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氣而成,毫無滯留。長槍九曲寒光咧咧取了白天狼的性命。

一招,定勝負!

韓少寶眼看着白天狼倒地,感受白天狼那碩大的身體砸地而震動的感覺,同時塵土飛揚依舊沒從這種快速中反應過來。

眼前的白天狼倒地就只是倒地,沒有別的特殊,很正常不過的事情而已。他忘記了這個人之前對他的侮辱,也忘記了對戰,忘記了在他身邊宋德華的強大……

一切,如過眼雲煙,如夢初醒。

“走吧!”白天狼已經死了,宋德華收槍站立並且催使韓少寶離開。這裏是大道,剛剛宋德華和白天狼交手的時候已經引來不少人矚目。其實這不是好事,起碼在宋德華想來並不是好事,樹大招風這個道理很多人都懂。

“啊……”韓少寶被宋德華的話驚醒,隨即才反應過來並看到了地面上死去的白天狼,然後看着宋德華。

“他已經死了,我們走。”宋德華說了句讓韓少寶有些難以置信的話。可事實上他親眼所見,也看到了宋德華那凌厲無比的一招槍擊。如長龍飛空一般直接竄了出去,長槍直鑽白天狼的胸口,一鑽而過,取了他的性命。

白天狼甚至連呼喊一聲都沒有,就這樣死了。

“宋、宋大俠隨我來。”

韓少寶帶路,心裏對宋德華更添幾分信心。剛剛他親眼所見,宋大俠的實力可不一般。

最近這一帶都出現各種源自各大宗派的弟子,然後以門派爲譽到四周一帶有錢人家做教頭。原本這是好事,韓少寶也一直覺得是。

畢竟是來自名門正派,不論是武藝還是品性都比外面找來的三教九流教頭、武師要強上不少。可是,誰也想不到的是,這些所謂的武師、教頭都是一些賊人,並非是什麼名門正派。他們鳩佔鵲巢,以搶佔主人家錢財爲主,殺戮和搶奪,無惡不作!

其他一些大家族是不是這樣韓少寶不知道,可是他家中的教頭就是這樣,殺了他大哥和家人,制服了下人和丫鬟,最後還想試圖將他殺死。好在他的書童釋放了他,這才讓他逃脫,活了下來。不然……

他真的從沒想過還有這種事情發生,做夢都想不到。原本好端端,很客氣並且溫馴的武師們一夜間就成了猙獰的殺人惡魔,無惡不作的惡人!

“居然還有這種事情?”兩人走在路上,宋德華聽着韓少寶的話而皺眉。

武師的事情之前宋德華就聽說過,當初就有兩名武師被新武師趕了出來,然後憤憤不平和怒罵着。可是當初宋德華感覺這是一件很正常不過的事情。

優勝劣淘,這本身就不存在任何問題。有能力的人自然得以重用,沒能力的被淘汰也是應該。強者自然多人爭取並原因跟隨其後,弱着只能跟在強者身後……

可是現在聽到韓少寶說的緣由,宋德華卻是沉思並且猜測這估計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換武師的事情不是一家兩家,而是幾乎所有的大戶都有新武師出現,這也就表示他們這些人是一個團伙。爲的就是佔有大戶的錢財家業。

是誰那麼大胃口?居然謀劃了這種事情?宋德華倒是詫異,同時內心想見見這樣一個人。不過,宋德華這次也只是幫助韓少寶一人而已,其他的大戶和公子爺們的事情還輪不到宋德華去多管閒事。除非他們也能像眼前韓少寶一樣,能拿出打動他的報酬。

人爲財死鳥爲食亡,沒人會拒絕絕對誘惑的。宋德華也不能,只要能打動宋德華的慾望,讓宋德華能滿足,那麼擊退那些武師這種小事情,宋德華會做的。

“宋大俠,這些賊人個個是大惡之人,人面獸心,希望宋大俠讓他們受到應有的懲罰!”

