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默默,快回來吃飯。」封離月要站起來抓回默默,墨南楓走過來接過封離月手裡的碗,「他跟我這麼投緣,我來喂吧,你吃飯。」

封離月抿了抿嘴,伸手去抱默默,「我的孩子,怎麼能麻煩你呢,還是我來吧。」

「小師妹,客氣什麼,不過是喂孩子吃個飯,不麻煩。」墨南楓一手攬著默默坐下來,小嘴吧嗒吧嗒的一會兒功夫就喝完了一碗粥,雞蛋羹也不燙了,墨南楓舀起一勺蛋羹放在嘴邊吹了吹,喂到了默默嘴裡。

小孩子吃飯慢了點,封離月吃完了,蛋羹還有一個碗底那麼多,想要接替墨南楓喂默默,墨南楓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你忙吧,他很快就吃完了。」

伏辰吃完飯靜靜的看著墨南楓一勺一勺的喂完雞蛋羹,封離月才帶著默默出去了。

侍女收拾乾淨桌子帶上門出去,伏辰才開口,「墨南楓,你想要幹什麼,你給月兒的傷害還不夠么,你把她傷成這樣,為什麼還出現在她面前!」

墨南楓悶著嗓子跟伏辰爭論,「娶側妃不是我的本意,是皇兄和母后逼我娶的,我本想放在府里不動她們,可誰知月兒提前回來,根本不聽我解釋,你讓我怎麼辦?我挨了她兩刀昏睡了整整半年,這懲罰還不夠嗎?」

伏辰厲聲斥責,「夠?她兩次情傷都折在你手裡,上次還被火燒死,你認為這些傷害你怎麼做才能彌補她?」

墨南楓不顧伏辰指責,問自己想不明白的問題,「我問你,你給她吃了忘情葯了嗎,她為什麼不認識我了?」

伏辰冷哼一聲,「哼,她倒是跟我要忘情葯了,可忘情葯服下去忘記的東西太多,是丹林施的遺忘術,這半年來她把你忘了個乾淨,而且以後永遠也不會想起來了,你死了這份心,不要再糾纏她了。」

墨南楓嘴角一抽,「我墨南楓就是個死心眼子,這輩子認定一個人,不會輕易改變,月兒只能是我的,早晚她會回到我身邊的。」

BOSS兇勐:腹黑老公喂不飽 伏辰氣的站起來,聲音都提高了不少,「你凌王殿下位高權重,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為什麼非得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害月兒,你是想再害死她一次才甘心嗎!我今晚就讓你看看月兒到底是誰的。」

墨南楓咬牙切齒的瞪過去,「你敢!」

伏辰一字一頓認真的看著墨南楓的眼睛說:「是月兒親口答應我的,你看我敢不敢。」

「好,我今晚留下來,就住這裡,我倒是要看看你敢不敢,看看她會不會讓你上她的床。」墨南楓一拳砸在面前的桌子上,起身拉開門出去了。

國色天香離紅杏樓不算太遠,封離月、伏辰帶著人一炷香的時間便到了,裡面的裝修古色古香,頗有文人雅緻的氣息,說實話,一點都不想青樓,倒像是……文人聚會的茶館。 上午國色天香的客人就已經不少了,不像其他青樓到了午後客人才會多。

