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不小心把自己的秘密說出來的孟星辰:……

「好了,這些都不是重點!」孟星辰力挽狂瀾地說道,努力想要忽視掉剛才自己犯下的低級錯誤。

總裁離婚請簽字 他狠狠一把把盛雪落給摟進懷裡,還不要臉的去聞她髮絲的香味,笑得一臉痴漢相,道:「我要你當我的女人!」

「神經病啊!」盛雪落用力去推他,但是他卻巍然不動。

孟星辰低頭在她的髮絲間聞了一會兒,一臉心醉神迷的樣子,「你真香,就是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不是也這麼香?」

盛雪落氣得揮手就是給他一巴掌,但是孟星辰卻輕而易舉的抓住了她的手,還把她的手順勢按在他的臉上,不要臉地說:「你想摸我的臉就直說好了,我又不是不給你摸。」

他笑得更加邪肆,低頭就去找盛雪落的小嘴,想要親她。

盛雪落情急之下,果斷讓天機石給她兌換了大力丸,用另一隻沒有被制住的手服下。

「你吃了什麼?」孟星辰的反應很快,詫異地想要去掰開她的嘴。

大力丸入口即化,一道暖流如一條細流般滑入喉嚨,盛雪落感覺到全身都充滿了力量!

她狠狠一推,竟然還真的把孟星辰給推開了。

孟星辰雖然震驚這小丫頭居然能把自己給推開,但是很快就自我安慰,肯定是他剛才沒注意。

他伸手再次去抓盛雪落。

孟星辰的身體可是經過孟氏高科技實驗室改造過的,他的超能力是武力。

他手上的力道和強度,就算是吃了大力丸的盛雪落也無法掙脫。

掙扎之間,身體不經意的摩擦,孟星辰的俊臉變了臉色,像是在隱忍著什麼似的,他的目光如火一般的盯著盛雪落。

盛雪落察覺到不對勁,莫名的感覺到一種可怕的危險,她下意識的掙扎得更厲害了。

孟星辰把她給摟得更緊,還伸手想要去撕開她的衣服……

電光火石間,盛雪落果斷問天機石:我還有多少愛情分?

天機石:還有180分。

盛雪落:我全部換大力丸!

天機石:你瘋了?吃這麼多大力丸,你的身體承受不住的!

盛雪落:再不吃我的貞-操就保不住了!

天機石快速打開商店系統,把盛雪落餘下的愛情分,全部給她兌換成了大力丸。

只見,盛雪落瘋狂地往嘴巴里塞了一把大力丸,一秒鐘之後,她一把把身上的孟星辰給踹飛出去了!

孟星辰:???

他滿臉震驚地看著剛才柔弱纖細的女孩,忽然就跟變了個人似的。

盛雪落只覺得全身都充滿了力量!

就像是即將爆發的火山,她!要!爆!炸!了!

這種爆發似的能量,讓她急需要一個宣洩口。

她狠狠盯著眼前的男人,「受!死!吧!」

盛雪落就像是一頭髮瘋的牛一樣衝過來,孟星辰並沒有躲開,他對於自己的身手有著絕對的自信,這世上沒有人可以是他的對手!

可是……

在盛雪落衝到他面前的時候,他不慌不忙的使出了一個擒拿手,想要去抓盛雪落的肩膀。 可是孟星辰怎麼都沒想到的是,他雖然穩穩地擒住了盛雪落的肩膀,但是並沒有什麼卵用。

因為,下一秒,她就直接把他給撞飛了!

撞!飛!了!

孟星辰整個人飛出去十幾米遠,倒在地上吐了一口血。

他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女孩,這怎麼可能?

他的身體可是經過孟氏高科技實驗室改造過的,他的武力可以說是天下無敵了,竟然被眼前這個身材嬌小的女孩給直接撞飛出去?

孟星辰清楚的感覺到,盛雪落並沒有任何技巧可言,完全就是憑藉著身體巨大的力量。

在絕對的力量前面,任何的技巧都是花架子!

孟星辰不信邪,擦了一把嘴角溢出來的鮮血,再次爬起來。

恰好這時候盛雪落就好像是鬥牛場上一頭髮狂的瘋牛一樣,再次衝到了他的面前。

孟星辰扎穩了馬步,使出了他的絕學「猛虎撲食」。

這一招,是他剛出實驗室里的時候,打飛了給他練手的幾十個手下之後領悟出來的絕學。

可以說是他最得意的招式了!

