓出股份的事情。之前分配股份的時候,奚問問就很不滿意,現在又讓她讓出股份,她肯定還會不滿意的。

――-

上午十點,唐浩和刀迅坐在沙發上喝茶。刀迅剛剛從杜莎那裡回來,她和杜莎、白總裁見過面了,也把陳耀東的招標書給兩人看了。

杜莎當然知道這東西可能和唐浩有關係,因為唐浩曾經幫助水靈兒拿到過高考試題,拿到陳耀南的招標書應該也能做到。

但是白總裁著實驚訝了一陣兒,不過他來的時候,肖董已經告訴他了,讓他不要執著。雖然沒有直說,但是意思已經很明白了,就是讓他和這兩個女孩商量著辦。

所以,驚訝過後,白總裁也就沒有說什麼。

因為唐浩還在白沙酒店,所以刀迅就早早回來和招待唐浩了,把招標書的事情讓杜莎和白總裁了。

主卧室里的肖大小姐依然沒有動靜,昨天的那瓶酒太厲害了。

「叮鈴鈴……。」

唐浩的手機突然響了,他拿出手機一看,是奚問問打來的,他立刻接聽了電話:「喂。」

「氣死我了。」

奚問問的開場白讓唐浩很意外,他問道:「怎麼了?」

「陳耀東那個小子又開始耍花樣了,他竟然把深淵集團也拉進來了,還讓我讓出百分之五的股份。」 總裁大人復婚無效 奚問問不高興的說道。

「你同意了嗎?」唐浩問道。

「我當然是不同意了,可是不知道他用什麼方法說服了莫大哥。」奚問問答道。

「既然已經板上釘釘,你還是認了吧。」唐浩平靜的說道。

「好了,我有時間去找你。」奚問問說道。

「好。」

「再見。」

「再見。」

唐浩放下手機,很隨意的端起了茶杯,喝了口茶。

旁邊的刀迅聽出了一些問題,試探著問道:「出什麼事了?」

「陳耀東把深淵集團也拉進了碧浪山計劃。」唐浩答道。

刀迅一聽這話,眉頭一皺:「深淵集團的實力並不比藍十字家族差,在某些方面,也許更強。」

唐浩沒有回應刀迅的這句話,而是說道:「問一下投標會的能按時舉行嗎?」

「哦……好。」刀迅沒能跟上唐浩的思路,愣了一下,隨即拿起手機,撥通了杜莎的電話。

很快,電話那頭傳來了杜莎的聲音:「刀迅。」

「杜總裁,我有件事想問你。」

「什麼事?」

「招標會能按時舉行嗎?」

「肖董剛剛告訴我……招標會推遲了六個小時……你怎麼知道?」杜莎隨即問道。

「哦……是唐浩讓我問的。」

「出什麼事了?」杜莎感覺唐浩應該是知道了什麼。

「陳耀東把深淵集團也拉進來了。」刀迅答道。

「難怪,看來他們的招標書要改了。」杜莎說道。

「嗯,唐浩說了,讓我們明天中午等好消息。」

「哦……你讓他小心一點。」

「好。」

刀迅掛斷了電話,默默的看著唐浩。

唐浩平靜的說道:「他們的招標書至少要等到明天中午才能定稿,我明天中午讓人把他們的招標書給你拿來。」

「明天中午?」刀迅吃驚的看著唐浩,夜深人靜偷東西還說得過去,大白天偷東西,這也太誇張了吧!

