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旁看熱鬧的幾人見狀也都出手了,司徒燼將降魔杵送給了周欣雨,按他的話說這東西他現在已經用不上了,花野真衣則送了一柄很精緻的手槍,還附贈了一些特殊子彈,吳辰也沒有摳門,一塊玉符直接送了出去,按他說這東西能夠抵禦靈異類的攻擊。

蘇瑾也沒有想到幾人居然會送給周欣雨這些東西,花野真衣在旁道“雖然你沒有說,但人家這句師傅其實讓你心裏很得意吧?既然是你的徒弟,我們送些東西也是應該的。”

蘇瑾尷尬的摸了摸鼻樑,他心裏確實對周欣雨這個小女孩比較憐愛,不過多數是出於她的遭遇,既然現在已經這樣了,他也不矯情。

“好了,既然他們都送了禮,你這個弟子如果我不收下的話,反倒是吃虧了。”蘇瑾無奈的笑了笑,然後鄭重道“雖然你成了我的弟子,但我依舊不會接納你進入我的小隊,原因和之前說的一樣,現在接納你進入小隊,只會害了你!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你能夠活下去,等你能夠進入地獄酒館時,再來找我吧!”

周欣雨點頭,就在這個時候,安赫爾忽然起身,她雙眼圓睜,大聲喊道“該死的龍族,我的親人們原來早已經逝去!”

“什麼情況?”蘇瑾走過去問道。

安赫爾眼中含淚,她對蘇瑾道“我的同伴……在龍島的深處發現一處埋骨之地,裏面全部是人類的骨骸,我們能夠感覺到其中,曾經相同的血脈!”

蘇瑾臉上顯露悲色,但心中則暗暗交好,這樣一來龍族之間的戰鬥不可避免,而此時一隻龍飛來,他的口中銜着一顆寶石。

“龍魂水晶!”安赫爾表情猛的一變,而那頭帶來寶石的龍講寶石從口中吐出後,腦袋一歪,直接死去,原來他的背後已經被轟碎,半個身體都坍塌了,血水順着龍尾滴落,十分悽慘。

“好龐大的詛咒之力,其中的力量一旦爆發,所有被涉及者講很長時間都失去行動能力。”此時費肯忽然開口說道。

衆人講目光看向他,費肯連忙解釋道“我在帝國魔法學院學習的就是詛咒學,對這快寶石上的能量非常熟悉。”

“詛咒學?從來未曾聽聞。”安赫爾搖頭,她是人類的時候,就是魔法師頂端的存在,但她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學科。

費肯立即道“這個學科是最近十年纔出現的,帝國魔法學院是大陸唯一能夠進行系統教學的,前輩沒有聽說過也不奇怪。”

“你說這裏面的能量一旦爆發,我們都會失去行動能力?”一隻火龍問道。

費肯點了點頭“如果這其中的氣息是諸位前輩的,那麼一旦爆發,那麼諸位前輩講很長時間內都無法行動。”

“還好現在在我們的手中了。”安赫爾感慨道,她看着逝去的同伴,悲痛無比“祝福你我的兄弟,感謝你我的兄弟!”

此時費肯面露難色,他尷尬的道“前輩,光有寶石沒用,對方有相應的咒語的話,只要進入一定的距離,就能夠引爆!”

“……!”所有人都傻眼了,這樣的話這帳還打個屁啊?

“那毀掉它呢?”安赫爾問道。

“沒用,毀掉就等於引爆。”費肯說道。

安赫爾和衆人臉上露出絕望之色,可費肯又道“不過也不是大事,我能夠抹除這上面的詛咒之力,很簡單的!”

一衆人愣住,而後惡狠狠的瞪着費肯,費肯嚇的往後一退,然後躲在蘇瑾身邊道“他們……他們怎麼了?”

