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看就知道他是故意的,叫什麼來着,這很明顯就是把別人不放在眼裏。

“你……”孔歌陰沉着臉瞪着劉致澤,他很想現在就給劉致澤一巴掌,但是現在這麼多人看着,自己又不能失了面子,只能強忍着怒氣。

“額,孔歌同學,要不,你就先坐那邊吧。”風尤物實在是忍不住開口了,他可不想孔歌現在就和劉致澤打起來,一旦打起來,自己這個最佳班主任的名頭估計就沒了。

“好的,老師。”孔歌強忍着怒氣對着風尤物做出了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表情,這才向着第三排走去了。 孔歌實在是有些不太甘心,但卻又沒有一點辦法,只能強忍着怒氣回到了座位上,在坐下去的時候,他還不忘狠狠的瞪了劉致澤一眼,那意思好像是在說哥記住你了。

不過對於劉致澤這種厚臉皮來說,倒是無所謂,管你的,不服氣盡可來咬澤哥,反正澤哥就在這。

前方和慕容雪涵同桌的劉詩語這時候也轉過了頭來,瞄了劉致澤一眼後才轉過了頭去。

不多時,就有老師來上課了,上課了,劉致澤又要睡覺了,哪怕就算死下課了,劉致澤和南宮劍都不知道。

“咚咚~”直到有人敲了兩下桌子後,這才把劉致澤和南宮劍吵醒了。

兩人迷迷糊糊的擡起頭,就看到那孔歌正站在他們的面前,在身後還有着一大批的女粉絲,包括教室外面的走廊上也盡是女粉絲。

“我歌好帥啊。”

“那可不,我歌可是國內下一位頂尖巨星。”

一羣羣的女粉絲紛紛握起了雙手,很是崇拜的看着孔歌。

聽到那些女粉絲的話,孔歌微微一笑,這纔看向劉致澤,道“這位同學,你好像對我有點意見啊。”

“對你有意見?澤哥可不敢,澤哥怕被她們給撕碎了。”劉致澤望着四周的花癡妹說道。

“那你爲什麼之前要針對我?”孔歌聽到劉致澤的話好像是滿意似得,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我有粉絲,我有名氣,我註定是俯視你的存在。

“針對你?就憑你?還不夠格讓澤哥針對。”劉致澤風輕雲淡的說道。

我曰!!聽到這句話,剛剛還一臉高高在上的孔歌此刻卻是有一種要吐血的感覺,特麼的,這小子竟然說自己還不夠格讓他針對?

“那人是誰啊,怎麼那麼囂張,竟然敢對我歌這麼說話。”

與此同時,走廊上的那些花癡妹聽到劉致澤的話,一個個的擺起了臉色,很顯然是因爲劉致澤的話鬧的他們很不高興。

“好像聽說是學校的霸王劉萌萌,上次才把武道社的潘飛給一巴掌拍飛了。”

“切,原來是個小混混而已,就算長得帥又怎麼樣?永遠都不可能超過我歌的。”

聽到這些話,孔歌的臉色才稍微好看了一點,他冷冷的望着劉致澤,好像是在說,你怕不怕被我的粉絲弄死。

“這位同學,有的時候說話你可要注意點,在這個學校內我的粉絲可是很多的,就問你怕不怕。”孔歌微笑道。

“怕?在澤哥的字典裏還真的沒有怕這個字,不過是一羣腦殘粉而已,不是澤哥吹牛,有些妹紙喜歡澤哥可比喜歡你要多多了。”劉致澤微笑的說道,慢悠悠的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支菸點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孔歌臉部微微抽搐了一下,學校不是禁菸的嗎?這小子這麼明目張膽的抽菸,難道就不怕被開除嗎?或許自己可以去舉報一下。

“我還真不信。”孔歌看了看走廊上的那羣女粉絲,這時,就看到一個外國姑娘好像是在找人似得,一個勁的往教室內看,孔歌微微一笑,就聽他道“你看打那位外國妹紙嗎?她就是來找我的。”

“是嗎?只是澤哥可不信。”劉致澤笑了笑,那位外國妹紙不是別人,正是凱麗。

“你既然不信,那就讓我去證明給你看。”孔歌冷笑一聲,彷彿是已經成功打了劉致澤的臉似得,他甩了甩自己飄逸的頭髮就滿臉自信的向着門口走去了。

此刻那凱麗來到後門,好像是看到劉致澤了,剛想打招呼,這時候,卻看到一個少年來到了自己面前,凱麗一愣,擡頭看去,就看到孔歌正微笑的望着自己。

“美女,你也是來要簽名的嗎?來,我給你籤。”孔歌笑了笑,從口袋內掏出了一支筆,好像是真的要簽名了似得。

凱麗一愣,看了一眼劉致澤,這纔對着孔歌用着英語說道“what?Whoareyou?”

