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龜道友,你怎麼出來了?」游雄微一皺眉,眼中流露出幾分厭惡之色。

「天台城又不禁妖族,我為什麼不能出來?」龜延壽滿不在乎,又對芮有才道:「老芮,依我看,你還是去一趟虞家的好。」

為了促進貿易興盛,天台城允許妖族出入。

「怎麼?連你也要我對虞家服軟么?」芮有才臉現怒色。

「那倒不是,現在只是訂婚,你去虞家,盡量拖延時間,等我主人來了,潛進虞家,救小青出來。」龜延壽道。

「又來了,你的主人要是寂滅冰帝,我還是玄劍門掌門呢。」游雄不屑的搖了搖頭。

龜延壽護送陳家逃亡后,就來到天台城蓋世武館,一直等候凌天。

本來龜延壽對於認凌天為主的事,還有幾分不服氣,但隨著寂滅冰帝凌天的傳聞傳到天台城,且傳聞越來越誇張,龜延壽的心思又安定下來了,主人實力越強,身為奴僕的他前途自然更好,更不用說寄有他元神的禁神牌還在凌天手上。

「怎麼,這裡有玄劍門掌門嗎?」

就在這時,一個悠然的聲音傳入院子。

一個少年背著手,隨意步入院中,好像進自己院子一樣,在他身後還有一位粉雕玉琢般的少女。

「凌公子!」芮有才驚喜叫道。

「主人!」龜延壽恭敬向凌天行禮。

游雄一臉震驚,這少年怎麼進來的,以他抱丹境的神識竟然沒有察覺。

「主人,您是抱丹境修為了?」龜延壽驚道。

凌天身上釋放出來的氣息,明顯是抱丹境才有的。

芮有才驚得說不出話來,他記得上次見面,凌天還是凝元境,短短數月不見,凌天就晉陞到了抱丹境,這進展也快得太離譜了吧。

「老龜,你剛才有句話說錯了。」凌天道。

「請主人教訓!」龜延壽垂頭道。

「什麼叫潛進虞家,我還需要偷偷摸摸的嗎?虞家敢扣押我徒弟,強逼她嫁人,我便打上虞家,討個說法。」凌天道。

「是,主人,只是虞家可是有兩位靈嬰境修士坐鎮啊,而且虞家背後還有黑水門和七大仙島,那可是不弱於玄劍門的勢力。」龜延壽道,話語中對凌天沒有多少信心。

雖然龜延壽聽說了不少寂滅冰帝凌天的傳聞,但這些傳聞有真有假,比如凌天以一人之力滅掉血刀門,這假得太離譜了。

在龜延壽看來,以凌天目前抱丹境的修為,最多能越級挑戰法相境,要挑戰靈嬰境,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無妨,我們現在就去虞家,救小青出來,芮老伯,你把事情經過詳細說來。」凌天道。

「你是寂滅冰帝凌天嗎?」游雄打量凌天,微微搖頭。

(本章完) 「這位是蓋世武館館主游雄。」芮有才介紹道。

「沒錯,我就是凌天,多謝館主收留芮老爺孫倆,這是一點謝意。」凌天說話間,一個丹藥瓶平平飛出,落到游雄手上。

游雄打開瓶蓋,見其中竟有上萬枚純陽丹,頓時嚇了一大跳,這抵得上他十年的收入了。

這少年年紀輕輕,就是抱丹境修為,又如此豪富,就算不是寂滅冰帝,也一定來頭不小。

「去虞家!」

凌天靈力一卷,托起芮有才和雪千柔,向虞府而去,龜延壽緊隨其後。

游雄臉色數變,一咬牙道:「罷了,我和芮兄弟是過命的交情,他親人有難,不能不幫!」身形一縱,也緊緊跟上。

路上,聽芮有才細說,凌天才明白事情緣由。

原來,芮小青的母親姓虞,是出身天台城虞家的千金小姐,她和芮父的戀情不被虞家認可,就離開家族,遠赴御靈宗,然後有了小青。

哪知道一家人剛在御靈宗混出頭,就得罪了宗內長老,夫妻兩死於仇殺,芮有才帶著孫女逃亡,遇上凌天,然後小青拜凌天為師,約定一年內在天台城蓋世武館再會。

與凌天分手后,芮有才帶著小青來到天台城住下,初時一切順利。

芮有才心想自己年邁,等自己老死以後,小青在這世上再無親人,有心讓小青認親,重回虞家,本想讓小青先解除絕脈之體,跟著凌天學習一段時間,等境界提升后,再回虞家,底氣也足一些。