“下次有解決辦法的時候別光顧着裝b,容易把自己裝死!”蘇瑾搖頭,他倒是沒有想到自己之前不願意帶來的費肯,居然會成爲解決靈魂寶石的關鍵。

【作者題外話】:感謝ed辵鋆,充斥兩位兄弟的打賞。 費肯解除詛咒的能力從一開始其實就有所表現,之前正是他幫助周欣雨解除了和老手之間綁定的契約,現在想起來那契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和龍魂水晶非常相似。

就在這個時候,安赫爾的居所外,傳來一陣陣破空聲,那是先天龍正在趕來,他們包圍了安赫爾的居所,隨時準備戰鬥。

“所有人準備戰鬥,費肯……解除詛咒的事情,拜託你了!”安赫爾鄭重的拜託費肯,讓這個帝國魔法學院的小傢伙激動不已,不停的點頭。

後天龍們恢復龍形,他們咆哮而起,衝上天空,不做任何解釋,直接展開了進攻,他們要給費肯爭取解除詛咒的時間。

“搞的定麼?”蘇瑾凝眉問道,龍魂水晶關乎整個戰局,如果費肯沒有辦法解除,那麼這場屠龍戰役從一開始就註定了結果,蘇瑾他們還不如直接懟死一條龍,然後完成事件。

費肯自信的點頭,他直言道“詛咒魔法不同於傳統魔法,其構成是大量的魔法語言,而不是魔力!只要找到其核心,就算是魔法學徒也能夠解除,而這正是我所學的。”

蘇瑾滿意的點頭道“意思就是,你能搞定,對麼?”

“絕對沒有問題。”費肯點頭,然後他將龍魂水晶捧在手中,他盤坐在地上,全身心的對龍魂水晶進行破譯。

天空上,先天龍與後天龍廝殺在一起,花野真衣幾人躍躍欲試,但蘇瑾攔住了他們,他道“現在還不是時候。”

“不是時候?我不這樣覺得,現在只要殺死一條龍,我們就能結束事件。”趙凱雙眼微眯,這種混戰太適合結束事件了,他只要跟隨後天龍,對一條先天龍進行致命一擊就行,也就是俗稱的補刀。

蘇瑾卻冷冷的看了眼趙凱,他直接道“我引導他們進行戰鬥,爲的就是完美攻略,你如果敢在這個時候壞事,我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趙凱與蘇瑾的眼神爭鋒相對,他道“你沒有資格要求我做什麼!”

“我知道,而且我不是要求你,你可以當做是威脅。”蘇瑾無所謂,如果是事件剛開始的時候,趙凱做什麼他都不會管,但是花費了這麼多工夫,終於有完美攻略的可能了,他是不會允許趙凱出來壞事的。

趙凱還想說什麼,但是花野真衣,司徒燼,吳辰,包裹周欣雨在內的幾人都看向他,趙凱立即楞了楞,他苦笑着搖了搖頭,喃喃道“希望……這不會讓我們都死掉。”

就在此時,費肯的手中一道光華沖天而起,大量奇妙的紋絡從龍魂水晶中蒸騰,然後消散在衆人眼前。

費肯雙眼猛的睜開,他興奮的對蘇瑾等人道“解除了,我解除了龍魂水晶裏的詛咒,後天龍將不再受到任何力量的束縛,他們……自由了!”

蘇瑾露出一絲笑容,他對費肯點了點頭道“呆在這裏,哪裏都別去,欣雨,你也一樣!至於趙先生,你隨意吧!”然後又對花野真衣等人道“好了,該我們上了!屠龍!”

花野真衣幾人點頭,蘇瑾身形一閃衝了出去,花野真衣幾人也跟了上去,趙凱猶豫了一下,最終選擇了原地等待,但蘇瑾衝出去的方向並不是天空的戰場,他快速脫離這一塊。

“不是屠龍麼?”吳辰在他身後大聲喊道。

“當然是屠龍,不過我們的目標不是這個,我們的目標是龍祖!”蘇瑾大聲迴應道。

“龍祖!?”花野真衣三人微微一愣,司徒燼道“是不是太冒險了,那是龍祖,是龍族力量的巔峯,我們去找他的麻煩,太危險了!”

