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直在爭論中。

當年公認的修鍊界第一劍仙的魔劍仙已經踏天門而離開了,現如今比較受推崇的就是天劍帝釋天,帝釋天其實比凌楓還要弱一些。他僅僅只是劍道大成!根本沒有機會修鍊劍力,畢竟像劍力這般高深的力量,如果不是凌楓的大機緣,根本無法修鍊。當然,修鍊界當中也有些修鍊劍力的存在,可是劍力達到『劍神境』的,恐怖還真沒有。

劍力達到劍神境,威能雖然驚人,劍法也更精妙,可是劍速依舊沒有超越大道極限,依舊僅僅是光速。

當速度差距太大的時候……

劍法更精妙也是無用的。

帝釋天明明只是劍道大成,依舊被很多強者認為是修鍊界第一劍仙,只是受爭議罷了。至於像其他逆天的如酒劍仙邪曲風的自然劍道同樣大成,甚至還有殺神一劍這等逆天劍招,可沒誰說邪曲風是修鍊界第一劍仙,畢竟劍的最根本還是個『快』字。

即便簡簡單單的一劍『刺』出,速度如果超越光速。威力也會大的離譜,敵人都很難阻擋。速度才是劍的精髓所在!

當年邪曲風便說,凌楓以後的成就不會低於他。可他恐怕都想不到……短短几十年時間,凌楓劍法就高到這一等地步。

之所以進步如此迅猛。

主要是在這星空潭池內的際遇磨練,像凌楓以前雖然修鍊了劍力,可是劍力根本沒有突破,在做和星空潭池中,劍力突破,更是凝聚出本源之尊,專修劍道。

「若是我能達到劍力『劍神境』。那麼我就是毫無爭議的修鍊界第一劍仙了。」凌楓心中充滿了期待,可他也清楚,要達到劍神境。恐怕要自己達到人境之後才有機會。

雖然現在自己有本源之尊專修劍道,但是劍神境可不是那麼容易達到的,如果自己多走出了幾條大道,也許突破劍神境的機會會更加大一些。

想到這裡,凌楓心中不由一驚!

除了閻羅劍道之外,自己還領悟一些劍道,不同的劍道擁有不同的威能,這何嘗對凌楓來說不是一場機緣?

閻羅劍道雖然融合不同的大道,但是這根本不足夠,如果將閻羅劍道中在融合一些領悟透徹的劍道,那閻羅劍道便能達到真正的變質。 第三百九十三章:劍梯

第十鎮守者看著遠處凌楓的手指划動虛空,不由面色一變,低聲自語:「超越大道極限?」

第十鎮守者的眼中也有些震驚,他知道超越大道極限代表著什麼。

「讓你久等了。」凌楓微笑走了過來。

他心情極好。

實力大增,在逆天修行中更加能掌控命運,甚至自己還有能大的把握回到神州大陸,他可是很清楚墨海之中的危機,就算是人境強者也不敢隨意亂闖墨海,畢竟墨海之中隱藏太多的危機,稍有不慎便會隕落。

「我倒要瞧瞧多厲害。」第十鎮守者嗖的化作流光,殺向凌楓。

凌楓依舊漫步而走,他有著一切盡在掌控的自如,對方的劍法再玄妙,速度依舊無法超越光速,當對方的劍光朝自己攻來時,凌楓僅僅是是右手伸出劍,劍光彷彿毒蛇猛地竄出,非常簡單但是迅猛無比的一刺。

閻羅劍道之無盡!

第十鎮守者竭力的要阻擋,可凌楓的劍光依舊擦著劍身刺在了第十鎮守者的眉心上,第十鎮守者不由自主頭往後一仰,整個倒飛開去,爾後踉蹌著落地停下,他的臉色都變得複雜,喃喃自語:「超越大道極限,的確超越了極限……劍法快成這樣,怎麼擋,根本沒法擋。」

須知劍力本源之尊的劍法何等精妙?更何況凌楓還將黯然劍法融入在了閻羅劍道之中,這比起劍神境也不相上下。

如果用一個字來形容凌楓的劍,那個字除了快便沒法形容。

此時凌楓的閻羅劍道足以讓無數強者絕望,甚至就算剛剛突破人境強者的修士,凌楓也不會畏懼。

「你贏了。」第十鎮守者看著凌楓,死寂的眼睛中卻有著一絲期盼,「這劍道,可是你們大陸最強的劍道?」

「這是我自己領悟出的劍道,至於是不是我們大陸最強的劍道,我並不知道。」凌楓搖了搖頭。

第十鎮守者神情複雜,嘆息道:「我鎮守萬刃路,精通眾多劍術、槍術、刀術等等近戰之術。可是沒有一個能超越大道極限,能拜在你手,我心服口服。」

「都是你鎮守?」凌楓驚奇。

重生之修羅歸來 「當然,你遇到的前九個鎮守者,其實也是我。」第十鎮守者笑著,「只是我每次都僅僅只施展一套劍術……好了,你已經贏了,可以前往第五座島嶼了,去了第五座島嶼,就能離開這裡了。」