然後,下一秒,奇迹再次發生了。

盛雪落就像是綠巨人一樣,抓住他的胳膊直接來了個三百六十度風火輪大旋轉。

「啊啊啊啊!你個死丫頭,放開我!」孟星辰覺得自己受到了這輩子前所未有的侮辱,他這輩子還從來沒有這麼狼狽過。

但是,然並卵。

總裁的騙婚小新娘 因為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他引以為傲的武力就跟小孩子的過家家遊戲一樣,起不了任何作用。

當孟星寒趕到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詭異的畫面。

連他都不敢小覷的孟家武力值第一人孟星辰,竟然正在被他的小女人暴打!

當孟星寒知道盛雪落被抓走,他原本怒火衝天,甚至都有想要毀滅掉孟星辰的想法,可是眼前的情況,竟然讓他對孟星辰生出了一絲同情。

這也……太慘了吧?

最慘的是,孟星辰看到孟星寒來了,當著孟星寒的面被一個女人暴打,孟星辰覺得他不要活了!

他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潛力,朝著孟星寒衝過去。

孟星寒眼睛微眯,毫不猶豫就立刻應戰。

結果就變成了……孟星寒和盛雪落兩口子暴打孟星辰。

莫名感覺吃了一口狗糧的孟星辰:……

情急之下,孟星辰全力撲向孟星寒,終於感覺到他的武力不是那麼廢了,他的自信又回來了。

孟星辰一把扣住孟星寒的脖子,把他擋在自己的面前,沖著盛雪落喊道:「你馬上住手,否則我就殺了他!」

說完,指尖猛地發力,孟星寒的臉色迅速蒼白了下去。

只可惜,盛雪落卻充耳不聞,繼續朝著孟星辰攻擊。

「喂!你這個女人是不是瘋了?」孟星辰快要氣死了,為什麼這個女人不按照套路來?

明明長得一副軟萌可推的外表,其實上卻是一隻霸王龍!

就連劫持了人質,她居然也絲毫不為所動?

孟星寒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寵溺的微笑。

孟星辰冷笑著說道:「你笑屁,她根本就不在乎你的死活!」

孟星寒淡淡說道:「我的女人我慣的,你有意見?」

孟星辰:……

被打得鼻青臉腫加吃撐了狗糧的孟星辰,歇斯底里地大喊了一聲:「我和你們拼了!!」

此刻的盛雪落吃了一大把大力丸,強大的力量在瞬間將她的體能升級了幾十倍。

在她體內橫衝直撞的巨大能量,讓她失去了意識,大腦陷入了混亂狀況。

只剩下了一個字:殺!

她整個人猶如殺神降臨,當看到眼前竟然跟她挑釁的孟星辰之後,瞬間就把他鎖定成了唯一的目標。

孟星辰只能把孟星寒給扔在一旁,繼續全力抵抗盛雪落的攻擊。

但是,他完全不是盛雪落的對手,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終於在盛雪落的最後一個暴擊之後,身體呈一條拋物線飛了出去。

對手無力反抗,盛雪落失去目標,暴躁不安的她把目標鎖定在了孟星寒身上。

孟星寒心裡一驚,喊了一聲:「雪落!」

此刻識海里的天機石在瘋狂刷屏:系統程序混亂!即將藍屏!即將藍屏!

孟星寒無法聽到這些話,他眼睜睜地看著盛雪落衝到他的面前,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住手!」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霧影、白墨帶著人趕到了。

白墨立刻發動時間靜止,霧影則是飛過去,把孟星寒從盛雪落的手裡解救了下來。

時間再次運行,暗衛小隊的隊員們迅速集結,將孟星寒保護起來,同時幾十個暗衛隊員們朝著盛雪落衝過去。

「這是怎麼回事?」白墨和霧影都驚呆了。

孟星寒的眉頭越皺越緊,盛雪落現在的樣子分明就是失去了意識,一定是孟星辰對她做了什麼!

他陰鷙的雙眸危險地朝著孟星辰掃過去。

此刻,孟星辰的手下也趕到了,將他抬到了一邊治傷,另外一部分也朝著盛雪落撲過去。

孟星辰氣憤地瞪著孟星寒:「你看屁啊!我怎麼知道你女人發什麼瘋!」

說的也是,孟星辰都被打成豬頭了,應該耍不了什麼手段。

伴隨著一聲聲的慘叫,雙方的手下們全都被盛雪落給踹飛。

霧影一向沒什麼表情的臉此刻幾乎扭曲了,「這怎麼可能?」

他知道盛雪落的身手是什麼程度,就連現在她也是毫無技巧,光憑著一股蠻力在揍人。

可是……她為什麼突然之間就力大無窮了?

倒是白墨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我看她好像是被激發了體能?」

當盛雪落把所有人全部打飛之後,她識海里的天機石瘋狂刷屏:系統故障!系統故障!系統即將進入重啟!