韓少寶說這句話的時候夾帶着自己的怒火。那兩個可惡的武師殺了他的家人,他必須要讓他們死!

“恩,我知道怎麼做了。”宋德華點頭。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韓少寶怎麼說,宋德華就怎麼做。現在他只是希望自己殺了武師而已,這對宋德華來講不是難事。

至於怕不怕報復之類的,從宋德華開始攬上這件事開始,他已經成爲對方的眼中釘。殺不殺,都一樣。

“謝謝……”

韓少寶感激,在他最無助的時候也就只有眼前這個強大的宋大俠肯幫助他了。也因爲在他一無所有的時候只有他出手幫助自己,所以韓少寶將這份恩情記在心上。這不單單只是一個任務……

韓府在這一帶算得上是百家大戶裏的其中一家。排名靠尾,不過家財萬貫也是富極一方,名氣也不小。

只是如今的韓府多了幾分淫穢,這些天不少人在外面都能聽到男人或者女人哈哈大笑的聲音。那情形就如妓院一般無異,各種打罵俏皮聲,還有一些不堪入耳的呻吟聲從裏面傳了出來。

“想不到韓家老爺居然還有如此雅興,如今這裏是春宮一圖鳳凰求,龍過百林留百種呀。”

韓府外兩名賊頭模樣青年眨着鼠眼,擦拭着口水道。

“可不是,我天天來此聽,天天銷魂聲,讓我恨不得爬牆進去好好看上一看,或者進去享受一番。”

“你忘記韓府新來的武師?進去定然會被他們發現,接着我們也就效命嗚呼了。”

……

兩人輕聲聊天,絲毫沒留意在他們身後宋德華和韓少寶已經靠近。

我的胃部模擬器 “奇怪,奇怪。最近我怎麼沒見韓府有人出來?除了夜夜蕭歌聲外,似乎一直沒有開過門。”

“這個……好像確實如此。難道韓家全死光了……”

那名鼠眼青年說到死光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冷哼聲,隨即他閉了嘴扭頭看去,當看到冷哼聲是韓少寶後立馬身子癱軟坐在地上,好一會才連連站起來鞠躬對着韓少寶說對不起之類的話,最後兩人走遠。

他們看的清楚,在韓少寶旁邊有個手執長槍的青年,應該是韓少寶的武師,據說這些武師都是名門正派,武功高強,這讓他們兩人怎麼敢招惹?

但是他們卻不知道剛剛他們說的韓家死完的話卻是對的。除了韓少寶,其餘人全死了。所以剛剛他生氣了,無比的……

“在裏面?”宋德華已經從那兩個人嘴裏知道這就是韓家,所以詢問。

韓少寶點頭,臉色不怎麼好看。這裏是他的家,也是他們一家的墳墓。那兩個武師將他的父親和哥哥們全殺了,就埋在後院中。可憐的是至今依舊沒人知道里面發生的慘案,沒人知道他們韓家已經全部死了。甚至,如果不是書童放了他,他也已經死了,同樣沒人知道他已經死了。

人居然是那麼的脆弱,這是他萬萬想不到的。甚至連死了都沒人知道,這種事情實在是……

“想什麼呢?進去吧。”宋德華的時間有限,在落日時他就該回到現實。如今距離落日西山還有兩個小時左右,並不多。

“恩。”韓少寶的心情並不好,帶着憤怒和哀傷,心中百味交集,說也說不清楚。

不過,這是他的家,所以他回來,並且重新將這裏奪回來。也要爲家人報仇!

冰山被我甜到時 “誰?!”

就在韓少寶和宋德華來到韓府大門並且推門進去的時候卻有一名手提馬刀的青年桀驁看了過來,帶着怒意。

“取你性命的人!”韓少寶憤怒,如今他爲復仇而來,爲奪回自己的韓府而來。

“哦?韓家少爺嗎?”青年似乎已經認出韓少寶,嬉笑起來。

不過他嬉笑的臉頓時變的僵硬,五官扭曲顯得很難受的樣子。

因爲,他的胸口多了個槍頭,宋德華的長槍在他說話的時候已經刺入他的心臟,了結了他的性命。

“該死!”韓少寶看到這裏沒有畏懼,惡狠狠出聲並且吐着口沫在青年屍體上。

該死!這裏的人都該死!殺了他家人,毀了他一切。這些人該死!!

