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番尋么后,劉毅確定現在確實不是什麼武俠世界,周圍的石壁上除了亂爬的小蟲外,毛線都沒有。

等Zippo的火光開始變暗時,蓋子里的水升起了小泡,雖然沒有沸騰起來,但好歹已經把裡面的野戰乾糧給泡軟了。

摸出一顆狙擊槍子彈,用彈頭隨便搗了兩下,把野戰乾糧徹底搗爛。

用袖子掂著手,小心的把瓶蓋捧在手裡,一口吹滅火苗已經只剩豆丁大小的Zippo。

坐在黑暗裡邊吐納,邊從微燙的濾水瓶蓋子上汲取熱量。

等瓶蓋里的野戰乾糧稍微涼一些,劉毅一口把裡面的糊糊喝乾。

又用手指把蓋子周圍掛著的殘渣聚攏到一起,全部倒進嘴裡后,滿足的吧唧了一下嘴。

劉毅發誓,這是他這輩子吃過的,最好吃的野戰乾糧。

咸甜中,有一些不知道是胡蘿蔔,還是其它什麼蔬菜的小塊兒。還有一些煮的半軟不硬的,不知道是雞肉還是牛肉的小顆粒。

咽到肚子里后,嘴裡喉嚨里,全都是粘乎乎的脂肪糊糊。

這一切的一切,對又餓又冷的劉毅來說,都是異常珍貴的能量來源。

帶著淡淡的滿足感和不滿足感,劉毅閉目進入了吐納狀態。

在不大的岩石上靜靜的左了能有兩個多小時,又再次睜開了眼睛。

此刻的他侵入體內的寒意已經被盡數驅散,原本枯竭的體力,也已經恢復了大半。

藉助著戰術手電筒的光束,向水下看去,根據不斷升騰的水泡,很容易判斷出了通往外面的水道位置。

整理好隨身裝備,重新披上吉利服,劉毅一頭滑近了水中。

短暫的下潛后,迎著暗流和撲面而來的水泡,用盡全力向外游去……

。「肉……償?我才不稀罕,行了,我把音樂盒送給你了,你放開我總行吧?萬一等下讓南宮柔看見,她會吃醋的。」雲若月決定對楚玄辰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誰叫她不會武功,掙不脫呢。

「她不在府里,她回娘家了。」楚玄辰冷聲說。

雲若月冷冷一笑,意思是如果南宮柔在王府,他就不會這樣抱她是嗎?

看來,他還真的是一隻大豬蹄子。

不,他還不配做大豬蹄子,大豬蹄子至少很好吃,他就是一隻爛腳丫子。

「你在想什麼?今夜夜色正好

《雲若月楚玄辰》第587章又有刺客 中午十一點半,Tara練習室里。

又練了一遍新歌的舞蹈之後,隊長樸素妍關掉了音響,一邊擦著額頭上的汗,一邊有些氣喘吁吁的對成員們說道:「好了,時間差不多該開飯了,就先練到這兒吧,大家先去洗澡吧。」

「哎呦,不行了不行了,累死了。」聽隊長終於發話了,早就有點兒扛不住的朴智妍瞬間癱躺在了地上。

全寶藍則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走到旁邊從包里拿出來兩個保溫杯和兩個小葯袋,保溫杯里是提前熬好的補藥,小葯袋裡除了有幾粒膠囊和藥片,也全都是補藥。

