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一路直行約七八里,前方影影綽綽出現了一座雄偉城池,蕭怒抓起衣角抹了一把熱汗,忽然聽到前方官道傳來一陣劇烈的喧嘩聲,凝神看去,就見遠處官道上如飛般跑過來兩個跟自己差不多模樣的少年,一胖一瘦,都拎著個包裹,在他們身後,有群人揮舞著刀劍不斷叫嚷著緊緊追趕過來。

蕭怒這些年見慣了類似的情形,自身也有過無數次這樣的經歷,他抱著看熱鬧的心態閃到路邊,暗忖道:「兩個蠢貨,放著蒿草叢不鑽,跑官道,你以為你是我啊,可以跑得比兔子快?」

蕭怒正為這些年自己的逃命本事暗暗得意,轉眼間,兩個少年已經跑到了他旁邊,忽然,其中一個少年猛地把手中包裹扔到猝不及防的蕭怒懷裡,嘴裡還聲嘶力竭地吼著:「笨蛋,還不拿著東西分頭跑!」

喊罷,胖瘦倆少年一頭扎進茂密的蒿草叢,只留給目瞪口呆的蕭怒一陣蛇行般的聲響,漸行漸遠中。

「我靠,哥七歲就不玩的招你們還用?最不可忍的是居然敢罵哥笨蛋,別以為哥剛到東區就好欺負,哥生起氣來連自己都害怕!」

電光火石間,意識到自己要背鍋的蕭怒炸毛了,跺腳怒罵著,奮力把手中包裹往追近前來的那幫壯漢方向一甩,擰身,發力一蹬,竟憑空躍起老高,鯉魚穿波般一頭扎進了道旁草叢,半騰空中他早就看準了前行方向,起身後立刻游蛇一般埋頭靈活地穿行起來,密實的蒿草似乎對他根本形不成絲毫阻礙。

日頭偏西時分,東郊一處廢棄礦場,一場持久的混戰總算消停下來。

頂著兩個大大熊貓眼的蕭怒得意地把一個精緻丹瓶在手上一拋一拋的,呲著牙對鼻青臉腫的胖瘦少年說道:「怎麼樣,服氣了沒?都跟你們說了,打架是一門高深的技術活,勝負並不取決於蠻力大不大,人數多不多,名頭響不響,嘖嘖,你們就屬於不見棺材不掉淚的類型,挨揍活該!好了,架總算打完了,按規矩,接下來就屬於哥的討債時間。」

談起大道理來滔滔不絕的蕭怒驀地感覺背心一涼,那是危險將至的徵兆,正是憑藉這種敏銳的直覺,多年的流浪生活中他往往能化險為夷。但這次,他發現危險居然來源於兩個戰敗者,他們的神情無比凝重,全身緊繃猛握雙拳,有種只要他敢碰丹瓶里的東西一下,就會撲過來把他撕扯成碎片的架勢。

曾幾何時,餓了五天的自己為了保護懷裡的半塊發霉麥餅,不也是這副模樣么?蕭怒一時竟有些恍惚。

光腳不怕穿鞋的,狠的怕不要命的,每次與人相鬥,蕭怒絕不會把人家往真正的絕路上逼迫,尤其在自身實力不足以碾壓對方的時候,現在正是這種情形。

在胖瘦少年噴火的眼神中,蕭怒裝作漫不經意的輕嗅了一下丹瓶,頓時恍然,「難怪他們要冒巨大風險去拿,難怪他們有可能跟自己拚命,原來是粒點星丹!」

點星丹,限人類十五歲前服用,有可能就此打通靈台通道,開化神宮,點燃星燈,從此溝通天地靈氣修行,正式成為一名修士。點星丹最高三星三煉。市面一粒普通一星點星丹售價都在百金以上。

又把夫人弄丟了 換成別的丹藥什麼的蕭怒一無所知,唯獨對點星丹的熟悉程度甚至超過了常讓他自慚形穢自怨自艾的小雀雀。

瘦少年與胖少年互相打了個眼色后,瘦少年捂著腮幫子咬著牙激動地對蕭怒道:「朋友,你耍詐也算本事?罷了,算咱哥倆技不如人,原本無話可說。但這東西是咱倆最後的夢想,如果你肯還給我們,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情,如果你非要硬搶,那……」

蕭怒回過神來,突然間心情變得十分低落,即便是面前這兩個流浪兒都如此執著地做著修士夢,自己跟他們比起來竟也遠遠不如,惡鬥獲勝的快意頃刻間煙消雲散。

夢想,這個字眼已在蕭怒心底塵封多年,久遠到恍如隔世。有的夢想一旦憶起,如鯁在喉。

驟然意興索然,蕭怒沒心思再跟兩人糾纏,他獨來獨往慣了,也絕不願輕易與人結怨,聽完瘦少年的話,順勢點點頭道:「算了,你們當它寶貝,於我卻無用,還給你們就是。折騰了大半天,累壞了,如果有吃的,趕緊拿出來。」

重新拿到丹瓶的瘦少年眼裡充滿了感激,並沒給蕭怒拿什麼吃的,卻立即做了一個令蕭怒十分意外的舉動。

只見他動作極快地打開丹瓶,抬手就將那粒點星丹塞進了胖少年的口中!

