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角色綁定:秦昊】

【角色:魔神戰士】

【種族:魔神】

【等級:30(41600/248000000)】

【品質:5星,迅捷的,勇猛無畏,附加特性,力量增加150%,移動速度增加50%,穿刺增加5。】

【力量:1080】

【敏捷:402】

【體力:320】

【攻擊力:物1065-1189/魔攻352-519】

【防禦:物防552/魔防239】

【生命值:14500】

【天賦:死亡降臨,提升20%暴擊率,提升50%暴擊傷害,50%幾率3倍暴擊傷害】

【天賦:永夜之軀,可將生命值轉化成輸出攻擊在目標身上,比例為:1點生命值=4點傷害(不可暴擊),冷卻時間:10秒。】

【天賦進化碎片:51/100(5星)】

【品質進化點:51/100(5星)】

【聲望值:37410(滔天罪行)】

【親密角色:沐清水(好感度:5500)】

【龍仙酒:增加百分之三十力量,增加百分之三十敏捷,攻擊目標時將有百分之三十概率掛上致命毒液,持續時間:7天。】

【魔鬼的誓約之旗:與魔鬼簽訂誓約,可與對其他玩家纏繞束縛,該效果將持續一個小時。(唯一道具)】

【強者的證明:10/10。】

【庸人自擾:500X500之內所有單位防禦力降低百分之八十。】

….

。 她之後還得跟蘇葉萱說一下,省的到時候去了會引起封墨燁的懷疑,

翌日清晨,程苒下樓準備吃了早餐就去公司,剛走到樓下,聽見封思琪陰陽怪氣的說道。

「這不是我們封家的少奶奶醒了嗎?」

程苒一聽她這話,大概都能夠知道她的意思,肯定是昨天自己沒去公司,封墨燁又袒護她,封思琪才會這麼多怨言。

她都不帶搭理封思琪的,坐在餐椅上,開始用早餐。

只是封思琪看見程苒這樣對她不屑一顧的樣子,心裡的勝負谷欠又開始作祟,一張嘴又是難聽的話。

「不過也對,以前你過的是什麼日子,現在又是過的什麼日子,人呀,過上了好日子,有時候就是連自己姓什麼都不知道了。」

程苒冷冷的斜睨了她一眼,儘管語氣很平靜,但是內容卻是讓封思琪渾身一怔。

「看來上次的教訓,二小姐還沒有嘗過,是準備再試試?」

封思琪當即的臉色,已經可以說用鐵青來形容。

程苒的話就像一把刀子在往她心尖上插,幸虧現在沒什麼人,不然封思琪又的丟臉了。

封思琪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可是看著程苒那副氣勢如虹的樣子,又有些不敢。

她怕程苒再說出什麼話來打擊她,對於程苒,她是氣憤,嫉妒,不甘心的,可是一想到這個女人那張毒舌,她又忌憚。

那自己不懷有私人情緒對她,公事公辦總是可以的吧。

封思琪面色嚴肅起來:「我現在跟你討論的是你昨天為什麼沒有來公司,聽傭人說,你昨天故意沒來公司,就是為了去逛商場,買了一大堆的東西回來,沒錯,你現在是仗著我哥有錢,想怎麼用都行,但是麻煩你能不能認清自己的身份。」

程苒若有所思的點頭,坦然承認。

「是呀,我很能夠認清自己的位置,你哥的老婆,封家的少奶奶,同樣,也是二小姐的嫂子,所以麻煩你說話的時候,客氣點兒,不然吃虧的只會是你自己。」

她唇角挑著笑,聽上去很有禮貌的樣子,但是明白人都知道,她現在就是在用自己的身份給封思琪施壓。

封思琪聽聞,心口那股怒火燃燒的越發熱烈,臉頰頓時一片通紅。

她緊緊攥著拳頭,忍無可忍的尖叫出聲。

「程苒,你太過……啊……」

封思琪的話多還沒說完,就被程苒一巴掌拍在了嘴上,她目瞪口呆。

她再度叫出聲:「程苒,你在做什麼!」

「我在做什麼你不清楚嗎?看來二小姐耳朵不聽使喚,腦子現在也變得不靈光,我剛才說的什麼你沒聽見?我是你嫂子,在公司你既然知道有公司的規矩,那麼在家裡,也得有家裡的規矩,我是你的長輩,你就應該叫我嫂子,而不是連名帶姓。」