但不久后,小青生了重病,需要一種珍貴藥物才能救命。

這藥物對芮有才來說,攢十輩子錢也買不起,但對於財大氣粗的虞家,卻是小事一樁。

芮有才便抱著小青重回虞家,虞家的醫師診治時,意外現小青是玄水血脈,那場重病也是血脈引起的。

血脈者,那都是萬中無一的天驕。

這下整個虞家都撿到寶一樣,虞家家主親自過問,把小青的姓也改了,從芮小青變成虞小青,還要把小青嫁給黑水門龍太子。

因為小青年紀還小,今天只是訂婚,等過幾年再正式完婚。

「原來小青的母親是虞家人,她的外公外婆還健在。」聽著芮有才述說,凌天略一點頭。

本來以凌天的性格,要直接殺進虞家,找虞家家主好好聊聊,但既然小青和虞家有這麼一層親戚關係,也得稍微顧及一下了。

「本來,我也希望小青回到虞家,對她前途有好處,但虞家把小青的姓都改了,要和我們芮家斷絕一切關係了,以後不准我再見小青,更過分的是,他們還要把小青嫁到黑水門,把小青當作聯姻工具。」芮有才氣憤道。

「要不是我在城內還有幾個親朋,小青的身世有不少人知道,說不定虞家都把我這老頭子殺了滅口了。」芮有才道。

「沒那麼誇張吧,你終究是小青的爺爺,誰要殺了你,小青得記恨一輩子,對虞家也沒好處,」游雄跟上來說道,「歸根到底,是小青的價值問題,如果小青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輩,虞家當然懶得理睬,為了家族名譽,門都未必會讓進,但小青被現身具玄水血脈,自然引起虞家的重視,變成有價值的棋子了。」

凌天瞥了游雄一眼,這位面相粗獷的館主,分析起來倒是頭頭是道。

「主人,你沒想過小青自己的意思嗎?」雪千柔道。

「什麼意思?」凌天道。

「那黑水門是比得上玄劍門的存在,她要嫁得人又是黑水門的繼承人龍太子,不用多說,好處是極大的,萬一小青願意嫁呢,主人不是白費工夫了嗎?」雪千柔道。

「絕不可能的!我孫女絕非貪戀權貴之人,而且那龍太子據說已有七八個妻子,女寵更是數不勝數,把女人當玩物,男人不懂得寵愛自己的女人,修為再高權勢再大也不能要!小青得不到幸福的,我作為爺爺堅決反對這婚事。」芮有才急道。

「行,你們說得都有道理,先見到小青再說。」凌天有些頭疼,本以為救人就完了,哪知道經芮有才和雪千柔一說,才知道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很快,凌天一行人來到了虞府大門。

只見門前的街道上車水馬龍,人流涌動。

訂婚宴馬上就要開始了,這些都是來虞府赴宴的客人。

只見虞府門前,擺著兩頭黑玉石獅,高大威武,透露出豪門的威嚴。

那石獅栩栩如生,眼睛有神,讓人看上一眼,就微微心悸,彷彿活了一般。

「聽說這一對石獅,是取東海萬丈海底深處的魔髓玉雕刻而成,魔髓玉是修鍊魔功的主要材料,能輔助溝通魔氣,這些魔髓玉光是原料,就能在黑市拍出上千萬純陽丹了。」游雄目光火熱,儘管不是第一次見到這兩具石獅了,仍然被虞家的財大氣粗震撼。

這些魔髓玉如果給修鍊魔功的人,才能物盡其用,卻雕成石獅,是大大浪費了。

虞家特意這麼做,就是為了彰顯自己的財力和氣度。

「上千萬?還行。」凌天淡淡道。

游雄微微搖頭,這小子太裝了,連上千萬都看不上,難道你富可敵國不成。

「老芮,你畢竟是小青的爺爺,去找一下府里的人,迎我們進去?」游雄對芮有才道。

「游館主,不可能的,虞家已和我斷絕關係了,他們把我當家醜,現在最怕見到我,」芮有才道,「他們對外宣揚的是,小青就是虞家人,和我兒子沒關係。」

「不用麻煩,我們直接進去。」凌天擺擺手,向虞府大門走去。

「直接進去?恐怕不好進啊!不如我們去後門轉轉,看有沒有機會?」游雄搖頭跟上來。

芮有才也面露難色,搶上幾步,對凌天道:「凌公子,如果我們直接闖進去,恐怕會和虞家的人衝突,您能來幫忙老朽已是承了大恩惠了,怎麼敢讓您以身犯險呢!」

「無妨,區區一個虞家,還威脅不了我。」凌天淡淡道,徑直來到府門前。

「公子,請留步,您有請柬嗎?」門前的護衛客客氣氣的攔住了凌天。

「我沒請柬。」凌天淡淡道。

「您是誰?請先在那邊登記一下,我們會通報的。」護衛仍然很客氣,語氣卻冷淡不少。

像凌天這種目的不明,想要混進虞家的人,護衛見得多了,堂堂虞家豈是什麼人都能隨便進的?每年都有不少這樣的人被打死打殘。

(本章完) ?「我是寂滅冰帝凌天,我不會等太久,給你二十個呼吸通報,時間一過,我就要闖進去了。」凌天淡淡道,考慮到小青和虞家的親戚關係,他終究決定給虞家一點面子。

他見護衛語氣冷淡,什麼登記通報,多半也是敷衍之詞,因此給了二十個呼吸的時間,督促一下,這點時間足夠通報了。

什麼?

寂滅冰帝?

還限二十個呼吸通報,不然就要闖進去?

眾護衛一愣,面面相覷。

這小子是寂滅冰帝?看他不過是抱丹境修為,怎麼看也不可能的事啊?

