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旦是他們兩人都突破后,他們這支隊伍,最低的戰鬥力都在武宗五段的水準了。

當然,小睚眥不算在其中,但是這小傢伙是一個異類,因為它一天下來,吃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

縱然凌天賜是丹藥師,都有些心疼,這還只是開始,要讓這小傢伙不高興了,它就會用那雙無辜的大眼睛瞪著你,你不給吃的都不好意思。

從金雀省到魔雲省,最慢要十天,最快,六天就夠了。

而就這六天的時間中,凌天賜和華成雨一前一後都順利的突破了,徹底的進入了武宗五段的水準。

當時就是直呼過癮。,不過,最後他們還是安靜的沉浸下來,繼續的修鍊。

六天之後,順利的到達了魔雲省,這次,凌天賜可是強勢而歸,他想要看一看,這個城市中,他的勢力發展到了什麼地步。

「走吧,先去逛一逛,如何?」凌天賜一手托著睚眥,紫貂和烏龜依舊是一左一右的趴在肩頭,這樣的造型,想要不引起注意都不行。

而且,這中間還有於繼雲這個冷酷哥和兩個長得極為惹眼的傢伙。

「哇,這就是魔雲城啊?」開口說話的榮天成,他和司空金隅自從是坐上馬車后,就沒有廢話一句。

「走吧。帶你們逛遊逛游。」凌天賜走在了最前面,這朱開明和華成雨也是頗為興奮,果然這裡就是不一樣。

不過,他們這一行人,的確是夠奇特,已經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兵器鋪。」也不知道為何,凌天賜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少年王府下的兵器鋪,或許這就是因為當初的管理者是聖采月吧?

「哇靠,美女?」朱開明和於繼雲兩人的眼睛都亮了,的確這兵器鋪前面的女子,的確是大美女。

「嗨,美女,交給朋友?」朱開明自認為很是陽光的走到女子面前,然後說道。

「請問這位少爺,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女子微微一笑,很是懂禮節的問道。

「我想。」朱開明還沒有說完,就已經被華成雨一把抓到後面去了,這傢伙最近絕對是發春了。

「凌……凌少爺?」顯然這個少女依舊記得這位風度依舊的凌天賜凌少爺。

「嗯。現在這裡是誰管理的?」凌天賜問道,手中的小傢伙瞪大了眼睛,撲閃撲閃的看著它眼中的大美女。

這女子顯然是被凌天賜手中的小傢伙吸引了,兩眼中滿是泛濫的母愛光芒。

「這裡。」不過,這女孩才剛剛說出兩個字,頓時那門內就已經有著兩道身影飛了出來。

「小心。」凌天賜順勢一拉,一個側身,就將這女子遞到了華成雨的身上,兩人四目相對,頓時臉蛋都紅了。 「小劉,你怎麼了?」這少女大吃一驚,看向地上的人,連忙的扶他起來問道。

「有人在裡面鬧事。」小劉臉色難看,嘴角帶著一絲血絲說道,顯然是沒有注意到凌天賜的存在。

「有人鬧事?」凌天賜眉毛跳動,眼神中帶著一絲凌厲問道。

「是是……」這小劉連忙起身,他根本就沒有見過凌天賜,所以根本不認識,不過還是恭敬的回應道。

「帶我進去。」凌天賜淡淡的說道,他倒是要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的要在這裡鬧事?

「這……」小劉遲疑了,他看凌天賜年紀輕輕,又帶著三隻寵物,只怕是不怎麼厲害,要是進去只會挨打。

凌天賜跨步一半,轉身過來道:「怎麼?」

「這個……那人有實力,少爺你……」小劉支支吾吾,不想凌天賜涉險。

「走吧,在我的地盤撒野,只怕是活膩了。」凌天賜冷哼一聲然後進入而去。

「啊?你的地盤?」小劉大吃一驚,醒悟過來,連忙的跟了進去。

「有意思。」榮天成看了一眼這個很是華麗的兵器鋪,然後跟著朱開明幾人走了進去。

還沒有正式的進入內堂,就已經可以聽到爭鬥之聲了,而且還是很激烈。

「怎麼著?你們要是不給一個交代,我想你們兵器鋪也是沒有繼續開下去了。」那聲音極為的霸道,然後一拍桌子說道,這樣的砸場子,已經是根本不將這裡放在眼中了。

別說是凌天賜有火,就是這榮天成和司空金隅都流露出一絲不滿之色,這是純碎的找茬啊。

「這位客官,你到底想怎樣?兵器賣出去,還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你現在不僅打傷我的人,還將我這裡的生意都打擾了。我倒是想問問,你想怎麼辦?」這顯然是掌柜的聲音。

