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鬼門開!絕戶破!」

樂天低喝一聲。

他平平的推了一掌!

劉洋和蘇紫影的眼睛突然瞪大,兩個人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

兩個人面前的六枚石墩突然齊齊的平移了一下,大概有一個手掌的距離。

這太詭異了,樂天根本沒有碰到這些石墩。

石墩移開之後,整座偏殿突然起風了,地上的陳年灰塵四下飛舞,劉洋和蘇紫影不得不閉起了眼睛。

好一會風才慢慢的停歇了下來。

劉洋定睛一下,樂天的手上握著一把匕首,正在和什麼東西對視。

他很確定自己的沒有看到任何東西,但是詭異的是他就以可以感覺到樂天和什麼東西在對峙。

「為何會被鎮壓在此!」

樂天突然呵斥。

劉洋嚇了一跳。

「嗚嗚……嗚嗚……」

一陣奇怪的嗚咽聲傳來,劉洋莫名其妙地打了個哆嗦,這座偏殿內的溫度好像突然下降了許多的樣子?

蘇紫影也是一樣,因為她是女人,所以對這種陰冷感受更加明顯。

「紫影你先出去!」樂天哼了一聲。

蘇紫影急忙點點頭,跑出了偏殿,外面的陽光照在身上,她好一會才暖和了過來。

「我說樂天兄弟……你……你這到底是玩的哪一出?」劉洋沒有出去,他忍不住問了一句。

樂天看了看他。

「你想看?」他問。

劉洋點點頭。

劉天示意他到自己身邊,樂天沾了一些自己的血抹在劉洋的眼皮子上。

劉洋感覺有點刺痛,他快速地眨了幾下眼睛。

「卧槽!」

他猛的看清了面前是個什麼東西,嚇的差點竄了出去。

「這是什麼東西?」他驚詫的問。

「死人!一個生前被人虐待致死的人!然後被鎮壓在六陰絕戶陣裡面十多年的怨鬼……」樂天慢慢的說道。

「鬼……」劉洋下意識地就不信。

「好痛苦……好痛苦……好冷,好孤單……」

面前這個造型奇怪的東西凄厲的嚎叫著,劉洋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個東西看起來就像是一坨變異了的豬肉。

樂天對於這隻怨靈的存在也很好奇,理論上怨靈不會出現這中變異!

除非是他吞噬了某種東西。

樂天突然想到了什麼?他面色微變! 下午四點多的時候,我剛剛從精神病院出來,手機就響了起來,我掏出來一看,是我老爸公司的總經理打來的,我管他叫王叔。

電話剛接通,王叔就說我老爸出事了,他讓我速度去警察局,我問到底出了什麼事? 冷麪ceo的新婚棄婦 王叔也沒有跟我說,只說讓我快點過去,然後他就掛了電話。

我心裏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連忙心急火燎的打車就跑去了警察局,等我下車的時候,王叔已經在門口等得不耐煩了,他見到我就連忙跑了過來,第一句話就說,“你老爸今天飛回來的航班出事了,飛機墜毀了。”

“什麼?”聽到這個消息我頓時如遭雷擊,連忙激動的問王叔。“那我老爸呢?我老爸怎麼樣了?”

“屍體都沒了,只剩下一些遺物。”王叔一臉哀傷的說。

“撲通。”我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這不可能,你一定在騙我。”

我一邊說一邊搖頭,我不相信,我也不能接受,我老爸怎麼可能就這樣離開我?他一定還活着。

我爬起來踉踉蹌蹌的向警察局裏面走去,這一刻我感覺魂魄都丟了,我找不到活着的感覺了。

王叔過來扶我,我一把推開了他,現在我不相信任何人,我老爸一定還活着,我要去找他。

這時候我真的天真的以爲我老爸還活着,他沒有去世,或者說我根本不想接受這一現實,直到在警察局領到我老爸隨身帶的錢包和手機,我才發現我老爸真的就這樣離開我了,我竟然連他最後一面都沒見到,而且他怎麼就連屍體都沒有留下?

我看着手裏燒焦了大半的錢包和手機,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一顆顆劃過我的臉頰,滾落在了地上。

怎麼能這樣?我老爸怎麼就這樣走了?他走了我以後怎麼辦?

我一邊流着淚一邊打開了錢包,裏面的錢和銀行卡,身份證都已經被燒得差不多了,不過出奇的是,裏面還有一章照片保存的比較完整,那是我和我老爸第一年來城裏的時候照的,我那時候才七歲,我老爸是在工地上做民工,他戴着安全帽,穿着髒兮兮的衣服,抱着一臉天真的我,那時候我們笑的多開心,那時候我感覺多幸福。

可是現在,這才一轉眼的功夫,我和我老爸竟然就這樣天人永隔了,我曾經想過他回來看到的會是我的屍體,那個傷心的人會是他,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最後我活着,我老爸卻不在了,而且我竟然連看到他屍體的機會都沒有。

我忽然感覺這個世界好不公平,爲什麼所有的災難都要降臨在我的身上?這才兩天的時間,我的世界就這樣被顛覆了,我不知道接下去我該怎麼做,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我感覺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了。

