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也罷…」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衛宮士郎也不再看著間桐臟硯,而是轉過頭來看著再次被嚇呆了的間桐櫻「你的腦蟲,是放了在櫻的心臟對吧?」

蹲下了身子撫了撫間桐櫻的小腦袋..一瞬間,龐大的魔力充斥著整個玄關,從光粒變成光團,青sè的光芒漸漸聚在衛宮士郎的手上。

就算是被釘到牆上,隔了這麼一段的距離,也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那股魔力的流動…那,是遠超間桐臟硯的程度。若果說剛才只是大概估計衛宮士郎有著英靈級的實力的話,那麼,現在間桐臟硯就是確信了….眼前這煞星,就算是在魔術界中,恐怕也是最頂尖的高手之一。

甚至….都有些後悔了….

單憑這個自己望塵莫及的魔力,以及一瞬間便判斷出間桐櫻身體狀況的眼光….眼前這人,恐怕有著足以將自己徹底毀滅的能力!

若然早知過繼這女孩來的話會引來他的話….或許…自己就不會做出這蠢事了?

「你對櫻造成的心理創傷恐怕我是沒有辦法彌補了,但是…..」

小心翼翼的保持了些許的空間,衛宮士郎將閃現著青sè光芒的手放到了間桐櫻的胸口前,嘴角閃過了一絲凌厲的笑意。

「若然只是要把櫻的身體回溯至被你改造之前的話,還是綽綽有餘的。就讓你和你的罪孽在時間的洪流面前化為灰燼吧,蟲….」

「等﹑等下!」

話沒說完便被一把怯怯的聲音打斷…

轉過頭來,只見本來嚇呆了的間桐櫻不知什麼時候已回過神來。jīng致的小臉彷佛都快要哭出來了,然而卻還是用力的扯著自己的衣袖…

「大﹑大哥哥….不要殺爺爺!」

一瞬間,青sè的光芒消散在半空,衛宮士郎的笑意直接僵硬了…

………..

「所以?你就十萬火急的叫了我過來幫忙了?」

良久…..其實也就只是過了數分鐘。一把剛勁而有力的聲音響起,半空中亦出現了一個扭曲的漩渦,一個身穿黑sè長袍的中年男子緩緩的在虛空中現身。

昔rì那白花花的頭髮,此刻變得黑亮起來;蒼老的聲線,也變得有力;連帶著臉上的皺紋都消失得一乾二凈….唯獨,那標在長袍上的時計塔榮譽客卿的記號依舊鮮明地顯示著來者的身份…

來者,正是現在蒼崎青子嘗未成熟之際,除衛宮士郎外,唯一確認存活的另一個魔法使,寶石翁-澤爾里奇!

年輕的樣子,彰顯著衛宮士郎的承諾已經履行。擺脫了朱月的詛咒,此刻的澤爾里奇已經回到了昔rì巔峰的水平。

「啊啊…就是這樣了。」那一貫的悠閑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心情之煩躁,生平僅見!但是,又不想表現在臉上嚇著現在已經十分慌張的間桐櫻,衛宮士郎只得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頭髮,用力之大,甚至都把那漂亮的銀髮揉得亂糟糟的「我都把櫻的xìng格溫柔這一點忽略了….早知道就悄悄的往那老蟲子的後腦勺來一記悶棍,然後把他扔到荒山野嶺再解決了!」

「呵呵,也就是說這小姑娘是和沒被觸動到底線時的你一樣好心啊。」雖然已經回復年輕,但是習慣卻是沒有改變。相對於那邊基本上已經炸毛了的衛宮士郎,澤爾里奇只是樂呵呵的撫了撫自己下巴黑sè的鬍鬚,然後向間桐櫻吹了一個口哨「有著如此好的心地,長大后還肯定會是個美人呢。又是你的熟人嗎?」

「…你是想我往你的臉上來一記嗎?」撫了撫被澤爾里奇嚇得拚命往自己身後縮的間桐櫻,衛宮士郎咬牙切齒的白了澤爾里奇一眼。

「不不不,千萬別!以前還好說,現在我可是要靠這張英俊瀟洒的臉來向女孩子搭訕的。真是的….總感覺你的怒氣比平時還要多了三倍呢….」看到衛宮士郎捏了捏拳頭,澤爾里奇慌忙舉起雙手做了一個投降的手勢。