“啊!!”

就在這個時候一丫鬟端水在走廊上走着,看到血腥一幕禁不住尖叫出聲,這讓韓少寶慌了神。

丫鬟的尖叫聲定然會將其他人引出來,到時候對方人多勢衆,只怕他和宋德華難以對付。

可就在他焦急的時候卻見宋德華依舊神情淡定,這讓韓少寶原本慌亂的心頓時變的安靜起來。

從一開始到現在,他身邊的宋德華總是這樣的神情,可也是這樣的神情讓他感覺到安心。彷彿任何事情有他在,就沒有搞不定的。

“什麼事情大驚小怪的?找死了嗎?” 房門打開,一漢子上身衣衫凌亂走了出來,帶着怒意看着丫鬟並咧嘴大罵起來。

“少,少……少呀……”丫鬟已經看清楚韓少寶,右手指着韓少寶吞吞吐吐道。

“少什麼爺?韓家已經被我殺我了!”漢子鄙夷冷笑,隨即順着丫鬟的手看去,當他看到韓少寶的時候臉色頓時僵硬,只是這種僵硬並沒有維持多久,隨即他笑了。

“哈哈……小兔崽子跑了居然還回來了?你是想和你爹爹做伴不是?老子成全你!”

漢子正是武師之一,原本韓少寶逃跑還讓他有些擔心的,不過現在看來他的擔心是多餘的。雖然在韓少寶身邊多了個陌生的人,可這能改變什麼?

這個人相貌平平,太陽穴也沒有有高隆。所以,這是一個普通的人而已,就算有武功也不過平平而已。

手拿兵器的人不一定都是厲害的人,也許只是一個是三腳貓,此時不過來丟人現臉而已。

“王同家,你這個該死的!”

見到自己殺父仇人,這讓韓少寶無法保持冷靜,當下他怒吼,人也已經哇一聲張牙舞爪向着武師跑去。

宋德華雙目微閉,看着王同家,沒有理會已經奔跑過去的韓少寶。這是一個外功高手,雙臂比普通人要粗上很多證明這個人修煉的還是有關手臂的外功。

“啊啊啊啊!!”

韓少寶狀如瘋癲,怒吼後撲向王同家。

“滾!”王同家出手右手一帶頓時風聲大起,呼呼一響對着韓少寶腦袋蓋了過去。

力道大,速遞快。這一招足以將韓少寶腦袋擰掉。

“看槍!”

對方一出就是殺招,沒有半點顧忌宋德華的樣子。這讓宋德華有些生氣,隨即右手一動,九曲如箭射去,“咻”一聲對着王同家手臂刺去。

長槍速度極快,這也讓王同家有兩個選擇。第一是被長槍刺中,廢了手臂。另一個選擇是收手,避開長槍。只不過這也代表韓少寶將安然無事。

最後王同家選擇了後者,要殺韓少寶還用不得賠上自己一條手臂。

“蓬!”

長槍入地,青磚碎裂,塵土飛濺。槍尾還在搖晃發出“嗡嗡”的聲音。

“啊!”

韓少寶也在此時尖叫出聲,就在剛剛,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只差那麼一點,他的命就沒了。所以此時他尖叫出聲,有些後知後覺。

韓少寶也在此時看到了插入地面的長槍,就是這槍,救了他。

感激看着宋德華,只見宋德華正一步一步向他走來。

“混蛋!”王同家憤怒,因爲剛剛他害怕了,對方逼的他收手,所以他要殺了這個年紀輕輕的人。

“你不是我的對手,還是自裁吧!”

