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聲銷魂蝕骨,嬌媚無比的聲音響起,「妾身極樂魔姬崔麗斯,在此有禮了。」

說罷,一道凝如實質的身影,憑空在埃蒙斯辦公室內形成。

她有著淡淡地紫色皮膚,頭上還有一對嬌小魅惑的犄角,身姿完美火爆到任何地球女子都會嫉妒。

「你……」埃蒙斯臉色一寒,眼神中爆出了無比驚恐之色,「你這模樣,你你你……你是域外天魔。」

星空學院也算是歷史悠久的魔法聖地了,多少也知道些域外天魔的情報,眼前這女子,分明就是域外天魔的模樣。

「咯咯~」極樂魔姬媚眼妙波流轉,嬌笑不已,「你這糟老頭子,倒是有點見識。既然你知道我們天魔一族,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投降。」

「不可能。」埃蒙斯怒意爆起,「我們地球人是絕對不會向域外天魔投降,我勸你們還是速速退去,否則我們和你魚死網破。」

「魚死網破么?」極樂魔姬輕笑,「既然你是這樣的回答,我也好回去向主上稟報了。另外,不是我們天魔一族看不起你們地球人,你們地球人太弱了,科技也太落後了。」

「不,我們也有高手。」埃蒙斯臉色蒼白道,「絕對不會讓你們輕易得逞。」

「好好好,那我就給你們二十四個小時。」極樂魔姬似乎頗感興趣地說,「把你們所謂的高手都集中起來,大家好好交流交流,如果你們的人真有你們說的那麼強。說不定我家主上一開心,就放你們地球人一馬呢。」

極樂魔姬話音一落,由能量形成的身體飛速消散,眨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哪怕是強如埃蒙斯,也是絲毫看不清楚對方究竟是怎麼來的,究竟是怎麼去的。那個天魔女子給他的感覺,完全是深不可測,恐怕她已經不是傳奇級,多半是半神一級。

而且她還口口聲聲說主上,難道說……

埃蒙斯想到了極壞處,心寒如冰,聲音顫道:「給各地負責人發消息,這一次我們的高手必須傾巢出動。一場令地球生死存亡的事件,恐怕已經發生。」

預想中最壞的事情,竟然已經出現。地球人沒有神靈庇護,遇到神靈級的敵人很難抵擋。不過,茫茫宇宙中神靈罕見。

哪怕是強如域外天魔,神靈也是極為稀少。不可能每一波域外天魔中,就有神靈存在。

可如今……

埃蒙斯渾身冰冷,如置身於冰窖之中,地球不會就這麼完了吧?

……

隨著埃蒙斯將消息擴散出去,地球超能界的高層又是一片沸騰。對方那艘模樣和氣勢都極為可怕的飛船,對地球已經擁有極大的壓制性了。

如果對方強者如雲,甚至還有一尊神靈在的話,地球豈不是一下子陷入到了巨大的危機之中?

而與此同時,王焱也受到了極樂魔姬帶回來的消息,略一沉吟說:「既然產生了誤會,那就將誤會繼續下去吧。」

「咯咯,妾身明白,主上是要趁此機會給地球同胞們來一場演習。」極樂魔姬嫵媚笑著說,「主上您放心,妾身一定會好好操練操練他們,絕對不會一巴掌把那艘破小舢板船拍碎。」

的確也是,如今極樂魔姬可是神靈。她要真的全力以赴動手,整個地球都不夠她一個人爆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如今的交通發達,各國的高手很快都集中在了距離外星飛船不遠處,一座太平洋的小島上。

