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旁的韓嫣然,在回過神來之後,便是轉頭望向了葉飛,她的身子忽然一頓,一臉的不解之色。

「你的身上,為什麼還閃著靈光?」幾乎是在轉過頭來的瞬間,韓嫣然便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實力剛剛突破,體內的靈力無法平復。」葉飛眼中不免閃過一縷戰意,低聲開口回應道。

武道一途,每一個大境界的突破,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來平復穩定體內的氣息。

而若是不想繼續閉關,則是需要一場大戰,來宣洩體內躁動不安的力量,正如當初葉飛踏入築基境時,與那藍蒼一戰一般。

「突破?你…」韓嫣然再次愣在了原地,一時間有些語塞。

她知道唯有大境界的突破,才會出現體內力量無法平復的情況,眼前之人之前就是築基強者,如今再次突破…

韓嫣然身為韓家三小姐,所見過的青年才俊不少,她自己的大哥在武道上的天資,也是絕非常人能與之相比,而此時與葉飛比起來,明顯還要差上不少。

「你今年多大了。」韓嫣然深吸一口氣,此時還是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葉飛面色如常,平淡地開口道:「已經二十了。」

韓嫣然一臉黑線,徹底愣在了原地。

她實在有些難以接受,一個比她還要小兩歲的人,已經是一位先天強者了,與之相比她自己簡直不值一提,就算是她韓家那位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大哥,在這個年齡也只是剛剛踏入築基。

若是此刻,韓嫣然知曉,葉飛真正踏足武道界,算起來也不過一年的時間,她怕是不免會有些懷疑人生。

就在二人交談之時,不遠處一道磅礴的氣息,忽然衝天而起。

這股氣息之強,如狂風拂過大地,轉瞬之間便是籠罩了這聖族禁地,其內的隱約能感受一股想欲要宣洩的狂暴之意。

「這…這是大哥的氣息。」韓嫣然瞬間反應過來,下意識地開口道。

葉飛目光微閃,也是抬頭向著氣息的源頭凝望而去,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可見二人遠處的天空之中,隱約出現了一片淡紅之芒。