“什麼?”孔歌一怔,他還真的聽不懂這位妹紙在說什麼。

“你是誰?”凱麗見孔歌聽不懂,這才用蹩腳的中文開口說了起來。

臥槽!!孔歌一愣,你是誰?難道你特麼的不認識我嗎?我可是未來的大明星啊。

孔歌的臉色一紅,顯得有些尷尬,看見凱麗手中拿着一個本子,他伸出了手就想去抓,這時候,自己可不能丟臉,就算別人不認識自己,自己也要把這個逼裝好才行。

“What are you doing?”凱麗一驚,趕忙收回了自己的手,她可不想自己的本子被眼前這個少年給拿去了。

“哈哈~”劉致澤倒是沒有笑,反而是一旁的南宮劍實在是忍不住了大笑了起來。

孔歌轉頭看了南宮劍一眼,再看了看班上的同學和走廊上的那些女粉絲,他的臉色更紅了,這特麼的可就比較尷尬了,實實在在的被打臉啊。

“美女,你不要狡辯了,我知道你是想要我的簽名,來,我這就給你。”孔歌紅着臉說道,這時候就算這妹紙不想要自己的簽名也不行了,反正自己就要給。

說完,他就抓住了凱麗手中的本子,打算搶過來,可是凱麗也不是吃素的,再次搶了回去,兩人一來一回的,像是在推磨似得。

“啪~”忽然,凱麗實在是忍不住了,一把擡起了那芊細的玉手,握緊了拳頭,一拳頭就打在了孔歌的臉上。

“啊……”孔歌慘叫一聲,就算他不想放手都不行了,他震驚的捂着自己的臉看着凱麗,自己竟然被女人打了。

自己這張小鮮肉的臉龐竟然搞不定眼前的這個外國姑娘。

“你介個文旦,你要幹心馬?”凱麗用着那蹩腳的中文瞪着孔歌說道。

“哈哈~”這回劉致澤實在是忍不住了,和南宮劍相視一眼,兩人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臉打的啪啪響啊,他們甚至都很想問一句孔歌,你的臉痛不痛啊。

而在教室外面的凱麗聽見了劉致澤的笑聲,當即看了過來,就看她揚起了手中的本子,滿臉激動之色的說道“牛次澤,窩是來給您送情書的。”

我靠!!雖然那外國妹紙的中文不是怎麼的好,但至少她的這句話,教室內包括走廊上孔歌的那些女粉絲都聽見了。

他們頓時目瞪狗呆的看着凱麗,這外國人還真開放啊,送情書竟然這麼明目張膽的。

不過最爲尷尬的還是孔歌,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臉色緋紅着,灰溜溜的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這個臉實在是打的痛啊,甚至連自己的心都跟着痛了。 這位妹紙可就有些大膽了,這麼大聲的說要送情書給劉致澤,你是怕別人沒有聽見嗎?

聽到凱麗的話,慕容雪涵諸葛若綿都震驚的看向了凱麗,包括慕容雪涵身旁的劉詩語也同樣如此。

這外國姑娘是來追劉致澤的?她們同時看向了劉致澤,忍不住誹謗了起來,又出去勾三搭四的了,這都還有找上門來的。

如果讓劉致澤知道她們的想法,估計要哭了,自己可是什麼都沒做啊,天地良心是真的什麼都沒做,鬼知道這個妹紙爲什麼會這麼喜歡澤哥啊。

“送情書?”劉致澤一怔,看了一眼慕容雪涵,就看到慕容雪涵哼了一聲就轉過了頭,而諸葛若綿倒是沒有說什麼,不過臉色更加冷了,就跟別人欠她幾十億似得。

劉致澤慢悠悠的站了起來,丟掉了手中的菸頭就向着教室外面走去了,來打凱麗的面前,凱麗滿臉的激動之色,簡直就比發現新大陸還要興奮激動。

“牛次澤,還請接受。”凱麗低着頭雙手遞出了她抓着的本子。

劉致澤望着那個本子又是一陣出神,這特麼的是情書? 重生情有獨寵 那麼厚?你丫的是把一百年以後想要對澤哥說的話都寫出來了嗎?

