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江淮被嚇了一跳,狐疑的看著她,不等她說話,先發制人,「你在我房間幹什麼呢?又想把什麼東西給塞滿這一個小小的空間?」

「你可得了吧。」江淮抱著胸,不屑的笑了笑,「還以為你這裡是風水寶地呢,我什麼東西都要放你自己啊。」

「習慣了,這不是江夢小姐經常乾的事情嗎?」江淮故意的挖苦她。

同時,她還帶著挑釁的味道,之前江夢把江媽媽推下樓梯害她住院的事情江淮還記得清清楚楚呢。

沒想到江淮沒有去找她,江夢還要主動的湊上前來。

「你……」江夢氣結,捏了捏拳頭想反唇相譏,但是又想到了什麼東西,立馬把心裡的怒火給熄滅了,還是笑著說道,「好了,我今天來不是很你吵架的。」

「那你過來幹什麼的?」江淮好笑的看著她,一步一步的朝她逼近。

江夢不知道江淮要做什麼,有那麼一刻的心悸,下意識的往後退,一退背部就抵在了化妝台的桌面。

這輕輕的一撞反倒是讓她清醒了過來,她幹什麼要對江淮感到害怕?她現在手裡有江淮的把柄,不應該怕的。

想到這裡,她不由得挺直了腰桿,不客氣的說道:「你幹什麼呢!說話不能好好說嗎?非得湊這麼近?」

「哦!」江淮給她哦了一聲,看著她唇角的笑容就覺得刺眼,不由得挖苦她,「你還是先把你的笑容整理一下吧,怪滲人的,超級像恐怖片裡面的……嗯你知道的,我就不直說了。」

「江淮!」江夢發出暴怒聲,同時還氣呼呼的想著,現在先讓你笑一笑,等下我就讓你哭,現在笑的多開心等下你就會哭的多傷心。

她還很惡意的想著,等下要是江淮不給她跪著道歉的話,這件事就沒玩了。

她心裡活動這麼多,江淮卻渾然不知,還饒有興緻的和她打口水戰。

「怎麼?」 體驗派影帝 江淮走到一個和她稍微有點遠的位置,「你不相信啊?」

「相信什麼?」江夢還沉浸在她對江淮等下屈服與她的美好幻想中,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獃獃的問著她

「相信你是恐怖片裡面最厲害的女主啊。」江淮的眼神就是看弱智兒童的表情,「你背後不就是鏡子嗎?不相信你就可以轉個身看看呀。」

江夢反應過來,氣的火冒三丈,怒不可遏,「江淮,你沒完沒了是吧。」

「沒有。」江淮憋著笑,「我就是好心的提醒你,發這麼大的火幹什麼?」

「那你憑什麼說我是恐怖片女主?」江夢氣呼呼的問道。

「你的笑容告訴我,你們很相像啊。」江淮說的特別無辜。

「算了,看在我今天心情好的份上,不和你計較這麼多了。」江夢本來是不想在江淮面前吃虧的,但是她還是想著正事要緊。

「蘇禹堯對你視而不見你還可以開心?」江淮這下是真的震驚了,「你什麼時候看的怎麼開了?」

江夢:「哪壺不開提哪壺是吧!」 「好了。」江淮收斂了笑,開口逐客,「你打擾我休息了,沒什麼事情你就出去吧,不出去你等下就不是漂漂亮亮的出去了。」

「江淮,你怎麼這麼粗魯,女孩子就不能文靜一點嗎?」江夢嘲諷的說道,又風情萬種的挽了一下耳邊的碎發。

「不好意思,你長了一張欠打的臉,看見你總是想展示我的洪荒之力消滅你,所以,對你的話,是文靜不起來了。」江淮嘆了一口氣,故意裝作很遺憾的樣子說道,「你看看這事弄的,怎麼到最後你還怨起我來了呢!」

「江淮,我今天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你!」江夢一開始氣的話都說不出來了,看向江淮的眼神都不好了。