這股紅芒與那狂暴的氣息相交,覆蓋了整片聖族禁地。

「他竟然也踏入先天了,只是這道紅芒。」葉飛面色一凝,片刻的思索之後,他突然想起了一種效果不凡的丹藥。

此丹能夠助人突破屏障,同時也是徹底折斷了今後的武道之路,可謂霸道至極,根據葉飛腦海中醫聖的記憶,服用成功突破之後,便會散發出這種紅芒。

「在如今這個修鍊資源匱乏的年代,還有人能夠煉製出這種丹藥…」葉飛在確定了心中的猜測之後,內心也是不免有些動容。

先不說煉製手段,就是藥材的收集,都可以說是難於上青天。

這位韓家大少爺的身上,看來似乎隱藏了不少秘密,葉飛內心思索,臉上逐漸露出了微笑。

他對於韓立的實力他並不在意,只不過此人所服丹藥的來源,葉飛不禁有些興趣。

見習考古生 「咦?你們這對狗男女,居然還能活著上來!」就在葉飛思索之時,一道尖銳的聲音,忽然在二人的耳邊變響起。

緊接著一股強悍的壓迫之力,瞬間鎖定了二人的身形,同時半空之中,出現一位全身泛著紅芒的長袍青年。

「大哥,我…」韓嫣然面色複雜,緩緩抬起頭來。

只是還沒等她說完,一聲低喝便是直接將她的話語打斷。

「閉嘴,如今我韓立已經是先天之境的強者,就算韓家家主在此,也要尊稱一聲大師,你這個賤人有什麼資格做韓某的妹妹。」韓立面色輕蔑,臉上的高傲之色見顯無疑。

他身為華東地區,第一個先天強者,若是被外人知道,他有一個實力只有內勁的妹妹,豈不是讓人笑話。

「你活著,也只是給韓家丟臉,今日大哥就親自送你一程。」韓立臉上毫無表情,對於這位妹妹似乎沒有半點的感情可言。

話音剛落,半空之中一道紅芒劃過,如似劃破了空間一般,速度之快下一瞬便是直指韓嫣然的眉心。

韓嫣然整個人忍不住一顫,望向她那位大哥的目光,此時變得暗淡起來,臉上不免露出苦澀之意。

她從小武道天資一般,與兩位哥哥相差甚遠,但自懂事以來,可謂是一心為了韓家在努力,到頭來在自己兩位哥哥眼中,還是那般微不足道。

「你真不配做她的哥哥…」葉飛臉上閃過一縷冷漠,身形一晃擋在了韓嫣然的跟前。

韓嫣然目光微顫,緩緩抬起頭來,望著跟前這道背影,眼中再次忍不住有淚水湧出。

她本想說些什麼,但還未來得及開口,半空之中的那道紅芒已然臨近,穩穩地擊中的葉飛的胸膛,只聞一聲悶響過後,他的身形竟是沒有後退半步。

「先天之力,之前與韓某搶奪靈氣的,原來就是你!」韓立反應可謂極快,臉上的表情瞬間劇變,頓時一陣咬牙切齒,眼中的殺意瘋狂涌動起來。

能夠輕鬆擋下他一擊的,唯有先天強者無疑,而這葉飛十幾天前還只是築基境的實力。

這麼短的時間內,在這聖族禁地之內,這麼短的時間踏入先天之境,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此人也吸收了靈泉之力。

「葉飛,我韓立今天誓要將你碎屍萬段,你葉家之人也一個都逃不了!」韓立眼中露出狠厲之色,在得知了那個擾亂他修鍊之人,就是這葉飛之時,此刻他心中的怒火頓時全部爆發。

葉飛目光沉靜,臉上的表情沒有太多的變化,他如今確實需要一場大戰,用來穩固體內躁動的靈力,而眼前這位,確不是他心中理想的對手。

「一個靠丹藥提升至先天的廢物,也敢在葉某面前叫囂。」葉飛目光一寒,全身的氣勢頓時大盛,體內狂暴的靈力,瞬間向著四周橫掃開來。

聖族禁地,以他為中心,空氣中被震出了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氣流,將半空之中的紅芒直接震散。 單從氣勢上看來,葉飛可謂是完壓了前方之人,他體內真元壓縮程度,遠非是這韓立所能相比。

前方的韓立,並沒有絲毫畏懼之感,他眼中閃過一縷陰冷之色,揮手之下一把泛著幽光的黑色的短劍,被其握入了掌中。

「哼,同屬先天之境,本少爺有此劍在手,你拿什麼跟我斗。」韓立冷哼一聲,手中短劍散發出一股奇異的黑芒,讓人望而生畏。

「好東西…」葉飛眼前一亮,目光落在了那把黑色短劍之上,嘴角泛起了一絲邪笑。

此刻的他終於知道,這韓立為何能夠穿過聖族禁地的黑風屏障了,原來此人手中也有著一件半靈器。

那黑色短劍雖說劍內無靈,但比起定風珠卻是截然不同,此劍本身就是攻擊型靈器,煉化之後就算沒有器靈,那威力也是極其驚人的。

「將此劍給我,葉某廢你一身修為,看在嫣然的面子可留你一命。」葉飛並沒有著急這出手,而是抬頭望向前之人低聲開口說道。

半空之中的韓立,一聽這話頓時眼中冒火,身上的氣勢同時更盛了幾分,他剛剛踏入先天,就被眼前之人這般輕視,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