「我靠,你特么碧池啊,難道就不想成為修士?」蕭怒很是奇怪。他比誰都明白,面前這對流浪兒,想要再獲得一粒點星丹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胖少年顯然也有些措手不及,但丹藥入口即化,他只好一臉無奈地盤膝坐下,不過頃刻間,就有道道白色氣霧自他頭頂天靈中冒出,身體不斷有腥臭的黑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滲出。一旁的瘦少年緊張得手腳顫抖不止。

「我靠了,這傢伙資質是有多好,一粒最雞肋的點星丹就成功了?」蕭怒看得目瞪口呆,他覺得,這個胖少年的資質簡直堪比一些大家世族精心栽培的子弟了。

一般而言,只要資質夠好,服下點星丹,大約十息后,通靈台、開神宮、點星燈便會一氣呵成。而蕭怒親眼看到,從胖少年服下丹藥到成功點星,最多不超過三息,這是何等逆天的資質?饒是蕭怒自詡見識廣博,已能做到萬變不驚,此刻也被胖少年震驚到了。

「成功了!小布布,你成功了,你是修士了!」瘦少年在一旁激動得又蹦又跳,蕭怒分明看到這廝面上掛滿淚水,好像點燃星燈的是他自己一樣。

沒等胖少年結束點星從地上站起,三人忽聽到半空中傳來一聲尖利的鷹鳴,驟然間眼前一暗,連頭都沒來得及抬起,一股夾著巨大腥味的狂風襲來,幾人被卷得東倒西歪,同時間有個暴怒的聲音震天般在三人耳邊炸響。

「連聶家的東西都敢拿,你們找死!」

「天啊,是聶家的風鷹騎士,小布布,你快走,我來拖住他們,記得來生還要做兄弟啊!」

飛沙走石中,蕭怒最為坦然或者是麻木,對上修士,他們這樣的凡人哪有反抗的餘地?他只是有點遺憾,自己那個走遍屠龍領的願望可能就此終結了,也好,自己再不用卑賤如狗一樣艱難求活了。但他沒想到在這樣的生死關頭,瘦少年卻表現出了與他瘦小的身體截然不同的果決和讓蕭怒覺得匪夷所思的情緒。

瘦少年嘶吼著,也不知是什麼力量讓他並沒在狂風中跌倒,反而掙扎著一把將胖少年狠狠推進身後一個礦洞,自己張開雙手牢牢把洞口堵住,蕭怒在他堅毅的眼神中看到的只有欣然,並無絕望!混亂中,蕭怒只感到心房被重重地震動了。

「唳……」就在此時,天空那隻巨大風鷹又發出一聲驚天動地可碎金石的清嘯,蕭怒感到腦袋如被震碎一樣疼痛難忍,七竅滲血,當即暈厥癱倒在地。

蕭怒哪裡知道,聶家風鷹騎士縱橫天下,除了本身戰力超絕,能騎在風鷹背上飛翔,他們的風鷹皆是威猛的四星星禽,其音嘯攻擊甚至強悍到可以摧城拔寨的地步!

片刻后,一個一身銀色戰甲的中年壯漢出現在蕭怒面前,他彎腰伸手在蕭怒身上一陣掏摸,並無發現,卻驚咦了一聲道:「嘖嘖,這小子身上居然綁著幾十斤負重袋?!」

伸手虛抓,暈厥的瘦少年和胖少年血淋淋地同時滾到蕭怒身邊。少頃,壯漢第二次驚咦道:「咦,這小子竟然成功點星了!好造化啊。」

壯漢就像看到奇異寶物一樣,目光不斷在蕭怒三人身上游移,嘴裡嘀咕著:「算你們運氣,這次碰到的是我朱雲春。也罷,很久沒見到如此奇特的流浪兒了,大難臨頭見義氣,今日我就幫你們一把,送你們去五號礦場做工抵債吧!」