雖然其實就算不說衛宮士郎也會捏好分寸,就是被他打上一記也死不了的,但是事後要包上繃帶就麻煩了。要知道他和衛宮士郎這女生緣好得幾近女難的傢伙不同,自從衛宮士郎履行了承諾,將澤爾里奇的身體回復年輕之後,他的泡女孩大業可是如火如荼的進行中,一分一秒都是金啊….

如果找他的人不是衛宮士郎的話,澤爾里奇直接都不打算理會對方了…..老實說,現在除了衛宮士郎,時計塔院長,以及幾個剛剛被他搭訕成功的女生之外,其餘所有人的電話早就被澤爾里奇列了進暫時的黑名單。

「話說回來…..雖然在得知你是衛宮家傳人時已大概猜得到,但是…你還真的和這聖杯戰爭有關係呢….」既然衛宮士郎現在正心情不好,而自己又挺趕時間的…那就乾脆快點把事情辦妥吧。想到這點,澤爾里奇淡淡的掃了牆上因自己來到而嚇呆了的間桐臟硯一眼「既然小公主下了禁殺令,那麼就不能用你的時間回溯來解決問題了。至於我的空間魔法也不太適用……你打算怎樣做?」

「沒辦法了…只可以逐條逐條的把這孩子體內的蟲子拔出來了….因為這方法嚴重沒效率又浪費魔力的緣故,不得己,也只好麻煩你幫忙了…..至於他…」頓了一頓,衛宮士郎冷冷的瞪了瞪牆上的間桐臟硯「既然他是為了追求永生而墜落,那麼就予以相應的懲罰吧…我會在不傷到這孩子的前提下把他的腦蟲抽出來,然後扔到沒-有魔力供給的並小心的保護它,然後…..就讓這傢伙在不久的將來迎來自己的大限吧!」

P.S.1:嗯..因為星期二更不了的緣故,我乾脆就把本來打算分作兩章的東西一口氣濃縮一點點,並解決掉了….

P.S.2:在昨天那章的PS那兒我打錯了字,是”沒有十一時都回不了家”,不是”沒有十一時都更新不了”,已修改….話說,沒修改之前,這和下面那句”所以那天會斷更”出現這麼顯著的矛盾居然都沒有人吐槽…. ()歐洲的一個樹林里…

一個有著金sè頭髮,束著雙馬尾並穿著便裝的小女孩靜靜的倚著一棵大樹,雙目輕輕的閉上,沒有發出一點的聲音,就彷佛與大自然融為一體….

失去了昔rì的那種活潑感覺,jīng致的臉龐上只餘下了凝重而複雜的神sè。

對方交代自己準備的東西,那些用來供給魔力的物品早已萬全…不,倒不如說,為了以防萬一,自己甚至準備了雙倍以上的數量…那麼,在魔力方面是沒有問題了..


至於術式…雖說聽起來不可思議,但是對方卻實實在在的有著成功的案例,而此外自己也已用全知全能之星驗證過…或許,正是因為可以做到了本來理應絕不可能達到的事,所以他才能被稱為魔法使的吧?

魔力方面的問題解決了,術式也被研究了出來,施術者也有足夠的能力施術….在此之外,自己也已將信物﹑以及寶庫的控制權都交付了給他。

不會出現施術失敗的狀況,而他回到去之後,也可以得到昔rì的自己以及自己的好友的援助…

萬無一失。自己的夙願,即將就可以完成了…..嗎?

不….

其實…狀況遠遠沒有這樣樂觀。所確保了的,僅是成事的最基本,即能夠回到過去這一點而已。至於回到去之後的發展,那就是即使擁有全知全能之星的自己,乃至掌握了世人所不能觸及之神秘的他,也未能預測的。

那…是一個神祇和妖魔橫行的世代。

須知眾神大多傲慢,雖為數可能不那麼多,卻又有著相當的實力。正因為視人類為螻蟻而無慈悲之心,所以一旦有所交集,就算可能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說不定都會認之為奇恥大辱並千方百計的報復,不死不休….