「狂妄至極,待本少爺先殺了你,在親自去一趟江東,讓你葉家之人為你陪葬。」

異位面事務所 「你身旁這個賤人,今天也同樣難逃一死!」韓立全身紅芒翻滾,手持黑刃踏空而下,速度之快讓人難以反應。

可謂是話音未落,黑色的刀刃,便是劈向了葉飛的頭頂,欲要將其一刀劈成兩半。

葉飛聞言目光微閃,眼中泛起了殺意,無論此人背後有何人撐腰,今日必死無疑。

他的身形沒有後退半步,眼看黑刃刀芒就要落下,他的右手陡然抬起,掌中隱約有青氣若隱若現,直接舉過頭頂,迎向那驚人的一擊。

「砰!」一聲巨響向著四周傳開,爆出陣陣反震浪流。

但也只是僅此而已,只見葉飛的頭頂之上,他抬起的手掌之中,斬落下來的黑色短劍劍刃,竟是直接被其限制在了掌心。

「徒…徒手接靈器,這怎麼可能!」 鳳舞雪香 韓立瞳孔微縮,身形下意識地一顫。

但他不愧是先天強者,反應可謂是極快,全身紅芒再度凝聚,抬手就是一拳轟出,想藉此機會收回黑色短劍。

「這世間,無人可從葉某手中搶寶。」葉飛低喝一聲,掌中青氣的擴散再度濃郁了幾分,直接將整把黑色短劍包裹。

對於法器的收集,他本就有些執念,跟別說一件半靈器了,既然遇見斷然不會輕易放手。

至於那韓立的一拳之力,葉飛可謂是完全無視,幾乎沒有半點的防禦之意,任憑那一擊落在他的身上。

「轟隆!」震耳的悶響,再度傳遍四周。

先天強者的一拳,絕非是兒戲,韓立可謂是沒有半點留情之意,拳中紅芒閃動,擊中了葉飛右臂,想要借這股力量,將黑色短劍收回。

「此劍…葉某收下了。」葉飛淡笑一聲,完全沒有放手的意思,更是藉助這股反震之力,將此劍與韓立分離開來。

待韓立反應過來之後,黑色短劍已然落入了葉飛的手中,而他的那一拳之力,僅僅只是讓此人後退了兩步而已。

「同樣是先天之境,你為什麼這麼強?」韓立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他全力的一拳竟然無法破開眼前之人的防禦。

葉飛目光沉靜,掃了前方韓立一眼之後,靈識隨即轟然爆發,直接抹去了短劍之上此人的氣息。

韓立身形一顫,同時一口鮮血噴出,臉上的表情從震驚,慢慢轉化為恐懼。

他始終難以想象,為何二人境界相同,而這葉飛甚至不用全力,就能將他完全壓制。

「葉某的先天之境與你不同,殺你一拳足以。」前方的葉飛翻手將短劍收入儲物戒指之內,抬頭目光掃向韓立之時,身上散發出一縷肅殺之氣。

話語剛落,葉飛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瞬出現之時,便是站在了韓立的跟前,同時猛然一拳轟去。

韓立瞪大了眼睛,此時已經來不及後退,隨即瞬間調動體內全部的力量,在自己的身前形成了一道暗紅色的防禦屏障。

只是還沒等他放下心來,胸膛處便是傳來一陣劇痛,一連噴出數口鮮血,臉色頓時慘白如紙,目光同時暗淡下來。

如此同時,華夏燕京,郊外的那間農家小院。

「呂良,你看這白玉羅盤上,第六顆星點已經完全點亮,看來韓家之子,已經踏入先天之列,我華夏又多出了一位先天強者。」金海大師可謂滿面紅光,抬頭望著眼前之人開口笑道。

無論如何,此子只要成功踏入先天之列,華東地區武道局勢可謂是隨之徹底穩定下來。

呂良低頭看了眼前的羅盤一眼,自知沒什麼好說了,只能發出一聲低哼。

可當他準備收回目光之時,臉上的表情忽然微變,眼中陡然閃過一道精光,再次凝眼望向這羅盤之內的那第六顆星點。

前方的金海大師,此時也是察覺到了不對勁,連忙低頭望向眼前的羅盤。

「這…怎麼回事?」金海大師面色微變,聲音不覺地變得低沉了幾分。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二人跟前的白玉羅盤之上,原本已經徹底點亮的第六顆星點,竟是在瞬間直接熄滅,連一點微光也沒有留下。

