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個是孔無端,另外一個是之前在巴蜀見過的晉悅,孔無端見我面帶笑意,不過晉悅依舊面色冷冰冰的,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她依舊不待見我。

我不搭理她,上了車,孔無端說:“這次七殺總會大院裏很多老人在等你,看來,事情很嚴重,你第一次接任務,沒想到就這麼轟動,怕是不容易啊。”

“誰讓你沒事還喜歡裝逼的,沒有實力還要接任務的話,就是一個死字,勸你現在還是放棄吧,一會兒點頭了,可就沒法兒後悔了。”晉悅在一旁風言風語。

我呵呵一樂:“我還真的就不信了,我要是完成了,你要怎麼樣?”

“完成就完成唄,關我屁事。”晉悅將臉轉向了車外。

孔無端在一旁發笑。

到了上海邊緣一處幽靜的山丘,孔無端將車子停下,我們下車,孔無端說:“晉悅,在外面等我。”

“走吧。”他又對我說。

我嗯了聲,跟他一同上山,山上樹木衆多,看不見更多東西,不過穿行幾遍,一棟**的小院子呈現在我們眼前,走過幽長鋪滿落葉的古道,進入其中,孔無端到了門口說:“進去吧。”

我站了幾秒,推開門走了進去。

剛進去,就感受到了這裏面凜冽的殺氣。

這個世界上,有些人是一定有殺氣的,軍人、屠夫、惡人,一般來說,人身上的殺氣是有限的,不會被人感覺得到,但是眼前這些人的殺氣,已經到了讓人喘不過氣的地步了。

未見人,殺氣先行。

我擡起頭看,這屋子裏一共坐了七個人,除了胖子,其他人都在六十歲以上了,個個面色威嚴,眉宇之中英氣顯露,大刀闊斧坐那兒,不動如鍾,穩如泰山。

一看便知道,這些人是久經沙場的人,而且位高權重,不然,這股氣勢是練不出來的。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他們幾個人身上殺氣越來越重,好似在故意針對我。

我在門口站了幾秒,邁步走了進去,站在中間,如器物被他們打量,等他們看了會兒,我開口問:“幾位叫我來,不會只是讓我來給各位觀望的吧?”

我說出這話,他們終於收回了身上的殺氣,我也終於鬆了口氣,剛纔差點兒就忍不住要奪門而逃了。

這時坐在右側的一個老人開口:“陳監察,這就是你推薦給我們的年輕人?簡直胡鬧!”

其他人也都搖搖頭:“太年輕了,擔當不起這個責任。”

沉默此時開口:“我看了很久,除了他,其他人很難完成這個任務。”說完又轉向看着我,“陳浩,猜到我們叫你來,是爲了什麼嗎?”

我說:“接任務。”

“是,是有一個任務要你去接,之前我在奉川呆了很多年,一直沒有完成這個任務,現在想要讓你去接着替我完成,這是國家對你的委託,一般來說是不能拒絕的,但是,我們允許你拒絕。”

這幾個人眼神灼灼看着我,除了陳默之外,其他人都滿眼不信任。

我問:“危險嗎?”

陳默點點頭:“很危險,首先我會跟你說,就算你完成了這次任務,我們也不會給你任何獎勵,因爲這是你的義務和責任,既然是義務,就不能要求回報。”

“我拒絕。”

我可不會讓自己無緣無故就陷入危險之中,我雖然愛國,但是也不是無腦地愛國,連他這個少將幾年都沒完成的任務,讓我去完成?而且沒有任何獎勵,這不就是讓我去送死嗎?我可沒有這麼笨。

而這時,一老人拍着椅子就站了起來,站起身來,憤怒指着我:“你這小子,幫國家辦事,是你的榮譽和義務,你膽敢拒絕?”

“有種你去,別在這裏指手畫腳的。”我看了這老頭一眼,“呵,你們完不成任務,就讓我去送命?是你們自己傻,還是以爲我們都是傻子?少給我指手畫腳的,我現在就可以退出七殺總會,一羣只知道指指點點的人而已。”

而後看見了他的肩章,愣住了,一麥二星,陸軍·中將。

重生之風華庶女 我愣住的時候,他們也愣住了,所有人都瞪着我。

我有些後悔,我竟然罵了一箇中將。

被我罵的這個老人倏然就到了身邊,這速度,眼神根本捕捉不到,他到我面前就揪住了我,一把將給丟了出去。

我做夢都沒想到,這樣一個老頭,竟然力量這麼大。

我剛落地,韓溪先一步出來,彎腰看着我:“主人,要我殺了他嗎?”