她自己吃一份,還有一份是給朴智妍的。

Tara每天除了跑行程就是在公司練歌練舞,忙的起飛,累得半死,要不是靠這些補藥撐著,她和朴智妍這兩幅小身板早就累毀了。

「給,吃吧。」全寶藍盤著腿坐到朴智妍旁邊把補藥遞給了她。

看到這些補藥,朴智妍立刻噘起了嘴,搖了搖頭撒嬌似的說道:「人家不想喝~」

「不想喝也得喝,快點吧,喝完就去吃飯。」

說著,全寶藍把朴智妍那份放到了她旁邊,然後把自己那份小葯袋裡的葯擱嘴裡,再拿保溫杯里的補藥把嘴裡的葯順下去。

那些膠囊、藥片還好說,因為它不苦,可保溫杯里的補藥,說白了那就是用各種中藥熬的葯湯子,不只苦,味道還很怪。

「yue~」喝完后,全寶藍咧著嘴直犯噁心,表情特別「猙獰」,五官都皺在一起了。

看到她這副表情,其他人都忍不住跟著咧起了嘴。太難受了,看著都難受。

而本來就不想喝葯的朴智妍,現在就更不想喝了。

緊接著,喝完葯的全寶藍忽然發現自己今天忘帶糖了。

「完了完了完了!忘帶糖了,水水水,快給我水!yue~」

見狀,離著水杯最近的李居麗連忙起身拿起水杯遞到了全寶藍手裡。

「什麼?歐尼你今天沒帶糖?那我可不喝了,先吃飯吧,吃完飯我去買個棒棒糖再吃藥。」朴智妍一聽全寶藍今天沒帶糖,她就更抗拒了。

平時她們沒吃喝完葯都含一小塊水果糖,用來遮住嘴裡的藥味,讓自己好受一點兒。否則那藥味太讓人難受了,漱口都去不幹凈。

所以,一聽沒帶糖,朴智妍說什麼也不喝葯了。

既然這樣,那就先吃飯吧。

這時朴孝敏忽然站起來微笑著對幾人說道:「你們去吃飯吧,我不餓,中午就不吃了。」

幾人看得出來,她笑的有些勉強。

說著,她走到牆角的椅子旁坐下,先拿起水杯喝了口水,然後從包里掏出了手機,盯著手機屏幕,神情有些落寞。

不用問,幾人也猜的出來她為什麼會這個樣子。

那天李羨親了朴孝敏一下,然後就跑了。再然後就沒動靜了。

李羨本人沒再出現過,電話也沒再給朴孝敏打過,連個消息都沒給她發。整個人就像失蹤了一樣。

可問題是李羨沒失蹤,昨天咸恩靜去KBS面試還見到他來著呢。

沒失蹤,也沒消息。說明什麼?說明李羨沒把朴孝敏放在心上唄!

劉花英現在心裡是幸災樂禍的不行,她現在可以確定了,李羨就是想玩玩兒朴孝敏她們罷了,根本就不在乎她們。

等過些日子李羨對朴孝敏她們幾個膩了,她就能再一次實施報復了。

而六妞的心裡,現在對李羨都有些不滿。

尤其是朴智妍,一開始她還以為李羨可能是太忙了,沒有時間聯繫朴孝敏,所以昨天晚上她還特意偷偷給李羨打了個電話,給李羨通風報信,告訴他朴孝敏不開心了。

她本以為,這下李羨總該想辦法哄哄朴孝敏了吧?可誰知道十幾個小時過去了,李羨還是沒反應。

現在看著朴孝敏心裡難受的都不想吃飯了,朴智妍忍不住鼓著臉,怒氣沖沖的說道:「哼!都怪李羨歐……都怪李羨那個傢伙!太可恨了!」

連歐巴都不叫了,直接稱呼那個傢伙,可見她是真生氣了。

朴孝敏雖然心裡有些難過,但聽朴智妍這麼說,她還是替李羨辯解了一句:「電視劇要開拍了,他可能是太忙了。」

「你還向著他?他能有多忙?再忙還能忙的連發條簡訊的時間都沒有嗎?我看他肯定是被少女時代那群女人給迷住了,根本沒時間理我們!哼!」

聽她這麼說,樸素妍連忙有些嚴厲的低聲喊道:「智妍!不許胡說!」

朴智妍立刻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了,偷偷看了一眼劉花英,然後一臉抱歉的對樸素妍說道:「對不起,歐尼,我知道錯了。」

其實,她私底下吐槽李羨,議論少女時代並沒有什麼不對。

有道是,誰人背後不說人?那個背後無人說?說了就說了,發泄情緒而已,說的不對也無所謂,反正是在私底下,沒人知道。

可問題是現在旁邊還有外人呢?萬一朴智妍這話被外人傳出去了。那她肯定就會被按上一個不尊敬前輩的帽子。

而且,少女時代的粉絲那麼多,要是被他們知道朴智妍「黑」少女時代,朴智妍肯定會被網暴的。

Tara剛出道的時候,朴智妍就因為公司炒作她長的像金泰熙,然後被金泰熙的粉絲們甚至是路人們網暴過一次,那種鋪天蓋地的謾罵聲,讓她都感覺不能呼吸了,她可不想再經歷第二次了。