一身火紅長裙的封離月,和一頭白髮的伏辰一進門就被注意到了,況且封離月身上還散發著濃烈的血魔珠氣息,身後跟著五行魔獸,尤其是面泛金光的金魔獸,更是格外引人注目。

琴姜、紫藤和帝石快速從樓上下來,單膝跪倒在封離月面前,「屬下參見魔尊!」

三人行這麼大的禮,引來所有人的目光,封離月不慌不忙的叫三人起來,手一揮,後面的五行魔獸便開始樓上樓下的檢查開了,「你們手下有多少小妖,可傷過人命?」

琴姜緩緩開口,「回魔尊,我們手下一共有小妖三十一個,不曾傷過人命,請魔尊明察。」

封離月打量了三人,琴姜清麗脫俗,並非胭脂俗粉,撫的一手好琴,琴音可蠱惑人心。

紫藤一身紫裙性感妖嬈,眉目傳情,舞姿艷絕天下,更生的一張魅惑眾生的臉。

帝石一股子書生氣,是一塊五彩石,一手圍棋下的天下無雙,畫畫也是一絕,「很好,諒你們也不敢騙我,你們想一想,是進降魔塔還是日後跟我回魔界?」

帝石面容冷峻首先表態,「屬下跟魔尊回魔界,屬下在降魔塔里待了四千八百年,待夠了,日後定效忠魔尊,再也不敢以棋局禍亂天下。」

琴姜轉身掃了一眼四處查看的五行魔獸,對魔尊如此鞍前馬後,一定也是待夠了降魔塔,「屬下日後跟魔尊回魔界,願鞍前馬後效忠魔尊。」

紫藤是食人花成魔,腰肢輕扭,「屬下也願意回魔界。」

封離月冷冷的說了句,「你們三個比赤頸雕那隻傻鳥聰明多了。」

琴姜擠出一抹笑容,「赤頸雕只會用蠻力,白長了三顆腦袋,飛的再快也跑不出尊主的結界,糾集了兩千小妖還是被一把火燒死了,屬下可沒他那麼蠢。」

墨南楓暗暗吃驚,不過一年的時間,一年前眾妖魔逃出降魔塔的時候還不顧魔尊身份攻擊封離月,現在只聞到她的氣息就跑過來拜見,月兒這魔尊是做的有模有樣了。

「左唯,打開煉妖壺。」封離月頭也不回的吩咐左唯。

「你們三個先帶著手下進入煉妖壺,等回了鍾離山再放你們出來。」

封離月剛說完,金魔獸五人查完了所有的房間,「尊主,半年以內沒有死過人的氣息。」

「嗯」

琴姜三人集合了所有小妖,雖不情願,但是依然帶著手下躍入了煉妖壺。

看傻了的客人這才反應過來,大家紛紛尖叫著「妖怪呀!」跑出去了。

左唯和呂宣負責清點財務,銀票散碎銀子,名貴字畫,古畫、古琴,於是棋盤和棋子整理了七個大箱子,抬回紅杏樓,伏辰又差人送回了鍾離山。

忙了整整一天封離月和伏辰帶著眾人回到紅杏樓,封離月沒有上樓,直接在樓下大堂和伏辰一起喝茶聊天。

盤坐在榻子上,封離月手肘支著大腿,閉眼手扶額揉著太陽穴,伏辰關切的問,「你不舒服?」

不遠處的墨南楓和墨童靜靜的坐著喝茶,悄悄關注著封離月。

封離月現在有近萬年的靈力,怎麼會不舒服呢?應該通體舒泰才對。

「沒有,就是頭疼,想起那兩個青樓一個叫鴛鴦樓,一個叫樂不思蜀,司徒殷給我說了,都是蛇鼠一窩,蟑螂、黃鼠狼什麼的,還有一隻狡猾的狐狸,想想就頭疼。」

侍立在不遠處的甘草走過來,「尊主,讓屬下給您按一按吧。」

封離月抬頭看了看甘草,坐直了身子,讓他來按頭。

伏辰勸慰,「月兒,有什麼好頭疼的,作惡的就殺掉,不聽話的收進煉妖壺,有他們呢,不用你親自動手。」

封離月閉著眼睛回答,「我不是頭疼這個,司徒殷說,這兩家有人命,而且還不少,明日一清理,官府也會來,跟咱們算人命帳就麻煩了,不知道會在京都待多少日子才能回去。」

不遠處的墨南楓放下手裡的茶杯,「小師妹不用擔心,官府我來對付。」

封離月聽到墨南楓的聲音,睜開眼睛,「你怎麼還沒走?」

墨南楓反問,「怎麼,小師妹連請我吃頓飯都捨不得?」

「當然不是。」封離月被反問的不好意思,一時語塞。

伏辰瞥過去,他莫非真的要留下來看戲,頓時覺得有意思,「月兒,之前的約定還作數嗎?」

封離月被問的一怔,垂眸想了想,「什麼約定?」

伏辰唇角上翹,一雙黑瞳猶如深潭,深不可測,「月兒記性一向很好,怎麼忘了呢?就是我救了你,你報答我的約定啊。」

封離月明白了,抬眼看過去,「你想要我?」

就這麼簡單的四個字讓墨南楓瞪大了眼睛瞧過來,兩人竟有這樣的約定,心裡緊張的都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墨童更是凝重的瞧瞧封離月,又瞧瞧墨南楓。

