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根木頭,被你氣死了。”南宮婉跺着腳,自有一番刁蠻俏皮。

凌風一下子看的呆了。

“木頭,你心裏沒有疑惑嗎?”南宮婉看着呆呆的凌風問道。

原來南宮婉並非南宮澈的親生女兒,南宮澈記得當時是一個月朗星稀的夜晚,他正在窗口陪妻子說着話。突然天空猶如拉上了一塊幕布,整個世界都被一片紫色所籠罩,空中出現了一道七彩的彩虹虹橋,一匹白色的頭長獨角,背長白色巨大翅膀的天馬,踏橋而來。

很快就來到了南宮澈夫婦近前。


“仙主夜觀星象,發現你南宮世家將會有一場大災難,特賜麟兒一名,助你們逢凶化吉。”天馬口吐人言。

說完以後,在它的背上浮現了一個襁褓,裏面有一名粉嘟嘟的嬰兒,身上穿着紅色的衣服。

“下界之人南宮澈拜見天馬大人。”南宮澈忙躬身下拜。一旁的夫人卻接過了,襁褓中的嬰兒。

天馬並沒有理會南宮澈的拜見,而是自顧自的說道“還有一點需要囑咐二位,那就是一定要善待此女,今天的事情,除了你夫妻二人以外,誰也不許告訴,尤其是你的父親還有你的兩個女兒。”天馬說完這些話,不等南宮澈等人問詢,轉身踏橋而去。

而這個女嬰就是南宮婉,南宮澈夫婦也真的謹守天馬的囑託,從來沒有透露半句,有關南宮婉的情況。

“那你的身世?”凌風問道。

“我不知道我的生身父母是誰。”南宮婉低下頭,腳上佈滿了愁雲。

“婉兒,不要悲觀,有你凌風哥哥在,肯定會幫你找到親生父母的。”凌風把南宮婉摟在懷裏。

“南宮霸天是怎麼一回事?”凌風安撫了一會兒南宮婉問道。

“對於爺爺的情況,父親所知有限,因爲爺爺幾乎很少回家,即使回來了,也不會說什麼?”南宮婉說道。

“那麼鬼聖到底是誰?”凌風繼續問。

“父親沒有見過鬼聖,甚至是我們南宮世家是拔舌地獄的執法者,這個事情,他還是從我們嘴裏知道的,爺爺以前根本沒有說過。鬼聖他也不知道是誰?”南宮婉繼續說。

“那個面具女子是你姐姐嗎?”凌風繼續追問。

“她的確是我姐姐南宮晴,可是沒想到她會那麼的厲害,不知道她遇到了什麼,但是我總感覺有些怪異。”南宮婉說。

“你當時怎麼知道有詐的?”

“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突然心生警覺,感覺不太對勁,或許就是直覺吧!”

“看看我的封印!”凌風露出胸口的封印給南宮婉看。

“怎麼會這樣了?這是天地陰陽的圖案!”南宮婉很驚訝的說道。

“嗯,你知道嗎?這跟你的眼球是一樣的圖案,不過不是現在的,而是你嚇瘋南宮霸天的時候的。”凌風說道。

“啊?怎麼會這樣?我也不知道。”南宮婉也十分的迷惑。

“算了,不知道,咱們慢慢的找尋答案,總有一天會真想大白的。”凌風寬慰着南宮婉。

“接下來,大家都進凌天的小世界稍微休息,調整一下,明天一早咱們出發。”凌風吩咐道。

進入凌天的小世界,凌風就盤膝而坐,讓自己的精神進入識海。

“我知道你會來的,你要問的我也不知道!”石頭聚精會神的看着凌風胸前的圖案說道。

“石頭,你好好的想想。”凌風問道。

“都說大道鎖陰陽,可是你現在居然是一個齒印就鎖住了天地陰陽,而且加固了你自身的封印,連我都沒有辦法觸碰,更別說解開了。”石頭搖晃着小腦袋,一副懂得很多的樣子。

“那這些對我有何傷害嗎?”凌風問道。

“我不清楚,應該沒事。”石頭說道。

“對了,你的天賦讓我有點開始佩服了,你居然在我沒有告訴你的情況下,就領悟了戰道的雛形,不簡單。”石頭倒揹着雙手,一副老學究的欠扁的樣子。

“既然如此,是應該讓你知道知道,造化九重,所對應的修煉階段了。”石頭繼續白活。

原本修仙分爲九個階段,鍛骨,修靈,納元,闢海,化神,悟道,飛仙,帝尊,創世。

造化神功的每一重,對應的就是修仙的各個階段,所以也有九重,現在的凌風處於第一重的鍛骨階段。

最讓石頭不理解的就是,與天道人道等並稱六道的地獄道,爲何這裏的實力都這麼低,好像都不能完全發揮自己的能力,或者說是被別人封印到一定的階段,目的就爲了磨礪凌風。

聽完石頭的這番話,凌風倒吸了一口涼氣,好大的手筆,這人爲何要這麼做,只是爲了磨礪我嗎?讓我儘快的成長起來?