考慮到對方那強橫的實力,以及眾神那對強大人類的排斥xìng,事情又可能會進一步的複雜和難纏…若然,萬一,真的不幸地惹到眾神的話,在最壞的情況,說不定又會變成昔rì眾神聯合起來,派出天之公牛對付自己的局面,只不過這次的對象就換成衛宮士郎了…..

本來,要忤逆眾神的命令將恩奇都救下便已經使衛宮士郎的立場站了在眾神的對立面…萬一事情真的發生,他真的能夠渡過這次的難關嗎?對於這個問題,吉爾伽美什沒有足夠的信心去回答…..

的確,假如算上作戰方式多樣化,戰場適xìng,以及各種魔術手段的話,衛宮士郎的戰鬥力是直追自己的,縱使是在那個時代中也會是實力位於一線的佼佼者。然而,當時的自己可是和恩奇都連手才能成功擊潰天之公牛….或許,就算惹到了眾神,也可能遠遠沒有去到要眾神派出天之公牛這連眾神都懼怕的怪物的地步,但縱使對手是比牠弱一些的其他魔物,衛宮士郎單人真的能夠擊潰牠們嗎?…..

此外妖魔普遍兇殘,雖個體實力可能較次,卻又多得近遍地皆是。正因為如此龐大的數量,較之神祇,遇上將人類視之為獵物的妖魔更是在所難免,若一遇上,大多一來便是數只﹑十隻﹑乃至一整群。雙拳是難敵四手的,這一點就連自己也不得不承認….


雖則,衛宮士郎的能力較全面,不論是遠戰還是近戰皆jīng通,連帶其多方面的魔術以及唯一的魔法,可以採用的戰鬥方式以及可以應對的狀況理論上較自己為多…但是若果真的被一整群強大的妖魔所盯上,要他不睡覺﹑不吃飯﹑不喝水的二十四小時全神貫注於應對妖魔的獵殺,在被敵方撕裂之前,他已經先行累死了吧?

何況,妖魔這種生物,雖不敢說全部,但大多就算受到了多麼嚴重的傷勢,其野xìng的本能也會使牠們奮鬥到底….不將目標擊殺不罷休的氣勢以及殺之不盡的數量,較之眾神,也可說是一個不容忽視的潛在風險….

神與魔….即使是是以全盛時期的實力,能夠威脅到衛宮士郎生命的存在也太多了。更何況,以昔rì的自己的那份xìng格,就算有信物也好,除了恩奇都之外,昔rì的自己真的會乖乖的幫助,乃至只是不阻礙衛宮士郎嗎?對於這一點,吉爾伽美什依舊回答不了……

當初自己拜託對方的同時,因為是突然發現了一線曙光的緣故,被喜悅和盼望所沖昏,一時之間並沒有想到此處。然而,現在隔了一段時間之後,心情開始平復了一些,仔細的回想起來時便漸漸發現其實當中的成功率,以及對衛宮士郎的風險依舊是未知之數….最少,那不會是輕易而舉便能達成的任務。

而且,雖說自己是打算讓衛宮士郎用上次他用過的方法來救下恩奇都,即讓恩奇都陷入假死狀態以滿足「歷史」矇騙眾神,然後就將她扔進自己的寶庫,再在衛宮士郎回來后將恩奇都救醒以滿足自己救回她的願望,但是再想深一層,其實這方法也是不可行的…

畢竟,恩奇都是眾神所創造出來的,一旦眾神有這意思,她立即便化回當初的粘土….這種特定的死法,做成了一般的假死矇騙不了眾神眼睛的限制..

想來衛宮士郎也是察覺到這一點,故此縱使沒有當面提出這一點,避免了打擊自己的自信心,也不得不在之後向自己要求的清單中,有意無意的要了一大堆的材料,而不是特別點名需要假死的葯,以便之後另行想方法來營救恩奇都。

艱難至極,風險極大,回報卻也相當有限…說實話,這趟的任務對衛宮士郎來說,並沒有多少的好處….

