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億他是能拿出來的,貨源的話就更不是問題了。

譚家和別人簽了合約,下個月交貨,帝凰旗下公司太多,當然也有珠寶。

可以先調貨幫助譚家來應付這次的危機,他只要給司厲霆打一個電話說就行了。

譚洛汐沒想到自己這麼棘手的事情林均一句話就輕描淡寫的解決了。

「你真的可以幫我們?那要很多錢吧?」

「錢什麼的你不用擔心,比起這個,我是要說其它東西。」

譚洛汐眨巴著眼睛,「說什麼?」

「你知道你姐姐是和誰簽訂的合約?」

「這個我還沒來得及問。」

「嘯正。」林均一字一句道。

譚洛汐在帝凰工作這些天,也熟悉了很多公司。

「這家公司不是詹嘯的嗎?他回國以後他爸爸交給他的分公司。」

「是,就是他,你姐姐被人下套,正好又和他達成協議,現在貨源沒有了,他逼你姐姐交貨。」

譚洛汐突然想到一件事,之前在買車的時候他曾經說過一件事,要讓她哭著來求他。

「所以是他下套騙我姐姐,就是為了讓我束手就擒。」

「是他還是他哥,暫時無法確定。」

「關他哥哥什麼事情?」

林均嘆了口氣,「怪不得你姐姐接手譚家這麼久都沒有起色,姐妹兩都笨死了。」

譚洛汐鼓著腮幫子,「不許你說我姐姐,當時公司交到姐姐手裡的時候就已經要倒閉了,她維持這些年不容易。

況且譚家這個樣子,沒有資金積累她想要努力也沒用。」

「難道你不知道詹嘯是詹乾的弟弟,你們姐妹兩都挺有意思的,和那對兄弟有所瓜葛。」

「啊?我姐姐的男神居然是詹嘯的哥哥?這也太巧合了吧,姐姐一直都不願和我多說他的事情,我不知道也很正常嘛。

不對,既然是這樣,他剛剛給我姐姐打電話要她……」

「要她怎麼?」林均問道。譚洛汐踮著腳尖在他耳邊說了兩個字。 少女特有的甜美芬芳在他鼻端飄過,林均差點被她蠱惑。

「你姐姐呢?」

「二十分鐘以前她和那個男人走了,所以我們譚家出事就是他們兄弟兩做的手腳,目的為了引我姐姐上鉤。」

林均補充了一句:「還有你。」

「我不是有你?均哥哥,你真的能幫我們解決問題?那我姐姐就不用逼自己去做不願意做的事情了。」

「我能,給她打電話讓她回來。」

林均並不討厭譚晴,相反她一個女人撐著一個家很辛苦,他還有些佩服。

「是。」

林均的到來就像是一束陽光碟機散了所有的陰霾,譚洛汐心情好了很多。

「姐姐電話關機了,均哥哥,你有沒有辦法查一下姐姐她去了哪裡?」

「如果是在酒店可以查,要是在家暫時沒辦法。」

「那就先查酒店。」

林均走到一邊不知道給誰打了電話,報了譚晴的身份證號碼和名字,很快就有了答案。

「我們現在就過去。」譚洛汐激動道,去那酒店也要二十分鐘,現在去說不定還能來得及。

就在這時急症室大門打開,「病人家屬。」

譚洛汐想到自己媽媽,快步走了過來。

「醫生,我媽媽怎麼樣了?」

「暫時穩定了,需要馬上轉入ICU,你們是家屬吧,跟我過來簽字,拿一個去辦理手續。」

「我去辦住院手續吧。」林均自告奮勇道。

「那就麻煩你了均哥哥。」

「跟我還客氣?」林均大步流星離開。

譚洛汐則是跟著醫生去簽字,也許就是天意吧,老天爺也在阻攔著她們。