王叔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說“現在你老爸不在了,公司的一切就需要你挑起來,我知道這對於你來說很殘酷,不過你放心,王叔會盡力幫你的,這也會代你老爸好好照顧你。”

“人活着,什麼都重要,人死了,什麼都無所謂了,那些都是虛浮的。”我說完抹了把眼淚,然後把我老爸的錢包和手機揣進口袋裏說,“公司的事情你看着辦吧王叔,我不想管那些,你看着打點就行,我也放心。這兩天你先幫着張羅一下我老爸的葬禮吧。”

王叔聽完也沒有再說話,只是沉重的點了點頭。

我的腦袋裏面基本就是一團漿糊,我老爸的葬禮我也完全沒有去管,就讓王叔一手主持了。

第二天我二叔來了,畢竟我老爸去世了,這麼大的事情,老家是要來人的。

我二叔跟我老爸不一樣,他是一個非常開朗的人,就是很好說話,平日裏總是笑嘻嘻的,看起來就是一個樸實的農村漢子,但他的身份卻有些特殊。

想必大家都聽說過陰陽師這個職業,我二叔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陰陽師,我們那山裏人又把這個職業的人叫做陰陽,也有人叫風水先生。

因爲山裏人迷信,所以我二叔這個職業,在山裏是非常吃得開的,很多人也都極其尊敬他。

二叔的職業是傳承自我爺爺那裏,本來我老爸也應該和二叔一樣繼承爺爺的職業,成爲陰陽師的,但是可惜了,我老爸對於這一行似乎沒有半點興趣,我小的時候他就是一個只知道扛着鋤頭下地幹活的農村漢子。

我想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那時候他們覺得最沒有出息的李大(我老爸),十幾年後竟然成了大老闆,我記得前幾年我跟老爸回一趟老家,村裏人都能踏破我們家的門檻。

這,就是現實。

我在車站接到二叔的時候,他還是那個樣子,樸素的穿着,和善的表情,時常掛在肩上的黑色陳舊皮包,基本沒什麼變化。

自打來到城裏以後,我和二叔見面的機會真的就很少了,差不多隻有回家過年的時候才能見到他,但我和二叔的感情還是很好,他也很疼我,每次見到他,我總是笑的很靦腆,很開心。

不過這一次,我卻是無論如何也笑不出來了。

二叔看到我的時候還是笑了,不過笑得很牽強,他過來摸了摸我的頭說,“長生又長高了。”

長生是我以前的名字,我爺爺幫我取得,原因是我剛出生的時候人家說會夭折,所以我爺爺就給我取了這麼一個名字,希望我能活得長長久久,不過後來到了城裏,我老爸覺得這個名字太土,就給我改了。

“二叔,家裏還好吧?”我接過二叔肩上的皮包問他。

“挺好的,就是你爺爺他們想你了,這次放暑假抽空回一趟老家吧。”二叔說。

“嗯。”我點了點頭,然後問二叔,“先回家還是先去殯儀館祭奠我老爸?”

二叔聽到這裏眼角抽了一下,然後他苦笑了一聲說,“先去看看李大吧,家裏我就不去了。”

“怎麼?”我詫異的看着二叔,“你這一次來城裏還有什麼事要辦嗎?”

“事倒是沒有,不過……。”二叔搖了搖頭說,“家裏那一位,恐怕不歡迎我。”

“你都知道了?”我有些吃驚的看着二叔。

“當然。”二叔慘淡的笑了笑說,“你老爸沒有看對人,不然就不會落個今天的下場了,他自己送了性命不說,還害了你。”

“這……?”我聽完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說,雖然這件事算是我老爸沒看對人,但我並不怪他,而且他已經去世了,我真的不想別人說他什麼。

二叔看懂了我的心思,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說,“我並不是要怪李大什麼,只是感嘆一下你現在的處境,我今天看你第一眼就感覺不對勁,你渾身都充滿了死氣和陰氣,要不是我知道你是大侄子,估計都會當成什麼邪乎的東西給收拾了。”

“二叔你說我身上充滿了死氣和陰氣?”我聽完連忙皺着眉頭問二叔。

其實在這之前我心裏就有點隱隱的不安,畢竟我算是死過一回了,雖然後來又活了過來,但我不知道這種情況該怎麼解釋,我想肯定和普通人不一樣了。

現在二叔這麼一說,我忽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只是不知道情況到底有多糟糕?