蘇瑾搖頭,他道“不!之前參見龍祖的時候,我對他的精神進行了掃描,他現在很衰弱!”

“衰弱!?”

“是的,如果說人體是一個瓶子,那麼精神力就是瓶子裏的水,一個正常的人,亦或者生靈,瓶子裏的水應該是滿的,而當他衰敗,面臨死亡的時候,瓶子裏的水就會越來越少,也就是說他的精神將愈發衰敗,而龍祖……現在就是這種情況。”蘇瑾解釋道。

既然蘇瑾已經這樣說了,花野真衣他們自然不會反對,他們跟隨蘇瑾很快就來到了懸崖處,龍祖就在這片深淵之中。

蘇瑾四人剛剛站定,那片白霧就開始急速的升騰轉動,龍祖巨大的頭顱很快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你們在挑釁我麼?我給予你們力量,生命,自由……而你們居然……不對!”龍祖微微一愣,他那雙黑寶石一般的眼睛猛然瞪大“你們不是龍,不是後天龍!你們是人類!”

“你的眼神不錯!”蘇瑾點了點頭,他將手按在剔骨刀上,一瞬間,諸神之賜與邪神長弓都出現在手中。

“是你們挑起了龍族內戰!”龍祖的聲音忽然平靜了下來。

蘇瑾點頭道“是的!”

“爲什麼那樣做?”龍祖繼續問道。

“虛僞點說……爲了自由,爲了正義!”蘇瑾笑了笑,然後他的眼神一變,冷聲道“真實點說,爲了完成任務。”

“任務?你們有什麼任務?是誰給你們的任務!?”龍祖繼續問道。

而蘇瑾的回答是一記邪神斬擊,伴隨邪神斬擊,蘇瑾的聲音也出現在龍祖的耳邊“屠龍!”

蘇瑾出手的一瞬間,花野真衣,司徒燼,吳辰三人也出手了,花野真衣的魂語者噴射出各色光彈,司徒燼和吳辰也召喚出槍械進行攻擊,兩人遠程攻擊的手段很匱乏,大殺傷性的槍械是最好的選擇。

一連串的攻擊直接打在龍祖的臉上,但是除了邪神斬擊在他的臉上留下了傷痕外,花野真衣三人的攻擊完全傷不到他。

但即使如此,這些攻擊也足以讓龍祖憤怒了,他是這個世界力量的頂端,或者說他是這個世界的神,而現在這些卑微的人類,居然敢對神出手,他們一定要受到懲罰。

“卑微的蟲子,惹怒我是你們生命中最不該做的事情!”龍祖怒吼,他的頭顱狠狠的砸向懸崖,力量巨大無比。

蘇瑾示意衆人後退,他們快速退出龍祖的攻擊範圍,而此時衆人眼前一亮,偉大的龍祖,這個世界力量的巔峯,此時居然只用自己的頭來撞,這說明蘇瑾之前說的是對的,龍祖衰敗了,他即將面對死亡!

“全力進攻,他支撐不了多久!”蘇瑾直接跳上了龍祖的頭顱,他的精神力時時刻刻監視着龍祖的精神力,這樣龍祖狀態的變化他就能夠一清二楚,而現在龍祖的精神力正在緩緩下降。

司徒燼雙掌拍在一片陰影中,下一秒兩個與他一樣的陰影人跳了出來,隨着蘇瑾衝上了龍祖的頭顱,下一個瞬間,其中一個陰影人忽然變成了司徒燼的模樣,然而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原來是司徒燼與陰影人調換了位置。

龍祖在花野真衣和吳辰的火力壓制下,漸漸感到吃力,這些小蟲子擁有與其身體不同的強大力量,特別是花野真衣的子彈,每次擊中他,都會讓他感覺更加的疲憊,而最讓他心煩是腦袋上的兩人。

蘇瑾手持剔骨刀,他的攻擊非常野蠻,直接將剔骨刀插入龍祖的頭顱上,然後拉着剔骨刀奔馳!