「哈哈……怎麼辦?你們賣出的兵器,連質量都不能保證,你讓別人怎麼放心?若是以後對敵之際,因為兵器的失誤而送了性命,你能負責?你付得起責嗎?今日必須給一個說法。」這人口口聲聲的討說法,但是就偏偏不說要怎樣。

這因為在兵器鋪很多買兵器的人,也都開始圍觀過來,顯然也想弄明白一些。

「你這是胡鬧,我們兵器鋪開張這麼久,何曾出過問題?你這根本就是故意損壞。真當我兵器鋪的沒有人還是怎麼著?」這掌柜也惱火了。

「呵呵……大家看看,這就是少年王府產業下的東西,想要用實力來壓人的。」那人冷笑,絲毫不懼。

「這麼說,閣下是鐵了心要在這裡鬧事了」突然,讓所有人都吃驚的聲音走了過來,不是凌天賜又是何人。

只是,這所有人看著凌天賜的眼神都很怪異,面容清秀,一身藍色長袍,肩頭一隻小小的如紫水晶一般的小狐狸,而左邊則是一隻小烏龜,更為奇怪的是他手心還托著一個肉球。

這無比怪異的造型出場,當即幾吸引令所有人的目光。

「小子,你是誰?我勸你你最好說話注意點。」那人大約在三十歲左右,濃眉大眼,眼神有神,在左耳朵邊有著一道刀疤,整個人都帶著一股強勢。

凌天賜眯眯眼一笑道:「哎呦喂,我真的是好怕啊,不過我這個人比較的賤,那就是喜歡話多。你既然應該要是說這兵器是在這裡買的,又是還沒有怎麼用,就損壞了,那就給我看看。」

朱開明、華成雨和於繼雲已經分散的站在一邊,而這榮天成和司空金隅也是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幕,他們也想看看這凌天賜打算怎麼解決?

「嗯?」男子一愣,隨即冷笑一聲道:「怎麼?你還想在這裡做一個公道人不成?」

「哎,真是聒噪。於兄,交給你了。」凌天賜嘆息一聲,然後拖著瞪大眼睛看著這一幕幕不能理解的小睚眥,就隨意的坐下。

「小。」這男子旁邊的人還只是說出一個字,頓時於繼雲就閃電般的一拳打出。

洶湧澎湃的武念力,頓時帶著轟的一聲響動,那人就已經是一聲慘叫,口吐鮮血的倒飛出去,從始至終,都沒有抵抗住這一擊。

簡單,粗暴,於繼雲就這一拳,直接的將那人打的生活再也不能自理。

「嘶……」

「這人是誰?這麼強勢?怎麼以前沒有見到過?」

「真是好囂張啊,一言不合就直接的動手?」有人嘀咕。

「是啊,更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居然有著如此恐怖的修為?」

眾人議論紛紛,對著凌天賜一行人的表現十分的吃驚,而這掌柜則是面露喜色的看著凌天賜。

至於那中年男子,滿是陰沉之色的看著凌天賜道:「這位閣下做事難道就不怕惹出什麼後果嗎?」

「哈哈……怕? 修仙之女配悠然 我凌天賜還不知怕字怎麼寫。」凌天賜冷笑一聲,淡然的看著那中年男子。

「凌天賜?居然是凌天賜?」

「我的天,怎麼是他?聽聞他帶著青嵐學院獲得了大賽冠軍。」

「嘖嘖……真是恐怖,你還不知道吧,就在七八天前,金雀省中的丹藥師公會比賽上,這小子拿了冠軍。」

「真是恐怖的天賦,武道、煉丹一途都是這麼恐怖。」

「你還不知道吧?這凌天賜當初在魔雲變中……」

雖然離開了幾個月,但是這裡的人並沒有忘記他這號人物,甚至是都驚恐起來,傳聞這凌天賜已經死在了魔雲變中。

但是這人卻是活生生的站在這裡,還拿了兩個無比恐怖的冠軍回來。

「這傢伙還是少年王府的人,他旗下的一品香,現在在這大火。聽聞這其餘的幾大世家都和他關係密切。」

周圍人議論紛紛一下子就將凌天賜的所有根底都說了出來,倒是讓朱開明幾人大開眼界。

而這男子也沒有想到這凌天賜居然會出現,他就像是突然的橫空冒出來一般,實在是太詭異了。先不說這凌天賜熱不惹得起,就是他如今的戰鬥力,只怕也是十分的恐怖吧?