一天後,蘇醒過來的胖瘦少年驚喜地發現,自己的小命居然神奇的保住了,但是卻成了聶家五號礦場的一名礦工,每人需交出三千六百斤赤鐵礦石才能重獲自由。

讓他們感覺不安的是,被他們拖下渾水的蕭怒始終處於昏迷狀態,但呼吸心跳都十分正常。想到蕭怒畢竟是無辜受連累,兩人每日上完工不管有多累,都會輪流著精心照顧蕭怒。給蕭怒擦洗身體,換上領來的乾淨礦工服,每日還把麥餅熬成粥一點點餵給蕭怒。

誰也沒想到,蕭怒這次竟暈厥了七天七夜之久。 「浩二,你覺得怎麼樣?」看完了一出精彩的情侶KISS現場版,阿澄里美回過頭來,目光閃亮地盯著他,似乎眼中都能流露出一股水意來。

李學浩能明白她的意思,但約會是一回事,而KISS又是另一回事了,為了一塊免費的蛋糕,KISS什麼的實在沒必要,他倒情願花錢去買:「阿澄前……」

「叫我的名字。」沒等他說完,阿澄里美就直接打斷了。

「好吧,里美前輩,你知道我們……」李學浩正想說兩人只是試約會,還沒到真正交往的程度,只是他還沒說完,阿澄里美又打斷了,「你不願意嗎?可以免費獲贈一塊蛋糕。」

站在旁邊等著的服務員也有些詫異,覺得這對情侶似乎害羞了一點,所以,他決定幫一把。

「客人,其實情侶KISS是很正常的,你看很多外國人,他們已經把KISS當成了一種禮儀,我想你們不用那麼害羞,如果你們KISS的話,我可以多給你們一塊蛋糕哦。」說著話,他眨了眨眼,聲音很低,似乎怕被旁邊的客人聽到。

阿澄里美有些激動,可能是因為兩塊蛋糕的獎勵?

李學浩哭笑不得,這個服務員並不知道兩人的關係只是「試情侶」,所以這簡直是一個「神助攻」。

阿澄里美依然在看著他,雖然沒有說話,但目光里滿含期待,而且大概是見他沒有什麼反應,期待漸漸地變得有些哀求起來。

婚前以身試愛 李學浩心裡不由嘆了口氣,阿澄里美的變化他看在眼裡,也知道為什麼,作為一個女孩子,有外人在場,她大概不想丟臉吧,戀人都不KISS自己,這還是情侶嗎?