鋒利的剔骨刀有着特殊的屬性,即使是龍祖堅硬的頭顱也能輕易劃開,而司徒燼直接攻擊他的弱點,攻擊他的眼睛。

龍祖撐開自己的翅膀,一隻翅膀擋住花野真衣和吳辰的射擊,另一隻翅膀則揮動起來驅趕他腦袋上的蘇瑾和司徒燼。

蘇瑾對龍祖翅膀的攻擊基本無視,翅膀如果揮過來的話,直接一刀砍過去,將龍祖原本就殘破衰敗的翅膀再砍出一個口子來。

而司徒燼更加愜意,他利用兩個陰影人進行換位,非常靈活,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跳躍的影子一般。

戰鬥很快就到了尾聲,蘇瑾將龍祖的腦袋撕扯的傷痕累累,司徒燼也對龍祖的雙眼造成了不可逆的傷害,這就好像是四隻螞蟻要將大象咬死了一樣。

龍祖氣喘吁吁,他知道自己即將滅亡,但他從來沒有想到,滅亡他的居然是幾個蟲子一樣的人類,他心有不甘,卻無力反擊。

實際上龍祖原本不應該如此輕易被殺死,他有大量的孩子護衛他,但此時後天龍發動了內戰,那些他的孩子們已經被纏住,根本無法來支援,連限制那些後天龍的龍魂水晶都被破解。

龍祖高聲怒吼,想要吸引自己的孩子前來護衛,但無濟於事,後天龍的數量並不少,而且比起那些先天龍,他們纔是真正的戰士,他們每一個人都是曾經以人類姿態就能夠屠龍的存在。

現在活得了龍的身體,其戰鬥力更是爆表,很快就將先天龍壓制,使他們沒有能力來護衛龍祖。

龍祖的頭顱無力的砸在懸崖上,他的精神力已經非常衰弱了,此時蘇瑾張開邪神長弓,他將邪神長弓對準龍祖的腦門,一道無光咆哮而出,直接在龍祖的腦袋上開了一個血洞。

而下一秒,衆人眼前一黑,耳邊傳來了事件完成的提示。 “丙級事件《龍》完美攻略,獎勵積分3000!獎勵引導物品,逆鱗!”

“隊伍存活人員四人,獎勵積分400!”

“事件參與程度評價,甲級上,獎勵積分1000!”

“可選任務,滅絕龍族完成,獎勵積分1000!”

“獲得積分5400,剩餘積分5500!”

蘇瑾看着地獄手冊上的統計,滿意的點了點頭,完美攻略這件事情他早已經有所預料,不然也不會花費這麼大的力氣來引導龍族內戰。

仔細的查看了下物品列表,道具類的東西不在他的第一選擇,事件對宿主有所限制後,道具的使用將變得非常謹慎,對於蘇瑾來說,剔骨刀,諸神之賜,邪神長弓,黑火,白燼是他最常選用的,其中攻擊類爲主,倒是防禦類的裝備只有諸神之賜一件,不過蘇瑾的肉身本就已經非常強大了,再加上星流重甲的提升,他實際上對防禦類的需求也沒有那麼高。

“如果能夠刷新出針對靈異類攻擊的防禦物品就好了。”蘇瑾喃喃道,不過針對靈異類的物品本身就非常稀有,所以在吳辰送給周欣雨一件能夠防禦靈異攻擊的道具時,蘇瑾纔會那麼驚訝。