唐浩笑了笑:「現在陳耀東聯盟里彙集了兩大家族和一打集團,實力不小,你們可要小心了。」

「只要能拿到他們的招標書,我們就能取長補短,一樣能贏。」刀迅笑道。

「有信心就好。」唐浩笑道。

刀迅也笑道:「有你在,我不可能沒有信心。」

唐浩笑了笑,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刀迅悄然的放下了眼帘,她發現她現在越來越依賴唐浩了,她覺得她變了。之所以改變,當然和她的病已經痊癒了有關,更重要的是和唐浩的出現有關。

這時,門開了,肖大小姐裹著睡袍走了出來。她的頭髮有點亂,俏臉上也滿是倦容,走路的姿勢也有點鬆軟,整個人看上去有些缺少活力。

即使如此,肖大小姐身上那天生的高貴和傲嬌之氣依然很濃,透著一股懶洋洋的嬌貴。

「你們都起了。」肖夢雯裹著睡袍來到唐浩旁邊坐下了。

「嗯,肖夢雯,你餓了吧,我讓他們準備吃的。」刀迅說道。

肖夢雯不好意思的笑道:「還是連午飯一塊吃吧。」

刀迅聞言也笑了:「好吧。」

「我去打個電話。」唐浩站了起來,向會客室走去。

「又什麼事神神秘秘的。」肖夢雯看著唐浩的背影,小聲嘀咕了一句。

刀迅知道唐浩是去吩咐他的手下做事了,對於唐浩的那萬能的手下,刀迅五體投地的佩服。能夠從蘭亭府把東西偷出來,已經讓人匪夷所思了。現在更是要在大白天的把東西從蘭亭府偷出來,這樣的神通,簡直就是神仙一樣。

在刀迅的印象中,唐浩的手下似乎很多。昨天夜裡來的是一個青年,之前她也見過幾個外形不錯的青年。但是讓她印象最深的當然是曾經擋住蠻牛,讓老四和老大殺掉了叛徒李斯的那個美麗的女人。後來她還曾經聽老大和老四仔細的描述過那個女人,他們說那個女人當時帶著墨鏡,看不清楚具體的樣子,但是露在外面的部分已經讓老大那樣的大美女也感到驚艷了。

至於那個女人的身材,更是無與倫比的好。當然了,最讓老大和老四讚不絕口的就是那個女人的功夫,他們當時都說,那個女人很輕鬆的就擋住了蠻牛。如果她想殺了蠻牛,根本就是多動一下手的事情。她之所以沒有殺了蠻牛,應該是沒有得到殺死蠻牛的命令。

而這個下命令的人當然就是唐浩,唐浩,唐浩!他究竟是什麼背景!

刀迅正在猶豫的時候,唐浩從會客室出來了,在他的臉上,永遠看不到任何大的情緒波動。 庶女嫡妃 彷彿在他的心中,任何事情都是很平常的事情。

等唐浩坐下了,刀迅給唐浩倒了杯茶,她並沒有問唐浩是否安排好了,因為在唐浩那裡,似乎沒有安排不好的事情。

吃過了午飯,肖大小姐就要去機場了,唐浩便送肖夢雯去機場了。在機場,肖大小姐本來想囑咐唐浩兩句,讓他以後再往家裡找女孩子的時候告訴她一下。可是話到嘴邊,她又忍住了。

送走了肖大小姐,唐浩便直接奔盛昌集團,因為杜總裁說找他有事商量。無論是作為杜總裁的朋友,還是作為盛昌的董事長,他都有義務去幫杜總裁排憂解難。他覺得杜總裁應該不會有什麼大事,應該還是關於陳耀東的投標書。

秘書小姐帶著唐浩來到了董事長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門,便推開了門,把唐浩讓了進去。

唐浩走進了辦公室,秘書小姐把門關上了。

偌大的辦公室里,只有杜總裁一個人。利落的髮髻,精緻柔美的五官,白皙的皮膚,一套藍色的職業套裝。打扮雖然普通,但是杜總裁的那份高雅,那份美麗,據對是職業女性中的佼佼者。