二叔說我現在這種情況,跟回陰差不多,就是人死了一定的時間之後,魂魄又回到了自己身體。

因爲人的魂魄一旦離開身體,身上的陽氣就開始潰散,如果過了那個時間,陽氣散盡,即使魂魄再回到自己的身體,那活過來的也不再是正常人了,因爲他少了人的陽氣,多了鬼的陰氣。

而我,現在就是這種情況,我到底是人還是鬼? 劉洋看著面前這一個蠕動的東西,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看出這個東西有什麼威脅。

「這個東西不能留!」樂天慢慢的說道。

「啊?」劉洋沒聽懂。

樂天可不會和他解釋,一旦這個怨靈適應了現在的環境,它就會開始反擊了。

「天地太清,日月太明,陰陽太和!三和通幽!」

樂天的手上還有一個符咒呢,他低頌一句咒語,然後一掌向前抓了過去。

「啊……」

怨靈凄厲的嚎叫,它的身體有一道道朦朧的白霧湧出。

「出去!」樂天哼了一聲。

這可是怨氣啊,劉洋可扛不住這東西。

劉洋一愣。

「馬上出去!」樂天推了他一把。

這一把用力的力氣比較大,劉洋居然直接跌了一個跟頭,外面的蘇紫影看到這一幕,急忙跑進來將劉洋扶了出去!

可是兩個人的身上已經沾染了怨氣!

「你現在已經完全喪失了意志!我留你不得……」樂天哼了一聲。

他手中的銅匕首猛地刺到了地上,那六枚古錢齊齊的豎了起來。

「滅魂!」

樂天的手中出現了一把柳葉,這些柳葉被拋出去之後快速的圍著這隻怨靈旋轉,怨靈的體型慢慢地變小。

一直到它徹底變成了人形。

樂天眯了眯眼,這傢伙倒地吞噬了什麼東西?居然會變得如此的詭異?

怨靈四處亂竄,可是他的周圍被樂天用六枚天寶古錢封閉了,還有銅匕首鎮壓,它是絕不可能逃出去的。

柳葉在慢慢的變黃,一直到所有的柳葉全部變黃,那隻怨靈才徹底的消失了。

「姐夫……」

蘇紫影喊了一聲。

「別進來!」樂天提醒道。

他謹慎的看著面前,眉頭緊鎖。

怨靈居然逃了?他在馬上要被消滅的瞬間被一股力量吸走了,這股力量來自於地下!

劉洋看著樂天慢慢的走出了偏殿,他感覺自己好像有好多的話想問,但是卻不知道從何問起。

樂天看了一眼劉洋和蘇紫影。

「你們怎麼也會被怨氣侵染的這麼厲害?」他皺眉。

「什麼怨氣?」劉洋奇怪的問。

樂天有點頭疼,怨氣這個東西沾染到身上是很難祛除的……

「算了,一會我們從這裡離開的時候,要馬上找地方洗澡。」他說道。

豪門奪愛之偷心遊戲 洗澡?

莫名其妙的洗什麼澡?

劉洋不能理解。

樂天再次返回了另一邊的偏殿,他依法炮製,居然再次放出了一隻怨靈,只不過這隻怨靈比起剛剛那一個就差了許多。

這明顯就是一個單純的怨靈而已。

劉洋直勾勾的看著這個女人,這個鬼看起來還挺漂亮的?

蘇紫萱害怕的躲在樂天的背後,這一次樂天也沒讓她離開,因為這個怨靈實力較弱,不會對他們的造成威脅。

「為何會被人鎮壓至此?」樂天哼了一聲。

面前這個怨靈只是直勾勾的看著樂天,卻是毫無反應。

「搜魂攝魄!」

樂天哼了一聲,他的手上掐了一個奇怪的手決。

面前的怨靈突然渾身劇震。

「啊……為什麼要害我!我什麼都不知道……」她凄厲的嚎叫。

「何人害你!」樂天呵斥。

「啊!好痛苦……好絕望!」

怨靈的身體在聚聚散散,看起來非常的不穩定。

樂天奇怪的看著這一幕,已經變成了鬼居然還是這麼害怕那個害他的人?這是為什麼?

「既然如此……我留你不得!魂飛魄散吧!」

樂天手中的銅匕首輕輕揮動。

怨靈的身體快速的化成了一團白色的霧氣,樂天鼓起嘴巴,也不見他怎麼吹氣,這些霧氣就像是被五六級的大風吹過一樣,四下散開。

「嘔……好臭!」蘇紫影突然吐了。

樂天無語的看著她。

「都說讓你們不要跟著了,非要好奇的看!現在好了吧?我告訴你……這個臭味如果不用熱水浸泡一個小時以上是不可能去除的!」他哼了一聲。

劉洋聞了聞自己的衣服,一股說不出味道的惡臭直直的刺入他的大腦。

「卧槽!這是什麼臭味?」

「這就是怨氣!一種比較陰毒的東西……你們兩個去外面的太陽下面曬著吧,古塔你們就不要進去了,我自己進去看一眼就行了。」樂天說道。

「不行!我要去。」蘇紫影堅持。

「你就不怕自己變成一坨大糞?」樂天瞪著眼珠子。

「我就不信姐夫你沒辦法?」蘇紫影懷疑的看著樂天。

樂天無語。

他當然有辦法,只是到時候需要蘇紫影赤身裸體,那多麻煩?

劉洋倒是聽話的去曬太陽了,剛剛看到的東西有些匪夷所思,他要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

樂天和蘇紫影走到了這座古塔的下面,門早就沒有了,可以看到裡面黑乎乎的牆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