刷新出的列表中倒是真的有兩件能夠防禦靈異類的道具,只是價格方面都讓人忍不住咂舌,其中比較便宜的一件護身符也需要三千積分,這個積分幾乎能夠兌換一件靈能裝備了。

最終蘇瑾還是放棄了兌換,他看了眼幸運抽獎袋,再次沒有能夠忍受住誘惑,拿出了一千四百點積分兌換,但是蘇瑾依舊沒有逃脫臉黑的結果。

十四個幸運抽獎袋,居然開出了十二個謝謝惠顧,只有兩個幸運抽獎袋中開出了物品。

“未來的萬能藥片!”蘇瑾嘴角抽搐,自己剛纔把最後一片送給周欣雨,這邊就立即又開出了一盒,與之前他兌換的未來的萬能藥片一樣,一盒總共三片裝。

不過蘇瑾也還算滿意,畢竟未來的萬能藥片非常稀有,他經歷的事件也很多了,但也只刷新出一次,說起來十四個幸運抽獎袋能夠抽出一盒未來的萬能藥片就已經算是回本了。

而另一個被抽出來的東西就讓蘇瑾很……蛋疼了,一副價值連城的蒙娜麗莎的微笑,其介紹很簡單。

“價值連城的藝術品,人類藝術的顛頂之作,似乎是真品哦!”

蘇瑾看着這副蒙娜麗莎的微笑,長長的吐出一口氣,這玩意對自己來說實在是沒用啊!別說似乎是真品,就算真的是真品,自己也不可能拿出去換錢,這東西在現實世界根本不可能出手。

收起未來的萬能藥片和蒙娜麗莎的微笑,蘇瑾來到隊伍空間,花野真衣三人都已經到場了,他們見蘇瑾到來立即走了過來。

“完美攻略,厲害!”吳辰先是一記讚揚,他笑道“我經歷了這麼多次事件,只有一次丁級事件完美攻略過,那還是有幸遇上一位頂級智囊,沒想到才加入隊伍沒多久,就完美攻略了一次丙級事件。”

花野真衣笑道“隊長就是一位頂級智囊啊!”

蘇瑾連忙道“先別忙着誇我,實際上這次事件本身難度就不高,完美攻略的方法和可選任務也有一定的重疊,總之一連串的運氣吧!”

“會不會太謙虛了點。”花野真衣笑道。

蘇瑾卻鄭重道“真不是謙虛,大概是地獄手冊爲了讓大家適應新改動後的事件,我想這一次事件,會有不少人都完美攻略。”

蘇瑾這樣一說,三人也覺得他真的不是在謙虛,吳辰想了想到“你是說……這次的事件難度不足?”

“難度?當然是有的,只是整個流程就好像被設計好的一樣,包括我發現後天龍與先天龍的區別,引發內戰,費肯的出現更是好像安排好的一樣,就好像在玩一個單機遊戲,然後系統設定了專門的npc,我們要做的就是按照系統指引去做就好了。”蘇瑾有些不爽道。

司徒燼三人則有些懵逼,吳辰苦笑道“隊長,你……不要太理所當然了好不好?你所說的流程我們完全沒有察覺啊!”

蘇瑾一愣,見三人幽怨的眼神,立即笑了笑“這個不能怪你們,你們本來就不是負責謀略的,察覺不到也沒有關係,但我作爲隊伍的智囊,如果察覺不到的話,就太失職了。”

花野真衣此時忽然道“隊長,如果……我是說如果,以後有我們能夠幫的上忙的地方,請直接告訴我們可以麼?”