想著姐姐對那個男人的情誼,她還愛著他,可是他已經有妻子了啊。

等兩人在醫院折騰下來已經是一個多小時了,她的媽媽還沒有清醒。

病房有護士和家裡的保姆守著,她和林均去了那個酒店。

還沒有敲門,譚晴剛剛洗完了澡準備離開,一開門就看到譚洛汐還有她身邊的男人。

「姐姐,那個混蛋有沒有把你怎麼樣?」

譚洛汐進屋,發現並沒有其他人的蹤影,「那混蛋呢?」

「他早走了。」

「那他有沒有?」

「沒有。」譚晴選擇撒了一個謊。

「算他還有點人性,姐,你放心,剛剛均哥哥已經答應我幫我們度過難關了。」

譚洛汐就像是吃到糖果的孩子,一臉的興奮。

譚晴有些不可置信看著他,「你幫我們?」

「我可以幫你們。」

「不用,我已經解決了。」譚晴拒絕道她。

「姐,為什麼不用?你不是說需要一億才能填補虧空,媽媽要是知道公司倒閉情況會更慘。」

「我已經找朋友借到錢。」

譚洛汐顯然不相信,「是詹乾吧,你答應了他?所以他給你錢?姐姐,均哥哥可以幫我們的,我不要你出賣自己。」

傻姑娘,姐姐已經出賣了。

「是誰又有什麼關係,公司已經可以度過難關了,你和林先生還是男女朋友階段。

我們沒有理由要他幫忙,你知道,這不是幾塊錢的小事。」譚晴並不想譚洛汐去欠別人這麼大的情。

「姐姐,你老是給我說,欠了別人的是要還的,我不要我欠均哥哥,那你就要去欠那個渣男了?

他給你錢,你要拿什麼來還?姐姐,均哥哥不是外人,我們將來是要在一起的。」

譚晴笑了笑,笑容中儘是苦澀。

「傻妹妹啊,三年前我也以為我和他能結婚,可是現實來臨時你連逃都沒有機會。

穿越之無敵神魔 姐姐不會害你,你們現在雖然恩愛,誰也無法保證以後,你讓你不要欠他是為了你好。」

「姐姐,你知道嗎?那個詹乾是詹嘯的親哥,他們兄弟兩聯手,就是為了逼我們就範。

事情就是他們策劃的,讓姐姐你進入圈套,詹嘯最近一直逼你交貨對不對?」

譚晴聽到真相難免也有些驚訝,而他刻意布下這麼大一個局就是為了讓她當他的情人來羞辱自己?

「是他們設的,我們拿不出證據,他們做得很乾凈。」

林均看著身邊那個執著的女人,在她身上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曾幾何時他也是為了家人拚命努力,想要一己之力撐起這個家。

背負的東西越多,過得生活也就越艱難。

「我和他不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不會放棄洛兒。」林均並沒有說太多。

他和司厲霆一樣,多說無益,他會用實際行動來表達他的愛。

從他說要給譚洛汐做早餐開始,每天的早餐都是他做的。

「姐姐,你都聽到了,難道你寧願用外人的錢也不要均哥哥的?還是你真的想要和那個男人有什麼牽扯。

你不要忘記了,他有家庭,他有老婆了,你這樣做是第三者!你的驕傲呢!」

「我就是犯賤你滿意了嗎?」譚晴猛地關上了門。

她躲在門后,止住了淚水又滑落下來。

明明她一心為了家人,她寧願所有的東西她自己來背負,也不要譚洛汐去欠別人。

誰能猜得到將來會發生什麼,萬一林均真的要和她分手,索要那一筆巨款呢?