「去吧。」第十鎮守者笑著,隨即消散不見。

周圍的黑暗也消失了,天空中的明月也顯現了。

凌楓則是化作流光繼續飛行前進。

……

飛行了約半個時辰,便隱隱看到了一座巨大美麗的島嶼,島嶼上有著一座座小型湖泊,璀璨奪目,有的湖泊彷彿火焰,有的湖泊則滿是金色,有的湖泊是滿是紅色,有的則滿是碧玉之色……光芒蒙蒙,宛如仙境。

在浮木橋的盡頭,則是站著一名穿著灰袍披散著銀髮的男子,微笑看著紀寧。

「咦?」看到遠處站著的銀髮男子,凌楓心中奇怪,「似乎不是生靈。」

「歡迎來到明月島。」那銀髮男子看著凌楓,臉上也出現了一絲笑容。

「你是北休魔神?」凌楓好奇的看著那銀髮男子,眼中有些疑惑。

銀髮男子搖了搖頭,他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欣慰:「沒想到洞虛期修為就能通過考驗,看來你的天賦很不錯,只是不知道你有沒有資格接受主人的傳承。」

凌楓一怔,他看著那銀髮男子的目光也有些震驚。

這銀髮男子他根本看不透,甚至根本無法知道他的實力。

「我名雪紅,是主人手下第一戰將,如果你能成為主人的傳人,我也會跟隨你,為你而戰!」銀髮男子似乎看穿了凌楓的心思,不由開口道。

「北休魔神手下的第一戰將,也不知道他的實力會有多強。」凌楓心中暗自想到。

「你們四個也出來吧,等下凌楓也會去接受主人最後的考驗,這也是關乎著主人的傳承。」銀髮男子對著那虛空緩緩道。

虛空中一道漣漪出現,空中出現了四名形態各色的怪物。

有海族的夜叉,有猿猴般的雪魔,有一名身高三丈的男子,甚至還有著一團看不清相貌的虛影。

「他們是鎮守那四座島嶼的鎮守者?」凌楓看著這四人,他的眼中也極為震撼。

「凌楓,我們有見面了。」那身高三丈的男子看著凌楓,笑著道。

凌楓也笑了笑,不過他卻發現,那夜叉看著凌楓的目光也有些淡然,似乎對自己的還有些不屑。

「夜叉,你這臉色可不好看,難道就算因為凌楓通過了考驗?」雪魔看著夜叉的樣子,他不由取笑道。

「在沒有成為少主之前,我有權保持對他的一切看法。」夜叉撇了撇嘴,一臉淡然。

四人不由相互一望,一下子大笑了起來。

凌楓看著夜叉,有些雲里霧裡。

「凌楓,你看見了那一道道階梯了嗎?那之上便是主人隕落的地方,只要你踏上了階梯,便有機會得到主人的傳承。」銀髮男子看著凌楓,一本正經的道。

凌楓朝雪紅指的地方看去,只見那一道道透出凌厲劍意的階梯,他內心中卻傳來了一陣呼喚,呼喚自己的確實那階梯之上的宮殿。

「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這宮殿之中有什麼東西在召喚自己?」凌楓心中震驚不已,他不由朝那階梯邁去。