「我等著呢。」江淮還是不見慫的,相反,她看見江夢氣呼呼又無可奈何的表情,超級的開心,「不過,我還是建議你有這個教訓我的閑工夫先去找個正規醫院整個容吧。」

「你才要整容呢!」江夢被江淮噎的啞口無言,「你全家都要整容!」

「哦,好的。」江淮比了一個OK的手勢,「我等下就下去和叔叔嬸嬸姐姐說,就說你覺得他們太丑了,再看下去就忍不住去打他們了,咱們一家組團去陪你整容,說不定還可以打折呢,你看滿意嗎?」

江淮看向江夢的眼神一直都是戲謔的,她就是想看江夢被激怒。

「不滿意!」江夢狠狠的站起來,跺了一下腳以來表示不滿,「你這麼不要臉誰和你是一家人了,你不配!」

「配不配不是你可以決定的哈。」江淮很是笑眯眯,對於江夢說的難聽的話就當作沒有聽見還興趣很濃的對她開著玩笑,「你要是這麼想決定的話,試一下可不可以穿越,然後告訴爺爺奶奶不要生下叔叔,因為你不想和我成為一家人,這個想法真的很不錯呢!」

「江淮,你真的是不可理喻!」江夢咬著唇,都要氣哭了,連來到這裡的初衷都忘的乾乾淨淨。

「我說什麼了嗎?」江淮很無辜的說道,「不是你先說起來的嗎?怎麼你還先感到委屈了!」

「我沒有!」江夢委委屈屈的嚷了一句。

「沒有就沒有咯。」江淮掏了掏耳朵,一副不想多說的樣子,「反正我又不是和在意你。」

江夢氣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這個江淮是越來越有本事了,敢這樣和她說話。

「其實吧,這件事情的源頭還是你一個人去整容吧。」江淮嘆了一口氣,很無奈的說道,「畢竟,你丑到的是我,禍害我一個人就夠了啊,千萬別想不開去禍害其他人,不過看你現在這個情況,有點難。」

江夢是話都說不出來了,江淮給了她徹徹底底的侮辱,顏值一直是她最引以為傲的東西,現在被江淮貶低的一文不值。

江淮憑什麼這樣做!

「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江夢眼裡都是要噴火了。

「抱歉,讓你失望了。」江淮很是笑眯眯,「我活的挺好的,起碼是比你好啊,不像你總是患得患失,畢竟世界上好看的小哥哥多了去了,我也不知道最後你可以找到那一個是你最喜歡的,女人都善變,尤其是你。」

「你才是善變呢!」江夢有那麼一刻的不自在。

她對蘇禹堯的喜歡從來都是不掩飾,江淮也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江淮對江夢的這種行為也是無語到了極點,誰長的好看她就喜歡誰,未免也太顏值至上了。

「嗯嗯嗯。」江淮很敷衍的點頭,「我善變,我超級善變,你喜歡怎麼想就怎麼想啊,反正我是懶得反駁你。」

「你……」江夢氣的咬牙,說起蘇禹堯,她就記起來了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好了,江淮,你現在就好好的得意,我等下就讓你笑不出來。」

江淮冷笑,她不信江夢就她那個酒囊飯袋還有什麼可以威脅到她的。

「我好怕怕哦。」江淮想著說道很不把江夢的話放在心裡,「可以了,我騙你的,你走吧,和你說話都沒有內涵了。」

「你要的內涵我馬上給你。」江夢冷笑了一下,把扣在桌面上的幾張照片重重地丟在了床上。

「這是什麼?」江淮疑惑的看著那幾張照片,因為都是翻過來的,江淮都看不清內容。

「看看不就知道了。」江夢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眼裡也是濃濃的算計。

「不是很想看,你拿走吧。」江淮不是很感興趣的說道。

「真的不想看嗎?」江夢輕輕的說道,還帶著一點點的蠱惑人心。

「不想。」江淮真的是沒有興趣,走到窗邊把窗帘拉開,泄了一地的陽光,「你這個要是和我溫情我們的少年時代,那就沒有意思了啊,畢竟我們之間也沒有什麼感情,你要是這樣我會不適應的。」

這些照片和江淮她們以前不情不願拍的全家福有點像,江淮以為江夢是拿著這些東西打算打感情牌了。

「你想什麼東西呢。」江夢嫌惡的說道,「你也配和我們有什麼感情!」

江淮:「……」

好的,她都習慣了,不要生氣,和江夢生氣是一件愚蠢的事情,為什麼要和傻子生氣呢!