「里美前輩,那麼我要來了。」他站起身來,既然身為女方的阿澄里美都不介意KISS,那麼他又有什麼好怕的。

阿澄里美也驚喜地站了起來,閉上了眼睛,兩人前傾身體,慢慢地靠近。

……

情侶咖啡屋外,一高一矮兩個人正走過來,高的是個女人,二十三四的歲樣子,身材高挑,有一米七以上,五官精緻,長發披肩,化著淡淡的妝容,身上更有一種英姿颯爽的氣質。

矮個的是個男人,可能也就一米六二、三的樣子,短碎的頭髮,大熱天的,竟然還穿著長風衣,而且還戴了一副墨鏡,看上去就給人一種古怪的感覺。

「課長,我覺得我們這樣並不好,萬一被認出來……」矮個男人有些不自在地扭了扭身體,一開口居然是女生特有的嬌柔清脆嗓音,這是一個女人裝扮的。

「笨蛋,假裝一下又不會死。」高個的女人怕她露餡,低低地罵了一句。

「可是如果被認出來……」矮個女人還是有些擔心。

「安心吧,以我給你化的妝,只要你不說話,沒有人可以看出來的。」高個女人拍了拍她的肩膀,顯然她對自己的化妝術很自信。

「真的嗎?」矮個女人聲音壓得更低了,似乎怕被別人聽到。

「當然是真的!」高個女人瞪了她一眼,「就算被認出來,也不會有什麼損失吧,頂多我們承認是一對同性情侶好了。」

「啊?」矮個女人有些傻眼,這顯然已經超出了她的認知。

「聽說只要情侶KISS就會送一個美味的蛋糕,那可是不對外販售的,只有贈送才能吃到。」高個女人說到蛋糕的時候,眼裡明顯亮了起來。

矮個女人也被勾起了饞蟲,露出一臉嚮往之色:「聽起來好好吃的樣子。」

「雖然是很好吃,不過,明美,我可不會給你吃。」高個女人一臉認真地說道。

「哇,課長你好狡猾,想一個人吃。」矮個女人頓時有些抱怨起來。

「笨蛋,你小聲一點,我什麼時候說過我要一個人吃了,我這是準備送人的。」高個女人瞪了她一眼。

「送、送人?」矮個女人一愣,有些反應不過來。

「嗯。」高個女人點了點頭。

矮個女人看著她,忽然問道:「課長,你是送給一個男人嗎?」

高個女人一滯,但還是承認下來:「嗯……」

「哇,課長你交往了嗎?為什麼不帶他來,還要我假扮情侶?」矮個女人一臉震驚,剛剛只是她的猜測,沒想到居然是真的。

「這種事你不用知道。」高個女人又瞪了她一眼,語氣裡帶著些煩躁。

矮個女人頓時不敢答話了,因為通常只要課長煩躁起來,就表示她的心情非常不爽,所以最好不要惹怒她,只是心裡仍然覺得奇怪,既然有了戀人,為什麼還要她假扮戀人呢?

「咦,課長你看,有好多對情侶都在KISS呢。」為免惹怒課長,矮個女人連忙轉移話題。

高個女人也隔著情侶咖啡屋的玻璃牆向裡面看去,果然有很多對的情侶在KISS,似乎都在為贈送的那個免費蛋糕而努力。

只是看著看著,她的目光忽然一凝,因為正巧看到了一對年輕的情侶在KISS,其中那年齡更小的男人她一眼就認了出來,正是她這次為了獲得蛋糕而要送出的對象,可是這混蛋竟然已經在和別的女人約會了,而且還在KISS……

這絕對不能原諒!

高個女人只覺得心中一股怒氣在飆升,越升越高,最後直接就炸了。她顧不上身邊的矮個女人,直接推開咖啡屋的門,快步走了進去。

「課長,課長……」身後的矮個女人一驚,急急忙忙地追了上去,她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為什麼課長突然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

……

咖啡屋裡,李學浩和阿澄里美已經在接吻了,阿澄里美明顯是第一次,她的動作很生疏,李學浩原本只是打算兩人嘴唇碰一下就了事的,但阿澄里美似乎預料到他會這麼做,直接一把抱住了他,幾乎是用最強力的方式,緊緊地「咬」住了他的嘴唇。

「唔……」

李學浩想推開她,但那樣動作太明顯了,會讓邊上的人看出來。

而且邊上幾桌的情侶也在起鬨、加油,人人都以為他們是一對情侶,這時候如果他做出不像情侶的舉動來,肯定會讓阿澄里美丟臉出醜。 每個癩蛤蟆心中都住著一隻絕美的天鵝,蕭怒也不例外。

猶記得六歲前,幾乎絕大部分少年們都各自喜歡著某世家大族的天之驕女,唯蕭怒心有所屬的卻是帝國的驕傲————十九公主殿下。

流浪的時間越來越長,活得越來越艱難,蕭怒默默於心里勾勒的公主形象反倒越發豐滿起來,雖然蕭怒潛意識裡並不承認這是支撐他堅持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此刻的蕭怒不知自身是死是活,因為他先是變成了一團光,後來又變成了一個袖珍小人,飄蕩在一方濃霧瀰漫的神秘世界里。

直至他看到那盞燈。

那是一盞微微亮著的放在一個石砌祭台上的燈,隨著蕭怒的靠近,燈光大盛如氣泡把蕭怒整個人包裹起來,蕭怒驀地憶起一部修鍊功法叫《金狼寶典》,似乎出自家傳,當即福至心靈般盤膝坐地,觀想功法,驟覺頭頂劇震,有一股浩蕩清涼氣息潮水般湧入,並開始朝丹田方向衝去。

「難道是天地靈氣,我的靈台通道打通了?」蕭怒竭力壓抑著內心的激動。

蕭怒依稀記得頭部與丹田間,有三百六十條主靈脈,修士修行,主要就是打開這些靈脈,這一點蕭怒三歲便已經知曉。

不過三五個呼吸的時間,疑是靈氣的那股氣息便摧枯拉朽般打開了一條靈脈直達蕭怒丹田,蕭怒痛不欲生,也不知哪來的莫大毅力生生忍住。

痛未消,那股氣息折頭返沖,再開一條靈脈,如是反覆八次后,溪流匯成湖海,沉入丹田,演化成一池液化的銀色靈力!

「我靠,一氣開九脈,丹田生靈海,這不是做夢吧?」

如果可以喊叫,早痛得死去活來的蕭怒肯定要縱聲嘶吼,他心甘情願這樣的痛苦再強烈一百倍一千倍!