「嗯」

「今晚?」

「就今晚。」

封離月有些不好意思的咬了咬唇,「作數,救命之恩,無以為報。」

「好,晚上我在房裡等你。」伏辰臉上掛著戲謔的淺笑朝墨南楓看過去。

金魔獸和土魔獸聽完兩人毫無顧忌的對話,對視一眼就朝樓上走去。

金魔獸不懷好意的看了伏辰一眼,「你說等日後伏辰回了魔界,尊主會不會為今日之事收拾他?」

土魔獸同情的搖搖頭,「哎,他自己作死,作為魔界長老到凡間歷劫本就是為了幫尊主渡過難關來的,竟敢跟尊主講報答,真是自己找死。」

「那你說我們要不要提醒他?」金魔獸再次回頭看了伏辰一眼。

土魔獸壞笑,「不用,不一定是真的想睡尊主,或許只是為了氣氣墨南楓。」

「嗯,墨南楓是天帝九子下凡歷劫,今日伏辰這麼氣他,待他日九殿下返回天庭,會不會找他算賬?」金魔獸覺得眼前這齣戲越來越好看了。

「誰知道呢」

「你們兩個是要多管閑事嗎?」木魔獸也跟了上來,一起咬耳朵。

金魔獸坐在最上面一階樓梯上,拉著兩人一起坐下,「你們說咱們這麼對墨南楓是不是過分了,他回到天庭找咱們算賬怎麼辦?」

土魔獸推斷,「放心吧,不會,咱們做的不過分,作為尊主的手下保護尊主不受騷擾,這再正常不過了。」

「伏辰哥哥,你怎麼突然想起這件事了,你不是說等我……」 伏辰趕忙打斷了封離月的話,怕她把後面的『愛上你』三個字說出來,「我覺得還是越快越好,萬一你哪天不高興,不作數了,怎麼辦?」

「這個你放心,只要我說過的就一定作數。」

不遠處墨南楓手裡的茶杯都要捏碎了,這兩個人做了什麼約定,不會就是救命之恩無以為報,以身相許?

這個約定還應當是封離月被伏辰救了沒多久,在他大婚之前就有的約定。

月兒啊月兒你怎麼能連這種事情也能答應呢?

默默被奶娘帶著從樓上房裡出來,擋路的三個魔獸趕緊讓開了路,默默從奶娘懷裡掙脫,非要自己下樓梯,奶娘只好牽著他的手,小心的下來。

「甘草,可以了,你退下吧。」封離月揮手示意甘草停下。

「娘親,抱抱。」默默張開雙臂撲了過來,封離月沒留神差點被默默撲倒,伏辰長臂一伸接住了要倒下去的封離月,「月兒,小心,怎麼這麼小的孩子還能把你撲倒?」

封離月苦笑,「你忘了,當初我被燒死的時候,為了讓他活下來,一半的靈力都給了他,要不然我的元神也不能被灼傷,他靈力可是不低呢,我沒有防備已經被他撲到過三次了,前些日子後腦撞到桌角,腫了一個大包,你還給揉了好半天。」

伏辰恍然大悟,「原來是默默撲的,那天我怎麼問你,你都不說,難道還怕我打默默不成嗎?」

墨南楓和墨童對視一眼,「爺,默默靈力這麼高,要這麼算,比你現在的靈力還要高呢。」

墨南楓沒好氣的瞪了墨童一眼,墨童閉了嘴。

「你怎麼給默默留那麼多靈力,其實給他兩成他就能活下來。」伏辰根據封離月當時靈力的多少,算了算。

「那怎麼行呢,萬一兩成靈力不夠他抵禦三昧真火,被燒傷了怎麼辦,他一個小孩子可是一輩子的事,馬虎不得,是師父告訴我的,五成靈力可確保萬無一失。」

封離月抱著默默坐在她腿上,「你還記得那回師父來,咱們三個一起吃飯,默默問我要爹爹嗎?」

伏辰笑的更開心了,「怎麼不記得,默默一句話就把你問傻了,你半天都想不起來這孩子爹是誰,我就說我來做默默的爹,你師父一口飯全噴出來了,噴我一身一臉。」

「我有時候就想,這默默是不是你的呢?除了你沒人對我這麼好,不求回報的通過靈夢之術教了我那麼多功法和術法,還把你自創的靈夢之術也教給了我,我以為師父不知道你叫我功法,在我被燒死的時候,師父抱我過去,他說伏辰做你師父做的也挺好的,這我才知道,師父原來早就知道你在傳授我功法了。」

封離月天真的抬著臉想了好一會兒,「你說默默會不會是通過靈夢之術有的呢?」

伏辰再次被逗樂,伸手握住封離月的手,「傻丫頭,靈夢之術哪能有肌膚之親呢,更生不了孩子,再說三青門規矩那麼森嚴,我怎麼捨得你面臨被燒死的危險呢?」

「那默默的爹到底是誰呢?」封離月皺眉想了好一會兒,「算了想不起來,還是不想了。」

「爺」墨童湊過去,「原來小師妹早在離開三青門之前就跟伏辰有來往,伏辰還教了她那麼多功法。」

田園記事:枝頭夢 「是啊,伏辰幫了她那麼多,而我只會連累她。」跟伏辰為封離月做的比起來,墨南楓自嘆不如,封離月的手就那樣被伏辰握著,很自然的樣子,沒有一點要抽回手的打算,在魔宗他們就經常這樣嗎?