江淮幾乎是咬著牙把心裡的怒火壓下來,還是裝作很輕鬆的樣子。

「算了,你愛看不看。」江夢臉上是一副勢在必得的表情,也不在乎江淮等我態度是什麼了,「這份照片就留給你了啊,反正我有很多備份。」

說完,她就冷冷的笑了一下,轉身走了。

江淮越想越可疑,江夢現在都學精了,她要是沒有什麼把斌握在手裡她是不會傻乎乎的跑過來找罵的。

江淮遲疑看一下,還是上前把床上的照片撿了起來,看了一下整個人的血液都是凝固了。

裡面的人是她和宋承,就是剛剛她和宋承談話的場景。

怎麼會被拍下來!江淮心裡是無盡的懊惱臉上還是表示很鎮定。

江淮張了張嘴,說道:「你等一下。」

江夢很快停下了腳步,似乎在意料之中,還很假惺惺的說道:「剛剛不是說不想看嗎?還一直讓我走,怎麼?這麼快就改變主意了?」

江淮拿著這些照片走了過來。

江夢看見了不免有一點害怕,以為江淮又是和上次一樣氣急了就來打她,想到這裡,她的腳步不由得就往後退。

沒想到江淮一下子就越過她,走到她的身後,碰的一下就把門給關上了。

江夢暗自鬆了一口氣,站直了身子,掩飾剛剛的膽怯。

別看江淮現在是一臉笑嘻嘻的樣子,要是她真的是惹惱了她,江淮是不會對她客氣的,而且她還打不過江淮。

所有,對於江淮稍微的表現出來對她可能有不利的表情,江夢都開始感到害怕了。 「你……」江夢結結巴巴的說道,「你想幹嗎?」

「不想幹嘛。」江淮轉過身面無表情的說道,「你為什麼要這麼緊張,我又不會把你怎麼樣……」

江夢:「……」你上次就不是這樣做的。

但是江夢怎麼也是不會向江淮承認說害怕的,她就是挺了挺胸脯,氣勢很足的說道:「你哪隻眼睛看到我緊張了。」

「我兩隻眼睛都看見了。」江淮笑眯眯的說道。

江夢看到江淮的笑還有一點點的錯愕,莫非她想錯了?江淮根本就不怕她和宋承的事情敗露。

「哼。」江夢不自在的冷哼一聲,「我還以為你一點都不在意呢,還想著這麼好的畫面我就發給蘇禹堯然後兩個人呢好好的欣賞呢。」

他的身上有條龍 「這個你就不要想了。」江淮嘆了一口氣,給江夢弄清楚了事實的嚴峻,「他是不會和你看這種東西的,或者說你連接近他都是很難。」

「你憑什麼這樣說!」江夢不開心了,氣呼呼的說道,「蘇禹堯又不是你的,憑什麼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好的,我不可以。」江淮很無語的說道,「我都說了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你說可以才可以哈。」

「你!」江夢知道江淮在挖苦她但是又無話可說。

「別我了,你在跟蹤我嗎?」江淮淡淡的說道,說話的時候也是帶著一點點的緊張,但是江夢聽不出來了。

因為江淮刻意的把聲音給壓了下來,不注意聽是聽不出來的。

「跟蹤你!」江夢冷哼一聲,「本小姐在自己家做什麼事情都是天經地義的,還至於跟蹤你嗎?」

「哦,你記錯了,現在這是我的家!」江淮抬起頭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後提醒她。

「你說什麼呢!」江夢一聽到這個就氣不打一處來。

住了十幾年的房子,說不是他的就不是她的了,想想都覺得好氣哦。

「說的是事實。」江淮搖搖頭,又是把目光放在了那些照片上,「你的記性怎麼變得如此大,早上剛剛說的現在就忘了,看起來整容醫院已經滿足不了你了,你還應該去看一下精神科。」