如果不是看在凌天年紀輕輕就是抱丹境修為,護衛早動手趕人了。

「呵呵,小友,虞家可不是想進就能進的,你要進來,至少也要努力兩百年,晉陞到法相境再說吧。」一名長老者手持長杖,仙風道骨,笑吟吟而來,看他散出來的氣息,赫然是靈嬰境修為,身後還跟著一排弟子。

看氣息和排場,絕對是一個大有身份之人。

「師父,您老人家又想提攜後進了,這小子雖然修為可以,但是冒充寂滅冰帝,人品不行。」長老者身後一名兼容精緻的女子踏出一步,下巴高抬,猶如一隻漂亮的金絲雀,表情對凌天很是不屑。

護衛都認識這老者,紛紛迎上來,叫道:

「星老,您來了!」

「您老裡邊請……」

門口等候的賓客也議論道:

「是東海大星島的星天罡,他可是靈嬰二重混洞期的前輩呢!」

「東海七島,大星島只能排在末尾,不知道其他島主是什麼風采。」

眾護衛熱情迎接,星天罡沒有急著進去,對凌天道:「小友,你是哪家勢力的弟子啊?如果不是搗亂的,老夫倒可以帶你進去。」

星天罡面帶善意,一副提攜後輩的樣子。

「不用了,我自己能進去。」凌天道。

「師父,我就說吧,這小子不僅人品不行,還自以為是,」那妝容精緻的美女冷哼一聲,不屑的看著凌天,「我倒看看,你要怎麼進去!」

見凌天不知好歹,星天罡眉頭微皺,也有幾分不悅了。

「小子,你算什麼東西,敢對星前輩無禮!」

護衛們本來看在凌天的修為上,還對他維持表面的禮貌,見他如此狂妄,再也忍不了,正要動手把凌天趕走。

「凌公子,小心啊!」

這時芮有才和游雄衝上來。

護衛們看到芮有才,頓時臉色大變,一個護衛沖芮有才吼道:「你怎麼在這裡,這裡不是你該來的,還不快滾!」

「老東西!趕緊滾蛋!」另一護衛也嘶吼道。

「他是誰啊?你們這麼趕人有點過分了吧?」妝容精緻美女道。

「星美前輩,這老頭子就是一個要飯的,您不用在意。」一個護衛陪笑道。

「讓我們進去,不然鬧大了,我把事情都說出來,你們虞家臉面上也不好看。」芮有才大聲道,這是他剛剛想好的策略,以虞家醜聞要挾,就能安然進入虞府了。

「老東西! 原始部落大冒險 你還敢亂說話?現在就弄死你!」 重生之嫡女皇后 一個護衛臉色兇狠,激出一道靈力,直衝芮有才腦袋,如果擊中了,那芮有才當場死亡都有可能。

「滾!」

見護衛下殺手,凌天也不再顧及,靈力一震,那動手的護衛高高飛起,如斷了線的風箏砸在魔髓玉雕成的石獅子上,頓時把獅子撞個粉碎,鮮血與碎玉混成一地。

這護衛雖然沒有當場死亡,但恐怕要終身癱瘓,比死亡還要慘。

「你……你敢在虞府動手?」一個護衛不可置信的看著凌天。

星天罡微有驚訝,星美更是秀目流轉,凌天不過是抱丹初期的修為,竟能輕易擊敗同境界的護衛,看來此子雖然狂妄,還是有兩下子的。

「這是哪來的神經病啊,敢在虞府動手!」

「他死定了,虞家豈是好惹的。」

「這人敢在虞家鬧事,肯定也有背景吧,說不定是受人指使的。」

「那又如何,虞家可是有兩個靈嬰境修士坐鎮的,更別說還背靠著黑水門這棵大樹,聽說這次訂婚宴,黑水門的眾靈嬰境修士齊至,就算這小子的背景是玄劍門也沒有用的。」

人群議論紛紛,幸災樂禍,等著看好戲了。

「小子!你完了!這對石獅子,家主大人視如珍寶,你竟敢打碎,你是不想活了!」一名護衛指著凌天叫道。

在場所有賓客,別說本地人,就算遠在東海的修士,也聽說過虞家家主虞飛羽的癖好。

這對石獅子,是虞飛羽的最愛,價值上千萬純陽丹,而且有價無市,很難買到,虞飛羽每次經過家門時,都要撫摸石獅子幾下,愛不釋手,這傢伙竟敢打碎其中一隻。

虞飛羽要是知道了,把這小子剁成肉末的心都有。

其他護衛則退到大門後面,探頭兇狠的盯著凌天,如鬥雞一般。

剛才被凌天一擊打殘的人,是眾護衛的領,連領都撐不了一招,眾護衛也不敢再上,只等法相境修士來救場。

「原來這石獅子是虞家家主的最愛啊。」凌天笑道。

「呵呵,小子,你也知道怕了,就算你跪下求饒,虞家也不會放過你的。」一名護衛冷笑道。

「我怕?這石獅子是一對的,只碎一個,另一個就孤單了,」凌天呵呵一笑,「老龜,你還等什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