“這位妹紙,咱們素不相識,你卻對澤哥送情書,澤哥也很是感動,不過你的情書不能接,因爲澤哥暫時還想單身。”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哈?”凱麗一愣,包括那些看熱鬧的人都是一愣,劉致澤竟然拒絕了,特別是劉致澤班上的同學,更加震驚了,放着這麼漂亮的一個外國美女不要,你丫的心可真大啊。

特別是那個孔歌,都快罵娘了,特麼的,什麼眼神啊,難道我還沒有那個臭小子帥氣嗎?

“爲什麼?”凱麗顯得有些失望,畢竟劉致澤不肯接受自己。

“等你把中文練熟了,不再叫錯澤哥的名字再說吧!”劉致澤淡淡的笑道。

凱麗一愣,道“我已經在學習了,希望你能給我個機會。”

劉致澤微微笑了笑,剛打算說話,這時,南宮劍拿着手機從教室內走了出啦,來到劉致澤身旁道“澤哥,老周找你有事,現在在福滿樓等你。”

劉致澤點了點頭,看了那凱麗一眼,繼續笑道“妹紙,有空再聯繫喔,澤哥有事要離開了。”

說完,劉致澤直接帶頭向着樓梯走去了,南宮劍緊跟在其後。

等到劉致澤離開後,有人鬆了口氣,有人覺得劉致澤不識好歹,別人妹紙都這麼主動了,你還拒絕,而且還是個外國姑娘,那小模樣可真漂亮。

對於慕容雪涵和諸葛若綿來說卻是鬆了一口氣,至少劉致澤不是那種見到美女就走不動道的人。

來到學校門口,劉致澤還想要叫上關瞳一起去玩玩的,可是今天關瞳卻是沒上班,沒辦法,劉致澤和南宮劍就只有兩個人去了。

不過在他們剛剛走出學校大門的時候,就看到一輛熟悉的車子開了過來,奧迪,這不是周復生的車嗎?

等到車子來到兩人的面前,卻是看車內伸出了一個腦袋,不是關瞳又是誰呢?

“少爺,上車吧,老周還在等着你吶。”關瞳笑了笑說道。

劉致澤和南宮劍相視一眼上了車,關瞳這才發動了車子,車子開了出去。

“關瞳,怎麼是你開了老周的車?”南宮劍好奇的問道。

“少爺,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專職司機了,學校那份破工作誰愛做誰做,反正我不做了。”關瞳嘿嘿的笑道。

總裁霸寵嬌妻 “臥槽!!關瞳,你會開車?爲什麼之前沒有聽說過?”劉致澤好奇的問道。

“不會啊,我也是剛剛纔學而已。”關瞳咧着嘴笑道。

事實上他的確是剛剛纔學會開車,之前和周復生在福滿樓的,原本是準備等着劉致澤的,後來周復生所要去接,結果就被關瞳搶了過來。

“剛剛學會開車?你這話什麼意思?你是想說你沒駕照嗎?”南宮劍和劉致澤相視一眼震驚的說道。

“是的!”

“臥槽!!你特麼這是無證駕駛啊,澤哥要下車,停車啊。”劉致澤大叫道,這關瞳現在纔剛開始學開車,這特麼的不是找死嗎?難怪感覺坐在車上,車子都是搖搖晃晃的,十分恐怖。

好不容易來到了福滿樓,剛下車,劉致澤就差點沒有吐出來,這關瞳開車實在是特麼的恐怖啊,不僅速度超快,還特麼搖搖晃晃的,搖的人腦袋發暈。

剛剛下車,劉致澤就看見周復生正站在門口,劉致澤臉色有些難看的走了過去,當然了,他是因爲坐了關瞳開的車纔會臉色難看的。

“少爺,你來了。”周復生見到劉致澤也是趕忙的迎了上來,周復生的臉色有些難看,眉頭也是皺起來了,好像是發生了什麼事似得。

“老周,怎麼了?這麼急急忙忙的把我們叫過來?”劉致澤好奇的問道。

“少爺,道門來人了,來的是一個七品抓鬼師,說是有事情想請你幫忙。”周復生皺着眉頭說道。

“道門的七品抓鬼師?來找澤哥?他們找澤哥幹什麼?澤哥和他們又不熟。”劉致澤也是滿臉的疑惑之色,畢竟他和道門沒有什麼關係,而且他們爲什麼會找到自己身上來?難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嗎?