這手筆有點大了。

“不管怎樣,我是看到了你的進步,接下來給你一個提醒,造化神功每一重只有心法,想要完全發揮出它的能力,需要你自己摸索,包括武技的創造,只有自己創造纔會符合造化二字。好了,我累了,沒啥事別打擾我休息。等你具備了修煉第二重的能力,我會出現的。”說完,石頭再次鑽進了凌風一片混沌的識海。

自己創造?的確是,凌風越來越覺得武技的重要性,尤其是在石頭講解了修仙九個階段以後,凌風也大體上看到了自己的路。

凌風跟水清清幾人交代了幾句,就自己一個人,盤膝坐在小世界一處小山的峯頂。

萬籟俱寂,說不出的清淨。凌風沉寂其中,開始琢磨屬於自己的武技,柔拳太柔,注重防守,驚濤駭浪掌又攻強守弱,天生的九死一生損耗精力太大。還有一套身法武技乘風破浪,也只用過一次,到現在還不是很熟練。

照目前來看,自己的血脈估計一時半會不會覺醒了,也不知道自己的封印到底怎麼回事,現在又成了天地陰陽的圖案,人家都說是陰陽魚,我的倒好是兩條活的五爪神龍。

怎樣才能算是好的武技呢?自己目前是造化神功第一重已經修煉完畢。第一重的精髓是破而後立,自己所創的道,是戰道。

出拳要霍霍有風,動如脫兔,靜若處子,敢帶雷霆萬鈞,又能舉重若輕。

一套拳法在凌風的腦海裏推演,最重所有的招式都演化成一式,凌風一拳打向天空,一道實打實的龍影呼嘯而出,凌風前面的小山,瞬間崩碎。

這一武技是以戰入武,戰就是要有這樣戰天戰地戰自己的霸氣,同時我既然具有神龍血脈,那麼我的武技有了名字了,就叫真龍霸王拳,配合造化神功第一重的口訣,這一拳就有了捨我其誰,有死無生的氣魄。

這真龍霸王拳的第一式就叫捨我其誰。

看起來效果還不錯。凌風自得的摸着鼻子開心的想。 天光放亮,凌風等人走出了小世界。順着石頭臺階一級級的向下走去,不多不少又是九十九級。

眼前豁然開朗。

“婉兒,你沒有問你父母,拔舌地獄怎會有黑白無常呢?”凌風想起什麼突然停下來問道。


“他們也不清楚,自從知道了我們南宮世家就是拔舌地獄的執掌者以後,我父親也去查閱了許多我們南宮世家的典籍。其實地獄的說法,並不像大家認知的那樣,其實每一層地獄不過是不同的處罰靈魂的牢獄而已。”南宮婉說道。

擋在凌風等人面前的是一片茂密的樹林,高聳入天的參天大樹,數不盡的枝蔓藤蔓,但是特殊之處就在於所有的樹木,藤蔓,都不是大家印象中的綠色的圓圓的樹葉子,而是暗紅色的猶如一根根針刺一樣的葉子。

樹木看起來十分的茂密,根本沒有路,這可怎麼過去啊?

“清清?”凌風轉頭叫水清清。

“凌風哥哥不必擔心,這裏只是一道簡單的障眼法,穿過去就沒事了。”水清清說着率先走了進去。

凌風等人緊隨其後,凌風看到所有的樹木藤蔓,好像活的一般,看到他們過來了,都爭先恐後,伸出了尖銳的硬刺,虎視眈眈的,就如同一羣活着的士兵,守着自己的獵物一般。

但是水清清仿似看不到一樣,就那樣大搖大擺的迎了上去,眼看水清清就要被尖銳的硬刺扎到身上了,凌風差點忍不住拉住水清清。

可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就看到水清清的前方出現了一圈一圈的漣漪,繼而水清清就消失不見了。

凌風等人趕緊的跟了過去,穿過水清清所說的障眼法,映入大家眼瞼的是一片真正的森林。

“救命啊!”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了一個女子呼救的聲音。

還沒等凌風說話,小凌天已經身體一縱,朝着呼救的方向奔去,凌風一看只能是跟上。

很快凌風等人就看到,有一個衣衫不整的女子在遠處拼命地跑來,而身後是一羣帶着面具的黑衣人。

“幽冥教?”凌風心中暗自疑惑的時候。

逃命的女子已經看到了凌風等人。“公子,求您救救我。有人要殺我。”女子跪倒在凌風的面前。

女子看起來有十五六歲的樣子,長得十分的俊俏,只是身上的衣服已經多處破損,也不知道是被人撕壞的還是被樹林中的樹枝雜草劃破的,露出身上膚白如玉的肌膚,臉上掛着淚痕,楚楚動人。

