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周景琛覺得自己受到了挑釁。「我個浙省的人,不會吃辣不是很正常嗎?」

心裡覺得自己受到了挑釁,話語卻認了慫。

「我以前,遊戲認識一個朋友,她也是浙省人,吃辣不比川省人差!」頓了下,余淺才開口。

「誰啊?」周景琛順口一問,問出口才反應過來余淺說的以前是前世。

「一個很好很好的女孩子,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認識她。」頓了頓,余淺話語間有些懷念。

「知道她名字和她家在哪嗎?知道的話可以去找她。」

「知道,可是她現在不認識我啊,去了只會被懷疑是騙小孩兒的。看緣分吧,看看能不能在遊戲里再次遇到。」歪頭一笑,余淺豁達的說。

「嗯。」輕輕嗯了一聲,周景琛朝她碗里夾著菜。 極品愛 兩人不再說話,安靜的吃飯,但包間里的氣氛卻有些溫馨。

周景琛不停的給余淺夾肉,看她碗里飯沒了又給她添飯。

「夠了夠了,再舀吃不完!」看他又想添飯,余淺趕緊拒絕。

「不夠,你才吃這麼點。你看,你身上肉都沒了,不能減肥!」余淺吃了兩碗飯,周景琛心裡知道她吃不少了,可是看著余淺的細胳膊細腿他就覺得不夠,還得再吃。

明明當初在報紙上看到她的時候還是個肉肉的小女孩,怎麼這幾年越長越瘦,明明也沒少吃啊。

余淺有些無奈,不是她不想長肉,當初那枚洗髓丹改變了她的體質,吃的再多也不會長成胖子的,多餘的營養只會讓她越長越高。

她也有些憂心,前世自己13歲時候胸前的包子已經開始發育了,這一世還平坦如飛機場。

難道她夢寐以求的前凸后翹是沒有的,只有太平公主?