周復生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對方又不肯說,一直在說要等劉致澤來了他才肯說事。

“走吧!去看看。”劉致澤說道,這時,關瞳走了過來,遞出了車子的鑰匙,滿臉的激動之色,好像是因爲學會開車了很激動的樣子。

“老周,帶這小子去考個駕照,免得讓他來禍害澤哥。”劉致澤指了指關瞳說道。

在關瞳沒有拿到駕照之前,劉致澤說什麼也不肯坐他的車了,實在是忒特麼的恐怖了,就跟做死亡列車似得,魂魄都跟快要跳出來了一樣。

周復生一愣,看了關瞳一眼,關瞳攤了攤手,剛打算說話,這時就聽見一道聲音,兩人轉過頭去,那南宮劍都已經吐起來了。

好吧!現在周復生算是明白劉致澤爲什麼要關瞳去考駕駛證了,畢竟南宮劍是個很好的例子。 “少爺,道門來的人脾氣有些大,待會如果他言語不敬的話,還請你多多包涵纔是。”周復生跟在劉致澤身旁說道。

他最怕的就是劉致澤和道門鬧起來了,畢竟現在劉致澤的實力可不足以對付整個道門。

要知道道門的力量還是很強大的,不是說劉致澤一個人就能夠對付的了的。

“脾氣有些大?”劉致澤一愣,看向了周復生繼續道“難道還比澤哥的脾氣大不成?”

周復生苦笑一聲,劉致澤的脾氣那可不是吹出來的,一言不合就裝逼,一言不合就弄死別人,而且今天來的還是個七品的抓鬼師,周復生也是擔心劉致澤會搞不定。

周復生帶頭走進了一間包廂內,此刻在包廂內,一張椅子對着門,一個人坐在上面,手裏還拿着一杯紅酒,喝一口就搖一下,看起來倒是挺會擺譜的。

“周復生,人呢?來了沒有?”那人看都不看就知道是周復生來了,當即囂張的開口說了起來。

“齊大師,人已經來了。”周復生很是恭敬的回答道,畢竟別人的實力擺在那,七品抓鬼師,可比他這個九品抓鬼師要流弊的多,他可不敢招惹別人。

“哦?”那人聽見說人來了,他一把站了起來,就看他身穿西裝,穿着皮鞋,好像很流弊的樣子。

他慢悠悠的轉過頭來,看向了周復生一行人,這纔看清楚了他的面貌。

這人的年紀不是很大,估計也就二十五六歲而已,穿的人模狗樣的,嘴角還帶着一絲的笑容,看起來就讓人很有一種想要弄死他的衝動感。

“你們誰是劉致澤?”那人喝了一口紅酒之後傲慢的說道,甚至連看都沒有看劉致澤一行人,而是死死的盯着那紅酒。

劉致澤嘴角微微一樣露出了一個笑容,直接坐在了凳子上,既然你不給澤哥面子了,那澤哥也不需要給你面子了。

然後又看見劉致澤慢悠悠的點起了一支菸,這才淡淡的開口道“不知道你找澤哥有什麼事?”

VIP隱婚:腹黑大叔抱一抱 “你就是劉致澤?”那人瞪着劉致澤說道,很明顯劉致澤坐下去和抽菸都讓他很不爽了,畢竟自己是七品抓鬼師,劉致澤在自己面前什麼都不是,但是卻敢這麼囂張,他自然會不爽的。

“難道你的聽覺有問題嗎?澤哥說話不喜歡說兩遍,有什麼事你就說,如果沒有事的話,那澤哥就要走了,澤哥可是很忙的。”

劉致澤吐出了一個菸圈後風輕雲淡的說道,跟澤哥擺譜裝逼?你還嫩了點。

“哼,早就聽說劉致澤的脾氣很大,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那位齊大師冷哼一聲的開口說道。

“還好拉,不過你特麼的再不說正緊事,澤哥可就真的要離開了。”劉致澤微笑道。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那位齊大師聽到劉致澤的話,二話沒說直接掐起了指訣,一張散發着金色光芒的符咒憑空出現,隨着他念起了咒語,那張符咒直接向着劉致澤而去。

劉致澤微微一笑,也不在乎,等到那張符咒快要到自己身前的時候,他才伸出了手,手掌往下一翻,那張符咒就這麼消失了。

那位齊大師瞳孔一縮,笑眯眯的看着劉致澤,冷笑道“果然有些本事,只不過你剛纔接下的只是我半成功力而已。”

喲~這是要打澤哥的臉啊,劉致澤笑眯眯的看着他,沒有說話。

這時,就看那所謂的齊大師坐了下去,椅子轉動了一下,他就面向劉致澤了,就聽他道“行,既然你能接下我的半成功力,看來你也是有點本事的人,先自我介紹一下,本人齊兆藝,七品抓鬼師。”

“哦。”劉致澤不溫不火的回答道,依然抽着自己的煙,就當作沒有聽見似得。

我曰!!這位齊兆藝見到劉致澤那副無所謂的樣子差點沒有發飆,特麼的,本大師都自報身份了,你竟然只給一個“哦”字的反應?這態度未免有些太過於傲慢了吧!