宋德華很認真道,人也已經來到韓少寶身前,將韓少寶保護在自己身後,面對面看着王同家。

王同家又怎麼可能把宋德華的話聽進去?只當這個人癡人說夢話,接着雙臂一挺,“咔咔”爆骨聲在兩條粗大如蟒蛇的手臂上響起。

“去死!”雙臂夾擊而來,對着宋德華的腦袋,大有將宋德華的腦袋當西瓜一般,在雙手夾擊時順便將宋德華的腦袋砸的稀巴爛。

“黑虎掏心!”宋德華猛喝一聲,雙手成虎形直擊王同家的胸口。就那麼一下,速度極快!

對!就是快! 覓仙道 不管是任何招式,唯快不破。雖然王同家的攻擊力道極大,只不過宋德華的速度比他快,只要王同家不傻,一定會躲的。可是,那也正是宋德華要做的事情。

“恩?”王同家雙臂如鐵棍“呼呼”對着宋德華的腦袋夾去,眼看着就要將這個腦袋砸碎,可也就在這個時候他意識到一股強烈的危險,這讓他留意到了一道黑影對着他胸口襲來。速度極快,眼看着就要來到他的胸口處。

躲避!

黑影速度太快,王同家只有躲避才能讓自己不受傷,所以他連忙躲避開去,並且在躲避中他纔看清楚那黑影居然是剛剛那個被他認爲武功一般的青年手臂。

驚訝之餘,王同家躲避的身子尋思着折返身子再次攻擊向宋德華,可也在這個時候只見一道銀光對着他的腦袋砸來。

王同家扭頭看去,只見是剛剛那差點讓他丟了性命的銀槍夠大駭。

“該死!”

王同家想再閃避,可是剛剛纔做出躲閃的動作,現在又怎麼能在躲閃的基礎上繼續躲閃?

王同家避無可避,接着眼前一黑,腦袋一沉“嗡嗡”作響也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銀槍反彈掃中王同家的腦袋,如今鐵棍敲腦袋,直接讓王同家暈死過去。

“噗通。”

隨着王同家暈死倒地,戰鬥不是一般快的結束了。甚至讓韓少寶整個人陷入呆滯中沒能反應過來。幾乎只是一招,就那麼一招直接讓這個他恨之入骨的人死了……

“暈了,剩下的你自己解決。”宋德華淡淡道。

既然是他的仇人,那麼就由韓少寶自己解決就是。宋德華要做的是將所有能威脅到韓少寶性命的人解決。

“是、是……”韓少寶從驚愕中清醒過來,看着宋德華,有看着地上的王同家,最後才咬牙切齒起來尋找利器準備將這個殺父仇人殺了!

“什麼人?!”

“該死!我要殺了你!”

……

隨着宋德華和王同家的打鬥聲,只見碩大的院子四周又竄出幾個提刀青年,對着宋德華怒喝和質問,當見到地上兩具屍體後他們紛紛嚷叫出手,對着宋德華攻擊過來。

“都出來吧!”銀槍倒提在手,宋德華沉氣看着四周。眼前一共六個青年,可是這不是全部,在韓府裏面應該還有三個人沒有出現。

從宋德華進入韓府開始宋德華就已經開始留意整個韓府的情況,他能從這些人的吐納氣息中判斷出對方是否有武功,所以宋德華知道還有人沒出來。

聲音極大,震的瓦片都簌簌發抖。同時也將另外三個青年逼了出來,同樣嚷叫對着宋德華衝了過來。

“銀槍九天祭,橫掃萬兵死!”宋德華就是爲了省事,所以將所有人逼出來一次性解決。

手中九曲如銀龍飛天,“咻咻”快閃穿梭在這些撲來的青年周身,一時血花四起,慘叫連連。隨着一個又一個人倒地,一招橫掃銀槍將這些人全部放倒,死亡。

收槍而立,宋德華擦拭着銀槍上面的血跡,慢慢的擦拭着,小心翼翼。

“啊!啊!啊啊啊啊!!”