“鬼魂!”這老人殺氣乍現,“我先殺了你。”

說完衝了過來,韓溪眼神顏色陡然變成了紫色,縱身一躍,直接騎在了老人脖子上:“你打了我家主人,我殺了你。”

“住手。”我忙喊。

但是已經晚了,韓溪已經被這老頭揪住了,手裏一柄殺人的刀已經出現,這要是下去,刀上曾經染過的冤魂怨氣,就足以讓韓溪死亡。

“放了她。”我說。

這老人卻說:“你剛纔不是罵得挺兇的嗎?”

我嘆了口氣,如果不是韓溪,我就可以一直堅·挺下去了,現在卻不得不服軟,男人尊嚴全沒了。

韓溪看了我一眼:“主人,我死了,還有張嫣妹妹他們呢。”

老人卻將韓溪丟到了他身後椅子上,手裏短刀直接拋出去,將韓溪釘住了,對我說:“繼續罵。”

“我錯了,放了她吧,我向你道歉。”我地下了頭顱。

這老人卻更爲憤怒了:“七殺總會的成員,你竟然會因爲一個女鬼向人底下頭顱?朽木不可雕也,雖然不喜歡你,但是你是七殺總會的成員,我們就不能不管你,這女鬼誤你,我便殺了她。”

“你敢!”我怒道,“她也是人命,豈能由你們說殺就殺。”

這老人呵呵笑着看向了我,突然大聲吼道:“你想救她,那就過來。” ?

=";p?g?-c

";=";c??p???c

??884331";=";";???他說完就轉身抽出了韓溪身上的刀,再次扎中了韓溪的胳膊,韓溪沉悶哼了聲,卻沒有痛呼出來。

老人說:&??q??;鬼怪永遠不是人,他們只會迷亂心智。我們也只能講他們當成武器使用,絕對不會跟他們產生任何感情,只會誤人誤己,我雖然不喜歡你,這樣做,也是在幫助你。&??q??;

說完就又一刀向韓溪的眉心扎去,他的這把刀上全是怨氣,這要是一刀下去,韓溪不死也會變得癡傻,見狀,我迅速上前,伸手便擋住了刀鋒,但是這樣,刀卻直接扎進了我的手心,我疼得吸了口涼氣。

韓溪一愣,倏然起身。推開了老頭,老頭往後退去,同時抽出了插在我手掌上的刀,鮮血飈了出來,韓溪滿臉都是,活人的血雖然對鬼魂有些影響,但是韓溪卻根本沒有在意,只是呆呆看着我,抓過了我手,看了起來,然後勃然大怒,將我護到了身後:&??q??;老不死的。我殺了你。&??q??;

說完揮掌上去,但是卻被我一把拉了過來,那老頭有秒殺她的實力,現在她去無異於找死。

老頭被韓溪推了出去,他也十分憤怒。正要再次衝上來,陳默站起身來,說:&??q??;老崔,算了。&??q??;親擺渡壹下小說書名+黑*巖*閣就可免費無彈窗觀看最快章節

這個被稱作老崔的人這才哼了聲,甩甩手,回到了他的座位上,陳默邁步向我走過來。韓溪卻還是擋在我前面:&??q??;你走開。&??q??;

陳默停住腳步,尷尬笑了笑,韓溪回身看着我手心,問:&??q??;主人你疼嗎?&??q??;

&??q??;還好。&??q??;我說。

陳默此時開口:&??q??;陳浩。你當真接這個任務嗎?&??q??;

我搖搖頭:&??q??;對,不接。&??q??;

因爲剛纔那老頭的刀上有怨氣,傷口無法癒合,現在鮮血一直在往下滴。

陳默走了過來,韓溪依舊十分警惕,不讓他靠近,我讓韓溪到了一邊,陳默抓我的手,揮了揮手指,鮮血漸漸止住了。

剛纔扎我一刀的那老崔哼了聲。

我看向他,他無緣無故紮了我們幾刀,就這麼算了,我可沒這麼傻,說:&??q??;讓他給我彎腰九十度道歉,我就答應接下這個任務。&??q??;

&??q??;你休想。&??q??;老頭第一個拒絕了。

這裏人都不太理解看着我,陳默對我使了使眼色,那個老頭在這裏的軍銜最高,地位自然也就最高,跟我道歉,他的面子上掛不住。

&?? 貼身女王 q??;你愛接不接,這世上不止你一個是合適的人員。&??q??;老崔哼了聲。

我笑了笑,對韓溪說:&??q??;走吧。&??q??;

韓溪邁步出去,老崔在後面喊道:&??q??;你站住。&??q??;

我們沒有搭理他,出去後,上了孔無端的車,離開了這裏,搭上返程的飛機。

當天晚上回到奉川,我找人幫忙包紮了一下,去什麼事情都沒有做成,反而碰了一?子灰,倒黴也不過如此了。

我纔剛下飛機,就見機場大廳裏武警排列,趙小鈺也在其中,我明白,他們要來抓我了。

他們個個荷槍實彈,我是無法逃脫的,就自己走了過去,伸出了手:&??q??;來吧。&??q??;