凌楓在踏上階梯的時候,他的眼中儘是震撼之色。

「這是風之劍意?」凌楓感覺著這階梯之上傳來的劍意,那猶如是颶風呼嘯而過,又彷彿是微風拂然而掠過,時而狂暴,時而柔和。

這階梯似乎是在演繹著風之劍道的入門,這不由讓凌楓十分震驚。

「這階梯足有一百零八道,難道這一百零八道階梯都演繹著各種劍意嗎?」凌楓心中暗自想到,心頭也有些狂喜。

他本就修劍,更何況這本源之尊只能修行劍道,如果這一百零八道階梯都演繹著各種劍道,這對凌楓來說就是一場機緣。

凌楓愛劍,劍已經融入他的靈魂,融入了他的身體,如果這一百零八道階梯都是演繹著各種劍意,這簡直比赤.裸的美女還要吸引誘惑。

「雪之劍意!」

凌楓在踏上第二步的時候,他便感覺四周雪花飄飄,時而是大雪紛風,時而確實雪花散落。

「水之劍意!」

「木之劍意!」|

「火之劍意!」

「土之劍意!」

……

凌楓不斷的朝上走去,他沒踏出一步,便能感受著一道劍意,每種劍意都蘊含著不同的道路,每種劍意都演繹到了極致。

影帝是個嗲精 凌楓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九十八道階梯,不過這次他並沒有盲目的朝前而去,因為他發現第九十九道階梯要比起下面的階梯強橫太多,除了劍意之外,似乎還蘊含著一條條道路。

「劍道!」凌楓突然驚呼道,他領悟出了閻羅劍道,甚至他的閻羅劍道還超越大道極限,他對劍道的感悟卻十分的明顯。

「沒想到他居然通過了劍意梯,看來他很有希望能接受主人的傳承。」那三丈的壯漢看著凌楓,眼中卻有些佩服。

「主人的劍道梯有強有弱,甚至九道劍道梯,最後一道卻是主人的道,如果他不能踏過主人道,根本無法得到主人的傳承。」銀髮男子看著凌楓,身影也有些期待。

「喂,夜叉,要不我們打個賭,就賭凌楓能不能得到主人的傳承。」雪魔雙目中閃爍出一絲狡黠,看著夜叉道。

「潑猴,你真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注意嗎?凌楓擅長用劍,劍道梯想難住他很難,除了主人自己的道對他來說有一定的壓力,其他的劍道對凌楓來說便沒有一點壓力。」夜叉不屑的看著雪魔,眼中還有些嘲諷。

雪魔一怔,他看著夜叉的目光也有些驚愕,他可知道從跟隨主人起,這夜叉根本就算一根筋,根本不會使用腦子想事情,只會用武力解決。

「哈哈,難得看見雪魔吃癟,而且還是夜叉讓人吃癟。」雪紅一下子大笑了起來,看著這一幕也有些欣慰。

他忘了有多久,也許有幾萬年,也有是十幾萬年,甚至是幾百萬年,他沒有這麼開懷的大笑。

無數年的歲月,從北休魔神隕落之後,他們便一直默默的守護著,默默的守護著星空潭池,等待著有緣人。

如今他們看見了希望,從凌楓踏上劍梯的時候,他們便這凌楓充滿了希望。

就連夜叉這個崇拜武力的莽夫也對凌楓充滿了希望,只有凌楓得到了北休魔神的傳承,他們才有機會重見天日。

「凌楓,希望你能成功,別讓我們失望。」那虛影看著凌楓,眼中還有些期待。

……

凌楓看著眼前僅剩下的十道階梯,他的眼中卻閃爍著一絲絲精芒,甚至他心中熱血沸騰,這十道階梯很有可能都是演繹著劍道,演繹著各種不同的劍道。

劍道,這等大道之境,就算是凌楓這等天賦異稟的天才,他也僅僅之悟出一條閻羅劍道。

可是這十道階梯之中每道階梯都很有可能蘊含著劍道,直接通往大道之境的劍道。

凌楓朝前踏上,他只感覺自己踏入了一片颶風區,無數的颶風直襲他的靈魂,不過凌楓瞬間便反應了過來,他的嘴角也泛起了一絲笑容。

這階梯正是演繹中疾風劍道!

風分無數種,有微風,有暴風,有颶風,有龍捲風,而風演繹的卻是快!

疾風劍道講究的便只有一個字,那個字便是快!

當將快演繹到了極致,便達到了疾風劍道。

閻羅劍道的快是招式快,而疾風劍道的快卻是劍劍快!