背後傳來韓少寶的吶喊聲,撕心裂肺一般。此時的韓少寶拿着一把大刀不斷的砍殺已經暈死過去的王同家。

一刀、兩刀、三刀……

不斷的砍殺,如剁魚肉一般。韓少寶只管盡情的發泄自己的怒火和對王同家的仇恨。每一刀都代表着他家人,他代替家人砍着每一刀……

坐在山石上,銀槍被宋德華重新橫拿在手,宋德華仰頭看着天空,不知道現在的秦殤霜在做什麼。還在修煉那大周劍法嗎?

“殺殺殺!!”

韓少寶的聲音還在傳來,宋德華側目看去。

王同家早已經血肉模糊,衣服早已經爛的不能再爛,同時血流滿地,看起來有些恐怖血腥嚇人。

只是宋德華卻也只是匆匆瞥了一眼後沒再看下去。

現在的韓少寶也不容易,一家被殺,連家都沒了,不把王同家千刀萬剮又怎麼讓韓少寶消了心頭大恨?

“啊啊啊……”

整個韓府都是韓少寶的聲音,歇斯底里的聲音,無盡殺意的聲音。

這種情況一直到半個時辰後才消停下來。這個時候的韓少寶還在砍,只是他已經有氣無力,動作依舊在砍,可是沒有力量的砍,同時剛剛的吶喊聲也消停了,即便有聲也帶着嘶啞……

“好了。”見時候差不多,宋德華來到韓少寶身邊右手將他的雙手拿住,制止了他的動作。

韓少寶沒有掙扎,整個人在宋德華碰到他那一刻癱瘓在地,大口大口喘息着,已經沒了半點力氣。

“他已經死了,你有氣消了吧。有時間的話將你父親和家人先安葬了再說。”

原本在心裏的怒火和恨意消除了就好,生活要繼續,所以不能讓仇恨變成了自己的一切。如今大仇已報,那麼接下來還是先把韓府整頓了再說。

這些人搶佔了韓府到底讓韓府損失了多少東西,殺死了多少下人和丫鬟需要賠償其家人少許錢等等。這些,都需要忙活的。

宋德華同情韓少寶,可也就只能做到這樣而已。剩餘的事情只能靠韓少寶自己繼續下去,不過在這些之前,宋德華還是想看看韓少寶說的祕籍。

他是爲祕籍而來的,這是宋德華的初衷。更多的祕籍能讓秦殤霜那個傢伙學習到更多更高的武術,從而讓她強大,不再被人欺負。

“呼!呼!呼……”

丫鬟們和下人都已經走了出來,遠遠站着,看着眼前的一切,顯得很安靜。如今也就只有韓少寶粗粗的喘息聲。

大家都在看着,看着被染紅鮮血的韓府,看着他們原本以爲已經死去的少爺,還有少爺帶回來報仇的強人。

終於,韓府又恢復了平靜,那些惡人都死了……

“該死!”

就在韓府外的高牆上一名青年看到這一幕暗道。 英雄聯盟之從小兵開始 咬牙切齒樣子好不憤怒。

可是他的眼睛看到宋德華的時候卻畏懼了,之前他眼看着自己的兄弟們被這個人殺死的,只用了一招。

竭力忍耐着,青年從高牆上慢慢落地,接着向大道奔跑過去混入人羣中。 韓家果然如韓少寶說的一樣,過去是武林世家,所以當宋德華進入密室的時候顯得驚訝。

昏暗光鮮中依稀能看清楚裏面的模樣,木架和灰塵成了密室裏面最明顯的特徵之一。木架爲紅色木製品,類似紅木一般。在紅木上雕刻着龍鳳,蒼老的古龍,高貴的鳳凰。兩者幾乎遍佈了整個紅木上,栩栩如生,動若飛翔。

紅木似乎有一定年代,看起來古來而滄桑,帶着荒古氣息讓人內心自然而然的有種尊重感。不過紅木保養的非常好,沒有破損和白蟻蛀咬的痕跡,也不顯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