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般的攻擊,她還不放在心上,偏偏這傢伙的攻擊十分強大,比起元嬰初期的修士,一點都不輸。

這是她生平遇到,實戰力最強大的傢伙。

就在這一眨眼之間,冰靈跟火靈已經帶著曾素素遠遠離開。

「我先殺了你,再慢慢殺那女人。」黑袍女人被激怒,身上出現一鼓葉雄從來沒見到的恐怖力量。

下一刻,這道力量化成滔天的威壓,周圍幾十公里的天空,全都籠罩在這鼓威壓之下。

一隻飛行中的五階凶獸,直接被威壓壓得爆體而亡。

葉雄就像置身於幾倍重力房一樣,身體變得慢了起來,好像身處粘稠的液體之中,施展不得。

「這就是元嬰修士的威壓嗎?」葉雄總算見識到了。

他知道,如果自己這沖不破這威壓,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條。

一鼓不忿,沖腔而起,他就不相信,自己打不過元嬰修士。

他不相信,金丹修士跟元嬰修士之間,會有不可逾越的鴻溝。

自己如果不是壓制,早就是元嬰修士的。

「給我破!」葉雄一聲大吼。

一鼓從來都沒有過的澎湃力量,從他的身上,如同潮水一樣直衝出去。

他身上金光萬道,就像是從每一個毛孔都迸發現無數的力量一樣。

周圍的粘稠空間,在這太陽一般的光芒射照之下,被一點點逼退,露出一片屬於葉雄自己的行動領域。

「這怎麼可能?」

黑袍女子大驚失色,嬌呼起來,連聲音都忘記了喬裝。

一名金丹修士,居然突破自己全力施展的元嬰威壓,這簡直不是不可思議。

無論她相不相信,事實已經罷在她面前,因為下一刻,對方已握著一把佛珠組成的奇怪長劍,狠狠地朝自己斬殺過來,帶著不屈的氣勢,帶著必殺之心。

一道幾千米的滔天劍芒,狠狠地朝自己殺來。

「我真是小看你了,看來那些人沒有白死。」

總裁溺愛小嬌妻 黑袍女子冷哼一聲,頭頂之上,突然出現一個白色的小人。

田園重生之衣代天驕 小人只有兩根手指大,在她頭頂之上,露出一個小小的腦袋。

白色元嬰,葉雄還是第一次見到元嬰。

下一刻,無窮無盡的氣勢,從白色小人身上散發出來,黑袍女的氣勢,強盛到了極點。

元嬰是元嬰修士的力量本源,現在黑袍女子被迫動用了元嬰,說明她已經不再把面前這個男人,當成一個普通的金丹修士,而是當成一名強大的對手。

「元嬰修士又如何,給我斬。」

葉雄身上光芒大盛,手中長劍狠狠斬落,氣勢如同銀河落九天。 黑袍女子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她看出來了,這青年手中的長劍,絕對不是一把普通的劍,而是一把絕世神劍,是仙器級別的法寶。

望著那道滔天的劍芒,帶著鋪天蓋地的威脅,她居然生起一種退卻的想法。

「臭小子,我承認你很強大,但是如果你以為元嬰修士跟金丹期士之間,只是元氣洪厚之間的差別,那你錯我,我就看看你還能斬幾劍。」

黑袍女子身影倏然在原地消失,使用瞬移之術躲開。

葉雄的劍芒繼續出手,不停地跟蹤著那個黑袍女人。

那女人除了躲閃,一直都未曾出手,顯然在消耗自己的元氣。

半晌之後,葉雄終於停下來,不再攻擊了。

「沒力氣了嗎?」黑袍女人冷笑起來,身上開始衝起騰騰殺氣。

「大小姐已經回到府上,我何必再跟你纏糾。」葉雄哈哈大笑起來:「我雖然殺了不了你,但是你想殺我也沒那麼容易,你速度快,我實力強,咱們最多也就是在伯仲之間。」

黑袍女子這才知道,原來他一直攻擊自己,就是為了讓他兩名手下帶著曾素素回府。

「我就讓你看看,我是怎麼殺你的。」

黑袍女子冷哼一聲,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如蘆葦一樣的細劍,握著朝葉雄疾射過來。

葉雄絲毫不懼,握著菩提神劍迎了上去。

兩人這一次,都是全力大戰。

這一戰,直斗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天空之中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