他…真的會如約的前來幫助自己嗎?

牽涉到xìng命安全,這已經遠遠超越了「好人」就能夠解釋的領域了..

若果說當初他也是一時衝動,故此沒有考慮清楚便答允了自己的話,以他的頭腦,現在隔了這麼久不可能想不到以上這結論…..

雖說,對於他會捨命幫助別人這一點,自己也不是沒有見識過的…..但是,他會去捨命救那個騎士姬,無可否認地也有對方是他很重要的人這個因素在內…

如果對象是換了做自己的話,為了這和他交情不深,關係不大的人,他真的會甘願冒險嗎?

不清楚….

對於這個問題,吉爾伽美什同樣答不了…

心情越來越煩躁和苦悶…但又沒有方法可以舒解…

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繼續靜靜地等待,直至約定的那個時間了嗎?….

P.S.1:好吧,這完全是一個過渡。 ()「抱歉了,因為才剛說要走就惹哭了我後輩的關係,稍微用多點了時間,所以沒能早到…….嗯?」

才僅過了不足數分鐘…

老樣子的,人未至,衛宮士郎的聲音已經傳到了吉爾伽美什的耳中。

抬起頭來,但見半空中一個螺旋已悄然的出現。以其為中心發出猶如玻璃碎裂的聲音,空間被扭曲到甚至連肉眼都能看得見,下一瞬間,紅sè的風衣一揚,衛宮士郎已出現了在吉爾伽美什的面前!

「怎麼了?吉爾。」聲音顯著的中斷了一下,看著吉爾伽美什那彷佛在看外星怪物的目光,衛宮士郎疑惑地晃了晃頭「總感覺….你的目光有點怪異….該不會是我臉上還粘著米飯粒吧?」

「不,倒是你….居然還真的來了啊….」

喜出望外,但是卻又理解不能…….慶幸﹑疑惑﹑自責等等的多種情緒混合起來,結果卻造成了大腦的混亂。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吉爾伽美什只是獃獃的眨了眨眼睛,下意識的就問了衛宮士郎這個剛剛一直纏繞著她的問題。

「誒?我只是應諾而來而已喔?…有什麼特別的問題嗎?」

然後,出乎意料….某程度上卻又是意料之內的,衛宮士郎疑惑地反問吉爾伽美什。

畢竟,在他來看,他又沒有失約的習慣,既然都答應了要幫忙,那就當然要前來幫忙啊!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來的嗎?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到衛宮士郎滿臉都是疑惑,彷佛都要從頭上冒出問號來了,吉爾伽美什先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接著,就好像看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無盡的笑意湧現,笑聲也越來越大!從一開始的掩嘴輕笑,到接著的掩臉大笑…到了最後,甚至都笑出眼淚來了,不再壓抑笑意,吉爾伽美什直接便仰天狂笑起來。

罕有地,明明還是保持著這幼小的身姿,然而她的笑聲卻越來越高亢而有力…..那身為王的威嚴,以及其百鍊的氣勢,深深的滲透在笑聲當中。

「怎﹑怎麼了?我…私說錯了些什麼了嗎?」耳中充斥著吉爾伽美什那肆意而好聽的笑聲,衛宮士郎無奈的撓了撓臉頰。對方為何發笑他自然是不理解,但比起對這的疑惑,一陣久違了的熟悉感卻是突然從心中升起。


仔細想想,自重生以來….

這種滲透著王者霸氣的笑聲,雖說在之前第一次見到朱月時也曾經聽到過….然而,能夠如此深深的撼動自己心弦的,卻就只有眼前的幼閃閃。

若果….不是眼中所見依然是一個小女孩,而笑聲中的那女孩子獨有的音sè相當明顯的話,甚至都有了一種昔rì和自己交手的金閃閃就在眼前的錯覺!

縱使變小了,依舊帶著身為王者的威嚴…嗎…?