水清清南宮婉二女見不得如此的場面,已經上前扶起該女子,詢問了起來。

此時,面具黑衣人也到了,一共有六個人。將凌風等人圍在中間。

“你等何人,因何爲難一名弱女子?”凌風問道。

對方並不答話,而是輪着手中的兵刃就開始了攻擊。

“天兒,小心一些。”不等凌風吩咐,凌天、寧採臣跟小倩已經衝了上去,噼裏啪啦的打了起來。這六個人實力一般,很快就被凌天幾人打翻在地。

凌風走過去,想要問點什麼,可是發覺六人突然身體抽搐,已經全部死亡。好歹毒的手段,好狠的心腸,居然隻言片語也不會泄露。

“姑娘?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來路?又爲何追殺與你?”凌風等着逃命的女子情緒穩定後,問道。

可是等女子說完,凌風心裏還是隱隱地感到不安。

女孩名叫司馬飛燕,是剪刀地獄鬼聖的孫女,本來一家人日子過得好好的,可是突然出現了一批神祕的面具黑衣人,這些人心狠手辣,也不說話,到了剪刀地獄,衝入司馬府上,見人就殺。

司馬飛燕因爲當時上街遊玩,才免去了被殺的命運,可是等到她回到家裏,家裏已經一片狼藉,到處是家人殘缺不全的身體。

司馬飛燕雖然年幼,但也並非無知魯莽之輩,見事情不對,於是轉身就逃,不成想被發現了,這才一路被追殺,司馬飛燕身邊的護衛都已經被殺,就在走投無路的時候,遇到了凌風等人。

“你知道對方是什麼人嗎?”凌風問道。

“不清楚。因爲我到家裏的時候,家裏人都已經被殺了。”司馬飛燕說完又開始了哭泣。

“我們是外地來的,說說你們這裏的情況好嗎?”凌風問道。

“這裏就是剪刀地獄,是地獄中處罰凡間靈魂的場所。這裏的凡人主要集中在兩座城池,一座就是距離此處不遠的雙刀城,城主是我的爺爺司馬問君,另外一座是與其遙相呼應的叫雙剪城,城主是司徒凌雲。”司馬飛燕喘了口氣繼續說道。

“此處地獄的執掌,一直以來都是由我們兩家輪流執掌,通過比武的形式,勝的掌管百年,如今的剪刀地獄還在我家的執掌年限之內。”司馬飛燕說道。

“你們兩家關係如何?”凌風問道。

“這些我不是很懂,應該還不錯吧?”

“走,去你家看看。”凌風看問不出什麼來了,就不再詢問。

南宮婉拿出了一身衣服,去樹林中幫着司馬飛燕換上,順便去路邊的小溪中,讓司馬飛燕把臉給洗了洗。

等乾淨清爽的司馬飛燕出現的時候,的確讓凌風眼前一亮,不再是剛纔的憔悴,倒顯得十分俊俏的柔弱小美女,尤其是一說話楚楚可人,梨花帶雨的柔弱樣子,讓人心生憐惜。

在司馬飛燕的帶路下,很快,凌風等人走出了樹林,一座恢弘的城市矗立在前方,猶如在雲端一般。在城市的上空中,兩把交錯的砍刀,在陽光下爍爍放光,城門上繁體的三個大字“雙刀城”。

好氣派的城池,好威風的名字,猶如端坐雲端的城市,這裏誰能想到居然是凡間死亡靈魂的一處懲罰之所。

看起來很近的樣子,可是走起來卻十分的遙遠,足足走了大半個時辰,才走到城池大門口,寬約十丈的護城河,河中波濤洶涌,高高的吊橋聳入雲霄,豬油漆的城門,足有六七丈高,十來丈寬。

踏過吊索長橋,城門口有士兵守衛。

“二小姐回來了!這幾位是?看起來面生啊?”城門口士兵疑惑的問道。


“是我的幾個朋友。”司馬飛燕回答道。

幾人步入雙刀城,好一番繁華的景象,叫賣聲此起彼伏。但是奇怪的是,每家每戶的大門上都張貼着醒目的符篆。

凌風問司馬飛燕,司馬飛燕解釋道,這座城白天屬於凡人,但是到了夜晚,就有靈魂鬼差接管,門口的符篆是爲了鎮鬼避邪所用。

到了晚間一般凡人不會允許上街,因爲如果是夜間上街,被鬼怪吞噬,執法鬼聖是不會受理的,但是鬼怪也不能大白天的出現傷人,不然就會被處以剪刀極刑。

在這裏很少有人或者有鬼魂違反這種規定,也就是說這裏人鬼生活的十分的融洽。

“喲呵,哪裏來的如此標緻的美人兒,兒郎們給我搶了,回家小爺我重重有賞,讓你們也一起欣賞一下美人出浴圖。”突然一個尖細的聲音響了起來。 凌風等人踏入雙刀城,看着這就是傳說中的剪刀地獄。讓凌風很是無語,很多時候還是不能相信道聽途說啊,不親眼所見,誰會想到地獄會是如此的光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