“額?怎麼了?”蘇瑾一愣。

“真衣的意思我明白,雖然跟在你身後很省心,但也讓我們有種……很廢物的感覺,雖然說混吃等死很舒爽,但適當的也給我們一些事情做吧。”吳辰笑道。

蘇瑾沒有想到自己大包大攬居然會讓幾人有這種感覺,他想了想後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抱歉,是我思量不周!小隊確實不能我一個人來決定一切,大家一起參與,一起努力纔是正道。”蘇瑾鄭重的說道。

之前他自己就想過,在未來與神無的交手中,自己必須要有一羣強大的同伴,但是一進入事件,自己就不自覺的開始大包大攬,先難度比較低的事件中似乎沒有什麼問題,可一旦再發生諸罪那樣的事件,這等於變相害了大家。

蘇瑾對事件的大包大攬,或許可以讓衆人安全的活過一次事件,可一旦遇到蘇瑾無法一個人解決全局的時候,隊伍裏其他人或許會因爲經驗的缺失,而導致手足無措,那個時候對小隊來說纔是最爲致命的。

得到蘇瑾的保證,三人都笑了笑,他們並非是不知好歹,而是深知作爲一個隊伍,他們必須發揮出自己的作用,這樣一個隊伍纔是完整和強大的。

幾人將注意力轉移到隊伍空間的兌換列表,他們仔細翻看,忽然間吳辰輕咦一聲,不敢相信的看着列表中的一樣物品。

“旅人之心!”吳辰雙眼圓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作者題外話】:2000字的小章不要怪我,都是他們在羣裏一直水,害的我沒辦法專心寫,都怪你們嗯嗯,我是好人! 旅人之心,這是一顆黑色的寶石,只有鴿子蛋大小,黑色的寶石本體如果仔細觀看就會發現,裏面的黑色並不是實質,而是一縷縷煙霧一樣的霧氣,黑色的霧氣在寶石中流轉滾動,顯得非常玄妙。

“什麼是旅人之心?”司徒燼好奇的問道。

吳辰舔了舔嘴脣,雙眼死死盯着旅途之心,似乎怕它跑掉一樣,他整理了一下思緒,而後道“這些年我爲了打探能夠讓死者復生的寶物,花費了大量的精力,這段時間除了我最在意的那一類寶物外,對其他種類的寶物多少也有一些瞭解。”

“按照地獄手冊對道具,裝備的頂級分類,旅人之心連最次級的寶物都算不上,但是……旅人之心在一個特殊的事件中將完成蛻變,而這個事件……所有宿主都可以用積分換取進入資格!”

“什麼?地獄手冊中還有可以自己兌換的事件?”蘇瑾一愣,他和司徒燼都一臉疑惑,反倒是一旁的花野真衣若有所思。

吳辰點了點頭道“說是事件,實際上更像是一次新手教學,宿主在事件中完全處於無法行動的狀態下,只不過在事件結束前的一分鐘,宿主擁有自由行動的機會,而旅人之心正是在這個時候才能夠派的上用場。”

“說到現在,你還沒有說旅人之心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寶物?”蘇瑾苦笑道。

吳辰拍了拍頭,他還是有些激動,他對蘇瑾道“旅人之心的作用其實很簡單,說白了就是一件單人版的異宇宙傳送器!”

“什麼?”蘇瑾一愣,他眼睛一瞪,一把抓住吳辰的手臂。

吳辰哪裏受得了蘇瑾這樣一抓,他臉色忽然慘白,連忙對蘇瑾喊道“停停停,要斷了,要斷了!”

“啊!不好意思!”蘇瑾連忙放開吳辰,非常抱歉的道歉。

吳辰苦笑,他凝眉道“傳聞強盜集團首領的手中,有一件能夠讓宿主隨意穿行異宇宙的寶物,這也是他們能夠快速在地獄手冊中崛起,招攬那麼多宿主的最重要的原因,旅人之心遠遠不如那件寶物,只能夠支撐一個人進行旅行,但是也已經難能可貴了。”

蘇瑾搓着手,他重重的點頭,然後將目光移到旅人之心上,這顆黑色的寶石,兌換價格相對於一件沒有品級的裝備算是非常昂貴了,整整一千點積分,但如果能夠讓它完成蛻變,其價值何止百倍提升。