嘛…..雖然自己好像也沒什麼資格說她就是了。

「不,大哥哥你沒有說錯些什麼,我只是對於自己剛剛居然為了一個這麼白痴的問題而困擾感到好笑而已…..」輕輕的拭去了眼角的淚水,吉爾伽美什抬起頭來看向衛宮士郎「話說回來,大哥哥剛剛藉以到達的那個…是…那位老伯伯的?」

「嗯。之前一段時間,也就是我去了處理私事時,因為遇上了一點點麻煩的緣故叫了他來幫忙,事後他說之後好一段時間他都要去泡妹….不對,是結識女xìng並進行積極的交際活動以增進友誼,所以為了代替之後的不能找他幫忙的這段空白期便硬是把空間傳送的方法教給我然後叫我自己摸索了….」頓了一頓,衛宮士郎擺了擺手「可是,雖說事先已在腦海中試演過多次……果然第一次實際應用時還是有點差錯呢…位移方面還要作多一點的調整…話說回來,妳也見澤澤爾里奇呢。」

「嗯,上次在樹林時見過他一面呢~」彷佛重擔全消,吉爾伽美什愉快的原地轉了一圈,然後又好像突然想到了些什麼一樣走前了幾步,向衛宮士郎伸出了雪白的小手「對了..大哥哥你可以把上次我借給你的那條鑰匙還給人家一下嗎?」

「鑰匙…..」沉默了一下,衛宮士郎將手伸到突然出現在半空的漩渦中摸索了一下,然後緩緩的抽出了一條金光閃閃的鑰匙「是說這條嗎?」

「嗯嗯,就是這個了。」吉爾伽美什輕輕的點了點頭。

看到對方點頭承認,衛宮士郎便將鑰匙放了在幼閃閃攤開的掌心上。

就在鑰匙剛落到幼閃閃掌心上時,也不見她有做些什麼動作,一陣的耀眼的金光突然便從鑰匙上散發出來。還沒等衛宮士郎理解到發生了什麼事,倏地便感覺到有硬物落入了自己手中,原來也不知在什麼時候,幼閃閃竟已交還了剛剛衛宮士郎遞給她的鑰匙。

「這個是….」

「哼哼~這麼快就感覺到鑰匙的異樣了嗎?真不愧是大哥哥呢~」看到衛宮士郎臉上露出了思考的表情,幼閃閃得意的晃了晃手指「能猜得出嗎?」

「嗯….這種和異空間連接的感覺,和我剛才伸手進隨身空間很像…就好像某種禁制解除了一樣…該不會…!」

「就是那個該不會呢~」吉爾伽美什輕輕的笑了笑,向後跳了一小步「就當作是沒有令人家失望的獎勵,我把使用權擴大至大哥哥的身上了….」

但願,能夠成為你的助力吧…..

輕輕的在心中呢喃了一聲,吉爾伽美什向衛宮士郎揮了揮手。

「那麼,祝大哥哥你一路平安了~」

P.S.1:嗯,放心吧,這是久違了的二更,而不是星期rì的更新。因為看到了書評區最近竟然奇迹地多了人說話,幹勁突然間就冒出來。再加上前不久給教授過目的學期論文,以及兩份口頭報告的題目都通過了,雙喜臨門之下,臨時便決定今天二更了! ()「不妙呢….」

輕輕的揮動了手中的長刀,在半空中瞬間劃出數道弧線將身旁一隻正在撲向自己的漆黑魔物絞成粉碎,衛宮士郎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這裡到底是….那兒?」

千算萬算…卻忘記了最基本卻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自己,可不知道古美索不達米亞的地圖啊…

不斷迎面而來,幾乎殺之不盡的魔物雖然也是一個問題,但是卻不是不可以解決…..先不說對萫這種低級的魔物就是再來一百隻也不足以耗盡自己的體力,就是說得消極一點,自己的體力真的去到應付不來的地步,自己也可以披上羅賓漢的斗蓬隱去自身的蹤影以避開一切的魔物。

充其量,也就找食物等rì常瑣事會變得麻煩一點…只要自己不去招惹什麼特別厲害的大傢伙的話,魔物的存在對於自己的行動根本就不會構成太大的阻滯。但是相比之下,在不清楚古美索不達米亞地圖的現在,自己卻面臨著比這大十倍…不,甚至可能大上一百倍以上的困境!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