無數劍影元氣,在半空之中,劍氣縱橫。

黑袍女子久攻不下,有些煩躁了,手中蘆葦劍突然斷成一截一截,化成十幾道寒芒,朝葉雄攻去,又快又疾。

葉雄辟出一道道劍芒,想將那些寒芒破掉。

哪知道那些寒芒,就像有生命力一樣,根本就不跟他的劍芒相撞,在半空划著不同弧度,繼續朝他攻來。

「菩提神劍,散開。」

葉雄手中劍散成一百零八顆千眼菩提,朝四面八方疾射出去。

其中的十幾道,正好迎上那十幾道寒芒。

黑袍女子冷笑著,正在她以為寒芒肯定將菩提子射穿的時候,讓她咋舌的事情發生了。

蘆葦劍不但刺不穿那些佛珠,反而被佛珠紛紛擊退,從半空掉落。

這些佛珠比她想象之中,還要堅硬數倍。

「再嘗嘗我的神通。」

葉雄掌心凝聚一顆冰火珠,瞬間就到了那黑袍女子面前,彈飛出去。

黑袍女子手中一道寒芒擊出,正中那冰火珠。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一鼓十分巨大的能量波動朝四面八方波及而去。

哪怕黑袍女子這種元嬰期的修士,也被強大的波動撞飛出去。

「別以為你帶著面紗,我就看不穿你的樣了,這筆賬我記下,等我突破到元嬰期,再取你的狗命。」

葉雄在大爆炸之後,化成一道流光,遠遠地遁走,聲音越來越遠。

黑袍女子還想追,但是一想到對方強大的戰力,哪怕追上,也未必殺得了他。

無奈之下,她只得轉身離開,朝相反的地方而去。

片刻之後,葉雄從天而降,落到曾家的門口,走了過去。

進入曾家,葉雄這才鬆了口氣。

曾家有曾昊這定海神針,那女子再狂妄,也不敢過來。

剛回到聽竹軒,冰靈跟火靈,還有曾素素就焦急地跑了過來。

「主人,你沒事吧?」

「我們可擔心你了,打贏了沒有?」

冰靈跟火靈焦急地說道。

「打了個平手。」葉雄回道。

「主人,你真是太棒了,居然能跟元嬰修士戰成平手。」冰靈十分激動,似乎打平元嬰修士的是她自己。

「元嬰修士跟金丹修士之間,並沒有不可逾越的鴻溝,我現在還缺一門可以媲美瞬移術的身法遁術,如果我在速度方面可以比得上她,斬殺她也並不是不可能的。」葉雄說道。

曾素素在旁邊聽著,嘴巴張得老大,半晌都沒回過神來。

金丹修士斬殺元嬰修士,這可能嗎?

她從來沒有聽說過。

不知道為什麼,他對於聶風,反而有種十分信任的感覺。

「大小姐,你沒事吧?」葉雄目光落到曾素素身上。

「我沒事,多得你的兩名手下相助。」曾素素回道。

高門萌妻:葉少心尖寵 「不客氣,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火靈連忙說道。

「主人發話,赴湯蹈火,我們都會完成的。」冰靈笑道。

看著這兩個忠心耿耿的屬下,曾素素突然非常羨慕,如果自己也有這樣的手下,那該多好。

「大小姐,你回房休息一下吧,我準備溝涌你二叔聊聊,看看能不能問到關於殺手的消息。」

「我先回房了。」曾素素點了點頭,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主人,這個收不收?」冰靈望著曾素素的背影,突然問。

葉雄臉黑了。

啪!

一巴掌甩向她腦袋上。

「收你的頭,能不能把你齷齪思想去掉。」

冰靈事先一步離開,嘻嘻笑道:「主人,這個瘦了點,不合你的胃口,我知道你喜歡胸大的。」

火靈:「……」

「你還說。」葉雄作勢欲揍,命令:「快回內世界裡面,別讓人發現了。」

「又回那裡,能不能讓咱們在外面呆著?」冰靈一聽到要進內世界,就苦著臉。

蜜戰100天:冷梟寵妻如命 裡面什麼都沒有,整天除了修鍊就沒事幹,她都快悶死了。

「回不回,不回別怪我把你扔在這裡,不帶你回地球。」

冰靈無奈之下,只得跟火靈回他的內世界裡面。

葉雄回到自己的木屋,馬上從儲物戒指之中,將曾戰的本命元氣釋放出來,溝通起來。

很快,水鏡就通了,那邊出現曾戰的身影,背景是一片星際,顯然是在趕路。

「聶風,怎麼了?」剛接通,曾戰就急問。

「前輩,有件事情,要向你彙報一下。」

接下來,葉雄將自己送曾素素去法蘭寺回來路上,遇襲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

「有元嬰修士想殺素素?」曾戰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這些殺手訓練有素,組織嚴密,目標明確,我猜想絕對不是普通的殺手組織。他們居然還派出元嬰境界的殺手,我想問一下前輩,對這些人有沒有印象。」葉雄問。 曾戰搖了搖頭:「元嬰修士在仙魔界已經是高級修士,數量不算很多,我也不知道有什麼組織,能有元嬰層次的高手。」