“一件看起來平凡無奇的寶石,真的有那麼強大的效用麼?”司徒燼還有些懷疑。

吳辰解釋道“說實話,我剛纔的話完全是根據之前得到的情報說的,旅人之心是不是真的可以蛻變,或者……現在還可不可以蛻變,都已經是未知數了。”

“之前你從哪裏得到的消息?”蘇瑾問道。

“一位老前輩,他曾經在地獄手冊中翻雲覆雨,但最終厭倦了這種生活,用積分換取了脫離地獄手冊的資格,我是在他脫離地獄手冊前的半個月見到的他,親自從他口中得到的消息。”吳辰鄭重說道。

蘇瑾幾人一聽說是一位已經脫離了地獄手冊的老前輩,眼中立即露出敬佩之色,要知道活過一次事件也許不難,活過十次也大有人在,可想要活到脫離地獄手冊,那就是極其難以想象的事情了。

積攢積分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而是地獄手冊的宿主會隨着事件的進行,而越來越需要力量,積分正是用來換取力量的貨幣,這導致即使有宿主想要離開,但在離開前也要兌換大量的裝備,技能,道具。

十萬積分,想要積攢這麼多積分,實際上意味着宿主在地獄手冊中獲取的積分要是其數十倍,才能夠有所盈餘,那就是活一個宿主或許要賺取數百萬積分,纔有餘額讓自己脫離地獄手冊,更何況其中大部分人在感受了地獄手冊賦予的力量後,已經拒絕離開了。

“真是了不起,能夠脫離地獄手冊,那位前輩最後怎麼樣了?”蘇瑾讚歎了一聲後問道。

吳辰冷笑一聲“還能怎麼樣?失去了地獄手冊,他的力量被削弱了大半,三個月後被他以前的仇人撕成了碎片。”

“……!”衆人瞪眼,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那位前輩居然是這個下場。

蘇瑾想了想後苦笑,他搖頭道“不錯,能夠在地獄手冊中翻雲覆雨的角色,哪一個沒一堆仇家?一旦脫離了地獄手冊,力量下降,那麼被複仇的人殺死有什麼奇怪的。”

一時間幾人都沉默了,他們幾個雖然在地獄手冊中各有原因,但未來毫無疑問都是希望能夠脫離地獄手冊的,卻沒有想到上一個脫離了地獄手冊的人居然給他們做了這樣一個榜樣。

“別想些有的沒有的了,那這旅人之心該怎麼樣才能脫變?”蘇瑾將腦袋裏不好的思緒掃掉,然後向吳辰問道。

“很簡單,事件在進行到最後的時候,宿主就能夠獲得自由行動的權限了,這個時候講旅人之心拋入事件結束前的一口泉水裏,然後再撈出來就行了。”吳辰講解道。

“這麼簡單?”幾人都有些意外。

吳辰點頭“就這麼簡單,不過如果不是事先知曉,誰會講一顆不知道做什麼用的寶石,扔進泉水裏,再撈起來呢?”

幾人點頭,不過他們開始好奇當年那位前輩是爲什麼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不過現在不是瞎想的時候,蘇瑾花費了一千積分講旅人之心兌換下來,吳辰,司徒燼和花野真衣也沒有猶豫,畢竟一個能夠進行異宇宙傳送的寶物,實在不可多得,即使以後他們在自己的宇宙中惹了事,也可以逃去其他宇宙之中。

除了旅人之心外,兌換列表中已經沒有什麼值得他們出手的了,蘇瑾講逆鱗交給了吳辰,他現在學習了魔法力量,不過短短的事件應該不足以讓他學會所有,正好逆鱗可以讓他重回龍世界去。

吳辰一看見引導物品,立即喜笑顏開,他跟隨費肯學習魔法事件太短,這個時候正需要重新回到龍世界。

除了吳辰之外,其他三人各自兌換了自己的訓練,便個不干擾了,向之前虐殺司徒燼那樣的切磋,在沒有了楚義之後,也顯得毫無趣味,大家也提不起興致來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