有武警正要上前,趙小鈺說:&??q??;我來。&??q??;

走到我面前:&??q??;跟我們走一趟吧。&??q??;而後又低聲說,&??q??;很多事情我都安排好了,一會兒你只要死咬着不承認就好了。&??q??;

我恩恩點頭。

趙小鈺隨後與我並排而走,旁邊有持槍之人提醒:&??q??;趙警官,手銬。&??q??;

&??q??;不用,他不會跑。&??q??;趙小鈺說。

這些人沒有說什麼,任由趙小鈺做,到了外面,我和趙小鈺上同一輛車,我們的車在中間,趙小鈺手握方向盤,眼神卻時不時往副駕駛位置上的我身上瞄,說:&??q??;你放心好了,你沒和葉城直接接觸,殺人罪坐不牢,不過傷人的罪名肯定有的,我會上下打點,你去了,不管什麼,你死咬着不承認就可以了。&??q??;

我笑了笑:&??q??;要是被查出來,你也會遭受牢獄之災的。&??q??;

趙小鈺一路上不再說話了,到了之後,馬上就被關了起來,不多久時間,便有人前來審問我了。

坐在椅子對面的,竟然是以前審問我的那個張家人,坐下後,他笑了笑:&??q??;又見面了。&??q??;

&??q??;你們來找我做什麼?&??q??;我問。

他笑了笑:&??q??;你不用狡辯了,有現場視頻作證,殺人、傷人罪名,你已經坐實,審問不過是個過程而已,我也沒準備問你身上,只要在這裏坐十分鐘就好了。&??q??;

之後還真的就一直坐在那裏,一句話都不說。

原以爲他會詢問一些問題,至少有些事情我可以主動承認了,以免拖累趙小鈺,只是他這樣一直不說話,還真的有些讓人難以捉摸。

看來,他的背後站着一個強大的對手,而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葉千夜。

坐了十分鐘後,他站起身離開了,我被押入了牢房之中,在裏面,肯定是沒有好的待遇的,連水都沒有。

雖然沒有水,但是他們卻將手機留給了我,這很不符合規矩,我知道,我的一言一行,現在肯定都被他們監視着,把手機留給我,也只是爲了能讓我拖更多人下水。

我拿起電話,給陳文發了條短信,然後打給了馬蘇蘇她們。

馬蘇蘇接通後問:&??q??;你在哪兒?你的朋友要去找你。&??q??;

我擔心的就是朱允炆,他一會兒帶着他的羽林軍團來警察局,這種事情他不是做不出來。

我跟朱允炆交代了一陣後掛掉電話,之後幹做了起來。

他們將我關進來之後,就再也不看管我了,直到第二天早上,纔有人過來找我:&??q??;有人要見你。&??q??;

我被他們帶出去,到了外面,見到了身上纏着繃帶的葉千夜,他見了我後神色滿是恨意。

我坐在他前面,他說:&??q??;我父親死了。&??q??;

我恩了聲,這是我第一次殺人,最然面上什麼表情都沒有,但是心裏卻翻江倒海,那可是一條人命,就這樣死在了我的手上。

葉千夜見我什麼都不說:&??q??;你的罪名已經坐實了,故意殺人罪,十分惡劣,你應該是死罪,我是來見你最後一面的。&??q??;

&??q??;我不會死。&??q??;我笑了笑。

葉千夜嘴角一咧,拄着柺杖往外走去:&??q??;跟我去見你的一個老朋友吧,剛纔他們已經去抓她了,這會兒應該快到了。&??q??;

我聽出了他的話外之音,他們去抓的,是趙小鈺。

我就說,這妮子做事情欠缺考慮,有人要掰倒她,自然會一直將目光放在她的身上,以前她挺聰明的,現在卻變笨了。

我和他在二樓站了會兒,果然,趙小鈺被帶了進來,看見我和葉千夜後,她捂了捂臉,衝我們喊道:&??q??;看姐姐做什麼。&??q??;

&??q?? 總裁的蜜寵戀人 ;好看。&??q??;我回了句。

趙小鈺被帶到了另外一個地方,葉千夜說:&??q??;對了,我已經向七殺總會提交了申請,那天擾亂我訂婚現場的那個鬼魂,應該會被七殺總會抓捕,這就是你和我斗的結果。&??q??;

&??q??;我沒興趣聽你吹牛。&??q??;我說了句,轉身往牢房走去。

葉千夜在我身後哈哈笑了起來:&??q??;看見沒,我只用了一步棋,你們幾個人就被我玩得死死的,你拿什麼跟我鬥?&??q??;

