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魏揚給我,我就能隨心所欲地掌管隱市了?」

「哈哈哈,魏揚是大樂所有隱市明面上的總閣主,他也知道該怎麼賺錢,所以長乘門一直都是通過他來管理隱市的。最重要的是,魏揚可是整個大樂唯一的當康啊!」俊朗男子解釋道。

當康乃福獸,所到之處會豐收。

俊朗男人使個眼色,長乘七抬手摁在魏揚額頭,一隻古樸金豬圖騰自他眉心顯露。

玄十一說過,刺青在頭上的都是奴隸。

兩隻玉佩放在厲九川面前。

「這個有彘紋的是魏揚的奴符,捏碎就能剝奪他的傳承。另一塊是長乘令,隱市眾人見之如見門主,可以避免魏揚欺下瞞上。」

厲九川瞧了魏揚一眼,他一動不動,彷彿將被轉手的不是他而是別人。

誠意倒是很足……就是玄十一沒醒,不知道他會如何決斷。

說起來,那個長乘門門主是故意挑的這個時候吧?專門趁玄十一不在給自己送禮,有種瞞着大人騙小孩的感覺啊。

「可還有別的事?」騙就騙吧,既然送上門豈有不吃之理,就算出什麼問題,也有玄十一兜著,這不關自己的事。

「沒了。」俊朗男子雙手抱拳道:「在下長乘叄,日後應該還會與閣下在上水渡相見,告辭。」

「且慢。」厲九川喊住人,「隱市現在日利幾何?」

長乘叄乾咳一聲,「日虧十萬白銀。不過這都是為了維持邊境隱市所需,月境之內還是賺的。」

「……」

感受一陣陣陰風呼嘯,長乘叄頭皮發麻地再度解釋道:「閣下大可以關閉月境之外的隱市,這樣算來,每日利潤都夠讓一位中等資質傳承者從零晉陞到傳承圓滿。但是也會失去邊境一部分至關重要的消息,而且關閉后再難建立。這就要看閣下如何取捨了。而且就目前用度來看,就算一直虧也能虧個三五年。」

厲九川沉思片刻道:「我知道了,日後要是有什麼麻煩,如何聯繫你們?」

「靈源注滿長乘令即可。」要不是門主下令,長乘叄真是想不通為什麼要把隱市送人,還送的如此卑微,「不過,我勸閣下不要濫用此令。」

「是不是濫用你說了算?」厲九川瞥他六眼。

「不是。」長乘叄越發覺得憋屈起來。

明明得了天大好處,為什麼這人還一副不爽的樣子?

厲九川目送二人離開,身為師兄弟,竟然擁有同一種傳承,難道就不怕某天會同門相殘?還是長乘門傳統如此……

他搖了搖頭,隱市此行算是圓滿,接下來應該去趟青茗會。

就是騎蛟出來浪久了,琴先生會有點意見,待晚上再去好了,還能避避風頭。

「魏揚?」厲九川將兩塊玉佩揣進懷裏。

「大人。」這位金玉閣閣主十分恭敬。

「為我做事十年,十年後那塊金彘玉佩給你。」

「這……大人當真?」

魏揚眼神閃爍,試探問道。

「本座有必要騙你?罷了,我以為玄天上帝之名起誓,十年後將金彘玉佩交給金玉閣閣主魏揚。」

厲九川話音剛落,一種玄妙的制約感同時浮現在兩人心中,這無關乎玄帝本人,而是玄天格位所呈現的力量。

魏揚頓時露出愕然之色,他本以為這人就是給他畫大餅的,沒想到竟然以五帝之名起誓!