「傳出去,可能會讓別人誤以為封家的二小姐連最基本的禮貌都沒有。」

封思琪再度被程苒給懟的啞口無言,只能幹巴巴的瞪著她,那種想要手撕了她又無能為力的樣子讓人抓狂。

恰巧,這個時候封老爺走了下來,封思琪就跟見到救命稻草似的朝封老爺跑過去。

「爺爺,這個女人太過分了,她居然打我!」

封老爺原本就對程苒有偏見,覺得她沒有恪守好自己的本分,在封家太過張狂,不知禮數,此刻聽見封思琪在他面前告狀,更加不爽了。

他厲色道:「程苒,你就算現頗得阿燁的心,也不能欺負思琪,好歹她也是封家二小姐,我看著長大的,還輪不到你來欺負。」

封思琪一聽到封老爺如此,越發得意起來,反正有爺爺給她撐腰,難不成她還怕程苒不成?

她挑釁的仰著頭:「對,你最好是搞清楚,在封家,你不過就是一個外人,我是在封家從小長大的,而你,不過是我哥娶的一個老婆而已,如果他不要你了,隨時都可以再娶一個。」

程苒冷冷的回道:「就算再娶,也不會是你!」

「你……」

「行了,都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吧,以後在家裡要注意分寸,封家不是菜市場,你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

封老爺現下也沒有什麼耐心再去處理她們之間的事,尤其是程苒這火爆脾氣,真惹惱了,這丫頭完全就是一副閻羅王來了都不怕的德行。

程苒放下手邊的杯子就準備起身出門,封老爺似乎想起了一件事兒,又叫住了她。

「等一下,程苒,我有點事情想問你。」

她頓下腳步,轉身,神情坦然。

「爺爺請說。」

「蘇家聽說最近家道中落,公司也已經破產,我聽那些商業的人士說,是因為得罪了誰,並且還從商會會長的選拔會裡除名了,有這事兒嗎?」

「有,因為當時我也在在場。」

對於這種事情,外面的人肯定傳的風言風語,她就算是想隱瞞也不行。

「所以,解釋一下,到底怎麼回事?」

他在外面聽到的消息實在太多,各種負面,正面的,他也不知道該相信哪個。

程苒攤開手:「就是像您聽見的那樣,蘇家得罪了別人,還在商會上做手腳。」

這種事情太正常不過,都是商人,都有利益,巴不得今天破產一個公司,明天破產一個公司,剩下的都能撿到一個香餑餑。

捧高踩低,在這個行業里,實在是太正常不過。

封老爺就算心裡還有點疑問,也不太好去追問這些事兒,程苒的回答,也的確面面俱到,讓人抓不到一點漏洞。

他這點倒還是比較欣賞的,程苒的確聰明,但就是性格太過張揚,在封家,規矩太多,她適應不下來。

再者,他才是封家的掌權的,什麼時候輪到一個小丫頭在他面前叫囂。

「嗯,以後這種事情,你們少插手,畢竟蘇家跟我們封家,之前還是有點來往的。」

想來也是比較可惜,本來是想要讓阿燁跟程苒離婚之後,跟蘇家的千金在一起,現在蘇家都搞成這樣了,也就只能重新再選擇別的。 從神殿歸來的諸葛右,並沒有在黑峽市停留太久。短暫休息之後,第二天就早早出發,現在時間上對諸葛右一方極為不利,他們需要以最短的時間想出對應之策,並將X解救出來,這無疑是個難題。

諸葛右已經很久沒有這種迷茫的感覺,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只能先返回基地,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韓豐駕駛著汽車,行駛在荒無人煙的大道上,車上坐著諸葛右、雲洛,還有紀墨。諸葛右和紀墨通過垃圾處理廠的管道回來之後,就趕緊往回趕,現在已經在路上行駛超過一整天了。

在神殿里機密文件上的事,諸葛右還沒有告訴雲洛,他不知道該怎麼去說這件事,雲洛的姐姐死在吳敵的手上,而吳敵又是X。返程的途中,諸葛右心裡反覆琢磨這個事情,一直沒有一個好的辦法和機會去說。