盛雪落好像是被人給按了暫停鍵一樣,在原地靜止不動了。

孟星寒的心裡湧起一股想要把她抱住,狠狠揉進懷裡的衝動。

他推開扶住他的白墨,不顧一切地走過去,伸手想要把纖細的女孩給拉進懷裡。

然而,盛雪落卻忽然伸手一推,一股巨大的力道瞬間就將孟星寒給揮開。

他整個人好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重重地砸了出去! 「星寒少爺!」

白墨立刻跑過去,把臉色蒼白的孟星寒扶了起來,「星寒少爺,你原本就受了傷,不要再強撐了。」

孟星寒緊緊抓著白墨的手臂,「雪落不對勁!」

話音未落,盛雪落已經殺到了他們面前,她的目光落在了白墨的身上。

其他人都已經失去了戰鬥力,而霧影之前被孟星辰打傷,目前全場戰鬥力最高的人就是白墨了。

白墨的嘴角輕輕抽了下,有種不好的預感,「這丫頭該不會是想打我吧?」

超能力天團幾個人經常模擬實戰,配合起來有絕對的默契。

在盛雪落動手的前一秒,霧影先是飛過來,擋在她的面前,阻止了她一下。

而白墨立刻發動時間靜止,白墨的時間靜止只能暫停時間三秒鐘。

就在這保命的三秒鐘里,孟星寒發動速度超能力,衝到盛雪落的身後抱住她。

同一時刻,白墨揚起手,一根銀針飛出去,恰好扎在了盛雪落的脖子上。

時間再次運行,失去意識的盛雪落軟軟倒在孟星寒的懷裡。

滿地被揍得呻吟的人,同時鬆了一口氣。

咱們班 孟星寒冷著臉看向被揍得不能自理的孟星辰,冷冷道:「如果她有什麼事情,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孟星辰氣哭了,他才是被打得最慘的那個好嗎!

這可是他踏出實驗室的第一戰啊,就被這夫妻二人餵了滿嘴的狗糧不說,還被打得鼻青臉腫。

他要回去實驗室,重新加強他身體的改造!

沒人理會暗戳戳被手下給抬走的孟星辰,孟星寒抱著盛雪落,沖著白墨說道:「白墨,你快看看她。」

白墨在盛雪落的手腕上搭上了三根白皙的手指,開始給她把脈。

片刻后,他沉聲道:「她不知道是因為什麼緣故,被強制提升了數十倍自身的體能,導致她意識混亂。我看,我們最好帶她回孟氏莊園治療。」



一行人搭成私人飛機,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孟氏莊園。

盛雪落一路都沒有意識,如果不是還有呼吸,孟星寒甚至都怕她是不是已經死去了。

當眾人回來的時候,蓬頭垢面的歐明宇哭著跑上來,「米娜桑,你們終於回來了,嗚嗚嗚!」

面無表情的霧影一腳把他給踹飛,「什麼人敢襲擊星寒少爺!」

歐明宇在空中翻了個跟斗,利索的落下,他自己都被自己給驚到了,「霧草,剛才那個動作我是怎麼做到的!」

白墨的嘴角抽了抽,急忙阻止:「別打,這是小宇。」

霧影上下打量,還有些疑惑。

歐明宇已經興匆匆地跑上來,滿臉興奮地拉著霧影說道:「喂喂,你剛才看到沒有?我那個後空翻是不是超厲害?我跟你們說,我最近的武力值直逼霧影了!我進步是不是超快?」

「你怎麼成這個狗樣子了?」霧影面無表情說道。

歐明宇捂著心臟,痛心疾首地說:「你們幾個人太壞了,把我留下來看家,老宅那邊的人隔三差五就派人來試探。我為了守住大本營,我吃了多少苦,嚶嚶嚶……」

他看到被孟星寒抱在懷裡的女孩,忍不住問道:「咦? 乾隆後宮之令妃傳 這不是小雪落嗎?她怎麼了?」

孟星寒沒理他的呱噪,像是珍寶一樣抱著女孩上樓了。

白墨沒時間跟歐明宇解釋,也跟著上去了。

歐明宇就纏著霧影,詢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因為盛雪落還在昏睡中,白墨就先讓孟星寒去他的工作室治療。

孟星寒本身就有自愈的超能力,身上的傷已經在自我修復了。

當他回到房間的時候,就看到昏睡許久的盛雪落醒了。

她披散著頭髮,坐在床上,垂著頭看不到臉上的表情。

孟星寒心裡一喜,走過去喊道:「雪落?」

聽到聲音,盛雪落機械地抬起頭。

然而,她只是非常淡漠地看了孟星寒一眼,就又低下了頭,手指輕輕摩挲著右手腕上帶著的一串暗淡無光的石頭手鏈,不知道在想什麼。

孟星寒覺得非常難受,因為盛雪落竟然用一種看陌生人的眼光看著他。

這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