疾風劍道,一劍,一念都講究的是快,必須要將快演繹到極致,甚至突破大道極限,這方才達到疾風劍道大成。

且隨疾風前行,身後亦須留心。此劍之勢,愈斬愈烈,這便是疾風劍道的精髓。

凌楓感受著疾風劍道,他心中還在回味著疾風劍道的威勢那等逆天的劍道,甚至比起自己的閻羅劍道也不會弱。 第三百九十四章:近在咫尺

凌楓感受著這疾風劍道傳來的大道韻味,他心中卻不由生出了一種豪邁之心。

這等劍道,比起自己的閻羅劍道還要強橫,將疾風劍道修鍊到了極致,甚至威力足矣達到大道極限。

感受完了疾風劍道,凌楓深吸了一口氣,他對上面的階梯更加的嚮往,他是一名劍客,劍客便是對劍無比的鐘情,他的劍便是他的命,是他的靈魂。

而劍道,便是劍客一生的道路,劍客要走下去的道路。

這階梯之上除了劍意之外,那些劍道都讓凌楓感覺到震撼。

大成劍道極為困難,他當年領悟毀滅劍道,根本無法悟出,只能達到一點皮毛,而死亡劍道,他甚至只悟出一絲劍意,根本無無法觸摸到劍道的邊緣。

劍道,太難了。

就算是凌楓的閻羅劍道,也是經過無數的機遇才悟出,閻羅劍道是融合了凌楓對自己的看法,對自己的劍的看法,這劍道雖然沒有毀滅劍道甚至死亡劍道強大,但是他的潛力卻極大。

如果凌楓有辛領悟出了毀滅劍道或者是死亡劍道,那閻羅劍道的威力便會更加強大,畢竟毀滅劍道和死亡劍意都融入了閻羅劍道,融入了這掌控生死的劍道之中。

凌楓感受完疾風劍道,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朝上面的階梯踏去。

一股霸道的氣勢直接朝凌楓壓迫而來,那股氣勢極為強橫,猶如是天地威壓,凌楓只感覺到那股威壓讓自己的身體微微顫抖,甚至膝蓋也微微彎曲,彷彿是要跪下般。

「九天劍道!」凌楓心中不由一震,眼中儘是難以置信。

他感受說這股氣勢,氣勢一波接著一波,一波比一波強大,甚至凌楓還隱隱感覺到了一股來自九天之上的劍意,雖然很稀釋,但是還是被凌楓很敏銳的差距到了。

好霸道的劍道,這就算是比起殺神劍道也不相上下吧,凌楓想起了殺神一劍的強勢,他的心中不由一比較,得出了這個結論。

九天劍道,凝聚九天星辰悟出,詭異莫測,根本不是常人能悟出的,就算是整個神州大陸,能悟出九天劍道的,凌楓覺得只是屈指可數。

凌楓感受著似乎整個星辰都在變動,詭異十分,北斗七星,破軍星,七殺星,貪狼星,這些似乎都發生了變故,九天之上的天河之水傾盡而出,朝自己的沖刷而來。

蒼穹似乎發生了巨變,整個蒼穹碎裂朝自己的壓迫而來。

我自我自在,我心伴吾心,凌楓雙目一閉,感受這鋪天蓋地而來的劍意。緊接著,他心中卻生起了一絲劍意,那細小的劍意卻心中萌生細牙。

就在那鋪天蓋地的劍意壓迫凌楓的時候,他對九天劍道卻有了一種感悟,有了一種異樣的感悟,在那一刻,他似乎觸碰了到了什麼,他彷彿看見了虛空中的漫天星辰其中的奧秘,他似乎也看見了九天之上的銀河之水。

九天劍道,在這一刻去凌楓已經入門!

「九天劍道之星辰裂!」紫殤魔劍一下子出現在了手中,他的身形飄渺虛無,整個人猶如是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他手中的紫殤魔劍在凌楓的揮舞下極為詭異刁端。

凌楓此時的劍猶如是漫天的星辰,星辰不斷移位,極為詭異莫測,他的劍卻蘊含著一絲說不出的韻味,那似乎有種大自在的感覺,雖然並不強烈,但是凌楓還是清楚的感覺到了。

……

下方,銀髮男子幾人都震驚的看著凌楓。

「他居然在領悟九天劍道!」 沖喜娘子會種田 猶如是一團虛影的男子聲音有些沙啞,看著凌楓也極為震撼。

他本就算用劍之人,在第四關的鎮守中,他和凌楓交過手,凌楓的閻羅劍道極為強橫,已經超越了大道極限,可是如今,凌楓卻在領悟最神秘的九天劍道。

「他的確是主人最好的傳承者,不單單是主人最好的傳承這,他還是星空劍聖的傳承者。」銀髮男子笑了起來,他看著凌楓的目光極為讚許。

他們在這裡等候了無數歲月,他們不知道自己以後的日子是什麼,等待著主人的傳承者,守護著這虛無的虛空,這種等候,他們受夠了。

「天道,當年你屠我海族無數夜叉族,總有一天,我會回來的。」夜叉看著凌楓,眼眸中也充滿了仇恨。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