雲洛見諸葛右一直悶悶不樂,很是關心:「你怎麼了,從神殿上回來,就一直魂不守舍似的,路上一句話也不說,是不是有什麼事?」

諸葛右搪塞道:「也沒什麼,還是老事情,已經確定X是關在京師監獄了,而且比較危險,一直在想怎麼救出他呢。」

雲洛知道自己在制定營救計劃上,也幫不上太多的忙,只能安慰道:「一定會有辦法的,我一直都很相信你!」

諸葛右回了一個笑容,又把頭轉向窗外,一邊是要營救X,一邊是要告訴雲洛,是X殺了她姐姐,心裡一直衝突不斷,都不能安心處理事情。

「雲洛,如果有人欺騙了你,你會怎麼樣?」諸葛右把頭轉了過來,忍不住旁敲側擊得問道。

雲洛聽得出來這是諸葛右對自己說的,雖然她不知道諸葛右到底對她隱瞞了什麼事情,但是出於對諸葛右的感情,她第一時間還是安慰道:「我當然不能容忍別人欺騙我,但是如果是為了很重要的事情的話,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雲洛的話稍稍寬慰了諸葛右矛盾焦慮的內心,權衡再三之後,還是決定先救出X再告訴雲洛真相,這種殘忍的真相,能拖一天是一天。

諸葛右開始盤算著營救X的事,X被消除了記憶,腦子裡應該還被安裝了抑制器,如果說不能解決X失憶的問題,營救計劃幾乎無法實現,畢竟一個乾級變異者,不是你想策反就能策反的,解除頭部抑制器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得找到合適的人去做。

很快想到了被提純的鋨金,這刀疤的背後一定是有什麼高人,不然不可能將鋨金提純到那樣一個高度,有如此的技術,想必解決腦部抑制器應該也很輕鬆。

怎麼樣的高人能有如此得技術,恐怕應該是某個反抗組織,才能有那樣的技術和財力支持,如果猜得不錯的話,很有可能就是眾生會,讓刀疤去搭上關係,共同對付京師監獄也是件好事,最重要的,自己手上有別的反抗組織急需要的東西,這個合作一定能行。

「調頭,我們不回基地了。」諸葛右下定了決心,手拍在車窗下的扶手上,堅毅的神情又回到了臉上。

韓豐不解得問道:「去哪裡?」

諸葛右目視前方:「往南,去臨風城,找一個老朋友。」

韓豐扳轉方向,汽車在沙地中劃過一個大圈,重新駛上了公路,向完全相反的方向開去,目的地臨風城。

臨風城裡這兩天氣壓低沉,烏雲壓在西北角上有兩天了,一場大的暴雨應該就要到了。刀疤在舊教堂里,只覺得渾身不自在,最近幾天發生的事情,比起以前一年加起來都多,他有些敏感得覺得,或許真的有大事要發生了。

咕咕——

很輕的鳥叫聲在屋頂上響了起來,刀疤用食指勾在嘴裡,一聲口哨之後,一隻鴿子撲騰得從屋頂上飛了下來。灰白色羽毛平順得隨風舒展,在空中劃過一個優美的弧線,落在刀疤的手臂之上,這是一隻上等的軍鴿。軍鴿收起了翅膀,露出了細小有力的爪,那爪竟是鋼鐵製成,再看鴿子的眼睛,也是冰冷的金屬色,裡面發出了幽暗的紅光,這竟然是一隻偽裝得很真實的機械鴿。

機械鴿的鳥嘴裡銜著一小捲紙,刀疤將捲紙取下,機械鴿撲騰著又飛入了屋頂,消失在教堂內。捲紙上寫著「諸葛右闖入神殿全身而退,此刻正駕駛黑色越野YU-2前往臨風城。」

刀疤看完之後,將捲紙在空中甩了一下,一團火從紙上蔓延開,很快就燒得連灰都不剩了。諸葛右能闖入神殿,還能全身而退,這一點倒是讓刀疤有些出乎意料,幾次的交手之後,諸葛右留給刀疤的印象很深,再加上這件事,更加認定了自己對於諸葛右的認識。在這個亂世之中,這樣的人是絕對不能得罪的,要是能成為朋友自然是最好不過的。

以自己對於諸葛右的了解,這個行事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人,居然能讓自己提前探知到情報,那就只有一個原因,諸葛右在讓自己提前準備好迎接他的到來。想到這裡,刀疤不禁竊笑,這個諸葛右真的是貪得很,連時間都不願意浪費,不用諸葛右多說,刀疤也知道他需要的是什麼。

「狗毛?」刀疤回到了自己的寬大椅子上,斜躺著發號施令。

狗毛聽到刀疤在叫自己,立馬屁滾尿流得來到刀疤的面前:「老大,您叫我有什麼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