「怎麼?不說話了?我凌天賜倒是要看看,這次又是誰在背後唆使,我才幾個月不在,你們就騎到我頭上來了?你損失的兵器拿出來吧?若真的是我們的失誤,我雙倍賠償,但若不是。」凌天賜站了起來,眼神中閃爍著有冷的寒芒盯著中年人。

「我保證,你一定會死的很慘。」

這不是戰鬥,但是卻比戰鬥更加的恐怖,這中年男子終於是知道自己踢到了鐵板了。

但是,如今他也是騎虎難下,面子過不去,同時心理也過不去。

「怎麼?還不拿出證據來?」凌天賜前跨一步,同時靈控感知也隨之碾壓而來。

「這……武宗五段?這麼短時間他竟然到了武宗五段?」周圍人驚呼,他們可是記得,當初的凌天賜才是武師的級別啊。

這股強大的氣勢,加上靈控感知的強大靈魂力,這男子的臉色都變得極為的難看起來了。甚至是有著一絲鐵青。

他雖然也是武宗六段的層次,但是絕對無法和凌天賜向抗衡,他們可都是清楚的很,這凌天賜在幾個月前,才武宗二段的水準,就已經打敗了武宗七段的恐怖對手。

人的名樹的影,這話還是有道理的。所有人都不由得開始懷疑這男子的所來目的了。當然,也有很多的人早就知道這傢伙會來鬧事的,只是沒有想到這次出面的竟然是凌天賜這個煞星。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這外面卻是響起了一聲怒吼。

「是誰在這裡欺負我的人?你這兵器鋪不想開了是吧?」這聲怒吼,卻不是中年人,似乎是一個年輕人說的。

「嗯?」凌天賜嘴角勾勒起一絲笑意,然後道:「看來正主到了?這倒是有些意思了。」

朱開明、華成雨以及於繼雲都看著那門外,究竟是何人來了。不過,這人走進來,卻是足夠的霸氣,身邊足足是有著十來人,沒有一個人是弱者。

而這為首的年輕人,大概就是二十一二歲的樣子,眉清目秀,但是步伐虛浮,一看就是酒色縱慾過來的。而這魔雲城中,他並不記得這幾大家族中還有這號人物。

這少年看著自己的人沒事,又看了一眼正在端坐著的凌天賜,特別是看到了紫貂那靈動的毛髮以及凌天賜手中的小肉球睚眥,頓時見獵心喜。

「你……別看,就是你,手裡拿著什麼?給我看看。」少年人在所有目瞪口獃人的眼中,用一種近乎是命令的語氣看著凌天賜說道。

幾乎是所有人都隨即用一種看白痴的眼神看著這位少年,心頭暗暗樂著。

「你確定你是在對我說話?而且。」凌天賜說到這裡,勾起了一絲幽冷的弧度道:「你還要這兩個?」

「少他媽的廢話,快拿過來,信不信老子廢了你?」少年頓時大怒,他還沒有看清形勢,頓時大喝。

「諾,給你,你來拿。」凌天賜微微一笑,然後在小睚眥水汪汪的眼睛注視下,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說道。

「哼,這才。」少年不疑有他,頓時大喜,雖然自己伸手過去拿有些麻煩,但是也不錯。只可惜,這中年男子都不敢出手。

然後,眾人就見到,凌天賜肩頭的紫貂突然的冷哼一聲,頓時,所有人都感覺到這屋子間,彷彿是有著一座大山壓來。

這種感覺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是卻讓在場的無數武宗強者都冷汗直冒,他們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慘了!

是的,慘了!

不過不是他們慘了,而是這位少年以及那十來人慘了。紫貂釋放出來的恐怕壓力,可是堪比武靈二段強者的威壓。

鎖定在這少年和十來位的所謂高手手中,這還是輕而易舉的。

少年面如死灰,身體不住的顫抖,這一刻才知道自己是大禍臨頭了。眼神幾乎是都不敢直視著坐在前面的凌天賜。

這周圍的人也都是大氣不敢出一下,他們都在心中默默震驚,誰能想到這毫不起眼的小東西,居然是堪比武靈強者的存在?