「師父」小蜘蛛從外面進來,直奔伏辰過來,手裡拿著一個東西。

伏辰縮回握著封離月的手,伸手接過來,是鷹隼傳回來的信,展開看了看,遞給封離月,嚴肅的對封離月說:「月兒,飛廉羲和傳來消息,弒神劍果然在崑崙域。」

封離月看完信,「崑崙域的人果然偷走了弒神劍,可我想不明白,他們要弒神劍做什麼。」

「崑崙域一向神秘,從不讓外人進入,神魔兩界都對他們不了解,只知道是上古大神少昊流傳下來的門派。所以我就派飛廉羲和帶人去查,只查到這些。」

伏辰轉頭對身側的小蜘蛛說:「鷹隼傳書告訴他們兩個,繼續查。」

小蜘蛛轉身辦差去了,伏辰命人開飯,眾人一起開開心心的吃了一頓飯,各自去休息。

大家都很關注伏辰說的那句「我在房裡等你」的進展情況。

亥時三刻封離月的房門打開了,一襲紅色中衣的封離月輕輕敲響隔壁伏辰的房門,東西兩側的各個房間門口都開了一條極小的縫隙,墨南楓更是親眼看到封離月不穿外袍進了伏辰的卧房。

伏辰欣賞的眸光打量著封離月不穿外袍的樣子,並沒有打算上床的意思,反而請封離月坐到方桌前,喝起了酒。

桌上只有一小壺酒,封離月打量整間屋子,沒有酒罈子,「伏辰哥哥不抓緊時間做想做的事?以我現在的靈力,這點酒可灌不醉我。」

這是讓她主動一點的意思嗎?還是伏辰慫了?

伏辰滿上酒,「月兒,請——」

封離月端起酒杯聞了聞,裡面沒有下藥,純粹的果酒,仰脖一飲而盡。「酒喝完了,然後呢?」

伏辰強裝鎮定,「脫了衣服,跟我去床上躺一會兒,演一齣戲。」

「給誰看?」封離月猜不透伏辰的心思。

「誰來給誰看,你聽,外面有腳步聲了。」伏辰站起來,拉起對面的封離月打橫抱起,徑直走到卧房的大床邊,放下封離月,脫了衣服,自己也爬到床上。

封離月紅色中衣脫下扔到一邊,紅色褪去變成了白色,一顆小心臟砰砰亂跳,躺在伏辰結實的臂膀里。

暗夜中,胸口處開始隱隱出現紅色亮光。

「伏辰哥哥,你讓我來就是為了這個樣子嗎?」封離月嬌羞的樣子,兩隻手擋在胸前,杏眸半眯,不敢去看伏辰的眼睛。

「這樣不好嗎?難道你想讓我對你做什麼,你可是尊主,日後找我算賬怎麼辦?」伏辰側身看著臂彎里的女人,緊張的另一隻手無處安放,手心裡都攥出了汗。

封離月身體一側感受到了伏辰硬的如鐵棒一般的東西,好巧不巧的抵著自己,反倒不那麼緊張了,「你嘴上說不想對我做什麼,可是你的身體比你誠實多了。」

伏辰緊張的笑了笑,呼吸也有些急促,「我是沒出息了點,你這樣好的女子,我捨不得動你。」 「有人進來了。」封離月聽到了輕輕的開門聲,壓低聲音對伏辰說,「是要演戲給這個人看嗎?」

「對,好戲開始了,月兒,伏辰哥哥要唐突你了。」昏暗的燈光下,伏辰翻身壓在封離月身上,低頭覆上封離月的唇瓣,身上留下了一個又一個唇印。

「給個面子,配合一下。」

聽到伏辰的話,封離月雙臂環上伏辰的後背,動人的嬌喘和被子底下纏上來的雙腿,兩人一上一下身體的顫動,讓偷偷進屋的墨南楓相信,封離月真的上了伏辰的床。

被子底下的兩人雖然都穿著褲子,伏辰誠實的身體出賣了他,硬如鐵棒的東西早就抵住了封離月,聽到門開了又關的聲音伏辰才從封離月身上下來。

伏辰浴火焚身,極力控制自己,不去動封離月,封離月支起胳膊,側身過來,水蔥似的小手在伏辰身上來回滑動,「你幹嘛這樣憋著,我可以給你……」低頭吻了下來。

「不,月兒,演完戲你的任務就完成了,快下來,你再不下來我可忍不住了。」

封離月猶豫了一下,躺回自己的地方。

好一會兒,伏辰呼吸才平靜下來,支起的棒子也軟了下來,翻身下床撿起地上封離月的衣服,「穿上。」自己也套上了一件外袍。

「你不後悔?」封離月接過衣服穿好。

「不後悔,這樣一來,以後那個墨南楓不會再糾纏你了,你等一下,我去看看。」

伏辰悄悄打開房門,好多門口都探出了腦袋,金魔獸乾脆一身睡袍站在房門外,被伏辰一個手指頭勾了過去,「你真把尊主給辦了?」

伏辰瞧著墨南楓房門的方向,「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啊,他走了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