「江淮,你到這個時候還要和我耍嘴皮子了嗎?」江夢看著她也是冷冷的說道。

「好的,懶得去說你了。」江淮收起那些照片,冷冷的說道。

這些照片拍的也還真的是不錯,每一張都讓人浮想聯翩。

蘇禹堯要是看到了,江淮不用想都知道後果是什麼。

她裝作不是很在意的說道:「你想要什麼?直接說吧」

「聰明。」江夢露出了得逞的笑容,「江淮,你應該知道我要的是什麼。」

「你不說,我有怎麼會知道你要的是什麼?」江淮笑眯眯,就是故意裝不懂。

「你!」江夢似乎被氣到了,但是對於江淮的裝傻她又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最後,只能惡狠狠的說道,「竟然你要這樣,我就不和你藏著掖著了,我要你趕緊離開蘇禹堯。」

「就這樣?」江淮好笑的說道。

她不用想都知道江夢想要的是什麼,無非又是看上了蘇禹堯,自己沒有辦法接近那就來找她了。

「還能怎樣?」江夢不屑的說道,「就憑你,也做不了什麼,還不如我來的快一點。」

江夢已經把後面的路都給想好了,只要江淮答應離開蘇禹堯的話,那她就分分鐘可以上位,那個男的不喜歡美色,她江夢有的是自信讓蘇禹堯沉迷於她。

但是z……

剛剛江淮還說她要去整容了,搞的她現在格外的不自在。

都怪江淮。 江淮很無奈的說道:「這個和我有什麼關係?我就算是離開了蘇禹堯,他也不一定會看上你。」

「那我管不著。」江夢淡淡的說道,眉宇間還有著一些莫名其妙的自信,「反正你離開他就對了。」

江夢看的還是挺清楚的,蘇禹堯太關心江淮了,感覺就不是那種的興趣,她接觸過社會上的一些人,都是把一些女孩子當作玩物的,但是蘇禹堯顯然不是。

從他幫江淮買莊園親自陪她過生日的這些事情就可以看的出來。

江淮沉吟片刻,沒有立刻答應她,「如果我不呢。」

奇怪,江淮也覺得不可思議,她這個到底是怎麼了?

如果她真的這樣做了的話,江淮可以輕輕鬆鬆的離開蘇禹堯,可是真的到了她可以做決定的時候,她退縮了。

她居然有了拒絕江夢的衝動。

「不?」江夢的臉一下子就變得扭曲了,「你大可試一試,我想蘇禹堯還不知道你們的關係吧。」

「他知道了。」江淮如實告訴她。

宋承和江淮的關係,蘇禹堯早就查到了。

「知道了?」江夢眼裡閃過一道震驚,但是更多的是江淮在騙她。

她知道蘇禹堯這種尊貴的人是格外的注重自己的聲譽的,當然自己伴侶的情感問題也是要把控的格外嚴格。

江淮,自然是屬於次品。

因為她有過自己的一段感情。

「嗯。」江淮一點都不意外的看著江夢的表情。

「我不相信,你一定在騙我。」江夢不想從江淮的嘴裡聽到一點兒蘇禹堯知道了的消息,因為蘇禹堯知道了還不踹來她。

假的吧!

「你要是認為我在騙你那就是在騙你吧。」江淮也懶得去搭理他她。

「你都知道蘇禹堯知道了,你還要把這些照片給他嗎?」江淮一直在觀察著江夢的表情,「難道你就不怕他以為你故意破壞我們的感情,對你特別的不友好。」

江夢咬了咬牙,最後一狠心直接說道:「那我也認了。如果他真的你們的事情,那他看到這些又會是什麼樣的表情,會不會覺得一直被你們欺騙,再說,我又怎麼你是不是在騙我,如果他不知道呢!那不是讓你得逞了。」

江淮:「……」你的想法還真的挺多。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