有些無奈又有些頭疼,晚上回去得找女媧和蘇妲己問問。

不顧她的拒絕,周景琛又給她添了小半碗飯,還給她加了一碗湯。

苦著個臉戳了戳碗里的飯,又抬頭看了看周景琛期待的眼神,她有些不知道怎麼拒絕。

見她戳了半天碗也不吃,周景琛明白她是真吃不下了:「吃不下就不吃了吧,那喝碗湯?」

眼睛一亮,湊過來親了他右臉頰一口:「阿琛你最好了,愛你么么噠!」

說完就端著湯小口小口喝著。

周景琛有些呆,無意識的摸了摸自己右臉,感覺自己耳朵在發燙,嘿嘿嘿的傻笑著。

喝完湯抬頭就看到他這傻樣,余淺沒忍住笑了出來:「獃子!」

戴上口罩,拉著還沒回神的周景琛去結賬。看他這發傻的樣子,也沒法自己付賬了,只能余淺付錢。

走出餐廳,發現外面還圍了一群人,看樣子不是之前圍他們的人。余淺也就沒有多說什麼,安靜的拉著周景琛走開。

誰知,那些人的眼神也隨著他們的走動而移過來。

這些女孩子雙眼亮晶晶的看著他們,手裡拿著紙筆,明顯一副想過來要簽名的樣子,但看神情又有些不敢上來。

「你們,是阿琛的粉絲?」頓了頓,猶豫了幾秒,余淺還是開口了。

「嗯嗯!」幾個女孩子拚命點頭。

「我們是過來旅遊的,在網上看到你們來這吃飯了就想過來看看。」其中那個戴著眼鏡的女孩子激動又快速的回答。

「網上?」余淺愣了下。

「嗯,有人說你們對粉絲很兇。」另一個長捲髮的女孩回答她,語氣間有些怒氣。「明明是她們動手動腳的,還怪別人凶他們,真不要臉。」

聽她們說話語氣和態度,余淺猜到這些人可能真的就是單純的粉絲,而且還是對於她的存在不介意的粉絲。

不然對余淺態度也不會這麼好了。

「是不是想要簽名?」她們態度好,余淺自然也態度好。

「嗯嗯!想要!」女孩子們激動的大聲回答。

拉了下自己身邊的周景琛,示意他去簽名。

周景琛早在出門時候就回神了,就是耳朵還紅紅的。余淺開口他自然不會反對,伸手接過她們手裡的紙筆,認真又快速的簽名著。

周景琛的字很好看,他的簽名不是現在娛樂圈明星流行的花體,讓人一眼認不出來。

而是規規矩矩的楷體,一筆一劃筆鋒犀利,正式又霸氣,帶著他自己強烈的個人風格。 拿到簽名又拍了合照,這群小姑娘心滿意足的走了。

回到酒店面對之前那群人發的周景琛脾氣大耍大牌的消息,她們選擇了將自己今天接觸兩人的過程和感受發出來。

言醞汐:「大四學生狗一枚,趁實習前最後一個國慶全寢室一起出去旅遊,來的浙省影視城。在網上看到爆料說@周景琛v在餐廳吃飯我們就去守著了。成功拿到簽名和合影~耶。ps:小姐姐超級nice,主動問我們是不是要簽名,周景琛也是態度超好,給我們一個個簽字,還滿足我們的合影要求,一點都沒有脾氣大!可惜就是沒看到小姐姐真容害羞。[圖片][圖片][圖片]」

清挽:「晒圖作證[圖片]言醞汐:「大四學生狗一枚,趁實習前最後一個國慶全寢室一起出去旅遊,來的浙省影視城。在網上看到爆料說@周景琛v在餐廳吃飯我們就去守著了。成功拿到簽名和合影~耶。ps:小姐姐超級nice,主動問我們是不是要簽名,周景琛也是態度超好,給我們一個個簽字,還滿足我們的合影要求,一點都沒有脾氣大!可惜就是沒看到小姐姐真容害羞。[圖片][圖片][圖片]」

清歌:」晒圖作證[圖片]清挽言醞汐:「…..」

公子無雙:「晒圖作證[圖片]清歌清挽言醞汐:「……」

幾個女生相繼轉發自己室友的動態。

言醞汐在自己那條下面評論:「周景琛真的沒有耍大牌!也沒有脾氣大!」

然而四人都沒想到,自己會因為幫周景琛說話而被罵。

蜂擁而來的黑子水軍讓她們不知所措,最後沒辦法只得關了評論關了私信。

讓她們刪掉動態是不可能的,為自己偶像說話,而且是實話,憑什麼刪?

將余淺送回酒店,安全將人交到文秀手裡,周景琛捨不得離開。

國慶最後兩天了,本來余淺還能多陪他一天的,可是她答應了要去林木白那試鏡,明天就得走。

一旦走了,兩人又得一兩個月見不到人,別說周景琛捨不得,余淺也捨不得。

看著兩人在門口膩膩歪歪,文秀忍了又忍,實在受不了了將人分開:「趕緊回去處理你的事去,又不是以後就見不到了,膩歪啥膩歪!」

「我看你是沒男朋友嫉妒吧。」周景琛皺了皺眉,看著文秀脫口而出。說出話一瞬間他就知道,完了。

「???」文秀愣了下,隨即就覺得自己一股無名火冒出來。「周景琛!滾你大爺的!滾滾滾!」

一腳踹過去,周景琛躲過趕緊開門溜。

文秀回頭卻看到余淺沒來得及收的偷笑:「你笑什麼!」

「咳咳,沒啥。」努力繃住臉,忍笑。「秀秀啊,你的確可以找個男朋友談談戀愛啊,整天忙工作會老的快的。」

余淺想了想,對她說。

文秀越過她坐到沙發上,選了個最舒服的角度癱下:「不了,我可是要修仙的,凡人命數太短了。」

「嗯?修仙?」余淺第一次聽到文秀的打算,懵了下。

「嗯,娘娘答應了,只要我能護著你走完一生,且凡間沒有牽挂就教我修仙。」

「不是說,人界沒什麼靈氣了嗎?」沉默了一瞬,余淺聲音有些低。

將雙手交叉墊在腦後,文秀笑了笑:「我可以去妖界。本來娘娘捏我的時候就帶了一絲妖氣的,去了妖界我也能習慣。」

學著她攤在沙發上,雙手墊腦後,余淺低聲「嗯」了一下。

……

文秀的確是想修仙,凡間可學的東西太多了,她想一直活著學習。可是人生都是多變的,她現在是這個想法,以後是不是可不一定呢。

而且,感情的事更是不可捉摸的,月老雖說她沒有姻緣,也沒有給她牽紅線,可是誰又知道會不會再像余淺周景琛一樣自己連了紅線呢?誰又能知道當真有了這麼一份姻緣的時候,她還會不會堅持原先的想法呢。 國慶假倒數第二天早上六點,文秀和余淺準時起床,他們要趕往林導劇組試鏡。