不過,話說回來,朴智妍的話倒是給朴孝敏她們提了一個醒。

李羨跟少女時代關係挺好,有住的那麼近,而且少女時代又不像她們一樣每天忙的起飛。李羨沒準還真有可能整天跟少女時代的人在一起。

而她們,整天除了跑行程就是練習。李羨如果不主動找她們,那她們根本就沒機會跟李羨有什麼來往。

一直這樣下去的話,朴孝敏別說跟李羨談戀愛了,只怕時間長了李羨就完全把她忘在腦後了。

朴孝敏越想越氣餒,更沒心情去吃飯了。

可就在這時,她們練習室的門忽然被人敲響了。

「篤篤篤~」「請問朴孝敏xi在嗎?您點的外賣送到了。」

。 從旁邊樹下找了個樹枝,小心翼翼的挑開樹叢一看,居然是一隻野兔,兔子好像受傷了,正趴在草上只有一隻腳因為疼痛在無意識的抽搐著。

白糖鬆了一口氣,來到旁邊把兔子捧起來檢查了一下,兔子的一隻腳好像斷了,所以跳動不起來。

看看手邊沒什麼趁手的工具,乾脆就放到竹筐的草藥上,準備回家了找點工具給她把骨頭固定一下。

臨走的時候想了想,這麼一隻兔子,直接帶回家,估計就是被白孫氏或者二房四房直接送進廚房了。

想到此處皺了皺眉,也不知道能不能儲存活物,想著便把儲存界面調出來,嘗試著把兔子放進去,結果居然真的放進去了。

白糖也不知道儲存活物能儲存多長時間,擔心時間久了,兔子就窒息死了。

只能把兔子先放到竹筐帶回去,等到家門口再把村子存進去。

快到家門口的時候,看到白珠兒的弟弟白竹在門口張望著,心裡也大概知道了什麼。

白竹看到了竹筐上的兔子,飛快奔進院門。

白糖看到趕緊把兔子儲存了。在背著框進院門。

剛進院門就看到院子里坐滿了人,白趙氏一看她進門就哭著對白孫氏說:「可憐珠姐兒的臉,大夫說都不知道能不能痊癒,

好好一個大姑娘,再有兩年就能議親了,現下破了相,以後怕是都嫁不出去了。」

說著不由分說跑到白糖面前,抬起手就給白糖一巴掌,白糖早早就防備著她,趕緊閃身躲過去。

看著躲過去的白糖,白趙氏恨不得打死她。

氣的拿起靠在牆邊的鋤頭,白義白禮趕緊上前拉開白糖和白趙氏。

四房的白吳氏看到這種狀況,趕緊說:「娘,我帶著秋魚和濟帆先回房了,濟帆還小見不得這場面。」

說完也不管白孫氏同不同意就帶著兒子女兒走了,她才不想摻和她們幾房的事。

她打心眼裡看不起其他三房的人,要不是老四是個秀才身份,她絕對不會嫁進他們家,也不是什麼富貴人家。

她娘家是里正,要找個比這家好的那還不容易,現在還不是就盼著白貴好好讀書考個舉人好讓她去縣城過日子。

白孫氏看到轉身走的白吳氏,滿臉的不悅,這個兒媳婦從不給自己好臉色,自己還不能對她說話嚴厲了。

畢竟白吳氏娘家身份不大不小也是個裡正,以後說不定還要她娘家幫忙的,也不好太得罪了。

白禮護著白糖,對著白趙氏說:「弟妹,有什麼事等糖姐兒說清楚,你這不說話就直接動手了還拿上了鋤頭。」

白義趕緊把白趙氏手裡的鋤頭搶下來,不讓白趙氏再碰靠在牆邊的農具。

白趙氏一看,氣的不打一出來,喊道:「好啊好啊,你們哥倆就知道欺負欺負我們三房,現在珠姐兒的臉都毀了你們還護著她,還有沒有天理了。」

說著便坐在院子里哭起來,哭聲震天,院子外經過的人聽見都圍在院門口看著裡面。 讓一個驕傲的帝王向你發出愛的質問,不得不說,亞麗的心被狠狠地撞了一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