齊兆藝冷冷的瞪着劉致澤,繼續道“道門有份任務要交給你。”

“不幹。”劉致澤淡淡的搖了搖頭,他沒有絲毫的猶豫就開口說了起來。

臥槽!!聽到劉致澤的話,齊兆藝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給嗆死,特麼的,這小子怎麼感覺比自己這個七品抓鬼師還要能擺譜啊。

“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那澤哥可就要先離開了。”劉致澤站了起來,丟掉了菸頭,說完後就直接向着包廂的門口走去了。

“等一下。”還沒等劉致澤一行人離開,那齊兆藝就開口叫了起來,就聽他繼續道“小子,你不要太過分了,道門有任務給你是因爲看的起你,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呵呵,那澤哥是不是還要感謝道門啊?”劉致澤冷笑一聲,真特麼當誰都尊敬道門啊,劉致澤繼續道“那如果澤哥非要吃罰酒呢?你能拿澤哥如何?現在你是不是很氣?是不是很不爽?有本事來咬澤哥啊。”劉致澤眯着眼睛,絲毫沒有把道門和這個所謂的七品抓鬼師放在眼裏。

“小子,你找死。”齊兆藝大怒,實在是受不了了,這小子爲什麼就特麼的這麼吊?

“等會。”劉致澤伸出了手,攔在了他的面前,齊兆藝剛剛想動手的心就被壓了下來,他也在想,這小子估計是打算認錯了。

只是他想錯了,這時候就聽劉致澤繼續開口道“你此刻的心中是不是覺得澤哥很吊?澤哥告訴你,澤哥就有這麼吊。”

臥槽!!我特麼的這麼暴脾氣。

“小子,你找死。”齊兆藝大怒,二話沒說,直接從椅子上蹦了起來,三步並作兩步來到了劉致澤面前,直接向着劉致澤的脖子掐去。

“啪~”劉致澤身體微微後退了一步,擡起了手就拍在了齊兆藝的手上,齊兆藝吃痛的收了回去,再次伸出了手,向着劉致澤的胸口打去。

劉致澤冷笑一聲,鬥移步一轉,齊兆藝的拳頭打在了一個虛影上,緊接着就看劉致澤出現在了他的身後,一腳踹了出去,齊兆藝臉色大變,快速轉身,雙手抓住了劉致澤的腿一轉。

劉致澤的身體就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轉,緊接着,就看見齊兆藝手上出現了一張符咒,直接向着劉致澤的腿上貼去。

“ba……”

齊兆藝剛打算說爆,只是還沒等他的話說出口,這時候劉致澤的拳頭就已經到他的臉上了。

“砰~”的一聲響起,齊兆藝發出了一道慘叫聲,整個人就飛了出去,直接撞在了牆壁上,整個房間都跟着震動了一下。

女總裁來潛之傲嬌男別逃 “少爺。”周復生臉色大變,齊兆藝可不能被劉致澤打死,否則,道門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周復生大叫一聲後就趕忙向着劉致澤而去了,他必須要攔着劉致澤,萬一劉致澤下手沒輕沒重的把齊兆藝給弄死了,那可就完蛋了。

只是劉致澤會這麼輕易的放過齊兆藝嗎?那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就看劉致澤一把揪住了齊兆藝的頭髮,把齊兆藝從牆壁上託了下來,齊兆藝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似得,直接倒在了地上。

劉致澤冷笑一聲,二話不說直接對着地上的齊兆藝就是一陣拳打腳踢,頓時整個包廂內就聽見齊兆藝的慘叫聲了。

“讓你特麼的裝逼,你丫的有本事倒是繼續來裝啊。”劉致澤用力的踹了兩腳後這才停了手,坐在凳子上,點起了一支菸。

而那齊兆藝則是被打的蜷縮在地上,臉色慘白,身體也不停的抽搐着,就像是發羊癲瘋似得。

周復生關瞳一行人看着這個彪悍的劉致澤,他們都有種吐血的衝動了,你丫的要不要這麼狠啊?這人就跟快要死了似得。

“沒本事也特麼的裝逼,弄不死你。”劉致澤吐出了一個眼圈淡淡的說道。

我曰!!齊兆藝實在是忍不住了,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把自己打成這樣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還說這樣氣人的話。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