「呦,這是什麼道理啊?居然給我行跪拜大禮?我可是小人物一個,不敢當啊。」凌天賜翹著二郎腿,笑呵呵的說道。

「大……大人,是是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求,求您放過我。」這位少年腿肚子發軟,臉色蒼白,在這恐怖的威壓下,連說話都費力。

「你不是說要那我和這個小傢伙的嗎?」紫貂坐在凌天賜的肩頭,開口說道,如今他四級了,開口說話,眾人不驚奇,但是卻是在心中對凌天賜更是敬佩了幾分,不愧為是具有傳奇色彩的人。

「不……不敢了。」少年發抖,這次能夠不死就是萬幸了。

「呵呵……真是有意思啊。」凌天賜淡然的笑道:「權叔,讓人都散了吧。這位少年和這些人我留下了。你。」

說著指著這個渾身直冒冷汗的中年男子道:「快回去領取一千萬金武幣過來,給你半個時辰的時間,若是過了這個時間,就來收屍吧。」

話一說完,這跪著的少年頓時一陣顫抖,在所有人的驚異目光中,居然是嚇尿了。

「是是……」中年男子恨不得立即離開這裡,他一刻也不想待下去。一千萬啊,這不是小數目啊。

「帶下去,我看著噁心。」朱開明直接的給他們吃了散靈丹,以他們這點修為,別說是一個時辰,就是三個時辰也恢復不了武念力。

「看不出來你做事還是很有氣場的啊。」司空金隅對著凌天賜笑道。

「兩位若是不介意,就在這裡面休息一番,這只是小插曲,咱們等會兒就去我們的住所,如何?」凌天賜笑著問道。

「沒問題,我就喜歡看這種事情。」榮天成倒是無所謂的一笑,然後就被帶著進入了裡面的休息室。

至於朱開明幾人也是跟隨著後來進入,可以說,他們現在對於這裡神秘都不知道。甚至是連這裡的基本情況都不清楚。但是,這裡要比金雀城都要強大很多。

凌天賜可不會就這麼以為是一個小小的家族公子有能力來招惹他們兵器鋪的。雖然幾大產業在一定程度上,幾乎是沒有往來。沒有交集,但是這並不代表么有聯繫。

而這傻不拉幾的少年,估計就是有人在暗中使絆子,想要這少年王府的產業出一些問題。凌天賜基本上已經可以鎖定這幕後的操縱者了,但是也不確定,畢竟誰不定就真的有那種白痴。 而這才沒有過多久,外面就來了一批人,而這批人的到來,的確是讓凌天賜都鬆了一口氣。因為這來到這裡的竟然是薛媃意。

當她聽到有人在這裡鬧事之後,頓時就怒了,當初聖采月走了,這店鋪才讓掌柜看看。而薛媃意幾人也都相繼的照顧著。

可是最近麻煩事頗多,就沒有來這裡,這才聽到有人找場子,薛媃意很生氣,就過來看看。但是沒有想到這事情已經解決了。

不過,當她看到那道青澀的身影時,還是愣住了,兩人四目相對,情愫很是複雜。

「天賜?」一直將凌天賜當做是自己的弟弟,可是仔細的算來,這凌天賜離開這裡,似乎也是有著足足八個月之久了。

「薛姐姐。」薛媃意的到來,頓時使得這榮天成幾人都是覺得眼前一亮,特別是朱開明,不禁對老大崇拜的五體投地,到哪裡都有魅力的姐姐。

「你可算是回來了。你不知道,你和采月走了之後我們少年王府都缺少了生氣。現在你回來可就好了,只是采月就不知道在何方了?」薛媃意激動的拉著凌天賜的手說道,順便又看看凌天賜。

不得不說,薛媃意的魅力是很很大的,連兩個煉丹狂都對薛媃意頗感興趣。 煉蠱 可是現在的薛媃意只管自己的弟弟有沒有吃好睡好,全然忽視了這群男孩。

不過,這於繼雲對於薛媃意來說,還真的就是男孩一個,彼此之間的年齡畢竟還是相差了這麼四五歲。

不過說道了聖采月,凌天賜的心中難免有幾分怪異,這個小辣椒走的也是悄無聲息,等自己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去尋找她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