雖然是不太常見的玄帝水誓,但有效用便足矣。

他隨即鄭重下拜,言辭懇切道:「願為主上效勞!」

說完,他忽然看見地面暗了一瞬,再抬頭時,那人已經沒了蹤影,只留一抹蛟尾閃進雲層。

……

……

「你抄完了沒?」言樂第十次問,邊說邊打呵欠。

「沒,你這不是廢話!」厲九川臉色不大好。

兩人在燭光搖曳下抄書,一橫一豎都帶着淺淺的靈源氣息。

言樂字體是純正的金色,筆勢威嚴肅穆,厲九川是瑰麗的青藍,筆鋒如劍鋒,殺意洶洶。

對於二人騎蛟一事,琴先生回書院后什麼都沒多說,只是從書閣取了十冊關於蛟的古籍,限他倆三日內抄完,還要考校,每本古籍都有磚頭厚。

而且每一筆都得用上自己的靈源,這一點誰都幫不了他們,因為就算是同一傳承,每個人的靈源氣息都不盡相同。

「抄一下午了都,我靈源快乾了,先歇會。」言樂嘟嘟囔囔地放下筆,準備往樓上走。

「一下午你連一本都沒抄完,是想和先生叫板?」厲九川沒好氣地道。

「哼,我不像有些人,一天到晚往出去躥,幾個時候能閑下來啊?我睡兩個時辰就起來抄,鐵定比你快!」言樂抄起茶壺灌了一口,懶洋洋地上樓,把木板踏得吱吱響。

「……」

厲九川眯着眼睛放下筆,心中想着要不要把這廝打成重傷,好叫他沒法抄書。

想了想還是算了,畢竟是自己的債主,萬一以後再遇上事,人家不幫忙了怎麼辦?

要不是非得用自己的靈源,他只需要把這書扔給魏揚或者季歡、趙青……哦,後面倆人可能不會寫字,反正找人抄完就好了,哪有這麼麻煩!

厲九川忽然想起什麼,丟下書就往門外跑。

言樂聽見聲音,跳到圍欄前看他又往哪兒去。

一柱香后,「兩個厲九川」走進屋,其中一個抱走一半書轉身離開了,剩下那個又開始奮筆疾書。

言樂目瞪口呆。

他都忘了,這天底下還有個和厲九川靈源氣息一模一樣的人啊!

上神啊,當年自己怎麼就不是雙胞胎呢?最好是十胞胎,這樣一人一本就寫完了!

言樂抓着腦袋,痛不欲生地下樓繼續抄書。 ,

第753章

相比之下,宋三喜,低調得多。

周文兵和一個兄弟,駕公司的一輛賓士E,跟著他的。

但,保持了距離。

車,都沒有進停車場,而是在大街邊。

但宋三喜的車,在停車場里停下。

就在周文兵二人視線範圍之內。

宋三喜之謹慎,不言而喻。

畢竟現在事情在做大,得罪的人也漸漸多起來。

保不齊,能有人對他的車輛動手腳。

這樣的場合出車過來,就必須得有人盯著。

顧東,就牛批的多,高調的多。

他的專車,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元首版。

停下之後,後面兩輛大奔,左右護駕。

賓士裡面,四個手下沒有下車。

另有兩個,護著他的車子,站在車邊左右。

一動不動,可帶氣場了。

剩下,是阿龍和另一個手下,陪著顧東過來。

本來,顧東是要帶著高小玲來的。

但,高小玲的臉,前天晚上被人打腫了,沒法過來。

現在,就由顧東親自來參拍。

宋三喜身邊,就跟著一個顧芸夢。

他是來玩的。

顧芸夢主拍。

顧東他們過來,氣勢都很暴。

阿龍和另一個阿虎,身材高大,修長。

一看,就是賊能打的那種人。

顧東近一米九的個頭,更加有氣勢。

顧芸夢都不禁挨近了宋三喜,一邊走,一邊低聲道:「顧東這個人,太傲了吧?」

宋三喜低頭微笑,輕聲道:「不要瞧不起任何人,何況,這是你們顧家的天之驕子。」

顧芸夢不禁想笑,低聲說:「就是以前被你打的喝臭水,丟了女人又丟臉的天之驕子?」

「咳咳這個,不揭人短了吧?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何況,他一別五年歸來,牛氣衝天。」

很快,顧東他們過來了。

顧東一臉的帥氣,孤傲,「宋三喜,顧芸夢,早啊!」

語氣,生冷,一點不像打招呼。

顧芸夢小臉嚴謹之色,只是點了點頭。

這裡,宋三喜才是主角。

她,就是個跟班。

但,甘當他身邊的跟班。

畢竟他帥氣,有風度,親和力有加。

比起顧東這種傲狂的人來,可讓人親近多了。

宋三喜當下微微一笑,「顧總,早啊!」

說著,手還伸出去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