「哈哈…哈哈,讓你這個老東西在嘚瑟。」

「星點的光芒,倒映著此子體內的力量,如今忽然熄滅,要麼就是這韓立修為被廢,又或者此子以亡。」呂良忍不住哈哈大笑,心中可謂是暢快無比。

他倒是希望這韓家的小子,死在南疆之地,如此一來他所選的葉家,自然不費吹灰之力可在華東崛起。

「不可能,他明明已經踏入了先天之境。」金海大師仍舊有些難以置信,目光緊盯著眼前的白玉羅盤。

他體內的氣息,此時也是忍不住自行運轉起來,如今的情況他怕是得親自走一趟南疆了。

若是那韓立真的出事了,這次的華東武道會,不免會出現變故,韓家若是不能晉陞為超級武道世家,他在此族內投入了心血豈不白費了。

「那又怎麼樣,你別忘了,南疆聖族傳說中的那位老祖據說還活著呢。」呂良嘿嘿一笑,隨即開口說道。

金海大師一聽這話,身上的氣息不禁一凝,眼中露出了忌憚之色。

就在此時,二人眼前的白玉羅盤的中央位置,忽然升起了一顆星點,其光芒瞬間暴漲,幾乎完全掩蓋了羅盤邊緣,那另外五顆星點的光輝。

「又有一位先天強者出現了?」金海大師微微一愣,望著眼前的情況,一時間有些摸不著頭腦。

這第六顆星點,升起的位置有些詭異,而且光芒太過耀眼,竟然遠超其他超級武道世家。

「不行,老夫必須親自去南疆走一趟。」金海大師此時不在多想,便是準備起身離去。

一旁的呂良,看了一眼羅盤上的星點后,摸了摸嘴邊的山羊鬍道:「這顆星點如此耀眼,你難道猜不出此人的身份?你想要去找死,呂某絕不攔你。」

金海大師身形一頓,能夠修鍊到這個境界的,自然不是愚笨之人,也是瞬間明白了呂良話語中的意思。

「你是說那位聖族老祖?」金海大師面露複雜之色,開口低喃道。

若真時此人蘇醒,他要是冒然闖入南疆山脈,怕是一個不小心,真有可能丟掉性命。

一番沉默之後,金海大師忍不住暗嘆一聲,前往南疆的念頭也隨之打消,從白玉羅盤上星點的亮度來推測,此人就算不是聖族老祖,他去了也不一定是其對手。

「金老頭,既然那韓家的小子廢了,你看這次的華東武道大會…」呂良撇嘴一笑,低聲開口道。

金海大師聞言,臉上的表情難看,只見他隨即站起身來大袖一揮道:「有老夫在,華東地區的超級武道世家,只能是韓家。」

他的話語中氣勢不俗,帶著不容拒絕之意,說完之後狠瞪了眼前的呂良一眼,隨即轉身離開了屋院。

小院屋內,呂良吹了吹嘴角的山羊鬍,沒有在理會那裡去之人,而是再次把目光落在了前方的白玉羅盤之上,臉上閃過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

……

南疆山脈,聖族禁地之內,葉飛在擊殺了韓立之後,身上的氣息並沒有直接散去。

他此時全身靈力越發的躁動不安,轉眼掃了地一眼倒在地面上的屍體一眼后,隨即身形踏空而起,一股驚天的戰意,在他的身上轟然爆發。

「聖族老祖,出來與葉某一戰!」一聲大喝帶著無盡的狂傲之意,瞬間響徹整個聖族禁地。

在死崖深淵內,踏入先天之境后,葉飛宣洩靈力想要一戰之人,便是這位神秘的聖族老祖。

離開深淵底部之時,再遇玄蛇的那一刻,他便是可以確定,這位聖族老祖,定是已經蘇醒過來,不然絕不可能影響到玄蛇行為。 半空之中,隨著葉飛的聲音傳遍聖族禁地,只見前方的死崖深淵內,頓時傳來兩聲驚天的嘶吼,正是來自底部的玄蛇無疑。

吼聲過後,一股奇異的氣息,從崖底升騰而起,化作一道幽黑的光團,在半空之中凝聚成型。

「吾接戰!」黑色光團之內,傳來一道鏗鏘有力的聲音。

緊接著在半空之中劃過一道幽芒,直接向著聖地禁地的出口方向飛去,通過葉飛的感應,那黑色光團飛往的位置,正是聖族部落的那座已經成為廢墟的祭壇。

「殘靈么…你有多強。」空中的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全身的戰意也是不免再度上升了幾分。

只是掃了一眼遠處的黑光,葉飛幾乎沒有遲疑,身形閃動之下,落到了下方韓嫣然的身旁。

「我帶你出去。」韓嫣然的耳邊,傳來一道溫和的聲音。

她還沒來得回應,二人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原地,踏入先天之境后,葉飛的速度已經快到了常人無法理解的程度。

雷霆真經的修鍊,本就是注重力量與速度的提升,放眼葉飛如今的攻擊手段他,最為依仗的並非是手中的靈器,或者掌握的陣法之力。

而是他體內那強悍無比的力量,與踏入先天之後的那縷先天之氣。

穿過黑風禁地的黑風屏障,葉飛此時已經站在了聖族部落的上空,他的掌中閃過一道靈光,將韓嫣然的身子送到了地面之上。

「南疆之事以了,你離開吧。」目光落向下方,葉飛緩緩開口道。

韓嫣然雙眸閃爍,抬頭望向半空之中的那道身影,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但沉默了半響之後,最終還是慢慢低下頭,沒有在開口多言。

「你韓家若是懂得進退,江東之事葉某不會放在心上。」葉飛似乎看出了韓嫣然心中的想法,隨即再次開口說道。

韓家兩位少爺,均是死在他的手中,上一次淮江的大清理,損失也可謂慘重,只要這些人不在找葉家的麻煩,葉飛自然不會趕盡殺絕。

「謝…謝謝你。」韓嫣然身子微顫,滿臉的感激之色。

她可是深知,眼前之人已經是一位先天強者,想要滅了韓家,可謂是輕而易舉。

如今葉飛既然答應不再找韓家麻煩,她懸著的那顆心,也是慢慢放了下來,隨即向著半空之中一抬手,不再過多的猶豫,轉身離開了聖族部落。

二人之間的差距,韓嫣然心知肚明,她對於葉飛的愛慕,也只能深藏與內心深處。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