各色人種,各個組織,只要能排得上號的人,都已經齊聚。

便是連華夏的炎尊,令狐瑤妃,黑暗議會的玫瑰聖主,光明教廷的教皇,光明神使,以及米帝的男超等等,都蒞臨於島上。

除了這一批老一輩高手外,年輕高手們也雲集於此。

最令人矚目的,當然是曾經跟隨王焱去地獄闖蕩,如今回歸的那些青年英雄。

尤其是那幾位已經晉陞為半神級強者的青年,例如沙漠皇帝、濕婆神女,五不戒,張衛道,申屠天路,風之聖女莉迪亞。

他們都是在地獄吃了很多苦,在王焱的幫助下一路晉陞到了半神級,一個個氣質卓絕,威武不凡。

地球上大多數老一輩的高手,在氣場上已經被完全壓制住了。

換句話說。

地球要說沒有高手也不對,至少半神級高手還是有一批的。

可這麼多半神高手,放在之前的地球已經算是繁榮昌盛至極了。可如今地球面臨著深淵危機還沒正式開始,就遇又遇到了天魔入侵,這可真是昭示著地球多災多難啊。

「如果老王在這裡就好了。」地球青年們,也都是臉色一片哀愁。遇到如此危機關頭,不論是從實力,還是心理上都頗為依賴王焱。

「老王已經是半神巔峰了。」張衛道唏噓不已,「而且他的戰鬥力比起普通的半神巔峰還要強大許多,輕輕鬆鬆打兩個不成問題。」

「喂喂,你們幾個小子。」炎尊曹經略聽到了,似乎有些不服,湊過來說,「我們家小焱的確本事不錯,可終究是我這個師尊教出來的。半神巔峰,嗯嗯,本尊不也是半神巔峰?」

一時間,炎尊曹經略的氣勢爆起,火熱的光芒籠罩住了整座島嶼。

半神巔峰?

地獄的大魔王級?

眾人一下子精神抖擻了起來。

之前聽說炎尊晉陞到了半神巔峰,還以為是什麼謠言。

現在看來,已經是實錘了。

「阿彌陀佛,沒想到炎尊大人也已經是大魔王級了。」五不戒說道,「您老不愧是我華夏國的庭柱,老王他不在地球上,您是第一高手。」

「是啊是啊,有炎尊大人在,我們也能輕鬆一些了。」申屠天路搭腔著說,「如果小焱也在,那就更好了。說不定大家聯手,還能和神靈抵抗一下。」

「唉,你們又不是不知道,真正的神靈有多厲害?」濕婆神女卻是皺眉說,「有炎尊大人主持大局,當然是好事。可如果對方真有神靈,我們如何對付得了?」

「放心。」炎尊說道,「根據對方那艘飛船的形體來看,應該只是一艘小型飛船,不可能充當神靈旗艦。由此可以推斷,對方頂多是一軍之將,首領撐死了就是個半神巔峰的大魔王級。」

「小飛船?」

那麼巨大而猙獰的一艘飛船,竟然還只能說是小飛船?這已經是突破了很多地球人的想象。不過,既然炎尊判斷對方沒有神靈,也許就真的沒有神靈呢?

「也對。」

諸位曾經在地獄里呆過,見識過真正神靈威力的青年興奮道,「炎尊大人說得有理,真正的魔神寢宮絕對不會那麼寒酸。」

諸位地球人一聽,頓即興奮而輕鬆了起來。

「所以,大家不要慌。」光明教皇穿著極為隆重,威嚴十足地走了出來,「剛才炎尊分析很有道理,對方應該是一支先遣部隊。我們的光明神使已經將此事彙報給了光明父神。父神也判斷是域外天魔的先遣隊,等我們這邊信號一發動,父神的投影會通過天堂之門降臨人間,保證那支域外天魔逃不掉。」

「太好了。」

各方地球勢力的首領們,紛紛都大鬆一口氣。最近地球可是太不太平了,現有深淵危機,又有域外天魔入侵。

好在地球人在危機下,也紛紛成長了許多。 諸天我最兇 如今的半神級強者,比起以前多了許多。

而且傳說中的光明神,似乎也開始關注地球了,彷彿有一種將地球人納入保護範圍之內的架勢。

「不過大家也別放鬆警惕。」光明教皇一臉凝重道,「根據父神降下的神諭,既然域外天魔有先遣部隊出現,就極有可能有大部隊跟在後方。」

「教皇,那怎麼辦?」東瀛超自隊的三井瑟瑟發抖道,「如果真的出現了魔神,我們如何抵擋?」

是啊是啊,教皇冕下,光明父神會不會前來支援我們?

一連串的問話,各方勢力大佬們將光明教皇圍在了中間。

時代已經發展到了現在。

各方勢力的大佬們,又怎麼會不信神靈的存在?既然深淵有神靈,地獄有神靈,天堂的光明神又怎麼可能沒有?