如果這次試鏡通過了,那麼文秀就需要跟學校溝通請假了。

不過就算有許導的推薦,文秀也並沒有抱多大希望。

雖說她才接觸娛樂圈沒多久,可是對於這些導演該了解的她都了解了。

林木白不像許光榮,只要適合角色,素人也不介意。林木白更看重的是演技,他認為,演技好的演誰像誰,演技不好的演誰都是自己。

余淺在小洞天的練習都是自己一個人,有時候看著還像回事,可在真有本事的人眼裡,到底行不行,誰知道呢?

出發的早,到達林導劇組的時候還不到九點。

林導的劇組選景地在隔壁市的巫溪鎮,一個保留了大量古建築的江南水鄉。

她們到的時候,鎮子里的人才醒來不久,挑著擔子的小販走街串巷叫賣早點。文秀想起自己和余淺也沒吃早飯,乾脆的買了兩份。

甜豆腐腦,油條,豆漿。一切都是甜的,兩人吃慣了川省早餐的麻辣,有些不習慣。

但不可否認的是,味道挺好的。

準時到達林木白住的客棧,此時林木白已經帶著副導演在大廳喝茶等著了。

頓了一下,文秀開口:「林導您好,很抱歉我們來遲,讓您久等了。」

林木白看了看文秀身後的余淺,表情沒什麼變化,看不出想法:「沒遲到,我們起得早。」

「林導您好,我是余淺的經紀人文秀。」拉過身後的余淺。「這就是余淺。」

「林導好。」余淺乖乖問好。

又看了看她,林木白轉頭和自家副導演對視了一眼才開口:「走吧,別浪費時間了。」

示意余淺跟自己去後院,文秀想跟上被劇組的其他人攔下來了。

文秀心裡有些慌,總覺得這次也要涼。

結果也的確如此。

十分鐘林木白,副導演和余淺回到大廳。余淺沖她搖了搖頭,文秀就明白,這部戲也涼了,余淺沒被選上。

沒有多問,文秀禮貌的跟他們道謝告別。走之前,可能是覺得自家好友推薦的人沒有選上有些抱歉,林木白給文秀提了意見。

「看小姑娘的年齡,她還會長高。繼續長下去以後在圈子裡會很難找到對戲的男演員,你可以給她換個方向發展。」

文秀呆了呆,她兩完全沒想到這個問題啊。

「謝謝林導的建議,我們會再考慮的。」

走出客棧,回去路上才問余淺試鏡的情況。

其實一開始看到余淺時林木白就有些失望,不過因為人是自己好友推薦的,所以還是讓她試了試。如果確實演技好,就打算給好友個面子讓余淺演了。

可是余淺演技不行。

也不是說完全不行,就是有些死板,處於模仿階段。典型的科班生那種,沒有靈性。

「林導說,原因兩點,一則我太高,不想十一、二歲的小孩,二則演技還是不夠,模仿痕迹太重。」余淺皺了皺眉,說道。

之前沒想過這個身高問題,只想著比前世高了很開心,現在要進圈了才發現這是個大問題。

不是每一個男演員都是一米八的大高個。

「我換個方向吧,我估計等我成年身高能到175左右。」慢慢走著,跟她商量。

「娛樂圈就歌手演員明星,你能換哪種?」文秀也皺眉。「你唱歌只能算不跑調,跳舞還行,也就是說明星歌手你都不能做。」

「……」扎心了,老鐵。

余淺知道自己唱歌不行,可文秀這麼說,她還是覺得有些扎心。 兩人對視一眼,齊齊嘆了一口氣。

「先回去再說吧。」文秀也無奈,余淺運氣不差,許光榮看好她也把她推薦給了林木白,可是余淺不適合就是不適合,再加上演技沒有好到人家導演非她不可的地步,只能眼睜睜看著機會從自己眼前溜走。