回到牢房之中,正要撥打電話,外面有人巡邏,卻讓我將手機交了上去。

我咬了咬牙,我認了。

他們是可以想要玩兒死我,之後連續幾天,都沒人再過來,到了第三天的時候,突然有人要見我。

我被帶了出去,在外面見到了陳默,陳默見我現在模樣有些狼狽,笑了笑:&??q??;怎麼樣? 一笑清國 牢飯的滋味不好受吧。&??q??;

&??q??;你來做什麼?&??q??;我問。

陳默遞給我一份檔案:&??q??;簽了這個,你馬上可以離開這裏。&??q??;

我將檔案中的文件拿了出來,上面果然是關於他們準備安排給我的紅頭文件,我沒看內容,推掉了。

&??q??;任務會很危險,極有可能死掉,我還不如在牢房呆着安逸。&??q??;我說。

陳默好似吃定了我:&??q??;你看看這段視頻。&??q??;

他拿出手機,播放起了一段關於趙小鈺的視頻。 ?只看見了視頻的開端,我就要求他結束了這段視頻,直接問:“你先把她弄出來,我就答應接下這個任務。”

陳默當下就拿起了手機,撥了過去。說:“把趙小鈺弄出來。”

他一個少將說的話,應該不會有假,且憑藉他的能量,想要將趙小鈺弄出來,並不是很難,我不得已接過了文件,隨意翻開看了看,裏面記載的是任務的一些要求和資料線索。

陳默說:“我在奉川蹲守了幾年時間,都沒有完成這個任務,你單單憑藉你自己的本事,肯定很難完成目標,所以你可以找人幫忙。”

我恩了聲:“我現在還在牢裏,沒辦法做事。”

陳默卻伸手在我兜裏摸出了他的那塊七殺總會的勳章:“這勳章是身份的象徵,你有一週的時間完成任務,這一週時間裏面,你就是少將。你們完全不用呆在監獄的,是你們自己沒有用好。”

陳默說完就走了,我跟他一起離開,到了樓下大廳,趙小鈺也被放了出來,她受了不少折磨,看起來有些憔悴,見我後大喜:“陳浩,你沒事吧?”

我卻一把將她背到了背上:“我帶你去醫院。”

剛要出門,葉千夜以及葉家其他人走了進來,見我們要離開,十分詫異。喚來其他警察,怒道:“誰讓你們放他們走的?”親手動輸入字母網址:неìУаПge。Сом即可觀看新章

這些警察支支吾吾,葉千夜乾脆鬆開他們,狠狠看着我:“你還有命案在身上,不能離開。”

他的話音落下。從外面進來幾個人,其中就有一個紮了我一刀的老崔。

他們現在都身穿着軍裝,這裏的人都將目光放在了他們的肩膀上,那裏的勳章,代表的是他們的軍銜。

這樣的人,隨便出來一個,都可以轟動整個縣城。現在竟然把組隊出現了。

葉家的人見多識廣,自然明白,葉千夜認出了其中一個跟着的上校,說:“胡上校。你們怎麼來了?”

葉千夜之前說,他已經和七殺總會打好了關係,要去抓朱允炆,應該就是和這個胡上校打好的關係。

胡上校撇了葉家的人一眼:“不能來?”

語氣十分僵硬,讓葉千夜很不理解。

不過葉千夜急於要抱他們的大腿,因爲現在葉家辦事不力,張家也不會太過庇護他們,再加上葉城的死亡,葉家實力大損,要是能抱上七殺總會的話,葉家就會一躍翻身了。

葉千夜上前滿臉笑意:“這幾位將軍都是七殺總會的嗎?我是世家葉家的葉千夜,之前我們打過交道的,請你們幫忙處理幾個人。”

老崔徑直走到了我的面前,葉千夜有些詫異,如果七殺總會要對付我,不至於派一箇中將過來,太小題大做了。

不過葉千夜還是順風說:“將軍,就是這個人,用陰魂擾亂綱常,還害死了我父親,七殺總會可以定要爲我們做主啊。”

老崔回頭看了葉千夜一眼,眉頭一皺,十分不快。

我與他相視而立,跟他有過節,沒必要用太好的態度,再說了,是他現在欠我的。

老崔站着看了我一會兒,現場緊張到了極點。

我說:“我還要帶着我的朋友去醫院,你要是沒事的話,就請讓開。”

老崔咬咬牙,很不開心,但是卻突然向我彎腰:“之前多有得罪,還請陳先生原諒。”

驚掉大牙,我吃驚,但是葉千夜卻可以稱得上是驚恐了,他們的表情,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他本還準備跟老崔說我的壞話的,卻止住了,沒開口。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