「大家放心。」光明教皇趁機開始宣揚信奉光明神的福音,「父神慈悲,會保護任何信奉他,供奉他的子民。」

修真不想死,那就腐啊. 「我們信奉光明父神。」

「父神在上,我保證永遠信奉光明神。」

「歡迎教廷來我國開設分教廷,我們必將光明神教立為國教,全國人民信奉光明父神。」

你一言,我一句,都紛紛表態。

剛剛出了一下風頭的炎尊曹經略,已經被擠到了一旁,變得無人問津。

而光明教皇又趁機給了曹經略一個得瑟的眼神,彷彿在說,看吧,個人實力再強又有什麼用?這年頭,有一個強大的後台才是真硬。

惹得曹經略氣不打一處來,向一旁的令狐瑤妃吐槽說:「瑤妃,你說這老東西還真是恬不知恥。以前沒有聯繫上光明神的時候嘛,曹兄弟長曹兄弟短的。現在光明神蘇醒,明顯是更加關注地球了。他倒是開始牛皮哄哄了起來。哼,就是欺負我們純陽一脈沒有神靈罩著。」

「哼,說的你自己好像是個好東西似的。」令狐瑤妃俏生生地翻了個白眼,「咱們這純陽一脈啊,還得靠小焱來興起。」

「呃……」曹經略頓即一陣無語,都有些不想和老婆說話了。

…… ……

被光明教皇搶了風頭倒也罷了,徒弟王焱還沒出場呢,就凌駕到他頭上來了。

任何人有一個出色的徒弟,都會十分開心。可徒弟太出色,那就是一場悲劇了,給他這個師傅帶來的壓力太大了。

唉,既生瑜何生亮啊。

「神愛世人。」光明教皇一派神棍風格,和各國各組織的領導人們宣揚著光明神的信仰,「只要信奉光明吾主,在地球面臨危機時,吾主將親自下凡凈化邪魔。」

「教皇,這一次光明神真的會降臨地球嗎?」東瀛超自隊的首領三井,點頭哈腰著謙卑問道,「吾等虔誠信徒,應當持什麼禮節?」

「三井,你太著急了。」光明教皇一臉嚴肅道,「本皇之前說過,這一次父神只是投影降臨,幫助我們抓住域外天魔,逼問出對方的大部隊動向,此事應當謹慎,避免過多宣揚讓域外天魔有所警惕。如果惹得父神怪罪下來,你我都吃不消。」

文學少女的異界繪卷 「是是是。」三井抹了把冷汗,態度更加低到塵埃里去了,「一切以您的意思為主,我們低調,低調行事。」如今東瀛超能界式微,而華夏超能界愈發強大,三井不得不找一根金大腿來抱。

和三井有同樣想法的人很多,一時間光明教皇風頭無二,成為了在場當之無愧的主角。

他一邊嚴肅地應付著各大勢力的首領或代表,一邊心頭暗自樂呵不已。多少年了,這都多少年了,自從米帝和華夏國相繼崛起后,光明教廷已經多少年沒有這麼風光過了?

所有人都以光明教廷為核心,為馬首是瞻。

就一個字,爽!

只是教皇大人有所不知,這一切,都落在了天魔飛船內的王焱耳朵里。

王焱的嘴角微微翹起,心中暗暗好笑。

師尊和教皇這一對好基友,在年輕的時候就認識,那麼多年來一直是相愛相殺,動不動就互相傲嬌一下。

有時候看他們這樣子,似乎還真是挺有趣的。

「主上,這些愚蠢的地球人類,竟然還想徹底殲滅我們,逼問出後續大部隊的動向。也太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了。」極樂魔姬心下忿忿不平,要不是看在主上的面子,就憑她一個人就能滅殺整個地球。