她面帶笑容的站起來,和唐浩一塊坐在了沙發上。

茶几上的茶壺冒著一縷淡淡的茶香,杜總裁那白皙的玉手端起紫砂茶壺,給唐浩倒了杯茶:「喝茶。」

唐浩端起茶盅,喝了一口:「你是想問我關於陳耀東招標書的事情嗎?」

「嗯,你是怎麼拿到的?」杜莎那雙明亮的大眼睛溫情的看著唐浩。

若是普通男人碰上這樣的眼神,定然神魂融化了,但是唐浩卻很隨意的笑道:「你還是別問了。」

「當初你拿到高考試題的時候,你說你朋友有些門路,可是陳耀東的招標書,就算你朋友門路再廣,也不可能說服陳耀東自殺。」杜莎皺著眉頭說道。

「我就問你,想要陳耀東的招標書嗎?」唐浩看著杜莎問道。

杜莎暗暗的嘆了口氣,她雖然有點不認可唐浩的這種見不得光的做法,可是碧浪山計劃對於他來說,太重要了。如果她現在手不想,那麼唐浩絕對不會跟她客氣的。她只能答道:「想。」

「想就別問了。」唐浩平靜的說道。

「可是白總裁似乎有些擔心。」杜莎那美麗的臉上露出了憂慮之色。

唐浩平靜的笑道:「他還會向陳耀東去告密不成?」

「那倒是不會,但是我還是有點擔心。」杜莎說著挽住了唐浩的手臂,把頭放在了唐浩的肩頭,悠然道:「我擔心萬一這件事暴露了,後果會很嚴重。」 唐浩對做生意確實不太懂,他問道:「還有什麼嚴重的後果?」

「也許我們會被取消投標的資格。」杜莎答道。

「那如果我們投標成功了呢?」唐浩問道。

「那就應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杜莎說著抬頭看著唐浩,聽唐浩的意思,就好像投標已經成功了似的。

「我知道了。」

杜莎抬頭看著唐浩,她不了解唐浩這句知道是什麼意思,不過她也不打算再問了,問了他不想說,也是白問。她喝了一口茶,說道:「我有點累了,陪我躺一會兒。」

若是別人聽到杜總裁邀請陪著躺一會兒,那還不魂魄出竅,可是到了唐浩這裡,他卻沒有立刻回答。

「我知道還不是是時候。」杜莎又補充了一句。

「好。」唐浩面對杜總裁那期盼的目光,他也笑了,也覺得自己好像有點過分。

杜莎拉著唐浩的手站起來,依著唐浩向休息室走去。

進入休息室,杜莎把門關好,拉著唐浩坐下,然後就把身體蜷縮在在了唐浩的大腿上。

唐浩覺得自己的兄弟幾乎能夠感受到杜總裁那溫熱的呼吸,他笑了笑,說道:「你睡吧。」

「你也睡一會兒吧。」杜莎也感覺到了自己的嘴距離那個那裡太近了,她慢慢抬起了頭,讓唐浩把身體躺平。

唐浩沒有猶豫,把身體放平,躺在了帶著香味的枕頭上。杜莎則躺在了唐浩的臂彎里,杜總裁便車了個一個小鳥依人的小女人。她的小手鑽進了唐浩的內衣里,放在了唐浩的肚子上,摸到那八塊肌肉,她的心跳頓時就加快了。

「睡吧。」

唐浩的這句話傳進杜莎的耳朵里,杜莎的理解就是,還不時候,別再亂動了。杜莎暗暗的吸了口氣,她覺得自己做女人做的很不合格。征服一個男人就這麼難嗎?

---

在距離蘭亭府不遠的一個海灘上,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迎著海風靜靜的立在一塊岩石上,男人五十多歲,五官端正,器宇軒昂,往哪裡一站,透著一股上位者的威壓。

突然,男人的胸口起伏了一下,很明顯,他嘆了口氣。這樣一個男人,也會嘆氣,看上去有些不可思議。隨著這暗暗的嘆息,他的眉頭也皺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身後傳來了腳步聲,一個女人從旁邊的樹林中走了出來。女人身材略顯清瘦,皮膚很白,看上去也就四十歲的樣子,但是仔細看,她應該不止四十歲。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