可是余淺能怎麼辦呢,她也很絕望啊。

前世她專業雖然和娛樂圈掛鉤,但也只是幕後啊,而且畢業后做的工作完全與專業無關。

再加上吧,她回來后就沒老師系統的教過她該怎麼表演,能模仿已經算不錯了。

反正在這兒也沒事了,文秀就將機票改簽到了下午,早點回去余淺明天還能陪陪父母。

中午吃飯也在機場隨便找了家店將就了。

單身公害 吃飯的時候周景琛打電話過來問情況,知道余淺沒被看上的原因也有些無語。

想過很多,唯獨沒想到其中一個原因是身高。

……

回到省城的次日,余淺去了紅粉的公司。

借著雲博第一個打廣告的品牌這個東風,紅粉這兩年迅速發展,儼然已經成為了華國服裝品牌的領頭羊。不僅常服風格多變,男女老少都能找到合適的款式;而且高定禮服的製作融合了東西方元素,頗受好評。

除此之外,紅粉在華國傳統服裝方面也蓬勃發展。因為每一件款式都嚴謹還原了各朝代,開始重視華夏文化復興的郭嘉重點誇了紅粉,甚至給了紅粉在郭嘉台打廣告的機會。種種因素下,紅粉的古服部門越來越忙,每次剛上的新款都會斷貨。

其實到了現在,余淺已經發現她重生的這個世界和重生前的世界大不一樣了。

重生后,余淺記憶中2008年是有兩件大事的,一件是川省有一場大地震的,可是那一天並沒有發生地震。而另一件大事,08雲京奧運會倒是正常舉行了。

只是,余淺一家人沒有去看,因為買不到票,去現場看的人實在太多了。

現在郭嘉開始重視鼓勵復興華夏傳統文化,自家這個前世完全沒有出現的品牌還受到郭嘉青睞。

余淺是有些慌的。

如果以後的發展和記憶中不一樣,那她要這些記憶有什麼用呢?

甚至她在想,重生是不是只是她做的一個夢。

坐在媽媽的辦公室,余淺越想越心慌。

文玉回來就看到自家寶貝女兒一臉慌張和無措,心裡一驚,趕緊將手裡的東西放下坐到她旁邊攬著她肩膀:「淺淺,出什麼事了嗎?」

她的表情讓文玉很是擔心,怕她出去玩這幾天出了啥事兒。

「媽媽。」靠在媽媽身上,溫熱的體溫讓她心裡定了定神。「媽媽,我沒事,我就是……發現了一些事。」

想告訴她情況,又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表達。

「可以給我說嗎?」拍著她的背,文玉溫柔的問她。

「能,可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不急,慢慢說,想好了再說。」

辦公室里安靜了下來,余淺靠在媽媽身上整理思緒,文玉輕輕拍著她背讓她安心。

沒讓文玉等太久,余淺就開口了:「媽,我發現重生后這個世界很多情況都和前世不一樣了。」

將自己的發現一點一點講給文玉聽,也將自己的擔憂告訴了文玉。

現在的文玉,不是前世那個年近中年閱歷豐富的文玉,可是余淺還是從內心的信任自己母親。

發自內心的相信文玉在明白她的問題后給她答案,且這個答案能解決問題。 文玉聽完后其實是想笑的,虧得這丫頭死過一次的,這麼簡單的問題都想不明白。可是看著她的表情,文玉艱難的將笑意憋了回去:「笨丫頭。」

敲了她額頭一下,文玉輕罵了一句。

「很簡單的一個問題啊,你在糾結什麼?蝴蝶效應都不明白嗎?」

余淺一臉懵,關《蝴蝶效應》啥事兒,這不是一部電影嗎?

看錶情就明白她在想什麼。

「我不是指電影,我說的是一個理論,意思是一個微小的變化會引起巨大的連鎖反應。」

文玉的話讓她反應了過來:「你的意思是,我的重生在一定意義上已經改變了這個世界的發展?」

「嗯。這個世界的規律其實是很複雜的,可能你覺得你的重生只是這裡面一個小小的線頭,可往往事情變化的開端可能就是由這麼一個線頭產生的。」文秀話語間很溫柔。「而且,你也說並不是所有事情都有變化啊,這說明發生變化的只有這麼一條線,其他線還是正常的。」

余淺總覺得自己媽媽的話不對勁,蝴蝶效應不是這麼解釋的吧?可是又覺得媽媽說的也沒什麼大問題,她的重生的確改變了自己父母的命運,而父母又改變了不少人的命運,這不也可以說是蝴蝶效應嗎?

對於這些高深的理論,余淺想不明白,索性不想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