這群實力不咋樣的人類,不好好應對大敵,竟然聚團在那裡大放厥詞。

「呃……」王焱無奈地說,「這一波的確是炮叔和教皇他們浪過頭了。魔姬,去吧,讓他們知道域外天魔的厲害。」

現在地球的抗聯,明顯對來自宇宙的危險程度低估了,而王焱卻是真正見識過天魔一族厲害的人,情知地球比起域外天魔的差距太大了。

只有給他們一個深刻的教訓,才能真正意識到現在的地球有多危險。

「是,我的主上。」極樂魔姬嬌媚地一笑,瞄波流轉的眼神中,露出了微妙的殘忍。

下一瞬間。

極樂魔姬的嬌軀就出現在了抗聯前面,此時的她沒有使用法相天地,而是以一個比普通人類女子高挑一些的形象出現。

身材妖嬈火爆,氣質嫵媚誘惑到了極致,僅僅是往那裡一站,就生出無盡魅惑。

便是連那些見慣了美女的各方勢力老大們,都呆若木雞,彷彿被天雷轟中了一般,痴痴獃呆而不知所以,

此時的極樂魔姬,甚至連天魔極樂功還沒動用。

「好強的空間法則。」炮叔曹經略眼神凝重,緊緊盯著極樂魔姬,「此魔女之修為深不可測,不同等閑。」

「不至於吧?」光明教皇臉色一緊,緊張莫名道,「老曹,你可是已經半神巔峰了啊?連你也看不出她的底細么?莫非她……」

這兩位都是半神級強者,自然不會輕易被魅惑住。

「不可能。」炮叔曹經略沉穩篤定道,「之前聽埃蒙斯說過,她還有一個主上。對神靈來說,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怎可能認他人為主?只是這女子實力不弱,而且還懂得一種收斂氣息的功法,讓我看不出深淺。」

「那好,既然她不知深淺地衝上門來,就把她先拿下。」光明教皇傳音說,「你先穩她一波,我先去禱告通知父神。」

說罷,光明教皇就悄悄撤到了後方,開始用祈禱的方式聯繫光明神。

「哼!」

炮叔一聲怒哼,一道音波向四面八方擴散而去,如梵音入耳一般,震得那些被極樂魔姬氣質魅惑住的各組織首領。

隨後,炮叔背負著雙手,一腳踏出,那一腳仿若踏破了虛空一般,空間激蕩間他穩穩地站在了極樂魔姬面前,氣如山嶽不動,身形仿若和天地融為了一體,聲音淡淡道:「姑娘是天魔一族吧?我們地球人雖然不是什麼宇宙強族,卻也不是好惹的。本尊勸你,不如早早退去,免得傷了和氣。」

那股氣勢,將炮叔人類第一高手的氣勢完美地呈現,真不愧是深受蓋亞青睞的地球之子,這份氣度當真從容卓絕不凡。

這讓地球各方勢力首領汗顏羞愧的同時,不由重新注視起這個地球第一高手來了。

看樣子,每逢地球迎來為難時,還真得靠炎尊出來撐住場面。

至於光明教皇本神雖說也有半神級實力,可他的氣度和抗壓能力,終究是差了炎尊不止一籌,但是光明教皇也有光明教皇的優勢,他的背後畢竟站著一位真正的神靈。

最關鍵時刻,還得靠光明神來撐場子呢。

「咯咯咯~」極樂魔姬嬌笑不已,媚眼如絲地笑著,「之前聽人提過,你就是所謂的人類第一高手炎尊吧?」

炮叔一聽連域外天魔都知道自己名號,當即胸更挺起來了幾分,聲音渾厚清朗道:「不錯,本尊正是炎尊。」

他沒有否認自己人類第一高手的身份,因為他清楚徒弟小焱和他的級別一致。但是他自信憑著更高超的技巧和經驗,還是能勉強壓徒弟一籌的。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倒也是沒有在自誇。

「有意思,有意思,那就讓你見識一下極樂天魔功的厲害。」極樂魔姬輕蔑地一笑,周身氣質一變,一股無形的波動,裹挾著一股奇特的味道向炮叔籠罩而去。

與此同時,極樂魔姬嬌媚如煙,妙波輕輕一勾,其身段和音姿,都出現了奇妙的變化。

霎時間。

炮叔眼神一滯,繼而爆出了一股凌厲如烈火的氣勢。

可這氣勢才僅僅是維持了數秒鐘,那股火氣就轉化為了滔天的欲~火,他的血脈賁張,雙眼發紅,就像是一頭髮情的公牛,彷彿要立即撲上極樂魔姬。

不遠處的令狐瑤妃,一開始還在冷眼旁觀,她自信經過她多年的調~教,老公對魅惑術的抵抗應該很強的。

豈料,那天魔女子竟然厲害到如此程度?

看著炮叔那不爭氣的模樣,令狐瑤妃又羞又惱,當即一聲嬌哼,撲上前去,露出真身,九條尾巴如同道道火焰一般當空搖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