這天下哪有免費的午餐,她不會讓妹妹處於任何一點危險的境地。

任何人都能說她,唯獨譚洛汐不能,她比任何人都要愛譚洛汐,不想要她受到一點傷害。

「姐!你把錢退給他,我們一起想辦法。」

譚洛汐則是不想要自己姐姐跳入火坑,兩姐妹都在為對方著想。

「不要氣你姐姐了,她這會心情不好,我們先離開,你媽媽還在醫院。」

譚洛汐也就還能聽進他的話,只好和林均先離開。

林均是開著那輛小破車過來的,電梯口他停了一下,「洛兒,你先去車裡等我,我去買包煙。」

他是抽煙的,譚洛汐來以後他抽得少了些,偶爾還是會抽。

「那你快點來哦。」她這會兒心情很不好,只有林均在的時候她心情會好很多。

目送譚洛汐離開以後,林均去了藥房買葯。

恰好顧錦和司厲霆昨晚也在這酒店玩浪漫,家裡的維生素吃完了,顧錦順手買點維生素準備帶回家。

一眼就看到了林均在買葯,而且買的事後葯。

她立刻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猶如兔子一般跳進了正在門外等候的司厲霆懷裡。

「慢點,這麼著急幹什麼?」司厲霆攬著她。

「我我我剛剛發現了一個驚天大八卦。」

「嗯?」他對小女人的八卦不感興趣,只是見她這麼開心的樣子,他勉強配合一下。

總裁的女人誰敢動 顧錦湊到他耳邊小聲道:「剛剛我在藥房看到林助理了,他買了那種葯。」

「哪種?感冒藥么?」

名門私寵:霸道總裁輕輕愛 顧錦都恨不得戳他這個直男腦門,「不是啦,是女人吃的,那什麼完了以後吃的!」

司厲霆秒懂,「咳咳,你這麼關心人家這些事幹嘛?」

「還不是你操心林助理的感情生活,他是一個負責的人,這麼說來他和譚小姐關係已經確定了,咱們辦個晚宴慶祝一下林助理結束單身吧?」

「都隨你。」

林均一出來,身前就跳了一人過來,那人還真是用跳的。

「太,太太……」

就像是做壞事的人遇到訓導主任一樣,林均滿臉通紅。

「林助理,在這幹什麼啊?」顧錦明知故問笑眯眯道。

「喉嚨不舒服,買點葯。」

「是嘛?林助理,你撒謊會長長鼻子哦。」

「太太,我不是三歲孩子。」

顧錦努努嘴,「哼,上班時間,你卻在酒店附近,老實交代,幹什麼來了?」

司厲霆朝著他看來,林均趕緊解釋:「爺,這是個意外。」

「是啊,那種事都是意外的,可是老給女人吃藥對女人身體不好的,林助理可不能讓自己爽不管別人。」這個誤會……太大了! 林均看出譚晴肯定是和那個男人發生過什麼的,譚洛汐相對來說單純並不知道。

她來的時候那個男人並沒有在家,問譚晴發生了什麼沒有,譚晴說沒有,她就沒有多想了。

林均故意避開她來買葯,譚晴和那個男人的糾葛他不想管。

只因為譚晴是譚洛汐很在意的人,那他怎麼都要幫一把。

誰知道躲過了初一,沒有躲過十五,在這裡居然遇上了司厲霆和顧錦。

自己這個萬年工作狂天天在上班,唯獨就今天出了一些急事他翹班遇上老闆。

似乎顧錦對他翹班一事並不在意,她在意的是自己買的葯。

林均覺得自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太太,事情不是你想的這樣。」

「我懂的,林助理都三十歲的人了,你單身了這麼久有了女朋友,我明白的。」

顧錦甚至還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過林助理啊,我還是要提醒你,這種葯女人吃多了不好的。

你要是真的愛她,就早點和她定下來,然後順理成章的生個寶寶。」

林均無語,她的思路還真是活躍,就這麼一會兒她居然跳到了生寶寶上面去。

「太太,算了……」林均已經放棄給她解釋。

他上前幾步走到司厲霆面前,「爺,我有事要和你說。」

顧錦又蹦了過來,「林助理,你好小氣,都不帶我玩的,我也要聽。」

「太太,我要說的是工作上的事情,你要是不嫌麻煩當然可以聽的。」

司厲霆知道林均的性格,他不可能輕易翹班。

「說。」

林均將譚家的事情說了一遍,顧錦捶了捶司厲霆的胸口,「這還了得!簡直欺人太甚,林助理,去滅了詹家。」

司厲霆捂著胸口,他的肋骨好了一些沒錯,也經不起她這麼捶啊。

「你打算怎麼做?」司厲霆並不關係別人之間的恩怨。

只要林均找到真愛就行,這個譚洛汐他喜歡就好。

林均將自己的想法說了一遍,「爺,要幫譚家的話可能會利用一點公司的資源,對不起。」

「想做什麼就做,帝凰不至於幫不了一個女人。」司厲霆淡淡道。

「謝謝爺,那我先走了。」

顧錦在身後揮著小手絹,「林助理,要好好對我們小洛洛。」

「太太,你放心吧。」

「我等著抱你們的大胖小子,有了就要,別吃藥了,女人吃多了不好,切記切記。」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