九條沖開的靈脈內,銀色的液態靈力幾乎滿溢,讓蕭怒感覺自己渾身上下有著使不完的力量!他更注意到靈海底部,似乎沉睡著一頭似狼似虎又像龍的怪異小獸。

驀地,《金狼寶典》幾句要訣一閃而過:「開靈台通道,引天地元靈,馭氣開靈脈,化液聚靈海。觀花得真奧,九脈顯神狼……」

「難道,那頭小獸就是我的神狼?」蕭怒暗忖不已。遙想有朝一日自己若能修鍊到四星境界,沖開第三十七條靈脈,就能動用靈海神獸之能,翻江倒海叱吒風雲,蕭怒不禁心馳神往。

蕭怒再睜眼看那燈,忽然發現燈花居然是三瓣環扣而成,分白、黑、紅三色,驟然一張一縮,竟如金魚吐泡一樣朝天吐出一顆白生生亮閃閃的星星來!

「我擦了個擦,牛-逼啊,會吐星星的燈!見鬼了么?」嚇一跳的蕭怒嘀咕著,莫名生出觸碰一下那顆星的念頭。

一念未消,那顆星一閃便自動飛到蕭怒眉心一觸即回,就像從未動過一樣,依然微微閃爍,如懸在這方神秘世界的唯一的太陽。

驚詫莫名中,蕭怒忽覺腦中多出來一串訊息。

「探測術,初級(白),升級到中級(紅)需要三千六百點熟練度。」

正琢磨中,蕭怒感到自己的雙眼澀澀,似乎多了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變化。

與此同時,這方世界忽然劇烈搖蕩起來,彷彿即將崩塌,而蕭怒驚惶中發現自己的腦袋昏沉得很厲害,太陽穴每跳動一次這方世界就搖蕩一次,隱隱形成某種暗合。

「我擦,難道這是我的神宮世界,那盞吐星星的燈就是我蕭怒的星燈?真要是那樣的話,老子豈不是發達了,哇咔咔!」

一陣劇烈眩暈之後,蕭怒睜開眼,就看到趴在自己身前昏睡的瘦少年,在他手邊還有小半碗攪合得很不錯的麥餅粥。

翻身坐起,蕭怒看到自己一身新衣服,依稀記得那是礦工服。四處打量了一下,蕭怒發現這是一個礦洞,不遠角落裡蜷縮熟睡的胖子不就是那個幸運點燃星燈的傢伙嗎?

蕭怒赫然一驚,洞里並沒點燈,應該漆黑看不見才對啊,為何自己看一切都如此清楚呢?難道是那神奇的探測術所致?

目光所及,纖毫畢現,石洞角落裡悄悄爬行的螞蟻都沒能逃過蕭怒的觀察。

蕭怒迫不及待地收攝心神,重新盤膝坐下,開始檢視自身,最後驚喜的發現,自己真正已是開了九脈、結了靈海!之前經歷的種種,並不是夢。

「按元蒙修士標準,初期三脈,中期再三脈,自己開了九脈豈不是到了一星後期?再開三脈那就是一星巔峰修士了!這不是夢,這不是夢!」

蕭怒差點喜極而泣,終於點燃星燈成為了修士,自己迎娶十九公主的夢想便不再虛無縹緲,總算有了實現的一丟丟基礎了。

好半天之後,蕭怒才想起遭遇風鷹騎士的情形,不禁暗暗奇怪,按理說損失了價值百金的一粒點星丹,聶家絕不可能輕易放過自己三人的。

「怎麼回事?自己到底昏睡了多久呢?」

看著熟睡的兩個少年滿面塵灰,也穿著礦工服,再端起那半碗麥餅粥,蕭怒頓時明白了許多,心中久違的一暖。他知道,自己昏迷的時間絕不短,如果沒有兩少年的悉心照顧,恐怕自己早就餓死掉了,哪裡還能熬到在神宮世界里成為修士的那刻?

「自己終於成了修士,一切的夢想都真正有機會去實現了,只要我肯努力!十九公主,等著我來娶你吧!」

吞下半碗麥餅粥,蕭怒暗自許下心愿。

世界永以實力為尊,亘古不變,蕭怒想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便坐到另一個角落,準備正式修鍊。

他試著重新化為袖珍意識小人返回神宮世界,卻沒能如願,意識到可能是之前自己消耗過大的緣故。好在一運轉《金狼寶典》,靈力便自如地在九條靈脈中流動起來,如臂使指,讓蕭怒感覺神清氣爽,一身使不完的力量,但是感知到身外世界靈氣匱乏幾近於無,沒能補充壯大靈力而已。

怕驚醒熟睡的兩人,蕭怒沒有試著演練記憶中一套拳法,好像叫狼拳,就這麼靜靜地坐著,思索未來要走的路。

擺在蕭怒面前其實還有一條坦途可走,但蕭怒猶豫自己到底要不要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