「大小姐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女子,人又善良,又沒有得罪人,怎麼可能會有人追殺。」葉雄想來想去都不明白,對方殺曾素素的原因是什麼。

「聶風,你告誡一下素素,最近這段時間別出去,在家呆著,家裡有我哥在,一般人不敢去曾家撤野。」

「我知道了。」

「辛苦你了,等我從前線回來,一定會重重謝你的。」

「前輩你太客氣了,這是我的職責所在。」

掛掉水鏡之後,葉雄正準備出房間,突然侍女小婉急匆匆地跑了過來,說道:「聶公子,不好了,大小姐的病情又發作了。」

「該死,這傢伙的胃口真是越來越大了。」葉雄忍不住罵了起來。

昨天才服過丹藥,今天又要,這才隔了一天。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進入青木屋,此時曾素素正躺在床上,痛苦地滾來滾去。

「聶風,我好難受。」曾素素滿頭大汗地求助著他。

葉雄連忙從身上掏出那個裝丹藥的小瓶子,將一顆丹藥倒出來,喂她服了下去。

服下丹藥之後,曾素素的身體漸漸痛苦消失,累得又沉睡過去。

「小婉,大小姐是不是每次服完葯,都會累得睡著?」葉雄問。

「是的,每次服完葯,她都會睡著。」小婉嘆了口氣道:「聶公子,大小姐是好人,你一定要好好救她。」

「小婉,你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救大小姐的。」

葉雄離開聽竹軒,回到自己的小木屋之中,坐在床上,開始靜心思考起來。

每當遇到疑問的時候,他都會靜下來思考,這樣有助於自己冷靜分析,找到問題所在。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解決兩件事情。

第一件,就是曾素素體內的魔樓化身,要怎麼樣才能將他從曾素素的身體之內引出來幹掉?

第二件,那些想殺曾素素的殺手,到底是什麼來路,跟曾素素有什麼仇?

這兩者之間,到底有沒有什麼關聯?

葉雄想來想去,還是想不到什麼解決的辦法,最後決定挺而走險,給曾素素斷幾天葯試試,看看裡面的魔樓化身有什麼反應,到時候讓木靈再進去打探一下。

斷葯很痛苦,他真擔心曾素素的小身體承受不住。

「看來要跟素素商量一下再作定奪,如果她能堅持就試試,如果不能堅持,只能另外想辦法。」

葉雄盤坐在地上,進入內世界,再一次查看金丹蓮的情況。

自從被羅蘭大師佛法引導,差點引來雷劫之後,他每天都要去看看金丹蓮,怕金丹蓮壓制不住,元嬰自主破殼而出,到時候就回不了地球了。

他現在的境界,如果不是壓著,早就突破到元嬰期了。

見金丹蓮五色花瓣依然平靜,葉雄這才鬆了口氣,從內世界裡面出來,又考慮今天的事情。

今天跟黑袍女人一戰,讓他的信心大增。

以前他覺得元嬰修士是十分強大的,不可戰勝,今天一戰,他這才發現,元嬰修士並非不可戰勝。

「我一身神通,可惜少了一門可以媲美元嬰修士瞬移術的速度身法,如果能擁有這麼一門身法,哪怕再次遇到元嬰初期的修士,也絕對不怕了。」葉雄喃喃道。

可惜,增加速度身法極少,他一時之間也找不到。

……

第二天一早,曾素素剛吃飯早餐,葉雄就去聽竹軒找她。

「大小姐,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談談。」

「聶風,有什麼事情你儘管說,別客氣。」

雖然只是認識幾天,但是聶風不但救過她,而且給她的感覺非常好,她現在已經非常相信他了。

二叔的眼光,一直都不錯,既然相信他,肯定有理由的。

葉雄從身上掏出一張早就寫好的紙條,遞了過去。

他不確定魔樓化身能不能聽見兩人的談話,所以不敢說出來,而是將自己想要說的內容,用紙條寫了下來。

看完紙條之後,曾素素臉色大變,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身體之內,居然寄居著一個魔修化身。

原來自己的痛苦,全都來自於那個魔修的折磨。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